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害己的掃羅
掃羅是以色列人第一個王,同時也是一個失敗的王;他的失敗從什麽時候開始?從他“登基作王”開始。

未作王之前的掃羅是很忠心負責的人,他認真地替父親尋找失去的驢(撒上9:4),他有敬畏 神的心,在困難的時候去求問先知(撒上9:10)。當撒母耳對他說:“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嗎?他卻很謙卑地回答:“我不是以色列人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撒上9:20-21)。那時,他對那些藐視他的人也有很大的容量,不計較他們的惡行(撒上11:1-11),卻不貪功好勝,也不記仇報恨。當別人為他憤憤不平的時候,他卻滿有恩慈地說赦免的話(撒上11:12-15)

但這一切美德,在他登基作王之後便都看不見了。有不少基督徒,像掃羅一樣,本來很熱心,很愛人靈魂,很謙卑,很忠心,但一被主擡舉,便立即驕傲起來,失去卑微時所有的一切美德。他們仿佛是卑賤的器皿,不能作貴重的用處。他們只能作平民,不能作王,一作王就不合用。

讓我們不要那麽快便批評別人貪愛世界,自高自大,爭權奪利。掃羅未作王之前也不貪愛世界(撒上9:20-21),也不自高,也不計較人的藐視,但為什麽他登基之後,竟然那麽看重他的王位,明知 神已厭棄自己,要將王位賜給大衛,仍要極力設法殺害大衛,用盡各種手段保持王位?因為他以前不貪愛世界,不是真正不貪愛,乃是根本沒有真正受到這種試探,那不算得是得勝。當掃羅坐上寶座之後,嘗到王權的好處時,他以前所有的“謙卑”“寬容大量”,“不慕虛榮”等,都是經不起試驗的品德!

“登基作王”誠然是值得人羡慕的事,但它並不代表成功。它不過是另一個高峰的開端;可能是大成功的開端,也可能是大失敗的開端。它使人得著機會可以被 神大用,也使人可能落在更大的試探中而招致失敗。所以我們不要急於爭取更高的地位與權力,應當先追求可以承受更高位和權力的靈命。

掃羅的被立,是在以色列人四處受仇敵侵擾的時候,所以掃羅作王主要的使命是戰勝強敵,把同胞從仇敵的壓制中完全拯救出來;但掃羅並沒有完成 神的託付,甚至他似乎沒有留意到他作王的首要任務是平定戰亂。他似乎更多注意保持自己的王位和增加自己的財富。他的一生誠然是充滿了爭戰的,可是他為自己的王位而戰,多於為 神的託付而戰,最後他戰死在一場悲劇的敗仗中!

掃羅的一生中,有四次主要戰爭。這四次的爭戰足以代表他四方面嚴重的失敗。

 

一、僥幸貪功───與非利士人的第一仗

經文:撒上13:14

在屬靈的事上存僥幸的心理,不肯付上代價,不肯充實自己,卻急求意外的偉大成就,常常是基督徒失敗的原因。這是掃羅與非利士人之戰所給我們的資訊。

1、以卵擊石

撒上13章告訴我們,掃羅登基作王不久的時候,在以色人中揀選了三千人,其中二千人跟隨自己,一千人跟隨他的兒子約拿單,其餘的人都打發他們回家。然後下文記載掃羅啟蒙地吹角,使希伯來人都聽見,他要攻擊非利士人;而非利人卻有戰車三萬輛,馬兵六千,步兵像海邊的沙那樣多。掃羅為什麽這樣少的兵力攻擊非利士人?是否因為他要專心信賴 神的幫助,要憑信心爭戰?不是,從下文可以知道,掃羅根本沒有信心爭戰?甚至根本沒有禱告過(13:12)。他這樣作的動機完全是好勝,貪功和輕敵。在未與敵人對陣之前,有好些聽見掃羅要為以色列人向非利士人進攻而來跟從他的人;但這些未經訓練的烏合之眾,一聽見敵人的大軍已經壓陣,便驚恐逃散,結果在還未與非利士人正式交鋒之前,跟隨掃羅的人只剩下六百人了。

有些基督徒凡事憑自己的聰明、計劃、手段、努力……忘記了倚靠 神,但有些基督徒則既不憑自己的聰明,計劃努力……也不依靠 神,他們只是憑命運和僥幸。他們仿佛一位屬靈的賭徒,把 神交給他們的機會、年日、前途作賭注。掃羅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心裡憧憬著一個輝煌的勝利,卻完全未具備可以獲得那種勝利的基本條件。他不但未把全國人民的力量好好組織起來,連由他自己挑選出來的三千人,也未經好好的訓練。否則,何至於逃剩了六百人?甚至連作戰所不少的刀槍,都沒有準備好。按下文所記,以色列全地沒有一個鐵匠,在作戰的全部軍兵中,只有掃羅和他的兒子約拿單兩人有刀。這種情形下竟仍貪功輕敵,妄作主張,焉能不敗?

2、勉強獻祭

他不但在軍事準備上想僥幸成功,在獻祭的神聖事工上也隨便碰運氣。他和撒母耳約定了在吉甲等撒母耳七日,等了七日,撒母耳未來,百姓漸漸離散了。他發現情勢不對,便在急忙中勉強獻祭。注意掃羅說:“我就勉強獻上!掃羅的錯在於“勉強獻上燔祭”;何況他不是祭司,沒有資格獻祭。按歷代志上6:27-28節,撒母耳是亞倫的子孫,獻祭的事應由撒母耳執行,掃羅卻輕忽了 神的吩咐,把獻祭的事看作仿佛碰運氣那樣,試看是否能因此挽回危局,豈知他剛獻完祭,撒母耳便到了!就這樣還未與敵人正式交鋒之前掃羅便犯了一連串的錯誤,這些錯誤對掃羅來說,比較戰爭之勝敗更為重要,因為這表示他對 神失了敬畏順服的心,已經不是 神合用的器皿了!撒母耳見掃羅糊塗地獻祭,便對他說:“你作了糊塗事了,沒有遵守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命令。若遵守,耶和華必在以色列中堅立你的王位,直到永遠,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尋著一個合衪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為你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你的。”

掃羅的獻祭,與部分信徒的奉獻和禱告一樣。他們根本無心聽從 神的旨意,他們行事完全不把 神的吩咐放在眼內,只顧自己的喜好,求自己的榮耀;但等到他們發現自己的路行不通,甚至弄到焦頭爛額時,便隨便奉獻一些財物或胡亂求告幾句,希望這樣可以得著 神救他們度過難關,為他們消災擋禍;但他們內心卻沒有知罪悔改。像這樣獻祭和禱告,實際是試探 神,碰運氣,看看是否靈驗;這樣卻招惹 神的義怒。

3、隨便起誓

這場戰爭終於獲得大勝利,但那只是因約拿單的信心和 神的憐憫,與掃羅無關。約拿單雖然是掃羅的兒子,他的靈性卻比父親好得多,他只帶了一個衛兵進入非利士人的防營,他說:“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撒上14:6)結果由於 神大能的幫助,約拿單和他的衛兵兩人,竟使整個非利士營大亂,以色列人則乘勝出擊,因而獲得意外的勝利。但這大勝利又因掃羅亂出主意大為減色。他在追擊非利士人時,要百姓起誓:“凡不等到晚上向敵人報完了仇吃什麽的,必受咒詛。”因而這日百姓極疲憊,約拿單更因不知道掃羅要百姓起誓,在追擊非利士人時吃了一點蜜,而被掃羅看作背誓,應當處死;但百姓卻認為這場勝仗是約拿單的功勞,不該處死,掃羅終於不了了之。總之,在整個戰爭的始末,掃羅並沒有真實的光榮,但在戰爭中,他就像一個叫人負累的大包袱,是勝利的攔阻。

在今日教會中,也有這兩種事奉 神的人:一種像約拿單貢獻了實際的力量,有真實的信心,有 神的同在,卻沒有得著應有的榮耀;另一種像掃羅並沒有實際貢獻,但奪取了別人的功勞,別人小小的錯失都不放過,就像約拿單在不知情之下吃了一點蜜,也算為該死,他自己那樣魯莽地與非利士人爭戰,又一時“熱心”要以色列人起那不必起的誓,連累全民,卻全無內疚!他享受別人勞苦的果效,卻被 神所厭棄(撒上13:14)。

掃羅的失敗,是所有教會領袖和事奉 神的人的鑒戒。我們必須徹底除去貪慕虛名、爭功好勝、為自己利益打算的心,才能實事求是地追求長進,作真實的工作。否則就算像掃羅那樣登基作王,卻在屬靈的爭戰中,只是一個為自己“吹角”,自詡成功的人,其實他自己正是工作上的一個包袱,只能成為別人的負累,聖工上的攔阻。

 

二、體貼肉體

經文:撒上15章

體貼肉體是基督失敗的別一個原因。掃羅對亞瑪力人的戰爭,說明瞭體貼肉體的危險。它會敗壞我們一切的工作,甚至使我們的成功變成失敗。

掃羅登基後的第二仗是奉命攻打亞瑪力人,大約在上文事後二年。這次掃羅在很好的準備,帶了二十萬大軍去攻打敵人,將亞瑪力人擊敗,凱旋而回。他看來似乎是勝利,豈知道在 神面前,他卻失敗得比上一次更慘。

在聖經中,亞瑪力人是預表肉體。亞瑪力是以掃的孫子(創36:12),以掃乃是為著貪吃一碗紅豆湯出賣長子名分的人,新約希伯來書12:16節對以掃貪紅豆湯出賣長子名分的事,解為“貪戀世俗”。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亞瑪力人曾趁以色列人疲乏而擊殺他們“盡後邊軟弱的人”(申25:18、出17:8-16)。在這裡,掃羅雖然戰勝了亞瑪力人,卻沒有完全照 神的吩咐,把一切屬亞瑪力人的牛羊和亞瑪力王亞甲殺滅。他愛惜亞瑪力王,是屬肉體的慈悲;愛惜那上好的牛羊,是肉體的貪圖;所以他雖然打了勝仗,卻未蒙 神悅納,反而使 神失望。 神的意思並非只戰勝亞瑪力人一次便滿足,乃是要他把亞瑪力人完全滅絕,而掃羅卻為著體貼自己的肉體的貪圖,擅自把 神的命令打了折扣,殺了一部分,留下一部分。

掃羅似乎只要獲得一次勝利的記錄,可以有更多資料為他自己宣傳,或可以有更動聽的報告,便滿足了。他是為他自己的戰功打仗,不是為執行 神的公義打仗。他回到吉甲對撒母耳說:“願耶和華賜福與我,耶和華的命令我已經遵守了。”但 神卻預先告訴撒母耳說:“我立掃羅為王,我後悔了;因為他轉去不跟從我,不遵守我的命令。”(撒上15:11)掃羅以為自己這種不徹底的遵守,就是已經遵守了 神的命令;但 神卻認為他根本就是“不遵守”衪的命令。撒母耳對掃羅說:“我耳中聽見有牛叫羊鳴,是從哪裡來的呢?掃羅說:“這是百姓從亞瑪力人那裡帶來的,因為他們愛惜上好的牛羊,要獻上與耶和華你的 神。”肉體是何等詭詐,善於為自己掩飾,編造理由呢!掃羅的毛病,豈不正是今日許多傳道人的毛病麽?如果我們的心有肉體貪圖,有為肉體安排的私意,我們也會同樣落在這種情形中,私自曲解真理,為自己的過失編造理由,處處為肉體留地步,虛偽說謊,對 神對人不忠實,結果在人的面前雖然仍可以作王,但在 神面前,卻不能被 神使用。

我們很容易自滿於某一、二次的得勝經歷,從此便不再與肉體爭戰,而以那一兩次的經歷為誇耀。掃羅的故事告訴我們,工作的成功並不就是個人的成功,按當時的戰爭來說,掃羅兩次都打了勝仗,但按靈性方面來說,他兩次都失敗了。我們不要急於自我評價,又自覺滿意,要冷靜地把自己放在 神真理的天秤上,讓 神為我們評價;也不要因我們的工作在人面前作得很輝煌而自足,應當省察我們的工作是否能向 神交帳?省察我們個人對 神的存心是否忠誠無偽?

 

三、與歌利亞之戰───嫉妒

經文:撒上17章

撒母耳記上17章是記載大衛戰勝歌利亞的經過,但當時領兵與非利士人對陣的是掃羅。所以,這也是掃羅生平所經歷的四次大戰之一。

這場戰爭告訴我們,基督徒在事奉 神的工作上,一項最可怕的罪就是“嫉妒”;箴言27:4節說:“憤怒為殘忍,怒氣為狂瀾,惟有嫉妒,誰能敵得往呢?”嫉妒實在是基督徒難以抵擋的“歌利亞”,卻是我們必須戰勝的敵人。

戰爭的開始是歌利亞向以色列人挑戰漫罵,掃羅和以色列眾人除了“驚惶,極其害怕”之外(撒上17:11),就一籌莫展。這是掃羅沒有信心倚靠 神的明證,但等到大衛戰勝了歌利亞之後,婦女們擊鼓跳舞歡迎他的時候,掃羅卻因婦女們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這麽一句話,大為發怒,並且從此蓄意要殺害大衛,看那曾拯救他自己和以色眾人脫離強敵之手的大衛如眼中釘。很明顯的,掃羅在這場偉大的勝利中所表現的失敗就是嫉妒。他雖然沾了大衛的光,有分於戰勝看得見的歌利亞,卻仍受制於他心中的“歌利亞”。

基督徒總得謙卑地承認我們並非萬能的人。雖然我們可能勝任許多工作,可是也有許多別的工作必須由別人擔任才能成功。我們雖然可能有些地方勝過別人,但必然有許多方面別人勝過我們;雖然 神在某事上使用了我們,但 神在許多別的事情上卻使用別人。倘若我們沒有真正認識自己的軟弱,不為別人的成就感恩,反而為別人作了自己所不能作的而嫉妒人,就必重蹈掃羅的覆轍。

掃羅多方設計陷害大衛,正是一個心中充滿嫉恨的人之寫照。起初,他想在大衛伺候他時,出其不意,把他一槍剌透,但大衛身手敏捷,每次都避過了槍剌。後來掃羅又假意要將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但要他殺二百個非利士人,而他的女兒米甲卻真心愛大衛,於是掃羅不但害不到大衛,反而賠上自己的女兒(撒上18:17-30)。終於大衛逃亡,而掃羅也翻了臉,四處追殺大衛,但 神卻看顧大衛,在各種危險中保護他。掃羅不但未能殺大衛,反而自己有兩次落在大衛手中(撒上24-26),並因大衛不肯殺他,感動得抱頭痛哭,起誓不再追趕大衛。在掃羅忌恨大衛的整件事中,可見一個被嫉妒的罪捆綁的人,如何作繭自斃,完全不見自己的過錯和危險。掃羅以為大衛是他的王位最大威脅者,其實使他王位動搖的是他自己。

事奉 神的人就應當自省,如果 神不用我們,那必然是我們自己對 神有虧欠。如果那原本在我們後邊的人竟跑在我們前頭,不要嫉妒,應當自己戰兢,為別人感恩。 神是公義的,一個人不忠於 神的託付,只知為自己打算,不為 神的百姓打算, 神豈能不責罰呢?但 神也是慈愛的,如果掃羅知道 神厭棄自己,便自卑悔改, 神也必善待他,不致讓他落得那麽悲慘的下場。但掃羅不肯誠實悔改,反而設法除滅大衛,至終不但王位保不住,連性命也保不住了!這麽悲慘的結局,完全是他咎由自取的。

嫉妒的心會使人設法陷害別人,但至終那真正受害的人卻是自己。

 

四、最後一戰───失去 神的同在

經文:撒上28-31章

掃羅生平的最後一次戰爭,是與非利士人迦特王亞吉之戰。撒母耳記上28章始記載這場戰爭。但28章只在開頭幾節記載非利士人聚集軍旅,要與以色列人爭戰,下文緊接著插入兩件事:第一件就是掃羅在求問 神得不著應允之後,轉而去問交鬼的婦人;第三件就是記述大衛假降亞吉以後的情形,然後到31章才開始記載以色列人在這次爭戰中如何慘敗逃亡,而掃羅和他的三個兒子,也在這一場戰役中一同戰死。

為什麽這兩件事要插在掃羅的最後一戰之中,且佔了大部分篇幅呢?這是很有意義的。掃羅求問 神不蒙應允,以致要向交鬼婦人求問,顯示掃羅在靈性方面已經走到盡頭,他已經完全失去了 神的同在, 神也不理會他所求的。其實掃羅早已失去 神的同在;但他在這時才體會到失去 神的同在的痛苦。這是一個不顧 神的旨意,一味憑己意行事之人可憐的結果。 神不理會掃羅是合理的、公義的。 神豈能姑息罪惡,包容他的惡行而聽他的禱告呢?先知以賽亞說:“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沈,不能聽見。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 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衪掩面不聽你們。”(賽59:1-2)大衛偽降亞吉的記載,則顯明掃羅埋沒人才,已經自毀長城。曾經為他戰勝歌利亞的大衛,他不但沒有加以重用,反而無故迫害追殺,惟恐他會佔奪自己的寶座。當那真正能搖撼他的寶座,甚至會致他死命的仇敵來臨時,他惟有用自己的性命去抵擋了,終於他慘死在刀箭之下。

總之,掃羅的一生,可警戒基督徒切勿存著私心事奉 神。如果我們為自己打算,只想自己坐大,不尊重同工的工作,不喜歡看見 神重用別人,結果反而使自己成為不合 神使用的器皿。凡事越運用自己的手段,越會弄巧成拙。反之,越忠心地只求主的喜悅,按著真理而行,越蒙 神賜福。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