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縵求救於以利沙
經文:王下5:1-14

先知以利沙醫治乃縵的神跡,顯明 神是樂意施恩給任何人。當時的以色列王約蘭不敬畏耶和華,國勢衰弱,常受亞蘭人的欺壓。乃縵是亞蘭人的元帥(亞蘭人就是敘利亞人),一再擊敗以色列人。雖然這樣,乃縵還得來求以色列人所信的 神,衪願意施恩給以色列人,也願意施恩給外邦人;衪要審判以色列人,也要審判一切的人。既然乃縵能得著 神的恩典,一切尋求衪的人,也能得著。現在我們要研究乃縵蒙恩的經過,作為我們的借鑒。

 

一、他的尊榮

“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麻瘋。”(王下5:1)我們讀這節聖經,就知道乃縵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大人物。當時的亞蘭國是個很強的國家,乃縵即是這強國的元帥,是亞蘭王所寵信的元帥,因聖經說“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下文又告訴我們,當乃縵告訴亞蘭王,以色列人中有先知可以治好他的病時,國王就立刻為他寫信,讓他去見以色列王,可見亞蘭王是何等看中他。不但這樣,還有一件最值得乃縵驕傲的,就是他對他的國家有很大的功勞。聖經說:“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曾經為他的國家打了許多勝仗,不但是國王所重視的,也是人民所敬佩和愛戴的。他不但有崇高的地位、權勢、金錢,也有美好的聲譽和實際的貢獻。所以乃縵在人面前,是一個及其尊榮高貴的人,是許多年輕人所羡慕的英雄。

 

二、他的痛苦

雖然乃縵是這麽尊貴的偉人,卻長了大麻瘋。大麻瘋是當時既可怕又無法醫治的疾病。就是現代科學這麽進步,還是很難醫治的。這病對乃縵實在是一種極大的痛苦。許多人以為尊榮富貴的人都是快樂的,其實許多尊貴的人,都有他們的難以解說的痛苦。

各種疾病和各種人生的痛苦,都是從人類犯了罪以後才有的,並且都是不分等級、性別、貧富、智愚地臨到一切人。如果我們看見一個有權勢的人,我們會攝於他的權勢而畏懼他、奉承他,在他面前戰戰兢兢的惟恐冒犯。但人生的痛苦和疾病對誰也不奉承。它們絕對不會說:“你是一個大元帥,有權有勢有金錢,我們不敢惹你。”不管什麽人,病發時就生病,痛苦的時候就痛苦。財主會生病,元帥也曾生病,甚至作了君王、大總統,同樣會生病,同樣嘗到人生的痛苦。除非世人中有一個沒有罪的人,否則沒有一個是沒有疾病和痛苦的。乃縵是一位常勝將軍、大能的勇士,他曾戰勝千軍萬馬的強敵;但是他無法勝過疾病和痛苦。他雖然在世上有極大的榮耀財富,被許多人歌頌讚揚,但他不能把握自己的生命。他身上的大麻瘋使他天天走向死亡。雖然他目前有很多快樂的景遇,但擺在他前頭的卻是一個很慘的結局!

這個乃縵就是世上的一切罪人的代表。你可以有許多錢財,但這些錢不能使你在 神面前變成不是一個罪人。你可以有很大的權勢和地位,但這些地位和權勢不能使你在 神面前成為一個潔淨的人。你可以對國家社會有很大的功勞,但這些功勞不能使你在 神面前不是一個罪人。無論在今世有的是什麽,只不過能改善你現在的環境,並不能遮蓋你的罪,也不能潔淨你的心。如果乃縵的麻瘋沒有得著醫治,無論他有多大的尊榮,仍必死亡。照樣,一個罪人,無論他在今世有多好的境遇,如果他沒有得著 神的赦罪的恩典,擺在他前頭的也只有一條路,就是永遠的滅亡。病是必須醫治才能好的,罪也必須得著赦免才能消除。親愛的朋友們,你知道自己在靈性上就像這個長大麻瘋的乃縵嗎?你需要依靠耶穌基督為你贖罪。

 

三、他的尊榮

我們很有理由相信,乃縵本是個非常驕傲的人。他是一位常勝將軍,一位獲得君王與民眾共同愛護的元帥。怎能不驕傲?像這樣一位傲慢而偉大的人物,怎會去尋求 神?但 神有辦法阻擋驕傲的人。衪不是用高山或大海擋住乃縵的去路,乃是用人的眼睛所看不見的細菌,使他謙卑下來,不得不尋求獨一的 神。聖經告訴我們,在乃縵家中有一小女子,是乃縵從以色列國中擄來的。這女子對她的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瘋。”

乃縵聽了這句話,就去告訴他的國王,要求去見以色列的先知。試想如果乃縵不是長了大麻風,像他這樣的大人物對這小女子所說的一句話哪裡會放在心上?如果乃縵不是已經請盡亞蘭國一切的名醫,仍未能醫治他的病,他哪裡把撒瑪利亞的先知放在眼裡?但乃縵已經用盡他自己所能用的方法,他的大麻風依然在他身上。現在這小女子既然說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病,就不妨試一試吧。他的心謙卑下來,開始走尋求 神的道路了。

許多人都有類似的見證,說他們如何在困難中謙卑下來認識 神。在亞加達有一位姓謝的朋友,身體很強壯,家境也不錯。他有一位叔父是愛主的基督徒,常勸他信主。他完全不把他叔父放在眼裡。有一天,他忽然中風,半邊身體癱瘓不能動,被人擡到醫院救治。他的叔父帶我去看望他,向他傳福音。他看見我們就流淚。我教他禱告,他很謙卑的跟著我禱告認罪。後來,我說他已經賣給耶穌了,只要他的病一好,他就要到教堂去敬拜耶穌;苦難能使人謙卑下來。

注意:乃縵不是派使者去尋訪以利沙,乃是親身去。所有要投靠 神的人,也必須親自信靠衪。乃縵也不是來與以利沙討論他究竟算不算個病人,乃是認定了自己患了無可救治的病而來求先知的醫治。所有來到 神面前的罪人也應當這樣不是來辯論自己是不是個罪人,乃是來求 神的赦免。

 

四、他的錯誤

乃縵雖然開始去尋找 神的路,但是在心中還有一些錯誤的觀念,成為他尋求 神的攔阻。他如果不除去這些錯誤的觀念,必定得不到 神的恩典。這裡給我們看見乃縵最少有三種錯誤:

1、以為金銀可以換取救恩

他以為尋求 神的恩典,需要帶備許多金銀。聖經說乃縵帶了十他連得銀子和六千舍客勒的金子,去尋訪 神的先知。照現在黃金每安士四百美元計算,六千舍客勒的金子約等於三千安士,即約合美金一百二十萬元;還加上十他連得銀子,以一他連得等於三十公斤計算,約合六百六十磅。這數目實在是驚人!乃縵帶著這麽多的錢去求 神的恩典,雖然可以顯出他的誠心,但也顯出他的錯誤觀念,以為 神的恩典是可以用金錢購買的,錢多了就比較有可能得著 神的醫治。也許他故意多帶些錢,預防萬一以利沙要求很高的代價時,不必多跑一趟,況且以色列人與亞蘭人是仇敵,現在他要去求助於敵國的先知,恐怕會遭到多方留難,索取高價。其實他完全錯了。他帶這樣多的錢卻和沒有帶錢去完全一樣。

 神的恩典給有錢有勢的人和貧窮卑賤的人,完全是一樣的。有很多錢的人,未必能得著 神的恩典;沒有錢的人卻也可以得著 神的恩典。 神的恩典給你的朋友和給你的敵人也是一樣的。 神是你朋友的 神,也是你仇敵的 神。

乃縵不知道先知以利沙不能憑自己的意思行事。他必須照 神施恩的原則等待所有的人。所以乃縵得著醫治以後要把禮物送給以利沙,雖然再三地請求,以利沙還是不肯接受,因為以利沙要他清楚知道,他所以得著醫治,完全是由於 神的恩典,跟他所帶來的這麽多錢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2、以為可借助權勢求 神的恩典

他以為尋求 神的恩典需要借助國王的勢力,這是乃縵第二種錯誤觀念,因他帶著亞蘭王的介紹信去找以色列王,似乎說仗著亞蘭王的面子,以色列王總得盡他的力量替他找到 神的醫治。注意:亞蘭王給以色列往的信中,並沒有提到代找先知的事,只是說“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風。”這是何等無理的要求!這意思就是說,不管怎樣,既然在以色列國有 神的先知,能行神跡,以色列王總得設法替他找到那先知,把他醫好。所以在乃縵心中,以為既有亞蘭王的信迫使以色列王為他效力,當然一定能夠尋到他所要尋求的醫治。豈知這以色列王和亞蘭王一樣是毫無辦法,且可說比亞蘭王還不如,因為他竟還不知道他國中有先知。他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 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麻瘋……”(王下5:7)結果還是以利沙自己打發人去把乃縵帶到他那裡去。

許多人像乃縵一樣,以為跟從有權勢有地位、在社會有名望的人,必能找到真理;追隨他們的理想,必能滿足心靈中的飢渴。豈知那些有權勢地位的人也和他一樣並不認識真理的路,也不能醫治他們心靈的創傷。他們自己的心靈也充滿煩惱和痛苦,需要醫治呢!還有些人決心受洗加入教會時,要找一位有名望的信徒作介紹人,或是請一位最著名的牧師為他施洗,又要到全城最大的禮拜堂去聚會。當然這未必不好。但我們必須知道,進入 神的國完全不需要借助什麽有名望的人。有名望的人的信心,跟沒有名望人的信心,功效完全是一樣的。

另一方面,這裡給我們看見,一個忘記 神的以色列王的愁苦何等的多!他雖然是一個王,卻也是一個可憐的人。他不能擋住忽然來臨的災禍,也沒有人能幫助他。事實上,他的災禍完全是由於忘記 神而來的。如果他是個敬畏 神的人,當他受到亞蘭王的信時,就必定會想到 神的能力和 神的僕人以利沙來。他只會向人訴苦說他不是 神,卻不會依靠那能使死人復活的 神。他只想到自己的不能,卻想不起 神借著他僕人以利沙所能做的。真的,忘記 神的人,他的愁苦必然增多。

3、以為可以憑著自定的方式得著 神的恩典

乃縵以為尋求 神的恩典需要裝出很虔敬的樣子。有些人以為 神的恩典可以用金錢購買,另有人以為 神的恩典可以仗著人的勢力和名望而獲得,還有人則以為用他們的道德、禮貌、人為的敬虔可以換取 神的恩典。豈知 神的恩典不但不能用金錢和勢力、名望來取得,也不是用人的道德、禮貌、表面的虔誠所能換取的。乃縵第三種錯誤,就是以為借著對 神僕人的恭敬態度,就可以換取 神的恩典。如果人為恭敬 神而尊敬 神的僕人,當然這是好的;但人若以為他已經恭敬 神, 神就得成就他的願望,這其實是錯的。

當乃縵知道以利沙是 神的先知是,就親身到以利沙的家拜見他。他雖然是一個元帥,卻不敢傲慢的進去,也沒有像見以色列王時那樣,帶著一封命令似的介紹信。他只站在以利沙的門口,等他出來。他這樣顯得十分謙卑恭敬。他想,像他這樣一位大人物,竟這麽客氣的來拜以利沙,相信以利沙一定會很快出來,迎接他進屋裡去,趕緊為他治病。豈知以利沙竟然沒有出來迎接他,只打發一位使者出來,叫他去約旦河沐浴七次。於是乃縵大大發怒,就走了,並且說,“大馬色的河亞吧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裡沭浴不得潔淨嗎?……”乃縵先前的恭敬有理雖然是好,但他現在的發怒,顯出他剛才的恭敬是假的,是他自己認為滿意的態度,卻不是 神所要的標準。乃縵的發怒,把世人虛假的虔誠全都暴露了出來。世界上的人在他需要你幫助時,會顯得十分的客氣,恭敬而有笑容。但你卻要當心,如果他得不到他所盼望的幫助,會反過臉來,把你惡罵一頓,並且加上許多毀謗的話。乃縵自己證明瞭他其實不是“恭敬”先知,而是“恭敬”他能給的醫治;當他認定先知是無心幫助他時,便發怒而去了!

 

五、他的蒙恩

當乃縵氣忿忿地走回,幾乎要徒勞而返的時候,幸虧有他的一個僕人前來勸告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乃縵接受了僕人的勸告,真正謙卑下來,照著先知的話在約旦河沐浴了七次。他的大麻風完全好了。乃縵蒙恩的經過就這麽簡單。當他來的時候,來得多麽麻煩,帶著價值餘百萬美元的金銀衣物,請了兩個國家的元首來幫助他。實際上,這麽多的麻煩都是多餘的。他要得著 神的恩典,完全不用金銀,也不用國王的信,更不用一套虛假的禮貌,只要用一顆真誠謙卑的心,信靠 神的話,照著 神借先知所吩咐的去行就可以了。

到底先知以利沙為什麽不出來見乃縵,卻要到約旦河沐浴七次?約旦河的水果真有這種功效,能使長大麻風的得潔淨嗎?難到所有長大麻風的人,到約旦河沐浴七次都可以得痊愈嗎?當然不是約旦河的水有什麽特殊功效,正如乃縵所說的,“大馬色的河亞吧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裡沐浴不得潔淨嗎?”真正能使乃縵痊愈的是 神的能力。先知只不過借著要他到約旦河洗七次的方法,使他得痊愈而已!先知要用這種方法,最少有兩個原因:

1、他要乃縵徹底謙卑下來

乃縵因先知不出來見他,只叫他去約旦河沐浴七次,就氣忿忿地走了,可知那時乃縵還沒有真正謙卑下來。試問乃縵若不是一個大元帥,只是一個普通人,先知這樣對他,他會覺得受侮辱嗎?一定不會,也一定不會覺得有什麽難受。這只是一種很普通的吩咐,對一個求恩典的人,並沒有什麽委屈。正如乃縵的僕人所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可見在他的僕人看來,也不覺得這有什麽大的羞辱。之所以乃縵會這樣發怒,證明他還沒有放下元帥的身份。他雖然有點謙卑,但並未徹底謙卑。他在想,像我這樣一位大元帥,肯親自站在門外求先知的幫忙,這還不夠謙卑嗎?還要待我如普通人嗎?但 神所要的不是一半的謙卑, 神所要的乃是完全的謙卑。

從前有一位總經理和他的僕役在一次聚會中一同舉手信主。後來傳道人領他們到另一房間裡禱告,最後請他們跪下來禱告。那僕役很快就跪下去,但那位總經理有點作難,不肯跪下。傳道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對他說:“在 神的面前沒有總經理和僕役之分,只有罪人和義人之分。我們一同跪下來禱告吧。”這總經理的情形和乃縵的情形相似。他以為如果他的僕役要跪下來表示謙卑,那麽他既是一位總經理,只要站著,已經算是謙卑了。但 神不承認這種帶著總經理身份的謙卑, 神所要的是徹底的謙卑。所以以利沙特意不出來見乃縵,要他知道如果求 神的恩典,應當先放下元帥的身份。

2、他要乃縵用信心接受 神的話

乃縵何以聽了先知的話後,就氣忿忿地走了呢?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不信先知的話,說只要他去約旦河洗七回,就可以痊愈。他可能以為以利沙這樣說是在推委。他想以利沙若要醫治他,總得出來見他,站著為他禱告,在他的患處搖手,才可痊愈。他以為先知當照他自己所想的方法,才能使他得痊愈。他需要一些眼見的證據,才能信的來。其實不論是先知站著為他禱告,在他的患處搖手,或是到約旦河沐浴七次,都是一樣的,都不過是一種方式而已。並不是什麽好的方式能醫好他,醫好他的乃是 神的大能。但先知要他去約旦河沐浴七次,這種方法是必須先用信心信從先知的話才可以的。這就是先知要他去約旦河沐浴七次的主要目的。無論 神借著什麽方式施恩與人,在人方面都需要用信心順服 神的話,才能得著。

注意:先知沒有給乃縵任何可見的憑據,只給他一句可靠的應許:“……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王下5:10)這應許不論乃縵信與不信,都沒有改變。不過在乃縵不信的時候,這保證對他毫無用處。當乃縵用信心接受的時候,就立刻在他身上顯現了。有些人對於信主耶穌代死就可蒙拯救,卻相信不來。但 神所要人的,就是這樣簡單的信心。正如使徒保羅對那些依靠自己智慧的哥林多人所說的:“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 神, 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 神的智慧了。”(林前1:21)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