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羅───一個忌才的王
經文:箴14:30;撒上18:10-30;19:22-24

人領受了基督的新生命之後,這生命應該不是靜止的,一定會發展、生長、工作、在人的心裡運行。照樣,當人心中容納了罪惡的時候,罪在裡面也不可能安分守己,它一定會在你的心裡,驅使你去做一些事。掃羅嫉妒大衛正是這樣,聖經說:“嫉妒是骨中的朽爛。”人總不會安安靜靜地嫉妒,不會不干犯別人而只在心的深處嫉妒,他自然會多方設計去陷害所嫉妒的人。

根據撒母耳記上的記載,掃羅陷害大衛,可謂用盡一切的方法:

 

一、可怕的賞賜

掃羅認為大衛既然得到以色列人的擁護,一定要將他除掉,但卻不願直接動手殺他,因此他應許大衛把他的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但有一個條件,大衛要殺一百個非利士人,作為交換。掃羅的願意是想藉非利士人的手殺死大衛。他認定大衛一個人斷不是一百個非利士人的對手,何況殺一百個非利士人,很可能引致許多非利士人的攻擊。豈知非利人不但未能殺大衛,反而大衛殺了二百個非利士人,超過了掃羅所要求的條件。這樣,掃羅不得不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大衛。他的女兒很愛大衛,她幫助大衛,而不幫助掃羅,結果弄巧反拙,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二、追殺 神所膏立的人

 神知道怎樣保護衪要用的人。大衛落在掃羅這麽一個言而無信的王手裡,生命危在旦夕,就像他自己對約拿單所說的,“我離死不過一步”(撒上20:3),但 神竟然興起掃羅的女兒和兒子盡力保護大衛,可見 神的方法,遠勝人的計謀。掃羅的女兒米甲知道掃羅要殺她丈夫,便幫助他逃跑。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與大衛親如兄弟,大衛把掃羅想殺自己的事告訴他,他卻不相信他父親想殺大衛。他們彼此約定,大衛暫時躲藏,由他去試試他父親。於是大衛躲藏了,沒有像平時那樣去與王一起吃飯,掃羅問約拿單為何大衛沒來吃飯,約拿單回答說:“大衛切求我容他往伯利琤h。他說,求你容我去,因為我家在城裡有獻祭的事…”(撒上20:28-29)掃羅立即向他兒子約拿單發怒,他說:“耶西的兒女若在世間活著,你和你的國位必站立不住。”(撒上20:31)當約拿單要替大衛講情的時候,掃羅竟拿槍剌約拿單,於是約拿單確知父親要殺大衛,便暗助他逃亡(撒上20:42下)。

後來掃羅知道大衛跑到撒母耳那裡,就打發人到撒母耳那裡要捉拿大衛。怎知道他所派的人到了撒母耳那裡,都被聖靈感動講話,不捉大衛了;而掃羅自己到那裡去時,也受感說話,聖靈感動他,阻止他,使他沒法捉到大衛。

大衛在逃亡的時候,到了祭司亞希米勒那裡,亞希米勒不知道掃羅要捉拿大衛的事,把聖餅給了大衛吃,又給了他一把刀。因這緣故,掃羅吩咐人將祭司全家八十五人都盡殺了(撒上21:1-9、22:18-19)。

大衛逃到山洞;掃羅就追到山洞;跑到曠野,掃羅就追到曠野。其實掃羅何必這樣逼迫大衛?他所追迫的是一個完全不會威脅和傷害他,只會對他有幫助的大衛。

 

三、忘記使命

掃羅完全忘記了他被立為王的使命,是將以色列人從非利士人手中救出來。他整天只在那裡追迫大衛,以為殺了大衛,他的王位就可以得到保全;豈知他所作的不單不能使王位得到堅固,反而使他動搖。誰能替他打敗非利士人中最強大的歌利亞呢?大衛。是大衛保護了他的寶座,抵擋他的仇敵。但可惜掃羅自己的嫉妒容不下比他更強的大衛,結果生出各種猜疑和惡毒來。今天在 神家裡也是如此。有些人不能容納比他能幹的人,只能容納不如他的人。他手下所用的,都是那些比不上他的人。如果有人強過他,他就要設法除掉那人。這樣,福音怎能傳開呢?

作 神的僕人還用怕誰會威脅你的地位?還需要 神以外的“安全感”麽?只要忠心傳 神的道。不就是最安全了麽?許多人看不見那會使自己的地位“不安全”的,就是他自己的“計謀”。

 

四、自製煩擾

實在說,就算掃羅不去打非利士人,他也大可以在自己的寶座上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不需要這樣到處追殺大衛。他作王的工作成為追迫大衛的工作了。這一切的事完全是浪費精神和力量,他分散了國家的力量,使非利士人有更好的機會攻打以色列人。

本來掃羅是可以平安的,所有不平安的事都是他自己製造出來的。大衛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奪取他的王位,雖然大衛是受膏了, 神要揀選他做以色列人的王,但是大衛並沒有因這緣故就看自己是以色列人的王,或想要佔奪掃羅的王位。他仍然等候 神的時候。現在所有的問題,全是掃羅自己心胸狹窄引起的。

掃羅是一個“老我”的象徵,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而生活的人。掃羅不僅勝不過那些看得見的非利士人,他更勝不過自己裡面看不見的仇敵───他的“自我”。他以自己為生活、工作的中心,求自己在人面前的尊榮,不求 神的榮耀。

許多教會的紛爭,都是因為人心胸狹窄、自我高大而引發的。掃羅型的信徒,是碰不得的。講話稍有疏忽,就說自尊心受傷害。因為他們裡面有一個高大的“掃羅王”還不肯下寶座,使原本平安的神家,增添許多紛爭。

我們裡面是否有個“掃羅”在心裡掌權,以至基督的生命不能彰顯出來?所以出於“肉體”的“好”,都是誇耀自己的,連謙卑也是誇耀自己的謙卑,溫柔也是誇耀自己的溫柔。所謂良善、道德,都是“獨霸的”道德與“獨霸的”良善,是只許我好,不許別人好的“好”。這種人一方面表現得很有愛心、很謙卑、很敬虔,一方面在心裡設計如何陷害比他更有愛心、更受別人尊重的人。所以保羅說:“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羅7:18)只有出於基督裡新造的生命,才有真正的良善。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