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身敗的神人
經文:列王上13章

本章記述一個不知名的“神人”,奉神的命令去警戒耶羅波安王。耶羅波安是以色列國的第一個王。以色列人自從立王以來,到了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王時就分裂為二,這是因為所羅門王晚年不行正道,為自己多立妃嬪,又向別神燒香的緣故。領導反叛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王的就是耶羅波安,他本來是所羅門的臣僕,負責監管建殿工程(王上11:28)。先知亞希雅曾奉命預言他將要得著以色列中的十個支派的以色列人,背叛了羅波安王,而另立一個以色列國,而羅波安只保持兩個支派的土地,在南部稱為猶大國。

但耶羅波安王立國之後,很快就踏上失敗的路。由於以色列人每年必須上耶路撒冷守節,並要到聖殿獻祭;而聖殿卻是建造在猶大國內的耶路撒冷,耶羅波安惟恐他在百姓經常上耶路撒冷的緣故,居心可能日漸歸向猶大,因而在伯特利自設祭壇,另立祭司,又造成了兩金牛犢,代表所敬拜的神,吩咐以色列人要向牛犢獻祭,不必到耶路撒冷。這就鑄成耶羅波安的大錯,也成了以色列國的無窮的禍患。以後歷代的以色列人王,幾乎都深陷在這罪中,此後聖經屢次稱這罪為“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王上15:26,30;16:13,19)。

人的自私和不信常使人產生許多無知而背叛 神的行為。耶羅波安王忘記了他的國權並非真正由於他所領導的“革命”成功而得來的,乃是 神所賜給他的。當他還未起意要作王的時候,先知亞希雅將 神的話傳給他,並且傳達 神的應許說:“你若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謹守我的律例誡命,像我僕人大衛所行的,我就與你同在,為你立堅固的家,像我為大衛所立的一樣,將以色列人賜給你。”(王上11:38)他似乎只記住 神會把國賜給他,而忘記了 神應許中的條件───你若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其實這些條件就是他得國以後可以保持王位至永久的方法。他竟藐視 神的方法,自己去設立牛犢,來維持他的國權;這是何等的無知!

歷史常常是重演的,人們總是只能在未成功的時候倚靠 神;在成功之後,便驕傲自大。掃羅、大衛、所羅門等王,幾乎都在同樣的情形下失敗;耶羅波安也不例外。我們應當小心,許多時候,我們並不真正認識自己熱心愛 神的動機;我們愛 神的心,常常是暗中由一種為求自己成功的動機所推動,卻不自覺,當我們一旦獲得成功之後,便會把 神擺在一邊,完全失去當初的熱誠。這種愛心、敬虔,只是一種虛偽的外表,把 神當作可利用的工具而已!

但歷史的悲劇也同樣是重演的,當一個人以為自己已經成功,已經可以靠自己作主作王時,他便開始從成功的地位走向失敗。耶羅波安所設的牛犢和祭壇,似乎是一種聰明的政治手段,其實為自己和自己的後代掘了一個絆跌人的深坑。許多成功都是失敗的開端,今日的基督徒應當引為鑒戒;但那真正成功的人,乃是在成功之後,繼續謙卑並更加謹慎戰兢地倚靠 神的人。

最需要我們警醒的時候,並非在磨難、貧窮、卑微、窮途末路的時候,乃是在自鳴得意,自以為成功的時候。

 

一、個不知名的神人

最令人惋惜的,本章所記的神人,也不例外地在照著 神的吩咐指責耶羅波安王的錯謬,成就了 神命令之後,也類似許多成功的人那樣,在成功之後,因一時的疏忽而失敗了。

1、他的資訊

這位不知名的神人所說的預言,十分準確地應驗在約西亞王年間(王上13:2、王下23:15-20),並且他當時所說的預兆,也立即應驗在耶羅波安王眼前。他對正在邱壇旁邊燒香的耶羅波安王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耶羅波安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吧!”但他的手立即卻枯乾了,不能彎曲。跟著那邱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於是王請求他為他禱告,使他的手復原。這一切說明他的話十分有能力,有權柄,有 神作後盾,這是一個先知最值得告慰的事。說明 神的確在使用他。他不是被 神擱一邊的器皿,而是合 神需要的器皿。

2、他的忠心

這位不知名神人的忠心和勇敢,足為一切事奉 神的人的榜樣。試問向一個驕傲而背離 神的王說咒詛的話,能否不用膽量和信心呢?這是很容易明白的事。在伯特利也有一位老先知(王上13:11),為什麽他不敢勸責耶羅波安的錯謬呢?顯然這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完成的使命。按人看來,耶羅波安猶如一位“國父”,以色列國是由他“創立”的。 神能差派誰去指責這麽一位尊貴王的錯失呢? 神只差派那些向衪完全忠誠,不顧性命的人。

現今教會中比較卑微貧窮的信徒,若有什麽錯失,還容易得著人的勸告、提醒;但那些比較處在高位上的教會領袖,或是有財有勢的信徒,卻往往沒有人敢去勸告他們,甚至他們也像耶羅波安王一樣,設法鞏固自己的地位;其實他們乃是自設網羅,自掘墳墓,陷入自設的陷阱中。這一方面是由於他們自己的驕傲,但另一方面更因為其他信徒畏懼他們的錢財或勢力,惟恐冒犯了他們,不敢把他們的錯失指明出來,以致他們越久越不自知,深陷於驕傲和錯誤中。但這位神人,從猶大來到伯特利,照 神的吩咐警告耶羅波安。猶大是屬羅波安王的領土,和剛剛分裂出去的以色列國是處在敵對的地位上,他卻毫無懼怕地咒詛耶羅波安所設的壇。可見他的勇敢和忠心,實在是值得我們效法的。

3、他的聖潔

我們除了看見這位神人在工作上的成功之外,也看見他在生活上的成功,當耶羅波安王的手,因他的禱告復原的時候,便對他說:“請你同我回去吃飯,加添心力,我也必給你賞賜。”但他完全沒有因王的賞賜動心,他回答王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吃飯喝水,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他看重 神的命令過於人所應許他的好處。他保持一顆向 神單純清潔的心。不被今世的虛榮寶貴所牽引。這就是他所以被重用去警誡耶羅波安王的原因。

許多人在工作上雖然成功,但在生活上卻失敗了。工作的成功常常會顯露在人的面前,生活的成功卻往往只被最接近的少數人知道,是至微細而實在的。在此這位神人所表現的,不但在工作上忠於 神的吩咐,在生活上也忠於 神的安排;不貪求非分之財,不羡慕君王的賞賜和美食,不因今世的虛榮逸樂,搖動了他對 神忠誠的心志。他這樣拒絕王的賞賜,比較他說預言攻擊王所設的邱壇是同樣忠心而勇敢的行動。既不貪圖今世的虛榮或金錢,當然便可以不必膽怯,沒有顧忌地照著 神所託付的勇敢說話了。

在今日的教會中,像這樣向 神忠誠,不為功名利祿所誘惑的基督徒不是少而又少麽?但 神所要用的人,卻是不畏懼權勢,不怕冒犯人,專一順從來衪旨意的人。

4、他的疏忽

在伯特利有一個老先知,聽聞這從猶大來的神人所作的事,便騎驢追上他,請他到他的家中用飯。神人照著回答王的話拒絕了他。但老先知卻誆哄他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令,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中,叫他吃飯喝水。”神人聽到老先知的話,便毫不疑惑地跟著他回去吃喝了,但正當他們坐席時, 神的話卻臨到那個老先知,他對這從猶大來的神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的命令……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終於,這神人在回去的路上,被獅子咬死了。

這是十分悲慘的一幕。一位完成了 神的託付的神人,竟因為小小的疏忽而違背了 神的命令,很可憐地死去!這樣地死去,雖然並不能表示他靈魂的滅亡,但毫無疑問他已經失去舊約的人十分重視之安然去世的福分,並且在他那被人看來十分成功的工作和生活上,有了嚴重的缺陷和虧損。

這位神人能拒絕耶羅波安王的邀請,卻忽視了老先知的誆騙,這是值得我們深深警惕的一件事。有些人對於世界的虛榮能予以拒絕,但對於信仰上或靈性經歷上的虛假卻不會分辨,因而陷於失敗之中。他們對於世界物質方面的享樂,曾付出很大的代價,但屬靈方面卻沒有分辨能力,在真理的原則上沒有把握。結果他們雖然付出很大的代價,從罪惡道路上回轉,卻沒有回轉到真理的道路上,而是轉到真理的歧途上。他們從前是在罪惡中迷了路,現在卻是在這道理上走迷了路,同樣是走迷。

一九六三年日的星島晚報登載了一個很有前途的好萊塢明星,宣佈今後不再拍片,並決定進入天主教的修道院作女修士,又把一切所有的獻給天主教會。這個女明星曾否付代價拋棄世界呢?她的確付了很大的代價,但她付了很大的代價之後,並沒有走在正確真理道路中,而走到錯誤的道路中。這位神人雖曾忠心傳講了 神的話,又拒絕了王的飲食和賞賜,但卻毫不戒備地誤信了老先知的話而回去,在 神禁止他吃喝的地方吃喝,雖然引誘他的人不同,但結果卻是一樣───使他違背了 神的命令。

5、疏忽的原因

聖經並沒有指明神人疏忽的原因,但我們不妨留心他為何失敗,這對我們會有很實際的幫助。

太相信人的話,是他輕忽了 神命令的主要原因。那老先知對他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這似乎就叫這神人把一切的戒備都撤除了,因此完全放心遵從他的話。他的心向 神是很純潔的,向人也同樣的純潔。我們應當不存戒心地去信靠 神,卻不能毫不戒備地相信人,因為人絕不像 神那麽可靠可信。主耶穌要門徒馴良像鴿子,也要靈巧象蛇。不少信徒以為世人不可靠,主內弟兄、傳道人,或他們所敬重的人,必定可靠,所以對他們所說的話毫不考慮地完全接受了。我們不應對人常存著惡意和疑惑的態度;但也不應把自己靈性的前途信託在別人手中。我們不能單單因為某人是“老先知”,所以他所說的便必定不會錯,於是凡他所說的都不必經過真理審核,便接受了。這就是把自己屬靈的前途交在人的手中,盲目地跟從人。

尊敬主的僕人是應當的,敬愛主內的長輩也是基督徒的美德;但決不能尊重主的僕人所說的過於 神自己所說的。這神人自己有 神清楚的話語,他為什麽不先思量 神會否出而反而地既不準他在伯特利吃喝,又吩咐老先知帶他回去吃喝?他竟然毫不考慮地聽信了老先知的話,以致造成這麽悲慘的失敗!

過於注重人的經歷,常使人輕忽 神話語的權威。人們很容易以為既然這是某人所經歷過的,當然可靠了,於是便會不自覺地曲解聖經的意思去迎合人的經歷。其實人的經歷未必可靠,人們對自己的經歷的描述也常常不準確,甚至可能故意誇大。為什麽老先知的話那麽容易使“神人”相信?因為它是被誇大的,它被加上神奇的描述,當作一種“經歷”敘述出來。在這充滿異端邪說的世代中,基督徒對於人們所“見證”的超自然經歷,切勿囫圇吞棗地不先用真理辨別便接受,否則很容易落在錯誤中。

 

二、一件無可挽回的撼事

這位老先知為什麽要欺騙“神人”?是否 神吩咐他這樣去欺騙他? 神絕不會叫一個先知去欺騙另一個先知。那麽是否出於老先知惡意的陷害?從下文的記載看來,也不像是惡意的陷害,因為他親自把神人的屍首帶回來葬在自己的墳墓裡,並且為他哀哭,又吩咐兒子們在他死後,要把他和神人安葬在一起。那麽這老先知誆哄神人的動機,可能只是出於一種輕忽的態度,他並不重視神人所說 神禁止他吃喝的命令,自以為那決不致有什麽嚴重的後果,就隨便說些不真實的話,把神人騙回家吃喝。甚至他這樣作也可能出於善意,但卻是屬肉體的“善意”。也許他十分敬佩這神人的勇氣,因而很想和他結交一下,招待他一起吃喝。他可能以為神人所說 神不準他吃喝的話,只是一種托辭;大概他自己一向說話也很隨便,並不誠實。因此他便說了這麽幾句“無所謂的謊話”,結果陷害了一位向 神真純忠心的先知。從他為神人哀哭的情形看來,可知他是何等自悔自恨,但一切都已經太遲,因為那神人已經被獅子咬死,無可挽回了。

我們應當謹慎對待那些因為我們是主的門徒,主的僕人或主內的長輩而尊敬並信任我們的人,不要隨便指點他們,切勿因為我們自己已經失去對 神忠誠純潔的心,而輕忽地傷害他們對 神那種單純的心。我們是否只體貼肉體的意念,把那些十分聽從我們引領的人引到只注重吃喝享樂的路上,而輕忽了 神的話語呢?我們是否不忠實地向他見證自己的經歷,或是為要多得人的敬佩,而故意誇大自己的經歷,以致別人誤信了我們的話,陷入靈性的岐途上呢?我們是否已經被 神擺在一邊,卻不肯安靜地在 神前自省,反而用錯誤的的觀念去教訓剛剛被 神興起來的“後輩”?恐怕有一天我們也會像那位老先知一樣,為著把別人絆倒了而抱恨終身,為著那無法挽回的過失而慚愧和良心不安呢?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