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掃───出賣長子名分
經文創25:27-34

許多人對以掃失去長子名分這件事,覺得有令人不平的地方。何以像雅各這樣詭詐的人,會成為 神特別賜福的人呢?他一生中滿得 神的恩惠和眷顧,且成為以色列人三大先祖之一( 神被稱為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 神),而那被騙去長子福分的以掃反而無分於 神所賜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真是一件費解的事。其實所有人,按本質都是大同小異的罪人。我們不要以為只有雅各是詭詐的,其實所有人都是詭詐的。例如以掃,雖然是受雅各之欺騙,但也不是個善人君子,也有他狡猾之處。雅各雖然詭詐,對 神的恩典卻非常渴慕,熱切地要得著,表示他對 神的應許有信心;而以掃則輕視 神的恩典。這是他們大不相同之處。 神並非根據雅各的好或壞賜恩給他。

對以掃也是一樣。人的好壞只不過程度上的少許差別。但一個比較好的人,輕忽 神的恩典,與一個比較壞的人,卻重視 神的恩典,在 神看來卻有很大的差別。前者雖比別人略勝一籌,但在 神前仍是個罪人。後者雖比較壞些,卻可以憑著 神的恩典得著拯救和改變,成為 神所喜悅的人。

創世記用了許多篇幅記載雅各的事,而最先記的一段事跡,是關乎他和以掃的事。創世記記載人的事跡時,常以對比方式兩個、兩個的記載,例如:該隱和亞伯、以諾與拉麥(該隱子孫)、挪亞與他同時代的人,以實瑪利與以撒等。
在此,我們要從本段經文中留意;以掃失福與雅各蒙福的原因,以及他們的事跡所給我們的教訓和鑒戒。

 

一、以掃打獵

“以掃善於打獵,常在田野。”(創25:27)聖經給我們看見亞伯拉罕的家族乃是牧羊的, 神藉他們牧羊的工作使他們富足起來。按古時的人,許多是靠打獵───一種殺害奪取的職業───維持生活的;但 神的選民卻是靠牧養牲畜或耕種生活。牧羊在當時可以說是一種積極性和生產性的職業。在此以掃不是以打獵作為一種職業,只不過是他的一種娛樂,因他父親有許多羊群和田地(參創25:5,13:2,26:12-14),無需靠打獵為生。正如雅各在帳棚內煮紅豆湯,也不是一種職業,只不過是偶然的興趣而已!適當的消遣不算有什麽不對。

以掃卻打獵到“累昏了”,連長子的名分也不要了,顯見以掃不是以打獵作為一種偶然的消遣,而是沈迷於其中,以致將一切有關真 神的應許和祝福都置於腦後。現今許多人只顧追尋世俗的快樂,和許多今世屬物質的享受,而完全不為自己的靈魂打算。他們為著眼前一點至暫的好處,出賣了自己的靈魂,正如希伯來書所警告的:“恐怕有淫亂的,有貪戀世俗如以掃的,他因一點食物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了。後來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棄絕……”(來12:16-17)。從希伯來書的引證和警戒,可知以掃的打獵,確是“貪戀世俗”心態的一部分,對今日信徒來說,是追逐屬世享樂的表現。

基督徒若為著今世的利益和虛榮,以致不顧自己的靈性墜落,不理會 神的話語,不顧 神的旨意和應許,這樣的基督徒,實在不能說是只不過為著生活的需要,其實是貪愛世界了!因聖經說: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 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壹2:17)。在此以掃打獵的結果怎樣呢?

1、得著以撒的喜愛

“以撒愛以掃,因為常吃他的野味。”(創25:28)

以撒是以掃和雅各的父親。誠然作兒女的得著父親的喜愛是件好事,但聖經下句卻解明以撒愛以掃的原因,不是由於屬靈的理由,只不過因為“常吃他的野味”。以撒雖然也是信心偉人之一,曾順服他父親亞伯拉罕把自己獻為祭,但我們切勿以為屬靈的人就不會有軟弱。以撒顯然在年老時,在食物上有軟弱。一個最屬靈的人也可能在一些最普通的小事上有不能勝過的弱點。所以在這裡以撤之所以愛以掃,並非一種屬靈的愛,而是一種體貼肉體的愛。在世界“打獵”的人,也像以掃那樣,可以得到人的喜愛。但所得的只是酒肉的愛,貪圖他有可口之“野味”的愛而已!他可以在世上得著榮耀,人的稱讚和奉承,並許多朋友。但這一切都不過因為他的富有和他在社會上的地位而有的,一旦床頭金盡,富貴榮華也必煙消雲散。這就是那些貪愛世界的人所僅能獲得的最高福樂了。

2、“累昏了”

一個打獵的人,心中常沒有安息,總是忙亂,因為他看見什麽便追什麽。有些愛世界的信徒也是這樣,他們尋求今世屬物質的享受,心靈沒有平安,在這花花世界中,他們得不著屬靈的福氣,只知道屬物質的好處.人生沒有固定的目標,像一個打獵的人,看見什麽便追趕什麽、而往往得著的不過是心靈的虛空。聖經在這裡並不記載以掃這次打獵回來是否得著野味,卻一再記載他“累昏了”,這就是以掃打獵所得的第二個結果。打獵使他身心疲乏不堪,乾渴至極。無論他是否打了許多野味,那些野味只能增加他的疲乏和乾渴,絕不能消解他的疲乏與乾渴。以掃這種“累昏了”的情形,足為貪愛世界的基督徒一種很好的描寫,一個拼命在世界追求金錢、虛榮,而不顧自己靈魂的人,其結果必像以掃一樣,在靈性上“累昏了”。世界的福氣像“野味”一般,只能滿足人屬肉體的需要,但不能使人枯乾的心靈得著滋潤。

3、以掃又名以東

創世記二十五章三十節明說,以掃得這別名是因貪一碗紅豆湯而出賣長子名分。後來創世記三十六章記載以掃後代時,第一節就明說以掃就是以東,且成為以東人的始祖。可見以掃得別名並非小事。後代沒有人稱為以掃人,只有人稱為以東人。正像以色列人不稱為雅各人,因雅各曾與天使摔跋,而得了一個新名“以色列”。但以掃之成為以東與雅各之成為以色列(創32:22-32)真有天淵之別。

 

二、雅各和以掃的不同

“雅各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裡”(創25:27)───雅各是個安靜的人。“安靜”常能使人在靈性上更多蒙恩(賽30:15)。但這不是說雅各單單因為安靜便成為屬靈的偉人。許多很陰險惡毒的人,也很安靜。也有許多人外表安靜,內心卻充滿籌算和詭計。但雅各的安靜,使他認識 神恩典的寶貴,而熱切地愛慕。這是他在安靜中最大的收獲。主曾稱讚那安靜在衪腳前的馬利亞為有福的(路10:38-42),而馬利亞也確是門徒中最認識主的一個(參太26:10-13)。基督徒若只顧在世上忙碌,而忽略了在主前安靜的時間,是很大的危險和損失。

聖經記載亞伯拉罕的生平,有兩樣常常提及的東西,就是“祭壇”“和“帳棚”。這兩樣都代表他與主常常交通的生活。他的帳棚曾接待過天使(創18:1-21),因而他預知所多瑪的滅亡。在此雅各安靜在帳棚之中,認識到長子名分的寶貴,足為屬靈信徒之典範,他安靜的結果與以掃忙亂的結果剛剛相反。

1、獲得利百加的喜愛

利百加是他的母親。他們兩兄弟各受父母的偏愛。接常人看來,這只不過是一般家庭的情形,許多作父母的都難免有偏愛的弱點。但按屬靈方面來看,雅各的蒙愛與以掃不同。以掃蒙愛,是因他父親愛吃他的野味;但雅各之蒙愛,聖經並未說明雅各曾給利百加什麽好處,以致她愛他,反倒給我們看見,是因利百加為在懷胎時得著 神的啟示。知道雅各的動機是屬靈的(雖然她愛雅各的方法是屬肉體)。以掃得父親的愛遠較雅各得母親的愛為上算,因為按當時的社會情形來說,父親比母親更有權柄。利百加既因 神的啟示而愛雅各,則雅各之蒙愛代表那些愛主的人,也必得著一些體會 神心意之的愛顧。

2、有紅豆湯解除以掃的乾渴

那些安靜在主腳前的人,常能有屬靈的糧食,滿足飢渴的心靈;但那些只顧在世界忙亂而忽略了靈性的人,雖然可從世界得著“野味”,卻沒有可以使他們飽足的靈糧。我們應當省察,是否有屬靈的糧食和平安,可以使別人得飽足?還是自己常常枯乾疲乏、飢渴無力,需要等候別人的扶助?你是否想確知 神與你同在?其中一項確據,就是常有 神的話語臨到你,尤其是傳道人,不論別人怎樣毀謗攻擊,但 神的資訊不斷臨到你,那是 神仍用你,與你同在的憑據之一。

 

三、長子名分的買賣

以掃和雅各另一點最大的分別,就是對長子名分的看法不同,也就等於對 神的應許有不同的信心。按猶太人的傳統。長子的名分有很大的好處:

1可以得著父親臨終時的特別祝福;

2可以得著雙份的產業。

這些都與信心有關係,因為不論祝福或雙份的產業,都不是只憑人的意願,乃在乎 神的成全。以撒的祝福若全憑自己,不論所說的是什麽好話,都是空的;但他的祝福實際上乃由 神的靈感動,由 神為他所說的話負責,才有功效。而雙份的產業,特別關係到 神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迦南地。按當時而論,以色列人並未得著迦南地,他們在迦南仍是寄居的,以掃輕忽長子名分,等於輕忽 神的祝福和 神的信實,也就是對 神的應許沒有堅定的信心。但雅各極力想要得著長子的名分,表示他絕對相信 神的應許和恩賜。這幾節的記載特別給我們看見雅各對 神的恩典有一種熱切要得著的心;而以掃則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這是他們最大的分別。信徒與世人有許多方面可能相同,同樣敗壞軟弱,同樣詭詐污穢,但有一項基本的分別,就是信徒認識了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並信靠衪的救恩和應許,盼望永久的家鄉;世人卻輕忽救贖之恩,因而仍需為自己的罪等候 神的審判。

在此,有幾點特別使我們看見雅各對長子名分之重視:

1、爭取長子名分

當以掃一問雅各要紅豆湯的時候,雅各便提出長子名分的要求,可見他早已存心要得著長子的名份,一有機會便立即抓住。另一方面卻反映出他對 神恩典的重視。聖經並非讚同雅各用這種手段來得長子的名分。其實他不用這種手段也可以得著的,但雅各在這方面的軟弱與以掃之輕視 神的恩典比較起來,則 神仍然是看中雅各。

若不存成見,細讀創世記有關雅各生平,看他如何待人,可知他實非刻薄的勢利小人。他為人有原則……抓緊 神的應許;但在屬世的好處方面,倒常受人欺負。

2、不是只顧眼前

雅各對於將來的應許有信心;而以掃則只顧眼前。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麽益處呢?(創25:32)它既不能解渴,又不能充飢,有什麽用處呢?新約的希伯來書說他是“貪愛世俗”的。何以他只貪吃一碗紅豆湯,就算為貪愛世俗?顯然因為以掃並不單在這一碗紅豆湯上貪愛世俗,乃是他的心早已在許多事情上貪愛世俗,只顧眼前,體貼肉體的舒適,對於屬靈的事滿不在乎,以致為一碗紅豆湯也肯把長子的名分出賣。以掃可能還以為自己佔了便宜,因為長子的名分不過一個名而已!按當時而論,他根本沒有損失什麽。雅各連一根鞋帶也沒有得著,以掃卻最少已喝了他的紅豆湯。但雅各卻不是這種想法,雖然眼前似乎反給以掃佔了便宜,但他知道 神是信實的,他的信心使他覺得將來的事是實在的。而事實上雅各日後確是得著了 神的應許。

3、對於 神的恩典

當以掃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我有什麽益處呢?”雅各便毫不放鬆的要他起誓。可見雅各在這件事上是十分認真的,他對於要得著 神的恩典十分積極而不馬虎,反之,以掃連向 神起誓也很隨便,說說便算了,足證以掃在屬靈的事上沒有敬畏 神的心。雅各似乎看出以掃說話不大負責任,所以要他起誓,好在 神面前把這事確定下來。下文二十七章的記載,證明以掃存心並不忠實,雖然向 神起誓把長了名分出賣,卻又暗中想得著父親的祝福。這種祝福乃是長子所享有的權利;但在 神面前,以掃已實際上失去長子名分。

 神的恩典雖樂意賜給那些接受的人,卻不是給那些輕忽衪的恩典,把衪的應許與祝福視同兒戲的人。雅各取得長子名分的手段誠然不對;但以掃失去長子名分,實在是咎由自取。

當以掃起誓將長子的名分賣給雅各之後,雅各不但給他紅豆湯喝,還給他“餅”吃。注意:他們的“買賣”只約定以紅豆湯為代價,但雅各連餅也給了以掃。所以,雖然按道義上說,雅各之取得長子名分,其手段過於勢利;但按他們“買賣”的本身來說,雅各已經很大量了。在雅各方面,覺得既有了長子的名分,或餅或湯他都不在乎了!

 

四、我們的鑒戒

我們今天讀到雅各和以掃的故事,可能以為以掃不值,覺得他太愚笨了。但在當時的以掃卻全不覺得有什麽不值。聖經說他“吃了喝了,便起來走了。”(創25:34)到後來雖哀哭後悔,無法挽回失去的機會!(來12:17)今天正有不少人,只顧眼前,“貪愛世俗如以掃”。甚至有些基督徒,為貪圖今世暫時的利益,便出賣自己基督徒的身分,出賣主的榮耀,竟不知道是一種無可計算的損失。像以掃將 神所要賜的大福───“天上的甘露,地上的肥土───多民事奉你,多國跪拜你───”以一碗紅豆湯的代價全出賣了!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8)顧念所不見的,才是真有智慧的人;只顧眼前好處的,可能是愚昧人。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