基哈西───財迷心竅的僕人
經文:王下5:20-27

保羅在提前(6:10)告訴我們:“貪財是萬惡之根;人有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錢財在這世界裡是最有用的東西,但對基督徒常成為最厲害的試探。許多人雖能在靈性上追求上進,但因勝不過金錢的誘惑,便忽然令人驚異地失敗跌倒了。列王記下5章的經文,記述基哈西的失敗,正是我們最好的鑒戒。

基哈西是以利沙的僕人。以利沙是當代最著名的大先知。在舊約的先知中,以利亞已經是有名的大先知,而以利沙卻是得著感動以利亞的靈加倍感動的先知(參王下2:9-15),基哈西成為被 神重用的先知之僕人,這是值得引以為榮的。注意基哈西作以利沙的僕人,不是普通的奴僕,是兼作他的助手。當書念婦人來求以利沙救她的兒子時,以利沙曾吩咐基哈西說:…你束上腰,手拿我的杖前去,…要把我的仗放在孩子臉上。”(王下4:29-31)所以基哈西作以利沙的僕人,頗似以利沙作以利亞的門徒時服事以利亞的情形(王上19:21)。但這樣的一位大先知的助手,竟然在金錢的試探中失敗,這實在是我們的鑒戒。從基哈西身上,可見貪財的心如何危害信徒的靈命。

 

一、不顧 神的榮耀

神人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心裡說:“我主人不願從這亞蘭人乃縵手裡受他帶來的禮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王上5:20)

本段經文的上文,記亞蘭國元帥乃縵來求以利沙醫治他的大麻瘋。由於以利沙醫好了乃縵的病,他就想重重的報答以利沙,但以利沙卻完全拒絕他的厚禮。(按乃縵帶來給以利沙的禮物,計銀子約九百斤,金子約三千安士,衣服十套。)乃縵惟有將禮物帶回去。基哈西知道這事的經過,心裡便起了貪念。他想;我的主人一點也不接受乃縵的禮物,為什麽不要呢?縱然不全接受,多少受一點也無妨啊!於是便設法從乃縵手中私下受了一點禮物。

誠然,照基哈西的想法,以利沙若從乃縵手中接受任何禮物,並沒有什麽不合之處,但以利沙乃是 神所重用的僕人,他的一切行事,都以求 神得著最大的榮耀為目的。乃縵是亞蘭最有名的元帥,而亞蘭國是一個敬拜假神的“外邦”,而且當時常常欺壓以色列人。乃縵雖然因病得醫治而認識了 真神,但他對這位 神的認識無疑是十分膚淺幼稚的,他是一個從未受過任何屬靈栽培的人,他處世待人,仍然是採用屬世的一套,完全未有真理的根基。他帶了那麽多貴重的禮物來求醫治,乃是經他的國王寫信介紹來的,顯然他是要回去向國王報告。以利沙要在乃縵面前作一個很好的見證,使他看見 神的恩典和人的幫助完全不同; 神的僕人和一般的醫生也絕不相同。 神是樂意白白賜恩給人的,他拿來那麽多金銀,但不能幫助他尋求 神的拯救, 神只要求人憑著信心,謙卑地接受他的拯救,卻不要人倚賴金銀,以利沙既然分文不取,乃縵回國之後,必然會把一個十分動人的見證帶給他的同胞。

基哈西若沒有貪財的心,理當也能慢慢領會以利沙不受乃縵禮物的用意,但基哈西起了貪念之後,便將 神的榮耀置諸腦後,只看眼前的好處。下文告訴我們,基哈西編造謊話騙取乃縵的禮物,試想若他的謊話萬一不幸被乃縵察出是虛假的,那時 神的名將受何等大的羞辱?縱然他的謊話僥幸而騙過了乃縵,但在乃縵的心中難免對以利沙起了疑惑;因為他的做法跟普通世俗人沒有分別,口頭上堅決的說不要人金錢的酬勞,而實際上卻仍然要了。以利沙剛才雖聲言指著 神起誓說不要他的禮物,卻隨後又打發僕人來要了。這樣,以利沙廉潔的操守和見證,豈不是被基哈西徹底破壞了麽?但基哈西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

基督徒應當知道,我們活在世上的目的,是求 神在我們身上得著最高的榮耀,而不是求自己在今世得享受與榮譽。保羅說:“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作什麽都要為榮耀 神的而行,”(林前10:31)我們若忘記這高尚的生活目標,就難免像世人一樣,只顧追尋金錢與享受,而生出種種的貪念了。

乃縵的禮物對以利沙和基哈西都是一種很大試探,但以利沙卻利用它成為榮耀 神的最好見證,而基哈西接受了這試探而成為自己的網羅。

 

二、心智昏迷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基哈西竟然指著永生 神起誓去欺騙人的財物,這真是糊塗的想法。指著 神起誓含有在 神面前立志,並求 神鑒察幫助的意思。他所準備去作的,既然是羞辱 神的壞事,怎麽還敢指著 神起誓?這麽無知的意念,竟出自大先知以利沙的助手基哈西!以利沙是那麽聖潔的神人,而基哈西既是服事他的助手,難道還不會分辨 神是否喜悅人用不法手段求取非分的錢財麽?可是他受了錢財的誘惑之後,對屬靈的事變成迷糊昏昧,不分好歹了!

當一個人未受錢財迷惑時,他對於什麽是對,什麽是錯,什麽是合乎真理,什麽是背乎真理,什麽是正路,什麽是岐途,是十分容易分辨的。但當我們裡面起了貪心,接受了試探之後,我們就會眼睛迷糊,心目昏花了。甚至明明看見一個危險的陷阱,也想試行過去。直到今日,仍有不少信徒希望 神保佑他們能中彩票,或賜福他們的非法買賣,然後他們就將一部分金錢獻給 神。我們不要以為自己不會有這麽幼稚的想法,當我們落在貪財的試探中,我們便可能在這些最明顯、最容易知道是罪的事上,做上最愚昧的選擇,因為貪財的心是會使人屬靈的心智迷糊昏花的。

基哈西說:“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這正是許多貪財者心中所要說的話。今天在我們周圍,有不少人正想用各種不法的手段使自己變得富有。但我們切勿忽略基哈西的鑒戒,他以為他是追上了錢財,其實他追上了大麻瘋,追上了終生的痛苦與災禍!

 

三、編造謊言

“貪”和“騙”常常是連在一起的。貪財是萬惡之根,從這根所生出的惡果之中,必然有欺騙和說謊的罪在內。這裡我們可見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所編造的謊言十分周到而巧妙。以利沙既然堅決地拒絕了乃縵的禮物,若基哈西用以利沙的名義向乃縵要些禮物,豈不是前後矛盾,惹人猜疑?若不用以利沙的名義,憑自己向乃縵討求乃縵不一定會給,縱使肯給他也太過丟臉。顯明他是貪財的人,所以基哈西必須編造一個可以兩全的謊言,既不會引起乃縵的疑惑,又可以不必丟臉而能發財。於是他編造了一個令人可信的故事,把要禮物的人推到他所編造出來的兩個少年人身上;既不使以利沙丟臉,也不使他自己丟臉。我們不能不佩服他的聰明,可惜這種聰明不是從“上頭”來的,乃是從魔鬼來的,他的謊言只能瞞過乃縵,瞞不過 神和 神的僕人以利沙。

列王記下(5:25-26)節告訴我們,當基哈西回到他主人跟前再度說謊時,以利沙立即揭穿他的謊言。以利沙問他說:“基哈西你從那裡來?”回答說“僕人沒有往那裡去。”以利沙對他說:“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我的心豈沒有去呢?這豈是受銀子、衣裳、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的時候呢?”注意,基哈西追趕乃縵時,雖可以用謊言騙取財物,他所作的似乎十分秘密,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用的虛謊的手段騙取乃縵的愛心,把真純愛主的人看作傻瓜,以自己的詭詐為聰明;但當他回到以利沙跟前時,卻無法再用謊言來掩飾他的罪惡,更不能逃避他應受的懲罰。信徒在今世活著時就像基哈西在未回到以利沙跟前那樣,說謊、貪財、犯罪,似乎都可以聽憑自己的喜歡,但當我們回到主跟前,或主追討我們罪惡的時候,便要發覺我們謊言、“聰明”和一切掩飾的方法,都無法逃避衪公義的懲治,因衪鑒察人的肺腑心腸,知道我們一切所行的(耶17:9-10、詩139:1-4)。罪惡使人的心剛硬,試圖用自己的方法隱藏犯罪的事實,結果反而無法逃避罪惡的報應。

 

四、陷於痛苦

貪財常常由於不知足、不安分,結果反而招惹更大的痛苦。從以利沙責備基哈西的話中“…這豈是受銀子、衣裳、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的時候呢?”可見基哈西心中必然有這種意念:想得著更多的錢財,便可以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他心中厭煩眼前的地位和工作,他不想再作以利沙的僕人,他想自己作主人,過安逸的生活。他心中籌算要離開以利沙所走的窄路,像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而離開保羅。他想自己作主人,過安逸的生活。他心中籌算要離開以利沙所走的窄路,以利沙雖然出名,但只是“窮出名”,他受許多人敬重,卻過著貧窮的生活。基哈西覺得這種生活太苦了。何況他並不是以利沙,不過是以利沙的僕人罷了!他希望有一天能出人頭地,不作僕人而作主人。於是,他以為乃縵帶了這麽多的禮物來,是個難得的機會,只要從乃縵的禮物中得十分之一,便可以叫他從今以後不再作僕人,不再過窮苦生活了。一個人有一種求上進的心是好的,一個人想改善自己的處境也是人之常情;但求長進與不知足不同,求長進的人是在自己的本分中力求進步,使自己不論在學識上、工作上和順服 神的旨意上,都有進步, 神的時候到了,必然會改變他的處境。但一個人若存取巧的心理,用非法手段,以企求獲得意外的收獲和利益,這就完全不是求長進,乃是不知足所生出來的貪心,基哈西的情形正是這樣。

在以利沙責問的話中,顯見基哈西在未接受乃縵二他連得銀子和兩套衣裳之前,他的心已經傾向世界,已經給試探開了門。有不少信徒或傳道人,由於環境的惡劣,經濟的拮据,生活的艱難,眼看許多人用不法的手段在世界上取得了更多財富與榮耀,他們的心志便動搖了。他們雖然還沒有走上那些人所走的路,但他們的心已經跟了去,所以按外表看來,他們仍然是熱心的基督徒,但可能忽然之間完全跌倒失敗,重蹈基哈西的覆轍。基督徒必須謹記,我們是 神的兒女,世人所能行的事,未必就是我們所能作能行的。倘若我們不顧 神的榮耀,照著世人的方法貪圖今世之富足,便可能陷在更大的痛苦中,像基哈西那樣。

基哈西說:“我必跑去追上他…”基哈西誠然追上了他所要的銀子和衣裳,但他卻也染上了乃縵的大麻瘋。以利沙對他說:“因此,乃縵的大麻瘋必佔染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當基哈西發覺錢財所帶來給他的不是安逸,而是更大的痛苦時,大麻瘋已經佔染在他身上了。一時的貪念帶給他終生的痛苦;這是許多貪心的人所得著的結果。

有些信徒自己的靈性不長進,便埋怨教會的傳道人沒有愛心,不屬靈,但讓我們留意聖經中的事實。在主耶穌的十二門徒中出了一個貪心的猶大;在大先知以利沙的手下,有一個基哈西這樣的助手。如果我們不拒絕試探,如果我們向主的心志不堅定,就不論在怎樣屬靈的教會中,都可能跌倒。所以我們應當謹慎自守、不可自欺自足。

“這豈是受銀子、衣裳,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的時候呢?”這句話對今日的基督徒同樣適用,在這“黑夜已深”,主來日近的世代中,豈是我們醉生夢死,貪愛世界,爭名奪利的時候呢?這乃是我們努力救人,忠心事主,追求聖潔,等候主來的時候呀!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