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的妙喻
先知何西阿有不少美妙的喻句,精簡而涵義豐富地描述 神的大愛及人的愚頑與敗壞,一針見血,發人深省。在此選述七句,作為對全書的摘要精讀。

 

一、再愛淫婦

經文:何3:1

經文本身已經解明, 神要先知再去愛一個淫婦,就是象徵 神一再愛衪的百姓以色列人,雖然他們偏向別神,對 神三心二意,就像歌蔑離開先知何西阿去愛她的情人那樣, 神還是愛他們。

只有我們的 神,就是那用自己的血買回我們的主,會用“淫婦”來比喻對衪心懷不專的子民;因為只有這獨一的真 神這麽深切地愛我們,不願眼見我們投向各種偶像的懷抱去。

按歷史的事實,當時先知的妻子歌蔑不安於室,跟隨了她的情夫而去,甚至墮落至被賤價出賣,身價還不如奴婢。按摩西律法,一名奴婢若被別人的牛觸死,可獲銀子三十舍客勒(出21:32)但歌蔑的身價卻只值十五舍客勒。這種身價通常是比奴婢更卑賤的娼妓的身價。身為 神的先知,妻子移情別戀,甚至出走,還有什麽事比這更另人痛苦羞愧?讓我們自己想想,若是我們自己眼看最親愛的人投到別人的懷抱,任讓別人牽著走了,我們內心將會怎樣痛苦、悲憤呢?基督徒一面說愛主,一面又愛世界;一面侍奉 神,一面又侍奉瑪門;一面敬奉 神,一面戀慕罪惡與心中的偶像,那正是主耶穌痛心難過,像我們眼看所愛的人移情別戀一般的難以忍受!

新約書信的觀念跟先知的描述相同───“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淫亂的人原文作淫婦)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 神為敵嗎?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 神為敵了。”(雅4:4)信徒啊,你在聖潔無所不在的主跟前,究竟是個淫婦,還是貞潔的童女,把自己獻給主基督?(林後11:1-2)

 

二、早晨的雲霧

經文:何6:4-6

這是慈愛的 父神為衪的子民借先知所發的嘆息:“我可向你怎樣行呢?”不論以法蓮或猶大,他們的良善短暫得像雲霧和速散的甘露一般,都是經不起晨光之照耀,很快就消散的。他們其實毫無良善,只有些虛飾的善意,全然經不起考驗。這種短命的良善,反而使他們自欺自滿,不肯誠實悔改歸向 神。

今日不少人問:某某人實在是個好人,為什麽 神不使他信住得救呢?其實 神對於他們正像對古時的選民一樣───“我可向你怎樣行呢?”這等短命的良善、假意和表面的悔改,就像一個內臟受了重傷一樣,只在外皮擦破的地方塗抹了一點藥水,便不肯在接受進一步的治療了。這樣的人就算有了最好的醫生,對他們又有什麽好處呢?

這就是為什麽先知說:“他撕裂我們,也必醫治;他打傷我們,也必纏裹。”有不少信徒像當日的以色列人,不明白 神的愛,非經管教鞭撻不會回頭。這等人必須“打傷”之後才知道需要 神愛的纏裹,還有些內部的腐爛,若不把表皮撕裂就無法徹底醫治;所以 神要用衪的“手段”撕裂我們,好叫我們的敗壞和內裡隱藏的致命傷都顯明出來,這樣才能得著真正的痊愈。所以 神給我們的挫折和打擊,可能是衪不得已而用的辦法,好叫我們真正領悟衪的愛,使我們的靈命內外一致的強壯起來,不像早晨的雲霧,一經陽光照耀,就消散無跡。讓我們虛心信賴 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吧!如果外科醫生為我們施手術,我們尚且能安詳地把生命交給他,為什麽不信 神的好意與大能呢?

 

三、如亞當背約

經文:何6:7

“如亞當背約”解釋了創世記2:16-17的記載,就是 神與人的第一次立約。亞當背約的結果,把罪帶入世界,使人生下來就帶著會犯罪的生命,因而更不能遵守 神的約了。所以先知說以色列人如亞當背約,意思就是說,他們的背約是出於他們的舊生命,從人類的始祖開始,人就是不可信的。他們的本性就有背叛 神的特性。另一方面,亞當的背約是無可原諒的。 神賜給他美好的環境和各種樹上的果子可作食物,他完全沒有必要去吃那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但他卻吃了。照樣以色列人的罪也是無可原諒的。 神賜給他們“五穀、新酒和油”又增加他們的金銀(何2:8),他們卻用來供奉偶像,不用來獻祭給 神,使 神的家充足有餘。

我們常常喜歡把失敗推委給環境,許多人說他們的情況特殊,無法得勝,不得不明知故犯……其實我們的祖宗亞當早已證明瞭我們的“自白”只是藉口,是不成理由的自我原諒。我們的環境是我們自己造成的,那一個人的“環境”不特殊呢?因為每一個人的處境都是個別的,極少完全相同。所以如果我們不能改變或扭轉我們的處境,那就一輩子只能受環境支配,無法按 神的真理行事了。

使徒保羅的佈道行程中,第四次到羅馬的行程是最特別的。本來他那一次的行程只不過是被人捉拿到羅馬而已!完全不像他以前那些自己主動的到所要去的地方佈道,豈知那竟成了他最特別的一次行程。使徒行傳21-28章,用了八章記載他的行程,目的是要讀聖經的人看到:這位偉大的使徒怎樣在身不由己,又被囚禁的審訊中,到處把福音傳開的。不論在混亂的耶路撒冷人中(徒21:39-22:29);在最有權勢的猶太宗教領袖跟前(徒22:30-23:10);在貪財的巡撫腓力斯(徒24:24-27)跟前;或在巡撫非斯都與亞基帖王之前(徒25:1-26:32);在在海中遇風險時(徒27章);在抵達羅馬之後(徒28章)……沒有一處是適合傳福音的環境;但他不斷的改變環境,使他在各種處境中以囚犯身份為基督作了美好的見證!這才真正顯明基督復活生命的大能,不是出於人而是出於 神。而 神顯在保羅身上的這種生命的能力,也要顯在我們身上,我們和保羅所領受的是相同的生命。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不要說我們的環境太接近“地獄”,我是不可能過得勝生活的。倘若這可成為你失敗的原因的話,縱使 神把你放在伊甸園裡,你還是可能像亞當背約那樣落在試探中。

 

四、沒有翻過的餅

經文:何7:8-10

按經文之正意解釋“沒有翻過的餅”,必須注意上句“以法蓮與外邦人攙雜”。以法蓮為什麽會成為“沒有翻過的餅”呢?因他們與列邦攙雜,隨從了外邦的風俗,效法了外邦人的行事。對外邦人的認識多了,對 神的認識反而少了。看見外邦強國的力量,卻看不見 神的全能;依靠今世的武力,卻不依靠 神的大能大力。被稱為 神的選民的以法蓮和列邦攙雜的結果,就是變成“沒有翻過的餅”,只有一面是熟的,另一面卻是生的。他們變成隻偏重於屬世方面的追求,對於屬靈方面的事完全是“生”的,一無所知,就像沒有翻過的餅,一面已經烤焦了,另一面卻還是生的。這世界的“文化”,基本上是背叛 神的。受這世界文化熏陶的基督徒,已經日益變成了只知道世界物質的好處,屬世的人生哲理科學技能……所給人肉身方面的好處,對於 神應許的屬靈福份與恩典,已愈來愈陌生了,甚至難以領會了。

北美基督徒的離婚律已日見增高,因為他們已經接受了世俗人的觀點:“與其痛苦地住在一起,不如可憐地分開”,卻看不見如何在 神的愛中互相包容造就,建立美滿幸福的婚姻;也不理會離婚對兒女的痛苦。還有些做兒女的,把父母或祖父母逐出家門,或迫使他們自找出路,自己照顧自己;因他們認為父母養育兒女是責任而不是恩典。但 神的話卻說:“若有……兒女,或有孫子孫女,便叫他們先在自己家中學著行孝,報答親恩。”(提前5:4)而屬肉身家庭的破碎,又使人更難以明白怎樣在 神的家中學會相愛,怎樣按生命的長幼來搭配侍奉。

北美洲不少華人教會建新堂時,第一件事不是鼓勵信徒奉獻,而是探聽能向銀行借多少錢。另有些信徒要奉獻的時候,不是受到主愛的激勵,也不是看見 神家的需要,而是想到能夠在年終扣稅的比率還剩下多少!這些在今世的錢財上精於籌算的人,已經很難明白奉獻的真意了。他們對屬靈的事全然生疏,對屬世的事熟到像沒有翻過的餅;一面已經燒焦了,另一面卻是生的!他們以今世的專業學習矜誇自大,在 神的事上則膽大妄為。還有誰能使這種沒有翻過的餅成為可口的糧食呢? 神啊!求你憐憫我們,憐憫我們這許多幼小而又驕傲的人!

 

五、行惡如火爐燒熱

經文:何7:4-7

本章首節的意思仍連接上章的末節。 神並非不想賜福給衪的百姓,也不是只打傷而不醫治,乃是以色列人那種熱心犯罪的情形,使 神無法賜福或醫治他們。“我想醫治以色列的時候,以法蓮的罪孽……就顯露出來”─── 神不但願意醫治,並且已實際採取行動要醫治了,豈知以色列人的罪卻顯露在 神前。 神要醫治人靈性疾病的第一步,是把病況“顯露”出來;但以色列人並沒因罪惡被顯露而誠心悔改,反而顯明他們的硬心悖逆,還未具備可讓 神伸手,“拯救”的條件。他們不但未肯悔改,而且正狂熱地犯罪,像一個烤餅的人的火爐,是經常著旺的,只有從摶面到發面的時候,暫時不著旺。以色列的縱欲行惡也是這樣。

他們在惡事上經常保持火熱的心,就算不行惡時,也在培養行惡的心態,尤其在行淫和凶殺的事上。首領和眾民都同樣熱心行惡。今天的社會情況正是這樣,人與人之間無故地站在敵對的狀態中,隨時挑剔人的不是,橫蠻無理地向無辜的人發泄怒氣。男女關係混亂,變態心理普遍,用色情的事作為聯絡感情的方法,出賣朋友以求取惡人的保護……。正如先知在此所說:“他們行惡使君王歡喜”,用各種惡事奉承有權勢的人,與他們狼狽為奸。所以 神如果懲治了當時的以色列人,豈能不懲罰這邪惡的世代呢?

 

六、愚蠢的鴿子

經文何7:1l-15

“以法蓮好像鴿子愚蠢無知”───照英文聖經的譯法,乃是說以法蓮像一隻愚蠢無知的鴿子,其重點不是說鴿子本是愚蠢的而以法蓮就像鴿子那麽愚蠢,乃是說以法蓮本身像一隻愚蠢的鴿子。雖然鴿子不一定愚蠢,但以法蓮卻是一隻愚蠢的鴿子。鴿子最特殊的聰明之處,在於它能辨認方向,甚至還在千里之外,也會飛回原處。但以法蓮卻像一隻愚蠢的鴿子,不知道自己應當投奔的方向,他們不來投奔他們的 神,竟去“求告埃及,投奔亞述”(11節),所以 神說:“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們身上,我要打下他們如同空中的鳥……”(12節)

“鴿子”豈能跟普通空中的鳥相比?挪亞出方舟之前,放出鴿子含著新生的橄欖葉子回來,所以它成了和平的象徽。它又是聖經中被認為可用作獻祭的鳥類。主耶穌受洗後,聖靈仿佛鴿子降在它身上;所以鴿子又是聖靈的表記之一。但這些以色列人卻像愚蠢的鴿子,自貶身價,成為與空中的鳥沒有什麽分別的飛禽。所以 神要把他們像空中的鳥一般的打下來。終於以色列被他們所要投奔的亞述吞滅(王下17:1-18)。

今日有些教會,情形正如當日的以色列國,靈性衰落,工作毫無能力,與世俗攙雜。他們卻不退到 神的跟前,尋求失去能力的原因,竟然投奔“世界”,向世人“求救”,想用世界的方法使教會“複興”。最終是教會完全放棄作為“真理柱石”的神聖任務,而完全世俗化了,成了世界的俘虜,甚至成為今世政治主義之工具,而不再是 神家中發光的燈台了!

 

七、翻背的弓

經文:何7:16

這比喻與上文的意思相似,指方向上的錯誤,不知道誰是仇敵,誰是自己的主人。弓箭的方向必須向著敵人,弓若翻了背,就變成射向自己了!以色列人不倚靠 神面對仇敵,反而因喜歡倚靠外邦強國與偶像,而與 神的先知為敵,所以說他們是翻了背的弓。這比喻還含有悖逆的意思。悖逆的子民為貪圖個人物質的虛榮和利益,倒戈相向,出賣那為他們受死的主和為愛心而忠告他們的神僕。

今日的基督徒應當深深反省,你的弓是否翻了背,是否把弟兄當作敵人?是否因受了別人愛心的忠告,含恨在心?究竟什麽原因使我們屬靈的眼睛昏花,敵友不分?弓箭是古代戰爭中犀利的武器,可以遠距離攻擊敵人,今日一些落後地區的土人,仍以弓箭為武器,善射者其手中的弓箭不下於短槍。但整個問題在於向誰射箭?為誰而射?先知以賽亞說:“他使我的口如快刀,將我藏在衪手蔭之下;又使我成為磨亮的箭,將我藏在他箭袋之中。”(賽49:2)注意這節經文最重要的不是“快刀”或“磨亮的箭”,而是藏在衪手蔭之下的快刀,又是藏在衪箭袋中的磨亮的箭,是由衪運用,又為衪而用的刀箭!

先知這幾個美妙的比喻,描述了 神怎樣把我們從徘徊世俗和私欲的光景中,藉著衪不改變的大愛,把我們找了回來,但我們竟像以色列入那樣一再悖逆衪,偏行已路,自己闖向痛苦的深坑。直到如今,我們仍像愚蠢的鴿子嗎?仍是翻了背的弓嗎?為什麽不作聰明的鴿子,歸回安息(賽30:15)?為什麽不作衪手中的箭為衪爭戰呢?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