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龍───叛逆的美男子
經文撒下13至18章

押沙龍是大衛的兒子,他的生平事跡詳記於撒母耳記下13至18章。他也算為聖經中的“名人”,卻不像所羅門那樣為耶和華建造聖殿而知名,而是因為他成為大衛家的逆子而成名!

 

一、大衛犯罪的苦果

按先知拿單對大衛的預言:“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子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撒下12:10-11)押沙龍的所作所為。正應驗了先知的預言,是大衛犯罪自吃的苦果之一。但押沙龍所犯的罪,全部要他自己負責,因 神並沒有控制押沙龍,使他在大衛家作出各種敗壞家聲的醜事,那都是他自己要作的惡事。 神只按他的全知感動先知說預言,絕沒有為著要應驗衪的預言而使人犯罪。任何人犯罪都是自己選擇、自己承當的。

 

二、大衛接受管教

當先知預言刀劍不離大衛的家,他的妃嬪“在日光之下”與人同寢時,大衛無法想像這預言會由他兒子應驗在他身上。這就是說大衛無法猜度 神會在哪一方面管教他。但最重要的是大衛謙卑誠實地接受 神的管教(參撒下16:11-12),所以仍蒙 神重用。

不接受 神管教的人,多半把所遭受的打擊看作“偶然”的事。有人想:如果我忽然得了不治之症,遭火災、賊劫,那就是 神的管教了!但 神未必照我們所想像的管教我們。就像大衛,怎會料到 神藉家庭的叛變管教他?受管教不回頭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根本不認為是 神的懲治。羅得在創14章所多瑪被四王擄掠時,如果知道回頭,就不必等到 神降火滅所多瑪時,兩手空空的離開所多瑪了(創19)。以色列人在曠野一再受 神管教,因他們不看為是 神的管教,甚至像可拉的叛亂中,除可拉黨受罰之外,另有二百五十人被火燒滅(民16:31-40)。那時以色列人仍不信是 神的懲治,第二天就埋怨摩西、亞倫說:“你們殺了耶和華的百姓了。”(民16:41)明明是 神殺的,怎麽說是摩西、亞倫殺的?終於他們又遭受大瘟疫,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民16:48-50),但他們仍不信服(民17:12-13)。這些記載證明他們倒斃曠野是罪有應得的報應,現在,我們看看押沙龍有何失敗之處。

 

三、外貌俊美

“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得人的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撒下14:25)

全聖經只有這一節經文如此形容一個男人(雅歌書中對良人之讚美除外):“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看來押沙龍不但面貌英俊,體格肌膚也都完美無瑕。這樣的男子,會不會像女孩子那樣,因自己長得美麗而驕傲?當然會。就如一個男子若長得很醜陋或矮小,也會因此而自卑。既然男子因自己矮小醜陋自卑,也必會因自己俊美而心高氣傲了。從撒母耳記下15章所記,押沙龍不但驕傲,而且狂妄自大,任意妄為。

 神給人各有所長,長得俊美只不過屬外在的美,善良高尚的品德則是內在美。男女都是如此。有人外貌美艷而內心醜惡,有人富甲一方而道德貧乏,有人學貫中西而人格卑鄙,……有人能文卻不能武,有人會唱歌卻不會種花,……所以每個人都不要自誇。外貌俊美只不過是天生的“長處”,不是自己苦心追求的成果,與內在生命的豐盛比較,可說微不足道。但人又很容易因自己一點長處而輕忽自己的短處,又很容易因自己某方面的長處,而不追求別方面的長進。押沙龍正是這樣,聖經記載他的生平,竟都是關乎屬世方面的仇恨、權位、計謀、凶殺、叛亂等類的事,沒有一件關乎敬虔操練的事。所以押沙龍可說是外貌俊美、靈性貧窮的人。

 

四、深藏不露

大衛因為多妻(代上3:1-9),兒女眾多,在這方面沒有建立好榜樣,可能因此對兒女在男女關係的事上,不敢嚴責。押沙龍是大衛與瑪加所生的兒子(撒下3:1-5;代上3:1-4)。他有個同母的胞妹他瑪(撒下13:20),被他們同父異母的長兄暗嫩所污辱。暗嫩是大衛與亞希暖所生之長子。大衛雖然知道這件事,卻未認真懲治;押沙龍懷恨在心,蓄意報複,而且計劃周詳:

1、不動聲色

他告訴妹妹他瑪“暫且不要作聲……”。從下文可知道暫且不要作聲,只不過好漢不吃眼前虧,絕不是不放在心上的意思。他要不動聲色地讓人不提防他報複的計謀,使他的計謀在人不知不覺中逐一實現。

2、不露形跡

押沙龍雖是少年人,內心卻險惡而深藏不露。撒下13:20節說他“懷恨”暗嫩。但事過兩年,仍仿佛若無其事,且趁“剪羊毛”設宴款待眾王子。按下文23-29節,當時大衛還對押沙龍說:“我兒,我們不必都去,恐怕使你耗費太多”,可見大衛所關心的,只是恐怕愛兒耗費太多,眾王子也全未提防押沙龍會利用這機會殺暗嫩。兩年來已存心殺兄長,竟然不露形跡,這外表俊美的押沙龍,內心卻陰險可怕。

3、心狠手辣,主觀極強

押沙龍如此設計殺暗嫩,顯出他不給人有悔改機會,也不讓人有攔阻他殺所要殺之人的機會,他是個無論如何必要達到目的的人。

 

五、沒有悔改歸回

暗嫩被殺後,押沙龍逃到基述王那裡三年(撒下13:37-39),大衛沒有認真追究。因為不論暗嫩或押沙龍,都是大衛的骨肉。暗嫩既已死,大衛心中想念押沙龍。就在這時,大衛手下的元帥約押設計勸說大衛讓押沙龍回國(撒下14:18-24)。聖經未記明,約押為押沙龍說話,究竟有什麽用心。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押沙龍從未為設計殺兄長這件事知罪悔罪,便含糊地回國。雖然押沙龍獲準見大衛時,曾俯伏在地(撒下14:33)但這在當時只是朝見君王的禮貌,押沙龍從未有知罪悔罪的經歷,就被接納歸回。這成了大衛國度日後產生叛亂的禍根。正像未真正悔改就受水禮加入了教會的“信徒”,終必成為教會的負累。

 

六、圖謀反叛

全未悔改的押沙龍歸回了,但他心裡所籌算的,完全是為了自己,絲毫也不顧念大衛國度的利益。押沙龍所想所作的,活生生的顯出一個為自己籌劃的人,與為 神全家盡忠、或以 神家的損益為念的人,截然不同。用愛心待人與用手段籠絡人,似乎真假難分,實則有天淵之別。

“押沙龍為自己預備車馬,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不是為大衛的國度訓練精兵,是為自己擺出王者的氣派。他常常早晨在城門口裝著為人民爭訟申雪冤情,其實是挑撥人民對大衛的敬愛。撒母耳下15:25節說:“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叫他過來,對他說:“你的事有情有理,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申訴。……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嘴……這樣,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關心百姓的事,跟百姓親嘴,為百姓的冤情抱不平,還有什麽不對?這還不是一個好“王”麽?但整個問題在於,他其實根本不關心百姓,也不為任何冤情抱不平,他只關心自己是否能登上寶座。他所有的“德政”都是謀叛奪權的計謀而已!

在 神的教會中,信徒事奉的動機是最重要的。教會領袖應隨時在聖靈光照下,樣正事奉的心態,也有責任準確地辯認那些看來是熱心、卻另有用心的人。押沙龍收買人心,不算得是“事奉” 神。他每天清早到城門口,不是為 神的百姓殷勤,而是為圖謀王位殷勤。這等人根本把 神擺在一邊,不理會 神的榮耀和 神的權柄。對自己的地位、聲譽、人前的虛名十分重視;對眾人不注意的實際工作,必定沒有興趣;對肢體只有裝假的愛,不會真正為他們掛心。他們若出錢出力而不能得回應有的“好處”必然感到吃虧。這等人在時間的考驗下,必然是無法隱藏。

 

七、野心與膏油

押沙龍有作王的野心,卻沒有 神的膏立;有“大志”卻沒有大智;有“異象”,卻沒有託付。押沙龍雖然殺了長兄暗嫩,但還有次兄基利押(撒下3:1-3),所以他仍無繼承王位的希望。事實上,後來繼位作王的所羅門,並不是按一般王子長幼次序,乃按 神的揀選。但押沙龍根本不理會人的傳統或 神的揀選,自己要篡位作王,把作 神選民之王的地位,與爭作屬世君王求取榮華富貴,看作同一回事,完全不知道作 神百姓的“牧者”,就是作 神的僕人,按 神的旨意引導、治理百姓。他只看見大衛在平定四周仇敵之後,國家進處太平時之景況,完全忽視了大衛如何四處逃亡,身經百戰,多次出生入死,不顧性命的完成 神的託付,以及許多艱苦的建國經歷。他以為只要善用政治手段,就可以坐享現成的王權!他只認識屬世的政治,不認識 神的“政治”。

押沙友正是今日許多在靈命上求長進、從來不肯為真理爭戰、卻一心想享用別人現成戰果之傳道人的寫照。他用計殺了自己的長兄還不夠,竟篡奪王位,當眾污辱父親的妃嬪。如此心狠手辣、禽獸不如的人,竟妄想憑險惡的心計,登上大衛的寶座。最令人痛心的,在今日教會中,像押沙龍那樣用手段取得地位權柄的傳道人,正在增多,像大衛這樣忠心的神僕,卻愈來愈少了!

 

八、致命的長髮

“他的頭髮甚重,每年底剪髮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撒下14:26)

押沙龍的俊美之中,還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特點,就是長了一頭長而美的頭髮。聖經中以女人有長髮為美,但只有押沙龍這男子以長髮為美。舊約時拿細耳人是不剪髮的;所以也有長髮。但拿細耳人的長髮是分別為聖的記號,表明他是個事奉 神的人,卻不是以長髮為誇耀。但押沙龍的長髮卻剛剛相反,並不表示分別為聖,反而是表現個人俊美,誇耀自己的“特色”。他絕不像拿細耳人不剪髮,而是每年剪一次,且用“王的平稱”稱過有多重,可見他對自己的頭髮多麽重視,男人重視虛榮到這地步,可謂絕無僅有。但押沙龍終於因他所誇耀的頭髮而死。他在戰敗逃走時,頭髮被樹枝纏住,座騎走掉,自己被吊在樹上,被槍剌死(撒下18:14)

所以人都不要憑肉體誇口。聖經說:“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什麽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仿佛不是領受的呢?”(林前4:7)

 

九、總結

押沙龍是個失敗者。他生命有五點可和我們的鑒戒:

1、陰險惡毒

雖然他的妹妹被人污辱,不是他的錯,但他從未正面勸暗嫩認罪,且蓄意下殺手,不形於色,居心險惡。

2、自信而不自知

他十分自信,卻沒有半分自知。這正是今日潮流所趨,只鼓勵有自信心,卻沒有教人自知,更沒有教人追求與自信心相稱的實際分量,充實自己。所謂自信,常常變成狂妄虛誇。就以軍事力量來說,押沙龍竟然看不出他的手下絕不是大衛的對手,由引可見他的自信,是完全不自知的自信。其實人無法自知,卻變成自欺。所謂自知全在乎自願接受聖靈的光照,才能從心靈裡醒悟,認識自己的真相。

3、有野心無遠見

押沙龍有作王的野心,沒有作王的生命量度;有政治手段,沒有政治家的遠見。許多人所謂的“異象”,只不過是野心的別名,完全是屬世的圖謀,把教會當作普通社團,甚至當作個人“事業”。他們完全把 神家屬靈的損益、 神的名的榮辱,擺在陪襯的地位上,沒有屬靈的遠見。這樣的人必像押沙龍那樣,自取敗亡。

4、一步登天

押沙龍太輕忽大衛艱苦奮鬥所換來的成就。他除了學會一些膚淺的政治手段之處,與 神全無親密經歷,沒有禱告,沒有倚靠 神,只有人的計策和野心。若不是治理 神的百姓,單單是屬世的“國度”,押沙龍可能會成功;但他竟完全憑肉體的方法處理 神百姓的事,在屬靈方面他自己竟沒有一點實際內涵,他的“成功”像壇花一現,轉眼成空。

5、自我蒙蔽

原來最會欺騙自己的,就是“自己”。我們常在不自覺中受了舊“我”的蒙蔽。所謂“事奉”,只不過是“口號”,爭取權力地位才是真正動機,這正是押沙龍所作的。有些人因社會上競爭的對象太多,教會範圍較窄,出頭的機會較多,於是有人走“領袖路線”,進入教會表現熱心,一旦被選取為“領袖”之一,就被看為德高望重的好人。還有人走“神學路線”,教會經常缺乏傳道人才,喜見有人讀神學。於是讀一個神學高級學位,在教會中自然屬“領袖階層”了。憑這樣的動機讀神學,徒然浪費光陰與金錢,增添 神家混亂!

許多人以為信主日子久,便是老資格的信徒;事奉年日長,便是老資格的長執或傳道。這等人應知道歲月增加,會使人肉身的生命自然趨向衰老,卻不會使我們的靈命自然長進。惟有切實地操練敬虔,真誠愛主,願受真理的修剪,願為主負軛,靈命才會成熟而滿有基督的榮美。這種內在生命的美麗,遠勝於押沙龍外貌的俊美。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