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押殺押尼珥
經文:撒下3:27-39

約押是大衛手下的一員猛將,為大衛打了很多勝仗,建立了很多功勞。大衛乃是一位 神所重用的君王,又是以色列人中最好的一個王,不論在學問、靈性、道德各方面,都足以作百姓的榜樣;而且是愛百姓又敬畏 神的一位君王。約押身為這麽一位成功、著名、又為 神與人所喜愛之君王的元帥,豈不是很光榮嗎?人們可能想像他必然與大衛一樣成功,一樣敬畏 神,又受人敬愛。但事實上,約押並不是這種人,雖然大衛敬畏 神,有愛心、寬宏大量、待人有恩,是很屬靈的信心偉人;但約押身上可以看到一個人生命的成熟、屬靈、忠心,與他的工作成就是兩件事。

 

一、愛主還是愛自己?

跟隨一位愛主、很屬靈、很有信心、很敬畏主、很有聲望、很得人敬重的神僕,作他的助手,會不會也像他一樣那麽屬靈、那麽偉大、那麽敬畏 神呢?不一定。一個人可能很熱心地發展他的工作,卻不一定是真正愛主的。約押為大衛不知打過多少場仗,出了不知多少力;但約押是不是忠心於大衛呢?不是。約押這麽出力為大衛爭戰,主要是為了自己的前途。他有自己的圖謀,他是為自己忠心,並不是為大衛忠心,同樣,今天的信徒或傳道人也可以在教會中表現得很熱心,但這種熱心並不一定是為著主,可能是為自己的成功、名譽、榮耀、為自己想要成為一個偉大而受人敬服的人,而勞碌的作工、奔波、捨己,使人以為他們是忠心的,其實並非真正愛主。從約押的身上正可以看出這種分別。

 

二、約押與押尼珥結怨

要知道約押對大衛的不忠心,從他殺死押尼珥的事可知他的為人,不只是忠心,而且心狠手辣,弄權坐大、居心叵測。

約押殺押尼珥的事,記載在撒母耳記下二、三章。要明白這件事的背景,我們應先讀撒母耳記下二、三章。在第一章裡,我們知道掃羅已經在戰場上戰死;但以色列人還未曾完全歸向大衛,因為押尼珥還擁立掃羅的孫子作以色列人的王。我們在此不詳論押尼珥擁掃羅的孫子作以色列人的王對否,因為這件事從好的方面看,可以說押尼珥忠於故主,他保護掃羅的王位,使它可以傳給掃羅的後代;從壞的方面來說,可能押尼珥擁立掃羅之孫作王,是為了自己的地位,或是不明白 神的旨意是要立大衛作以色列人的王。總之,自掃羅死後,大衛還沒作全以色列的王,他只是猶大支派的王。雖然如此,當時掃羅的與大衛家並沒有爭戰。

押尼珥有一天與約押會面,押尼珥提議自雙方軍人中選出十二人來比試,讓他們看著玩。對法兵的軍士來說,比武就如球賽,也可表明當時雙方頗為友善,否則就不是比武而是打仗了。但比武究竟是容易動怒的事,所以這個提議不算好。這是引起日後掃羅家與大衛家不和的一原因。這十二人比武的結果,是大家都受傷,一同仆倒,終於弄假成真,那天大家真的打起來了。掃羅的將軍押尼珥那方面打敗了,約押的一個兄弟叫亞撒黑,苦苦地追迫押尼珥。押尼珥對亞撒黑說:“你轉開不追趕我吧!我何必殺你呢?若殺你,有什麽臉見你哥哥約押呢?”但亞撒黑不肯轉開,亞撒黑以為趁這機會把押尼珥殺死,他就可以立一個很大的功勞,解決了掃羅家還未曾歸順大衛的問題。怎知押尼珥還有“絕招”未用出來。亞撒黑追迫他,使他無可再逃,因此只好轉身用槍把亞撒黑剌倒,亞撒黑就仆倒在地死了。

 

三、公報私仇

因這緣故,約押與押尼珥結下冤仇。雖然當天約押沒有辦法殺到押尼珥,但約押將這件事放在心內。後來押尼珥的心意轉變,願意率領以色列的其他支派歸順大衛,因為他後來已經明白,大衛作以色列人的王是 神的旨意。所以押尼珥對以色列的長老說:“我必藉我僕人大衛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眾仇敵的手。”押尼珥說這些話,是要使其餘的以色列人歸順大衛。大衛接納押尼珥的歸順,並且使他平平安安地去了。豈料約押知道這件事之後,便瞞著大衛,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押尼珥回到希伯侖時,約押帶他們到城門的甕洞中,假裝要與他說機密話,就在那裡用槍剌透了押尼珥的肚子,將他剌死,這樣就報了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

他這樣做,由聖經的下文看來,除了為自己兄弟報仇以外,最少還有兩種用意:

1、暗傷大衛

押尼珥被殺,無論如何總會使那些剛剛歸順了大衛、願意擁護大衛作王的以色列人反感,以為大衛利用這麽卑鄙的手段把押尼殺死了。在以色列人當中,可能會有這麽一個流傳,以為大衛假借約押的手,用計謀將押尼珥殺死。這樣豈不是使以色列人以為大衛行事不夠光明,因而存戒懼的心?

2、為自己圖謀

他恐怕這位比他自己更好的元帥───押尼珥───歸順了大衛之後,大衛會用押尼珥代替他做以色列人的元帥。這在撒母耳記下3:38-39節很清楚的表明出來,因為大衛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願耶和華照著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可見大衛是有意立押尼珥代替約押做元帥的,並且約押雖是大衛的元帥,為大衛爭戰,但他已以有私心,弄權坐大,大衛已以感到約押不是一個完全服從的將軍了。

 

四、現代的“約押”

今天在主的教會中,是否也有像約押這種人呢?表面上是為教會和主的福音,願意盡他的力量,出力出錢,為主工作,領人歸主。但在內心的深處,還有私心,器量狹窄,不能容納別人,不容許別人比自己好,甚至不能容納一個與他一樣好的人呢?

信徒生活在一起,彼此之間是很容易產生誤會,甚至如押尼珥與約押之間,彼此的手下比武,玩耍一下,也會引起誤會,甚至爭鬥。教會中的信徒,也可能只不過因為偶然的戲玩,或者言語上的不合,甚或在康樂遊戲中有一方失敗了,因而引起誤會,存在心裡;或是在工作上彼此爭著表現果效,竟然懷恨在心,找機會公報私仇,將個人的恩怨帶到教會的聖工上。對自己所不喜歡的人提議的事,無論實際上好壞與否,都不用冷靜的頭腦考慮。總之,因這人是我所恨的,我所不喜歡的,就給他多方留難,對他所提的一切事,總要挑剔他的不是,而不想到主工作之利益。有些人還不只反對他不喜歡的人,而且要求其他人一起反對;不跟他一起反對的,就是不給他面子了!如果在教會中,這樣的人若有親屬或好友一同做執事,那就很容易變成結黨。這是今日教會常常發生糾紛的原因。起初是很小的誤會,只因器量狹窄,容不下別人,於是在聖工上想法子對付他所不喜歡的人,甚至為著維護自己的地位,不擇手段地陷害對方,設下圈套讓別人墜進去,縱恿別人做壞事,使別人跌進陷阱中,而他也因此得了毀謗人的把柄。這就是今日教會中的“約押”。

這樣的“約押”,不會忠心於大衛所預表的基督。我們是如何對待那住在我們心中的基督呢?我們在口著上說為主盡忠,為主熱心,為主打仗;其實我們乃是一個弄權的“約押”,表面上是膏基督為王,實際上卻是要“協持”這心中的王順從我們的意思。我們常常只憑自己的意思,竟如約押一樣瞞著大衛將押尼珥殺死。我們總是不顧我們“裡面的大衛”的意思,而惡待我們的弟兄。這就是我們今日的情形。

約押雖然為大衛打了很多勝仗,但對於他裡面的自己,卻是失敗的。他的私心使他生出惡毒的計謀,要用險惡手段對待押尼珥。他這樣嫉妒人,不容許別人和他一樣好,是因為順著在他裡面那個“自己”而行事生活。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