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押殺烏利亞
經文撒下11:14-21

烏利亞是忠心愛國的志士,卻被約押所殺(撒下11:14-21)。其實殺烏利亞並非約押的主意,而是大衛的主意。但為什麽說烏利亞是約押殺死的呢?因為殺烏利亞的蓋章雖是大衛出的,但經手殺烏利亞的卻是約押。大衛因犯姦淫,使烏利亞的妻子從他懷了孕,他恐怕這醜事被傳揚出去,因此先將烏利亞從戰場上召回來,叫他回家與妻子同住。但烏利亞忠心耿耿,認為他的同志和他的主帥約押都仍在戰場上打仗,他自己是不應該回家與妻子親近的,因此他不肯回家與妻子親近。大衛無法可想,只得想法將烏利亞殺死以滅口,使他的醜事不致被宣揚出去。

於是大衛寫了一封信,交烏利亞帶給約押。他在信中叫約押派烏利亞到陣前最危險的地方,然後全軍忽然退後,使烏利亞被殺。約押知道何處有敵人的勇士,他就遵照大衛的吩咐,將烏利亞派到那裡打仗,然後就故意敗陣後退,使烏利亞死於敵人手下。

 

一、殺害忠良

指示約押如此做的誠然是大衛,但約押身為軍隊的元帥,如果是忠心敬畏 神的,是真正愛大衛的,當他收到這封信時,既知道大衛要他做的是不義的事,約押是否應該趁此機會勸誡大衛,阻擋大衛行不義的事呢?但約押不但沒有阻擋大衛,反而遵照大衛的指示,讓烏利亞到陣前被殺身亡。一個真正愛國家,愛士兵的元帥,一定不肯枉殺一個忠心的將士;一個真正忠心的臣僕,一定不能任由他的君王做不該做的惡事。但約押沒有勸諫大衛,反而幫助大衛完成了這一重大惡行。大衛犯姦淫,已經是犯了一樣大罪,犯姦淫後又犯一樣比姦淫更重的罪───謀殺,這是多大的罪惡啊!約押既不能幫助大衛從他已有罪惡中回頭,竟又幫助大衛犯謀殺之罪,結果如何呢?約押因此有了大衛的把柄,他可以更加弄權,隨時可要協大衛。所以我們說約押對大衛並非真正的忠心,他始終有一種私心存在;為自己的權位安排,不惜犧牲無辜,殺害忠良。

在今日的教會中,有太多人學習約押與大衛合謀的那種害人的“至穢”。人為掩飾自己的罪行所設計的手段,真是污穢,那真是陰府上來的“至穢”。

事奉 神的人,一旦用了這類陰險惡計,不但個人受虧損,也必使教會同工及信徒之間,彼此提防,互相猜忌,使教會失去純真的特質,淪為世俗社團。這是真正的毀壞教會,且是極難修補的毀壞。對於這類的罪, 神必然追討報應,若不在今世受懲治,必在永世受虧損。

 

二、助人犯罪

當一個人落在罪惡的試探中,他雖然本來很屬靈、很愛主、靈性很好,但他在罪惡試探中,是極需人提醒的,並且只要稍微提醒他,他就可以得到力量勝過試探;但如果你不提醒他,反而敷衍他,助他犯罪,他就可能完全落在罪的試探中,可能更加壯膽去犯罪了。當先知拿單勸告大衛,奉 神之命指責大衛時,大衛立即悔改,在 神面前認罪。這證明大衛雖落在罪惡中,但他仍是敬畏 神、愛 神的。他本來是一個屬靈的人,不過因為在罪惡的試探中缺少力量,需要一些外來的提醒,當拿單一指責他,一提醒他時,他便立刻悔悟了。有很多基督徒也是這樣,他並不是甘願犯罪,當他遇到試探的時候,心中總有很多掙紮,如果你用聖經的真理提醒他,他就不致於犯罪了。但如果我們附和他,替他掩飾,壯他的膽去犯罪,這樣他便更深的陷在罪惡中了。

約押不但未曾幫助大衛從已經陷入的姦淫罪坑中出來,反而助他殺人,使他陷得更深。當我們見到比我們有地位、有權勢、很富有的弟兄姊妹,走在犯罪的路上時,我們的態度如何?是壯他的膽,還是給他一點警戒的話,使他從錯誤的路上回轉?有些人好像約押,替那些有地位、權力、金錢的人掩護罪行。為他們掩飾,有什麽好處呢?他以為這樣作,定能得著好處,日後這人必會在別方面支援他,因為有了把柄在自己手中,對方也就不能不聽話了。

或者在教會中有一個同工,比我們稍微強一點,更受人愛護,更在主裡長進、更有好名聲,他也可能有遇著試探,有落在罪惡裡面的危險。我們的態度是怎樣呢?是否巴不得他落在試探中,落在罪惡的陷阱中就好了?因為他的聲望受打擊後,我們就可以爬在他的上面,走在他的前面,我們就可以高過他了?我們是否會有這種心態呢?這正是約押包庇大衛犯罪的一個心態。

 

三、大衛遺言

在列王紀上二章,我們看到大衛臨終的遺囑。他吩咐所羅門說:“你知道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兒子亞瑪撒,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王下2:5-6)從大衛的遺囑中可知道,大衛顯然知道約押是一個很難對付、不大順命的將軍,但為何大衛不除去約押呢?大衛不敢對付約押,可能初期是因王位還沒有鞏固,所以有點顧忌約押;但後來大衛的王位已鞏固了,為何仍然不敢對付約押呢?因為大衛已有把柄在他手中,大衛有一件秘密,只有約押知道,是約押幫助他掩飾的。約押很喜歡得到這樣的把柄,使他可以更加弄權坐大,更加可以在大衛的王國中培植他自己的力量,繼續威脅大衛。雖然如此,大衛殺烏利亞之事,約押是不能逃避他應有的責任的。因他協助、庇護大衛暗中殺害了一個忠心的戰士。這項罪是不能不歸在他自己身上的。大衛知道約押是他國度中的毒瘤,所以囑咐所羅門及時除掉他。

更可憐的,是大衛已經為他自己所行的事悔改,認罪知錯了,而約押卻從未覺得他如此殺害了烏利亞是有罪的,這是多麽令人警惕的例子啊!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