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哀哭
喜、怒、哀、樂,乃是人生之常情。一個人活在世上,不但有歡樂的時候,亦有悲哀的時候。悲哀或歡樂,並不是在乎悲哀或歡樂之程度,而是在乎為什麽歡樂或為什麽悲哀。大衛的生平充滿了各種歡樂與悲哀的經驗。我們選讀的經文可見大衛在悲哀中的表現,顯出了他靈性的高超,也讓我們看見,一個屬靈的人,他的眼淚流得多麽有價值。有誰沒有流過淚呢?問題只是為何事而流淚罷了。你所流的淚是否值得?有人為金錢損失而流淚,為名譽損失而流淚,為他的錯誤而流淚……從一個人為何事而流淚,可以看出他的心所看重的是什麽。一個孩子被搶去手中一塊餅,會大聲哀哭;但如果一個成年人被人搶去一塊餅,而竟然會大聲哀哭的話,那實在是個大笑話。人看重什麽,才會為什麽而哀哭,你的人生愈有價值,你所看重的也會愈高貴。所以,那使你為它流淚的,當不會是些你看為卑微的事。雖然每人都不想有流淚的日子,但人生是免不了有流淚的事發生的。在此讓我們從大衛經歷中的兩件事,看他為什麽流淚,以對照一下我們的人性觀、價值觀。

 

一、為掃羅悲哀

經文:撒下1:11-12、17-27

在撒母耳記下1:11-12節中,大衛得知掃羅和約拿單與非利士人戰爭,因戰敗而死,大衛就撕裂衣服,為他們悲哀哭號,禁食至晚上,又為掃羅和約拿單作哀歌,寫在雅煞珥書上,以哀悼他們。這事表面看來,好像很普通,但卻可以表現大衛愛仇敵的心。從撒母耳記上的記載,可知掃羅如何苦苦追迫大衛。雖然大衛沒有和掃羅作對,掃羅卻與大衛為敵,曾多次用計陷害大衛,四處搜索追殺大衛。如今掃羅戰敗而死了,這對於大衛,豈不是個好消息麽?甚至去報信的少年人,也以為他向大衛報告掃羅被殺的消息,將會得著獎賞。掃羅自殺時,可能未完全死,這少年人經過,掃羅要求他將他殺死,少年人以為將掃羅首級帶給大衛,可以領到獎賞。豈知不但得不到獎賞,反而被大衛處死。大衛對他說:“你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怎麽不畏懼呢?……你流人血的罪,歸到自己的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見證說,‘我殺了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下1:14一16)

大衛的愛心真是不平凡,是超乎普通人之觀念的,以致這少年人完全想錯了:不但領不到獎賞,反而招致殺身之禍。

在這段經文裡,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大衛作的哀歌,是哀悼兩個人的:一個是約拿單,一個是掃羅。掃羅與大衛為敵;約拿單與大衛是結盟兄弟,他雖是掃羅的兒子,卻是大衛知心的朋友。現在大衛作的哀歌是為兩個人悲傷:一個是敵對他的,一個是他最親密最要好的朋友。你會不會發覺這裡有奇怪的地方呢?假使你聽見你最愛的人死了,你當然會為他悲傷。但當你聽見一個恨你的人死了,你心中一定有不同的感覺。一個恨你的人和一個你最愛的人一同死了,你心中對他們豈不是一定有兩種不同的感覺嗎?但在這裡的記載是:大衛為掃羅哀悼,正如為約拿單哀悼一樣;為約拿單悲傷,正如為掃羅悲傷一樣。大衛的眼淚,真是流露 神的愛!大衛怎能如此關切一個恨他的人正像他最愛的人一樣呢?

注意:大衛在他所作的哀歌中,稱讚掃羅是一個大英雄,勇敢而忠心。掃羅誠然有許多不好的地方,不專心地跟從 神,不完全聽從 神的命.但大衛並不看掃羅的短處,而看他的長處。掃羅並非全無好處,作為一個以色列的王和將軍,他雖然未能將以色列人從仇敵手中拯救出來,雖然打了敗仗,但他到底是戰死在戰場上,並非在王宮裡享樂;他到底曾為以色列人爭戰,雖然是戰敗而死了,也是陣亡殉國。大衛稱他為英雄,並無虛偽的成分,因為大衛是從好的方面看掃羅。

感謝主!大衛的眼淚是滿有價值的。他眼睛所看見的,並非別人眼中的刺,而是別人可愛的地方。

 

二、為押尼珥哀哭

經文:(撒下3:31-37)

撒母耳記下3章,記載掃羅手下一位元帥名押尼珥,在掃羅死後,擁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繼掃羅作王。後來他願意率領以色列長老們歸順大衛,擁護大衛作以色列王。當大衛的元帥約押聽到這消息時,就暗中打發人追逐押尼珥,瞞著大衛叫押尼珥回來,在希伯倫的一個山洞裡,假意和他談話,將押尼珥殺死。大衛得知押尼珥被殺,就撕裂衣服,放聲而哭,並且不肯吃飯,直到日落。為什麽大衛要為押尼珥哀哭?押尼珥豈不是掃羅手下之元帥嗎?並且在掃羅死後,他並沒立即歸順大衛,反而擁立掃羅之兒子伊施波設繼位為王。押尼珥竟完全不明白 神的旨意。雖然後來他知道應該帶領以色列人歸順大衛,但總使人覺得不圓滿。假如押尼珥能在掃羅陣亡之後,立即歸順,那不是更使大衛滿意嗎?但押尼珥並沒有如此行,他仍擁立伊施波設為王。

大衛與押尼珥,在私人方面並沒有好的感情。以往掃羅迫害大衛時,押尼珥也帶軍隊與掃羅追尋大衛,大衛為何會為他而哀哭?這完全是因為大衛愛惜人才,和不知約押的所為。撒母耳記下3:38節:王對臣僕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雖然押尼珥未奉承或討好過大衛,但押尼珥確是個可以作元帥的忠臣,這是他勝過約押的地方。大衛愛惜人才,凡事為國度的益處著想,這正是他成功的原因。

今日教會裡豈不是有許多忌才的領袖嗎?他們誠然有恩賜,曾被主使用,但可惜他們不能容納一些與他們一樣好或更好的人。我們的眼睛常不喜歡看見 神興起一些新的僕人,使 神的國更興旺。我們常常只肯任用一些比不上自己、一味順從討好自己的人。這都是今日教會工作不能好好地推進的緣故。許多人為自己地位名譽流淚,難見有人為失去好同工流淚。

大衛為押尼珥的緣故,憂傷痛哭,甚至不肯吃飯。眾百姓因大衛如此為押尼珥被殺而悲傷,就都歡喜,知道押尼珥之死,不是出於大衛的意思。注意:眾民因大衛為押尼珥悲傷而歡喜,也就是說,眾民知道約押殺押尼珥就不歡喜。事奉 神的人應留意:要得著人心,受人尊敬和愛護,不是靠手段與陰毒惡計;只要真心愛主,為 神愛惜人才,人們不但不會因有新人興起,而減少了對你的注意反會因你大公無私,為 神家益處用人而敬重你。今日的教會領袖,應該求主拯救我們脫離以自已為中心的事奉,進入完全為求 神的國的事奉裡。

 

三、哭活人不哭死人

經文:撒下12:15-23

大衛與烏利亞妻子拔示巴犯姦淫,拔示巴因此懷孕生子, 神除了藉先知拿單警告責備大衛外,隨即擊打大衛與烏利亞之妻所生的兒子,使他患重病。大衛因此禁食祈禱,終日躺在地上,為這孩子哭泣禱告,希望得到 神的醫治和 神的憐憫;但是到了第七日,孩子死了。大衛的臣僕不敢告訴他孩子死了。因他們以為“若孩子還活著的時候,我們勸他,他尚且不肯聽我們的話;若告訴他孩子死了,豈不更加憂傷嗎?”大衛見臣僕彼此低聲說話,就知道孩子死了。於是問臣僕說:“孩子死了嗎?”他們說:“死了!”大衛便立即從地上起來沐浴、抹膏,進入 神的殿敬拜,並吩咐人擺飯,他便吃了。

可見一個屬靈的人十分達觀而重實際。在孩子未死時,大衛在 神面前悲傷禁食,哭泣禱告。;但孩子死了,他就不再哭泣,起來吃飯,回復正常生活。正如大衛自己解明的:他的孩子未死時,哭泣、禁食、禱告,是為了要這孩子得醫治,或許 神憐憫垂聽他的祈禱。現在孩子死了,那又何需禁食悲哀哭泣呢?他哭活人不哭死人。

大衛雖然有豐富的感情,容易流淚,但他的淚並非隨便流,他並不會毫無意義地憂傷。為了挽救一個孩子的生命,為了自己犯罪所招致的惡果,他會哀哭流淚。假如是為了得著人的同情,博取人更多的關心,他就不願多流一滴眼淚,他流淚,絕非無知地使自己身體心靈受傷害。他在豐富的感情中仍十分理智。他知道事情在無可挽回時,並不妄想借流淚挽回,且立即起來,恢復正常的生活“節哀順變”。

有時我們遇到傷心的事,難免痛哭流淚,如果勉強抑制我們的情緒,當然對我們沒有什麽益處。誠然,當我們內心充滿了憂傷的情緒,能任憑它大哭一場,那真的會將自己的憂傷發泄出來。但假如我們的憂傷是過於我們所需要的,就很容易給魔鬼留地步。它會在你憂傷和哀哭中試探你,要你怨恨別人給你帶來的不幸,怪責人家不同情幫助你,甚至埋怨 神待你不公平;它會在你流淚哭泣中給你許多不好的意見,甚至催促你走上一條毀滅自己的路上去。這是基督徒在憂傷中可能遇見的試探。但大衛在憂傷中,並不給魔鬼留地步。他禁食哀哭,全然是在 神的旨意未顯明之前,希望能挽救他的孩子;但在 神的旨意已顯明後,就不再強求,他是 神順命的兒女。

其實 神打擊大衛因姦淫所生的兒子具有雙重的作用。按當時來說對大衛是一項管教,按日後來說這對大衛是一項恩典。大衛留下一個不合法的私生子,有什麽光彩呢?他會不會比押沙龍給大衛惹來更多麻煩呢?只有 神知道。無論如何, 神作在大衛身上的,不論賜福或降罰,都是將最好的給他。信賴 神的美意吧!把一切的憂慮卸給 神,效法大衛的榜樣,對無可挽回的悲劇,很快就忘記,並且立刻積極地向前走我們當走的路,做應做的工作。那麽,我們也可像大衛那樣繼續被 神使用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