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心志堅定
在舊約中,只有但以理和約瑟,聖經沒有記載他們的過失。他們在靈性上,都是成功的青年,是 神家中貴重的器皿。但影響但以理一生路程的就是他“立志揀選 神”。

 

一、但以理的立志

經文:但1:8

這個立志與羅馬書7章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不同。前者是一種屬靈的抉擇,後者是一種屬肉體的努力。基督徒許多時候需要向 神有高尚而忠貞的心志,才能勝過試探和世界的情慾。許多人落在罪惡的誘惑中,不是因為真理的知識不夠,或不會分辨是非,乃是因為沒有決心拒絕罪惡,乃是不想勝過罪惡。這不是知識的問題,而是決心的問題。雖然基督徒可以倚靠聖靈勝過各種試探,但他必須先揀選 神的旨意,決心拒絕罪惡,才能得著聖靈的能力。聖靈不能幫助亞當不吃分別善惡果,不能幫助羅得不住所多瑪,不能幫助猶大不賣耶穌,不能幫助底馬不貪愛世界……,照樣,聖靈也不能幫助一個不揀選 神的人。所以智慧人提醒我們:“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作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1、不容玷污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謂玷污是指哪一方面的玷污?舊約律法所列不潔淨的食物,或拜祭偶像的食物,以及婦女生產,挨近死屍……等類的事,都會使人列為不潔。食物之使人不潔,是心靈的不潔,還是身體方面的污染?摸了死屍是病菌的傳染使人身體污染還是心靈污染?主耶穌在新約清楚地回答了這類問題:“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惟有從裡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有古卷在此有,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耶穌離開眾人,進了屋子,門徒就問他這比喻的意思。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豈不曉得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因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廁裡。這是說,各樣的食物,都是潔淨的。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凶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讀言,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7:15:23)

所以舊約要以色列人分清食物的潔與不潔,主要之目的是教導以色列人在飲食起居的事上分別為聖。食物本身不能污穢人的心靈,但因食物或肉身之享受而有所貪圖,甚至同流合污,就不單是食物的問題而是心志的問題了,所以但以理在此不肯以王的飲食玷污自己,按字句是指律例儀文方面的“玷污”,按精意卻是指向 神心態上的玷污。但以理在外邦王朝最少有七十年之久,能屹立不倒,因他一開始就立志不讓肉體的虛榮佔據他的身心。

2、非常而經常的試探

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的第三年,猶大人第一次被擄時(約主前606年),但以理與一部分猶大人被擄至巴比倫。在亡國的痛苦中,但以理卻幸運地被巴比侖王選中,給他特別的優待和訓練,並可以享受王的膳和王的酒,準備讓他“在王面前侍立”。這對但以理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試探。因為:

(1)他是成為俘虜後被選中的

人在苦難中,必然迫切希望得著安適的生活。但以理既先成為俘虜,後才被選中,先落在奴隸那種卑微的地位上,才突然被提升為巴比倫王的後備精英。這種功名利祿的誘惑,對一個年輕人是很難抵擋的試探;未認真貧窮過的人,不會領略到在貧困中拒絕不義之財是多麽可貴!未處卑賤的人,不能領會忍受別人的淩辱與苛責多麽難當!並且富貴尊榮,對這樣的人有是多麽厲害的試誘!

(2)他是在日常必須的飲食上受試探

很希奇,但以理書第一章的主要記載,只是關乎但以理拒絕享受巴比倫王為他和他的同伴所特備的“王膳和王所飲的酒”而已。不吃什麽或要吃什麽,在我們的觀念中,也許是微不足道的事,但聖經卻十分慎重地詳細記載但以理拒絕王膳的經過。因為信徒對日常生活方面所受的試探取什麽態度,最能表現對 神的心如何。

飲食乃是天天必需的。但以理所受的試探和約瑟受主母的誘惑一樣,都是每天的。最難抵受的“力量”,未必是一種突然而猛烈的擊打,可能是一種似乎只是很輕微的擊打,但她卻日以繼夜不斷地威脅著你。這往往是最難取勝的力量。為什麽聖經特別注意但以理拒絕王膳這件事?因為它能很清楚表現出但以理對 神有很堅貞的心志,一種耐久為 神受苦的心。

3、明智的抉擇

或有人以為既然王的膳對但以理是一種試探,那為什麽但以理卻接受巴比倫王的官職?從本書下文記載中,可知但以理在王宮裡受職,實在是 神的安排。注意:但以理得以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是完全合法的。並且沒有什麽先例告訴他這是他所應當接受或拒絕的,完全憑他自己對 神的認識和純正的侍奉心態而取決。另一方面,但以理不受王膳,與摩西的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來11:25),有相似的性質。雖然他得以被揀選,準備在巴比倫王前侍立,但他並不忘記同胞所受的苦辱。(見但9:1-9)他心中另有抱負。他雖然生活在巴比倫王宮中,但並非在王宮中醉生夢死,乃是照 神的囑托作 神的先知,在同胞仍受痛苦時,不肯過享受的生活。他不但不願因“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使自己在禮儀上被玷污,也不願自己在心志上被玷污。巴比倫王雖然改變他的名字、生活環境,要將一些巴比倫學識和信仰灌輸在他的思想中,但不能改變他的心。他向 神有一顆堅定而崇高的心志!這是他成功的關鍵。

 

二、為王解夢

影響但以理一生的第二件大事,就是但以理為尼布甲尼撒王解夢。這件事發生在第一章但以理拒絕王膳之後約三年左右。這時,但以理剛受訓完畢,在巴比倫國中,還不是知名人物。但經過這事件後,巴比倫全國上下都認識了但以理,與約瑟為法老解夢的情形頗相似。

1、世人的夢

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作了一個夢,卻忘了夢的內容。他要巴比倫的哲士們把他所作的夢說出來,並為他講解。可是巴比倫沒有一個哲士能替他解那夢。於是尼布甲尼撒王下令要滅絕所有的哲士,包括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在內。但以理聽到這消息,立即進去見王,請求寬限日期;並告訴他的三個同伴,要他們同心禱告。就在當夜,但以理得著 神的啟示。第二天他便將夢的講解告訴尼布甲尼撒王。於是巴比倫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說:“你們的 神誠然是萬神之 神,萬王之王。”(但2:47)並且立即賞賜但以理,立他為總理。

2、巴比倫王之僕與神僕

在這裡,我們看見那些服侍巴比倫王的哲士們,真像俗語所說的伴君如伴虎!他們的生命多麽沒有保障!那些平素在王前享受尊榮富貴的哲士們,多麽虛空!他們無法抗拒所要臨到的災禍。他們在巴比倫王手下受“福”,也在王手下受禍。他們的智慧給他們帶來光明的前途,也給他們帶來悲慘的滅亡。另一方面,我們卻看見屬 神的人,在 神的眷顧下,與世上的哲士們,有很大分別。他們不但自己在苦難中有平安,也能使別人得著平安。災禍反而使他們得著更大的福氣。

3、聽命運與靠禱告

我們在這件事上,特別要注意的,乃是但以理不是任憑命運擺布的人。雖然尼布甲尼撒王誤會他與其餘的哲士、術士一樣,都在應被殺之列,但他並不甘心和他們一同被殺,白白地受他們的牽累。雖然別人看他像術士、哲士一樣,但他卻看自己是 神的僕人,對 神的一切安排很柔順的接受,但對那些從黑暗的勢力而來的一切苦難,卻決不屈服。他勇敢地反抗那些原非出於 神、而是因仇敵無理的欺壓而來的禍患。他不是用血氣的方法抗拒,而是用禱告,在 神面前得啟示、能力來抗拒。為什麽聖經要我們在受苦難時禱告(雅4:1-3)?這暗示有些苦難並非從 神來,我們可以借禱告拒絕而停止苦難。但許多信徒在屬靈的爭戰上,是個厭戰的士兵。他們懶得去求,情願用自己肉體的方法去應付各樣的苦難。

但以理有依靠 神的信心,以及遠大的屬靈眼光,使他在眾人都只顧驚惶慌亂的時候,能很冷靜地做很明智的抉擇,借禱告得著啟示應付所要來臨的禍患。結果他不單救了自己免受這無理之災,也救了巴比倫的哲士們,並使外邦的君王伏地稱頌 神的名。照這裡的記載,但以理原未被邀請為王解夢。巴比倫王竟把他忘記了!大概因為那時他還未成名。王所注意的,只是當時哲士中最著名的一班哲士們。可是但以理一聽見王所下的命令,便自動要求王寬限,以便他禱告求 神的啟示。他很勇敢地接受了一切哲士們所不能勝任的挑戰:把 神旨意的奧秘,向四周圍不認識 神的人宣明,免使屬 神的人受連累。

 

三、照常禱告

經文:但6:10-23

瑪代波斯的大利烏王在位時,但以理被立為總長,統治全國。但他雖受王的寵任,卻被其他兩位總長及一百二十位總督嫉妒。他們因找不到但以理誤國的把柄,便設法在他的信仰生活中找尋把柄。於是他們一同集合商議,要求大利烏王立一條禁例,禁止任何人在一月內,在王以外向 神或人求什麽,否則便要扔到獅子坑中。但以理知道王答應他們的要求,且已在禁令上加玉璽,便回到自己家中,一日三次,跪在 神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6:10)。注意這時的但以理已經是八十多歲的老人,單單扔下坑中已足夠把他扔死,何況是扔下獅子坑?不少宗教圖畫把獅子坑裡的但以理畫成少年人,其實這時已經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可是他的外體雖然衰老,但對 神心志更堅定,與 神更親密,在此可見:

1、他決心保持與 神親近

他自己與 神之間的親密關係,決不容任何阻擋而疏遠。雖然只是暫時的疏遠,一個月內不禱告,也不能妥協。他甚至願意付出生命的代價,來維持與 神之間素常的交通。他在 神面前維持著穩定、很規則的屬靈生活,不容任何今世事來打岔。因此他能屹立在巴比倫和波斯王朝中七十年來作 神的先知,竟不受巴比倫惡俗的影響。他未因巴比倫王種種優厚待遇,而搖動對 神忠貞不渝的心志,仍照 神的旨意禱告,在外邦君王前為 神作見證。

許多時候,信徒的靈性生活和每天與 神的交通,很容易被別的事情打岔。我們總是原諒自己說:因為事情太忙。但我們不要忽略但以理是巴比倫的總長。我們雖然忙,大概不會比他更忙吧?但他卻能一日三次地在 神前跪下禱告,與 神親近。可見真正失去與 神交通的生活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在 神前屬靈的心太軟弱了。我們根本沒有心要保持與 神親密交通。在平安時已經沒有心與 神交通;在逼迫來臨是,就只知驚惶失措。實際上,但以理未進入那有形的獅子坑之前,已經進入無形的獅子坑了。那些要陷害但以理的總長和總督們,比有形的獅子更兇猛。但外面的環境雖然這麽惡劣,但以理卻很安詳地“禱告感謝,和素常一樣。”他的心很平靜、很安穩,因他的心志堅定,決不動搖。他與 神保持密切聯絡。

2、他不用屬世的手段,專心靠 神

他雖然願付任何代價來保持與 神之間的交通,卻不肯利用他屬世的地位和在王面前所受的寵信來對付那些要害他的人,而要仰仗 神的眷顧來維護他的靈性生活。按下文,大利烏王一聽見那些陷害但以理的人,控告他違背王的禁令,要求把他扔在獅子坑中,便十分憂愁,甚至終夜不能入睡,可見大利烏王對但以理是十分愛護的。這樣,但以理不是可以在那些敵對他的人在大利烏王遊說的時候,制止他們,使大利烏王不立這禁令嗎?但他不仰仗這些。他更喜歡仰賴他的 神親自來看顧他。也許但以理心中根本不覺得需要制止他們,也許他認為根本無須和那些人在王面前爭辯什麽,因為他深信自己安穩在 神的手中,他的敵人是不能害他的。在他未進入有形的獅子坑之前, 神早已為他封住了那無形的獅子的口了。大利烏王立不立禁令,對他沒有什麽關係。他們扔他入獅子坑或者不扔,都相差無幾,因為他毫無損傷地下去,也毫無損傷地上來。

總之,但以理對 神有一種很堅定的心志,不論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或嚴重的苦難和屬靈的爭戰中,都經得起考驗。 神今天向我們所要的是什麽?不是要我們用嘴唇尊敬衪,而心卻遠離衪,乃是要我們將整個心靈交給衪,向衪有一個堅貞的心志,專一選擇衪的道路。

“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箴23:26)“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欲,只從 神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彼前4:1-2)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