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禱告
經文撒下7:18-29

大衛不但是個很會打仗的將軍,而且是個很會禱告的屬靈偉人。他打仗時常禱告求問 神;不打仗時也常向 神禱告。他寫的詩篇有許多美好的禱告。所以我們多讀詩篇,能在禱告上有所體會,在逆境中體驗得更深入,因為大衛自己曾經歷過各種患難,並在患難中藉禱告改變了環境,勝過了各種艱難。上列的經文可以說是歷史書所記大衛的禱告中,最著名的一個,因為它是發自美好的善良的心靈。

 

一、不相稱的感覺

撒母耳記下7:1-2節說:“王住在自己宮中,耶和華使他安靜,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那時,王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 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從這幾句簡單的話裡,可以看出大衛對 神有一個美好的心願。這心願包括了他愛 神的心、知足感恩的心、敬畏 神的心……它是許多種對 神的美好意願的混合。我們知道,大衛是個得勝的君王。他人生輝煌歷史的第一頁,就是戰勝非利士人歌利亞。他忠心遵照 神的旨意行事,所以到這時候聖經說:“耶和華使他安靜,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

當大衛開始過安適的生活時,就覺得自己住在香柏木的宮殿裡,而 神的約櫃卻在幔子中,感到有些不對勁,良心不很平安。他發覺他所享受的,並他做在自己身上的,似乎多於做在 神身上,使他有愧恩主。這真是一位蒙恩的人。

其實在大衛受膏之後,沒有多少時候是安靜的,不是流亡就是爭戰。他常過著飄流不定的生活,現在稍有點兒喘息的時候,卻又想到 神的約櫃在幔子裡面,而自己卻在香柏木的王宮中。雖然他在用牛車運約櫃那件事上犯了錯誤,曾引起他對約櫃的戒懼,但他終於將約櫃由俄別以東的家搬到大衛城。這顯示他一直想念著約櫃,在他一有力量能顧及時,就將約櫃安置好。雖然約櫃只不過一個櫃而已,但到底是 神與以色列人立約的象徽,是 神曾經分別為聖的。大衛看重約櫃,亦即看重 神的事了。大衛沒有想到自己飄流在各處的事。只想到自己往在香柏木的王宮, 神的約櫃卻在幔子裡,便覺得很不相稱。他雖曾為 神作了不少工夫, 神藉他的手使四圍的仇敵平定,使他們不敢來擾亂,但他心中仍想為 神多做些事。他對 神常有許多籌算,許多心願───許多想做在 神身上的心願。

今日的基督徒有否這類心願?有沒有想到主曾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我們今日所過的生活,比基督在世時所過的更好。本來是富足的主為我們成為貧窮,使我們可以在衪裡面享受富足。我們所過的生活是否知足而又感恩呢?當我們手中有些力量時,我們曾否想到要為 神做些美好的事,正如大衛一樣?有否想到自己住在花園洋樓裡,而許多的弟兄姊妹───基督身上的肢體,則住在木屋裡?是否想到我們在豐富的享受中,良好的經濟力量使我們想買什麽就很容易地得著什麽,而 神家的各樣事工,就處處受到經濟的制肘難以實現呢?當我們想及這種情況時,是否如大衛那種心情:自覺良心慚愧,感到自己不應、且不配過這種生活呢?大衛住在王宮裡,這原是他該住的,但他心裡有些不安,他覺得不應為自己安排得那麽多。 神悅納了這美好的心願。雖然 神並沒有要他為衪建造聖殿,而是要他的兒子所羅門建造,但顯然這心願已蒙 神悅納。雖然他的想法不完全合乎 神的意思,但他的心意是出於真誠的愛,所以 神吩咐先知拿單將更寶貴的應許賜給大衛。基督徒應該知道:如果我們一心為 神的事籌算,以 神的事為念, 神會更關切我們的事,將更好的恩福賜給我們呢!

禱告的人不是單有好的措辭,更重要是與 神的關係密切。我們很容易看見大衛在禱告裡非常謙卑與 神非常親密。有時許多人只在苦難時求告 神,一有了平安、尊貴、富足時,他就完全將 神忘記,與大衛完全不同。大衛在患難時專心倚靠 神;在平安時他願為 神做更多的事。最美麗的禱告,乃是向 神存著美好的心願,而將這心願從心靈深處向 神表達出來。可惜很多人在患難危險時向 神許下許多非常動聽的願,但等到他度過了難關,生活安定之後,就完全將 神拋在腦後。但願我們都有大衛那感恩的心,我們的禱告也必更蒙 神喜悅。

 

二、完全降服

大衛的禱告是順服 神旨意的禱告,是完全奉獻的禱告。為什麽說這是大衛完全順服、完全奉獻的禱告呢?我們注意撒母耳記7章。大衛十分愛慕 神的約櫃和 神的聖殿。在舊約的人看來, 神的聖殿是何等偉大,為 神建造聖殿是何等榮耀的一回事!對愛慕 神聖殿又已作了以色列王的大衛來說,要他放棄這心願是需要很大的順服。 神不要他為衪建造聖殿,卻要留給他的兒子所羅門建造,必使他十分失望;但大衛卻感謝 神。他的感謝表示他願意順服 神這美好的安排。有些人對於他們不喜歡做的事情,即使是 神交付他們的,也用種種方法逃避 神所給的責任。但如果某些事是他們所想做的,就不論是否 神要他們做,也都要爭著做。這就不是順服 神旨意的人。某弟兄的母親患心臟病,需要人服侍她。有一位姊妹一定要去服侍這位弟兄的母親;但她是個很粗心大意的人,這弟兄明白她並不適合做這工作,卻不好意思直說,只好對她說已請人服侍了。但這位妹妹不明白他的意思。她說:“何必另外花錢請人呢?我有空閑可以做這工作。”實際上,她真的不宜於服侍這樣的病人。她的習慣、性情和知識,完全是不適合於服侍病人的。試想想,當你遇到一個這樣的“好”人,是否感到頭痛?我們有時對 神的工作也是如此。我們只喜歡做我們所愛做的,並不理會是否 神要我們去做。大衛對 神所起的這意念是好的,卻不是 神所要地做的。大衛順服 神的旨意,且是十分真誠的完全順服。

從歷代志上29章的記載,我們知道大衛在他晚年趁自己未離世時,為他兒子建造聖殿預備了許多金銀,將他自己所積蓄的金子三千他連得、精煉的銀子七千他連得獻出,作為建造聖殿之用。這顯明他的心真正愛慕聖殿,並真正順服 神的旨意。雖然這偉大的工作是歷史上一件新的大事,是以色列人敬拜 神的中心,但這偉大的工程,不能由大衛自己成就。然而他願意看見他下一代能成就這工作,很樂意的讚助、扶持下一代去完成這項偉大的事工。別以為大衛如此讚助、支援所羅門建造聖殿,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如果他不是愛主,不是順服主,不是有一個完全奉獻的心,說不定他會破壞這工作。如果換了是掃羅,他自己不能成就這偉大的工作,可能會攔阻別人去成就。正如該隱獻祭,他的祭得不到 神的喜悅,就嫉妒亞伯,甚至將亞伯殺死。

今日教會的傳道人,以及為主辛苦勞碌的教會執事、長老,能否認識到 神委託他們各人的責任是什麽?能否知道有些工夫是 神交托別人去完成的?可能有些在你自己看來是偉大又屬靈的、又值得人羡慕的工作。 神沒有交給你作,卻交給別人或後-輩的人去作,而我們會很樂意地讚助、支援別人嗎?會盡一切力量去促成這工作嗎?究竟有多少人有大衛那樣的心態,在教會服事主呢?大衛的奉獻,真的並非為自己的成功而奉獻,也不是要取得一種權利,成就自己某一種欲望。他的奉獻是完全順服 神的旨意。這是何等美麗的奉獻!

著名的開荒佈道家李文斯敦要去非洲傳道時,有一位蘇格蘭婦人,很想為愛主的緣故在這位基督精兵身上做一些事。她年紀已老邁,每月收入也少,所有的積蓄只有三十鎊。當她知道李文斯敦要到非洲傳道時,她將一生積蓄的錢奉獻出來,並指定它的用途,就是要用這些錢請一位非洲土人,作李文斯敦的保鏢,因當時的非洲全未開化,有許多猛獸,非常危險。李文斯敦到了非洲,照她的意思,用她的錢雇用了一位忠心的僕人名叫斯波維作他的保鏢。有一次,李文斯敦在路途中,遇到一頭獅子的襲擊,整個人已被獅子拋在地上,手臂已被獅子咬斷,骨頭也碎了;正在千鈞一發之時,他的保鏢將獅子的視線引開,於是獅子向保鏢撲去,這樣才將李文斯敦救出。那狂怒的獅子撲向那忠心的土人時,旁邊的人開槍,將獅子嚇跑了,李文斯敦因此得以在非洲繼續工作了三十年之久。他能在非洲有如此偉大的工作,這位年老的姐妹那三十鎊的奉獻,有著難以估計的價值。在永世裡,她的奉獻與李文斯敦在非洲數十年的工作,是一樣地永存的。大衛雖不能直接建造聖殿,但他仍舊盡自己所能,將自己積蓄的金銀奉獻,又鼓勵手下各族長和各支派的首領奉獻,為要使所羅門建造聖殿時,有充足的金銀和材料,以完成這敬拜 神的中心,這是何等美麗的禱告!因為禱告流露出一種歡喜看見 神偉大的工作委託了給別人、讓別人成就的心意;一種全無妒忌、完全只求 神榮耀和利益的心願,但願每人在 神面前都有這種心,並且我們的禱告也像我們的奉獻一樣,有永遠的價值,能存到永世。

 

三、謙卑與感恩

大衛向 神禱告說:“主耶和華啊,我是誰?我的家算什麽?你竟使我到這地步呢?主耶和華啊,這在你眼中還看為小,又應許你僕人的家至於久遠。主耶和華啊,這豈是人所常遇的事嗎?主耶和華啊,我還有何言可以對你說呢?……”(撒下7:18-21)這是多麽感人肺腑的禱告!出自內心的生命流露,使人從心靈深處發生共鳴。為什麽大衛對 神的恩典有這麽深切的體會?他一生經歷許多挫折苦難,一聽到 神應許他的家至於久遠,便發出這美好的感恩,因他看自己為小,看 神的恩為大。謙卑的人更易滿足,更覺得 神的恩典既大且多,所以常感恩的人必然較為謙卑。

他說:“我是誰?我的家算什麽?”大衛是誰?不過是個牧童───看羊的孩子。就在他作牧童的時候, 神揀選了他。當撒母耳到耶西的家時,在耶西的眾子中要膏立一個作以色列人的王。耶西叫他所有的兒子在撒母耳面前走過。讓撒母耳看看誰是 神所揀選的。結果,大衛的哥哥們都在撒母耳面前經過了, 神的靈並沒有感動撒母耳。終於撒母耳對耶西說:“你的兒子都在這裡嗎?”

耶西回答說:“還有個小的,現在放羊。”

撒母耳叫耶西打發人叫他回來,然後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長之前膏了大衛。雖然連作父親的都輕看了他,以為他是微小的,不會是 神所揀選的,但 神卻不看人的外貌,在卑微中揀選了大衛。現在, 神不但揀選了大衛作以色列的王,且使他勝過四圍的仇敵,還要使他得大名,如世上有名聲的人一樣。大衛在 神面前不知如何感謝 神的恩惠,他只覺得在 神面前無話可說。今日他所得的一切,只能承認說確實是 神的恩典臨到他。我們可以看到,大衛的感恩是從他心中滿溢出來的。當你要向 神開口感謝的時候,能否像大衛那樣,在心中已感到 神恩典的豐足, 神的大愛已經使你無話可說,不會再向 神要求得些什麽了,然後口中溢出稱頌的話來呢?假如我們真有這樣感恩的生活,那不單是我們的禱告充滿了感謝,我們的生活行事和對一切的遭遇,也滿了稱頌!

有一位寡婦,很年輕時丈夫就死了。後來 神的愛激動她獻身事奉主。經神學訓練後,她在教會中事奉主。她的恩賜很有限,所以在工作上她所處的地位很卑微,因此她常感到自己的處境是那麽可憐。教會裡許多的事也使她灰心,許多人的傲慢使她覺得難堪。她沒有地位,也沒有發言權,只有工作的責任,於是她有些微的怨嘆,在事奉主的工作上有點兒想退後,很是頹喪。正當她十分灰心,因看人而幾乎跌倒的時候,她寫了一封信給從前神學院的師長,說及自已處境的困難和教會人事上的複雜,使她灰心不願傳道。後來她的老師去信勸勉她。這姊妹有一雙兒女,她憑著自己的勞苦栽培這雙兒女長大成人,並且他們能到美國留學。她的師長將一位遭遇跟她差不多相似的人的事告訴她:同樣地是一個寡婦,也是年輕時丈夫死了,也有一雙兒女,但那寡婦不但不愛主,不服事主,而且離開主。她那雙兒女又如何呢?不但不曉得好好地發奮讀書,且因交了壞朋友學壞了,完全不成器,進每一所學校都被開除。於是她的師長對她說:“你該想到 神在你身上的恩典,不要只想到人對你的不公平。你雖為主的緣故受盡委屈和誤會,忍氣吞聲來侍奉主但主曾否虧待你?是否真的沒有鑒察你一切的事呢?主的恩典在你身上是何等的大!”於是她得了安慰和複興。

如果我們受了委屈,該思想 神的恩典。不要思想人的虧負;如果受人欺負,該思想到主耶穌怎樣受世人欺淩,最少我們還不至於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肆意淩辱!反之,我們應感謝 神,因為不是我們叫別人受委屈,是我們受人的委屈;不是我們欺負別人,是人欺負我們。如果我們能像大衛那樣,將自己看得小些,將 神的恩典看得大些.,又記得以往自己的卑微,便會數算 神在我們身上的作為,也必會時常發出充滿感謝的禱告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