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怎樣受 神熬煉?
經文:撒上24:26章

 神造就人,有衪特別的方法,未必只用很有愛心、很屬靈的人造就我們;有時,可能倒要藉著很自私、很庸俗的人造就我們, 神造就大衛就是這樣。掃羅是個反復無常、言而無信的人。但 神就借著這樣的掃羅,熬煉大衛,使他的靈命更豐盛,更有 神的榮美。

 

一、忍受掃羅的背信

在撒母耳記上,有好幾次記載掃羅的反復無常:例如:他的兒子約拿單為大衛講情的時候,約拿單說:“王不可得罪王的僕人大衛,因為他未曾得罪你,他所行的,都與你大有益處。他拼命殺那非利士人,耶和華為以色列眾人大行拯救;那時你看見,甚是歡喜,現在為何無故要殺大衛,流無辜人的血,自己取罪呢?”掃羅聽了約拿單的話後,就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殺他。”但是掃羅起的誓是靠不住的。約拿單以為掃羅不會殺大衛,就將大衛找來,使他仍然侍立在掃羅面前。豈知道當那“嫉妒的鬼”一臨到掃羅,他就突然拿起槍來要刺殺大衛(撒上19:4-10)

後來他又到處追迫大衛,大衛到了隱基底的曠野,掃羅挑選了三千的精兵,帶領他們到隱基底來搜索大衛及跟從他的人(撒上24:2)。大衛與跟從他的人躲藏在一個山洞中,掃羅不知道。掃羅進到大衛躲藏的山洞裡,大衛有機會可以殺死掃羅,甚至跟隨大衛的人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撒上24:4)但是大衛不肯殺掃羅,他只靜靜地將掃羅外袍的衣襟割下一塊,但在割了以後,他還自己責備自己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後來掃羅從洞中出來,大衛呼叫掃羅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一看見是大衛,大衛說:“你為何聽信人的讒言說,大衛想要害你呢?今日你親眼看見在洞中耶和華將你交在我手裡,有人叫我殺你,我卻愛惜你,說:“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又說:“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沒有殺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沒有惡意反叛你;……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是非。”掃羅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放聲大哭,大受感動,他對大衛說;“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找,我卻以惡待你。”於是掃羅就回去不追迫大衛了。

 

二、忍受掃羅的追迫

過了不久,掃羅聽說大衛到了哈基拉山,他又帶了三千精兵追趕大衛。當他全營的軍隊在休息的時候, 神又將掃羅交在大衛手中。大衛和手下走到掃羅的軍營裡,軍兵竟都睡了,沒有一個知道。大衛手下亞比篩就對大衛說:“現在 神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求你容我拿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撒上26:8)大衛對亞比篩說:“不可害死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大衛又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或被耶和華擊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戰陣亡。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於是大衛將掃羅身邊的槍與水瓶拿去了,然後在對面的山坡上,遠遠叫他們,責備掃羅的將軍押尼珥,說他們沒好好地保護掃羅,叫他們看看王的槍水瓶在哪裡?掃羅聽見是大衛的聲音,他心中很受感動,他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又說:“我有罪了。我兒大衛,你可以回來,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為寶貴,我必不再加害於你,我是糊塗人,大大錯了。”但掃羅的後悔及他所講的這些話,都是只有“五分鐘”的效力。他一回去,又是照樣地憎恨大衛。極力要殺害大衛。

在這些事上,我們可以清楚看出,大衛真是一個寬容大量的人,而掃羅卻是一個心胸十分狹窄的小人。我們可能也會像大衛手下的將軍那樣想:既然有這麽好的機會,為什麽一次又一次放過他?為什麽不殺害這仇敵呢?我們可能覺得大衛真是太傻了,太吃虧了,到底太衛並沒有吃虧,大衛能得到以色列人一心的擁護,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大衛能夠成為以色列人歷史中最好最著名的一個王,實在是有他的偉大之處。 神藉狹窄善妒的掃羅,訓練大衛學會寬容大量。

許多基督徒在教會中不能被 神使用,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恩賜、沒有才幹、沒有學問、沒有眼光,乃是因為他們心胸太狹窄,不夠器量,聽了多少閑話,就記在心中,整夜睡不著。他知道某些人對他不好、輕視或是合夥要對付他,就趕快想辦法報複。別人講他的每一句閑話,他都要報複,要“清算”。結果在教會中引起許多紛爭。這樣的人會將朋友變成仇敵。這樣的人不可能被 神大大使用。

 

三、等候 神的時候

大衛不殺掃羅的另一原因是:他不敢走在 神的前面,要等候 神自己伸手,等候 神的時候來到。大衛對亞比篩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或被耶和華擊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戰陣亡。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上26:10)大衛不願自己伸冤,要等候 神的時候來到。不論是掃羅的死期到了,或被 神擊打,或出戰陣亡,那是 神的事,大衛不願意用自己屬血氣的手段對付他的仇敵。這說來容易,但做起來是極艱難的,因為大衛那時正在流亡之中,正遭受掃羅的追迫,他能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掃羅,表示他願意接受 神的熬煉。

在撒母耳記上16章中,我們也見到大衛受了撒母耳的膏立。 神已經揀選了他作以色列人的王,而且撒母耳已經說過 神已揀選了一個合衪心意的王,而這王就是大衛,既然大衛受了 神的膏立,也知道自己將是以色列人的王,又知道掃羅已被 神丟棄了。這樣,為何大衛不立刻殺死掃羅,或是搶奪掃羅的王位,而自己登基作王呢?我們會覺得非常奇怪,大衛雖然受膏可以作以色列人的王,卻隔了很久的時間,才登基正式成為以色列人的王。這就是大衛與掃羅最大的不同處。掃羅凡事不等候 神,反而很焦急地憑自己的方法去做。當他作王之初,曾與撒母耳約定在吉甲獻祭,卻憑自己的一時焦急,勉強先將祭牲獻上。但大衛就不同了,他很忍耐的等候 神的時候來到。然後照著 神的旨意作以色列人的王。

我們可以看見,有些事雖合 神的旨意,但不是 神的時候;而我們的錯並不是錯在那件事不是 神的旨意,而是錯在那時候並不是 神的時候。我們走在 神的前面,因為我們肉體的焦急,常常做出一些 神所不喜悅的事。我們常以為 神的作為太遲慢,又為自己的聰明抱不平。肉體常常叫我們用自己的方法去速成 神的應許,正如亞伯拉罕娶夏甲一樣,都是因為不肯等候的緣故。

許多基督徒並不是在追求的時候失敗,而是在等候的時候失敗。

 

四、不能速成

從大衛受膏作王起,那時約是十多歲的童子(撒上16:13),直到大衛登位正式作全以色列的王止,這中間相隔了二十多年,他那時約已三十七歲(撒下5:4-5)。 神要大衛等候這樣長的時間,因為生命的成長是不能速成的。有個心急人種花,花剛開始發芽,就用手拉它,希望花能快點生長,豈知到第二天所種的花反而死了。我自己也種過葡萄樹,雖不是用手去拉它,但我同樣是焦急地希望它快點生長,所以每天都加肥料,惟恐肥料不夠,不能快快生長。今天施了肥,明天我就看看它幼嫩的葉子長得如何。結果不到兩星期,我的葡萄樹枯死了。

在以色列人的歷史中,最偉大的領袖就是摩西。 神用了八十年的時間來預備他,但 神只用他四十年。我們看到當摩西剛出生時,以色列人已經遭受埃及人的逼迫,摩西就被拋棄在河邊。那時以色列人已經開始受苦了, 神還要用八十年的時間來預備摩西。在人看來覺得 神真是太遲慢了;但如果摩西不是經過 神這麽長久的預備,怎能成為以色列人中最偉大的領袖,成為 神所稱讚為“謙和勝過世上眾人”的領袖呢?總之, 神藉著自私、忌才的掃羅造就了大衛。大衛所受的訓練不是怎樣找參考書以增添知識,而是使生命更成熟、更謙卑、更倚靠 神。這樣的人,才能從 神的話語中領受生命的資訊。今日教會靈性荒涼,因為肯在生命上受 神造就的人不多。傳道人若只求知識學位的增長,不求生命的增長,就只能從人間著作中搬知識,不能從 神的話語中領受造就人生命的資訊。 神要大衛做個愛 神又愛百姓的君王,所以要他忍受各種痛苦。正如大衛自己對 神所說的:“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