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亞───被酒所誤的偉人
經文:“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棚裡赤著身子。迦南的父親含,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於是閃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著進去,給他父親蓋上,他們背著臉就看不見父親的赤身,挪亞醒了酒,知道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又說:“耶和華閃的 神是應當稱頌了,願迦南作閃的奴僕。願 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創9:20-27)

如果有人來寫挪亞的歷史,大概這一段就不必寫出來了。似乎這裡所記的也不是很重大的的事情,對於這個了不起的信心偉人,結束舊時代、創始新時代的大人物,既然在 神的旨意上,和人類的歷史上,提供了那麽重大的貢獻,就不提他這一點軟弱也罷。但聖經卻將挪亞的失敗記載下來,無非要給我們看出,所謂偉人,也不過是軟弱的器皿罷了!

 

一、一個完全人的失敗

挪亞不是被聖經稱為完全人嗎?惟有挪亞在當代是個完全人(創6:8-9)。但請注意:所謂完全只是在“當時代”比較完全而已!但如今,洪水的災禍已經過去了,舊時代已經結束了,全世界只剩下挪亞一家人,沒有惡貫滿盈的人跟挪亞比較了,他的“完全”也就完了,完全的挪亞也失敗了!這是一項多麽慘痛傷心的記載啊?一代偉人跌倒了!

這被聖經稱為完全人的挪亞是經過 神很長久的考驗的。在那不信的世代中,他專心信靠 神,與 神同行而遵行 神的旨意。在整個世代只顧吃、喝、嫁、娶,只注重肉身方面之享樂的時候,挪亞一心以 神的事為念。他整個人生的中心就是要完成 神所託付他的使命。在整個世代的人都不敬畏 神的時候,挪亞卻順服 神的呼召,傳義道一百二十年之久;雖然沒有人相信他所傳的,挪亞卻不改變他敬畏 神的生活。他傳道的實際日子可能還不只─百二十年,因為在挪亞造方舟之前,已被 神看為一個蒙恩的義人,可能在那時他已經開始為 神作見證。

今天的基督徒怎樣為主傳道呢?不必說傳了一百二十年不會灰心;就是傳了十二年或十二個月,甚或是十二次,看不見果效便灰心退後了。但挪亞的忠心,是曾經長時間的考驗的。他完成了從來沒有人完成過的偉大使命,建造了─只方舟。可是這經得起長期考驗的人,卻在沒有什麽“考驗”的時候失敗了。

挪亞之失敗告訴我們,沒有一個屬靈偉人真正值得我們崇拜和佩服。青年人最容易崇拜人。我自己從讀神學的時候起,直到作傳道的最初幾年之中,仍然很崇拜好些被主重用的屬靈的人。我相信越是追求的弟兄姊妹,越會崇拜 神所使用的人,感謝主,衪自己用方法一個一個的將我心中所崇拜的人拿去。我們並不需要特別崇拜那一個人,也不需去輕看那一個人;因為我們可以從任何人身上學習功課,也可能因任何一個人絆跌。我們最好還是像門徒在主變象的山那樣,“只見耶穌一人”。

 

二、偉人與酒

挪亞是因飲酒而失敗。聖經說:“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他不是曾在吃喝嫁娶的世代顯出他與那些只顧吃喝的人不一樣嗎?他是不以吃喝為念,只以 神旨意為念,與 神同行,完全遵行 神吩咐的人。但結果他也在吃喝的事上失敗。聖經裡記載許多人因為吃喝而失敗:亞當因吃分別善惡果犯罪,以掃為貪一碗紅豆湯出賣長子名分,以色列人在曠野因吃喝問題多次發怨言,招惹 神的怒氣,還有列王紀上十三章的神人,因沒有遵從 神的吩咐在伯特利吃喝而被獅子咬死;吃喝不是大事,卻可以大大影響我們的靈性。聖經記載但以理生平的第一件事,是關乎吃什麽不吃什麽的。聖經對這年輕的信心偉人一生的開端,用了差不多一章的篇幅來記載關乎他飲食的事。可見聖經多麽重視但以理在吃喝事上,能過得勝的生活。挪亞喝醉酒這一件事,對那些認為基督徒可以喝酒的人是很好的警戒。挪亞是否在未醉酒之前便預備要喝醉酒,然後把衣服脫光呢?當然挪亞沒有這樣的預備。他只不過是很偶然地喝了酒,結果就因醉酒而顯出他赤身的羞恥。

最近(一九六九年)看到一本小冊子,論到美國關於醉酒之統計,據說現在美國的大學生百分之七十四是會醉酒的。在犯罪的記錄上與酒有關的罪犯佔百分之八十,有些嚴重案件,如殺人罪等,有百分之四十與喝酒有關。這實在很清楚地告訴我們,醉酒能嚴重敗壞人的德行。

美國第九位總統尼克遜將軍,一生立志不飲酒。有一次,在一個公共宴會中,有人向他舉杯祝賀,他舉起一杯清水答禮。另一人有意使他作難,再用酒敬他一杯,並要求他賞臉用酒答禮。尼克遜總統嚴肅地說:”我曾立誓一生不飲酒,和我同期畢業的同學共十七人其中十六人因醉酒失敗或寂寂無聞,惟有我因立志嚴格戒酒,幸獲今日的成就,想念你們都不想我今日背棄我自己的志願吧!”他的話使那強求他用酒答禮的人滿面羞愧。此後,再沒人勉強他飲酒了。

可能我們會說。像我們這樣的屬靈基督徒一定不會醉酒。誰想得到挪亞會醉酒呢?挪亞比我們更屬靈,他的成就也比我們大得多,他卻偶然地喝醉了酒。我們沒有人敢擔保自己將來一定不會犯某一樣的罪。假如像這位曾在屬靈事上受過長久考驗的挪亞,也會因醉酒而失敗的話,那麽就沒有人敢說自己不會犯任何一種罪了。罪惡的試探不會因為我們太聖潔而離我們很遠,它總是緊緊跟在我們後面,就在我們稍微不謹慎的時候,便會立刻使我們陷在罪惡的網羅裡。

 

三、成功乃失敗之母嗎?

挪亞的失敗是在成功以後。有一句話說:“失敗乃成功之母。”我們是否也可以把它掉轉來說:“成功是失敗之母?”事實上有許多人的失敗是在成功以後。挪亞不是在開始傳道時失敗,他是在造成方舟,進入方舟,又出了方舟,得了 神的恩約和應許,成為新世界的主人之後才失敗的。完成了艱巨的工作之後,常常會在心理上放鬆自己,在靈性上這種放鬆是十分危險的。讓我們回想一下我們是在什麽時候開始放鬆的吧!在我們剛信主的時候,我們是多麽虔誠,戰兢,偶一犯罪就憂傷難過。我們剛奉獻的時候,我們是多麽熱切愛主,關心神家的事,戰戰兢兢的事奉主;但現今卻漸漸放鬆了,麻木了!對神家的需要漠不關心,對人靈魂的失喪孰視無睹!讓我們聽主的勸告吧!“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啟2:5)

對於青年人來說,畢業是一個危機。有些青年人在中學或大學時還很愛主,但一畢業他就開始後退。為什麽呢?因為他剛剛畢業進入社會的時候,他的生活環境有很大的轉變,更要緊的是他開始自己作主了。以前父母,老師嚴嚴的管教他,現在就算父母對他也客氣一點,因為他已經自立了,開始賺錢了,父母當然比較尊重他。從前每月只有有限的零用錢,現在自己賺錢,當然在經濟上比較寬裕,可以完全照自己的意思來用錢,在這種情形下的青年人,已有力量去作自己所喜歡作的事。而他所面臨的許多試探,是他作學生時未遇到過的,所以有許多青年人就在開始踏進社會,並且開始可以行自己所喜歡的路而不會受到什麽干預的時候,就走歪了路。

對於神學生來說,神學畢業也是一項危機。許多神學生一畢業就開始放鬆。因為離開神學院之後,作什麽事都沒有老師干涉,就算隨便犯了一點罪也不會很快被人發覺,如果沒有十分嚴重的錯誤,教會的長者們總會原諒他年輕不夠經驗,不加嚴責。如果他不知自重就必然因此漸漸放鬆自己,生活隨便,工作隨便,等到教會不再歡迎他的時候才醒悟卻太遲了。所以神學畢業是一項轉機,也是一項危機。出了方舟以後的挪亞,也在類似情形中放鬆了自己以致醉酒躺臥,赤身露體。

 

四、挪亞到底有什麽失敗?

我們一直在說挪亞失敗,可能有人要問到底挪亞有什麽失敗?他只不過喝醉酒,赤身露體而已!他並不是犯姦淫,或殺人放火。不過我們的看下文便知道這實在是他的失敗。如果他的兒子因看見他的赤身,其子孫便要受咒詛,那麽因醉酒而赤身的挪亞還不算為有錯,實在是說不通的。這樣,挪亞的失敗究竟在那裡?挪亞的失敗在於他的“失態”,失去 神所給他尊貴的身份!他是新世界的主人,不應有這種不合體統的舉措。所以他的赤身露體,就他而論已經失敗了。他不需要像羅得那樣兩手空空地從所多瑪出來才算是失敗,今天你我到底是憑怎樣的標準才算失敗呢?我們都是被 神揀選,分別為聖的人,我們要像普通世人那樣,要姦淫偷盜才算失敗嗎?我們的標準,應當是挪亞的標準。

大約十五年前,有一個歐洲小國的公主,因在沙灘上穿著較暴露的泳衣,被新聞記者拍了照片,登在報紙上,引起全國人民的攻擊。這沒有別的,只因為她是公主,她的身份和地位使她的行動必須合乎她的體統。我們也應認識我們應有的“體統”是什麽(弗5:3)?當 神將我們擡舉起來,使我們站在比許多人都高的地位上,有可以自由運用的權柄,可以支配許多事物的能力時,我們更當謹慎,因為那作了新世界之主人的挪亞,正是在這種崇高的地位上失敗了!

對於基督徒來說,在安舒優閑的時日中,實在比患難、困迫、危險的日子,更該提高警覺呢!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