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信心的勝利
經文:撒上17章

大衛的生平充滿各種豐富的人生經歷與靈性經歷。他是一個牧人,也是一個詩人;是一個音樂家,也是一個戰士;是一個流亡者,也是一個君王;是非利士人的仇敵,也曾經作過非利士人的朋友;是掃羅的眼中釘,也是掃羅兒子的密友。他被人輕看、藐視,但卻被 神所揀選。他的人生經歷離奇,痛苦而快樂、貧窮而富足、卑微而尊貴,樣樣他都經過。 神在他身上所彰顯的恩典,真是格外豐富,所以大衛的生平實足以作我們今日的借鑒。無論在哪一方面,都可以給我們寶貴的教訓。

雖然 神不偏待人,對任何人都一樣賜恩,但顯然有些人是多得 神的恩典,有些人卻少得 神的恩典。大衛的成功固然出於 神的揀選,但也是由於他自已順服 神的旨意,在 神手中成為合用的器皿。從來未打過仗的少年大衛,憑著信靠 神的大能,戰勝了強敵歌利亞,成為他一生蒙 神重用的開端。他的信心正是許多學習事奉 神的人的美好榜樣。

 

一、等候 神的信心

在撒母耳記16章中,我們看到大衛受了撒母耳的膏立,是撒母耳奉 神的命令去膏大衛作以色列人的王;大衛受膏之後,他在 神面前已經是被 神設立的以色列王了。雖然如此,我們從17章的記載可知,大衛在受膏之後仍回到羊群中去看羊。由此可見大衛在這件事上的謙卑等候是十分難得的。這就像一個建築工場的工人,忽然承受遺產成為大廈的主人,還在等待法律手續期間,照常作個工人,而且全不在意。這樣的人謙卑得多麽實際。那正是大衛的情形。像這樣等候 神真不容易。如果有一件事是 神的旨意要你做的,但是 神的時候還未到,你卻自己先行開步,結果招致各種失敗,自尋苦惱。但大衛的信心,是等候 神的信心。這信心是他戰勝歌利亞的原因。

 

二、愛護 神的榮耀的信心

當大衛將食物送到軍營的時候,他聽到非利士人的歌利亞在軍隊中謾罵 神的話;他的心中就為 神的榮耀有很大的憤恨。他問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嗎?(撒上17:26)百姓就回答說:“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撒上17:25)我們由大衛所講的───“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嗎……”可以看出,他全心以 神的榮耀為念。以色列人是 神的選民;以色列人的軍隊是永生 神的軍隊;以色列人的恥辱,就是 神的恥辱。永生 神的軍隊,並且被 神揀選的以色列人,怎能讓這沒有受割禮、不信靠 神的非利士人謾罵呢?大衛的話中含有一種忿怒,並不是為他自己的得失而有的忿怒,乃是為 神的榮耀受了虧損而有的憤慨。

難道大衛沒看見歌利亞的高大嗎?難道他沒聽見歌利亞謾罵的話是那麽狂傲嗎?那響亮的聲音和那使人心寒的罵戰,會不會嚇倒大衛?從大衛所講的話中,可見他沒有一點懼怕成分,完全不像掃羅與其餘的以色列人,一聽見就驚慌失措,因為大衛心中以 神的榮耀為念,為 神的榮耀受虧損而焦急。他的信心是愛護 神的信心。

你我有沒有這種信心?當我們看到 神的榮耀受到虧損的時候,我們會在那裡焦急嗎?恐怕我們只會為我們自己的名譽受損而焦急,我們卻從來沒有為 神的榮耀受了虧損而焦急。如果有弟兄虧待你,對不起你,怎麽辦呢?請律師控告他,登報紙罵他。到底是為 神的榮耀焦慮,還是為自己的名譽受損而焦慮呢?我們可以付很大的代價來為我們個人的名譽爭取光榮,為維護我們個人的利益不受虧損、不受人侮辱而付很大代價;但若為維護 神的榮耀,卻有許多冠冕堂皇的藉口去逃避。大衛的信心是愛護 神榮耀的信心。這正是今日教會所需要的。

 

三、勇敢的信心

當大衛聽見整個戰場上的以色列人沒有人敢出去與歌利亞打仗的時候,他自己就要求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大衛自己向掃羅報效,自告奮勇,願意去與歌利亞打仗。甚至掃羅都感到非常驚奇,認為他這麽年輕,又沒有作戰的經驗,怎能與這非利士人打仗呢?

其實在這事之前、我們已可看到大衛的勇敢了。他聽從父親的命令,將麥餅送上戰場,已經是一種勇敢的行為了,因在打仗之中,一個沒武裝的平民,送糧食到戰場,很可能遭遇各種危險。大衛並不怕這種危險,他勇敢地照著他父親的命令把糧食送給他哥哥們,而且他哥哥滿心嫉妒他,一聽到他來到戰場查問那個非利士人歌利亞的情況,他哥哥以利押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做什麽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托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裡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撒上17:28)其實心懷惡意的乃是以利押自己。他完全不將他的弟弟放在眼內,對他弟弟存著惡意的成見。雖然這樣,大衛還是冒著危險將糧食送給他。

今日的教會正需要像大衛這樣有信心的人,並不是用口批評別人的“信心”,好像大衛的哥哥以利押那樣,說人家驕傲,其實是自己驕傲,說人家心懷惡意,其實是自己心懷惡意;說人家不中用,不配上戰場,其實是自己不敢與強敵決戰。我們的口很容易講這個不好,那個不中用,但是我們的眼睛就常常看不見自己的不中用;我們的口常很勇敢的論斷人,但是我們的腳連走近戰場都沒有勇氣。我們根本沒有膽量出來承擔人家所不能承擔的責任。但大衛向掃羅要求說,你們大家都不必為那非利士人膽怯,我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打仗。這種口氣,正像摩西安慰以色列人,叫他們只管靜默,看 神為他們所顯出的作為一樣。

 

四、有經驗的信心

他的信心不是盲目的勇敢,且有實際的經驗。他的勇敢並不是憑一時的血氣與好勝心,便要求跟這非利士人打仗。他雖然沒有打仗的經驗,卻有信靠 神的經驗。在他有限的人生經驗中,已有多次靠 神得勝的經驗。這些經驗是在他看羊的時候得到的。掃羅聽到大衛請求要與非利士人歌利亞打仗就勸他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羊群中叼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他、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鬍子,將它打死。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撒上17:33-37)可見大衛的信心實在是有經驗的,不是亂闖亂碰運氣,或憑一時的行動。他在看羊之時,已經得到 神的訓練,知道如何在他看羊的工作上做一個忠心的好牧人,將那些侵害羊羔的獅子與熊打死,拯救羊羔脫離獅子的口。

如果我們以為憑信心就不必準備,不必受訓練,不必學習,則是錯誤的。原來大衛在未被 神使用來為以色列人戰勝歌利亞之前,已受 神訓練了。 神使他由看羊工作中學習勇敢、並倚靠 神的信心。原來大衛的看羊工作,就是 神準備他以後能在戰場上為 神戰勝強敵,並作以色列人的牧者。

我們不可以為 神現在給我們的工作太卑微。我們應該像大衛那樣雖已受膏作以色列人的王,並沒覺得看羊的工作有辱他今日的身份。我們今天手中所作的卑微工作或職責,很可能正是 神要訓練我們在小事上忠心的方法,好叫我們將來在大事上也能忠心。 神今天將“不多的事”交給我們,要使我們在這不多的事上學習如何盡忠,如何倚靠,如何得勝,如何使 神得到完全的榮耀。這就是一種準備,使我們將來可以與基督一同作王。

大衛如何戰勝歌利亞呢?他選了幾粒適用的石子,放在袋中,然後用一粒石子放在機弦中甩出去,擊中歌利亞的額頭,就將他擊倒在地上了。歌利亞全身穿上鎧甲,暴露的部分極有限,大衛必然早已有了很好的學習和訓練,對這種石子的用法已經很老練,才能準確地將石子打進這非利士人的額頭。大衛的小石好比屬靈的兵器───聖經的真理。我們在真理上必須有深入的認識、適當的訓練、才能在戰爭時用 神的話去擊中敵人或抵當魔鬼。如果我們平時不好好讀聖經,我們就不能希望會突然被聖靈感動而熟悉聖經。大衛絕非忽然間揀幾塊石子隨便扔出去,就會打中歌利亞的額頭。那簡直是妄想。

 

五、完全倚靠 神的信心

倚靠 神的信心並非不作工的信心,乃是倚靠 神來作工。當大衛上到戰場的時候,他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 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撒上17:45-47)可見他不是不爭戰,乃是倚靠 神的大能爭戰。雖然歌利亞是那麽高大,大衛是這麽小又年輕,但大衛是倚靠那位全能的 神來與歌利亞爭戰的。可惜今天許多人的情形常常是跑兩個極端,不是倚靠自己,憑自己的聰明智慧籌算一切,便是將一切事放下不管,聽從命運的擺布。我們常常誤會了完全的倚靠與我們應如何盡自己的本分其間的正確意義。大衛並不是不與非利士人打仗,他也不是碰運氣來與非利士人的歌利亞打仗;他乃是滿有經驗地信靠 神,並且依賴 神去打仗。他知道 神使人得勝不是靠刀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 神。大衛有一個心意,就是將一切榮耀全歸給 神。當他還未向歌利亞攻擊前,已預先講明這勝敗在乎 神。這樣,他就在勝利臨到時,使 神得到完全的榮耀。

 

六、合 神旨意的信心

還有一個使大衛能戰勝歌利亞的因素就是: 神的旨意。這是整個戰爭中最重要的因素。整件事情的經過,證明是出於 神的旨意和安排。

怎樣會這麽巧,耶西不遲不早叫大衛送麥餅去給他的兄長,剛好是非利士人歌利亞正在謾罵的時候,又正好給大衛聽到?如果大衛送麥餅去的時候,非利士人不出來罵戰,大衛就不會聽到歌利亞所罵的話,那麽大衛也就不會有機會向掃羅表示自己願意與歌利亞打仗了!顯然,這是 神所配合的時候。 神知道在什麽時候將衪的僕人興起,將更大的工作、更重的責任交在他手中。

基督徒應該知道,我們都是耶穌的精兵,對教會每一項的工作和職責,都應當知道那是一項“爭戰”。我們不必怕沒有機會擔負重要的責任,不必怕沒有機會去應付難應付的爭戰,只怕自己的信心並沒受到 神的訓練和學習,只怕自己不夠條件被 神用來應付強大的仇敵。如果你在 神面前有所學習,可以應付極強大的仇敵, 神必會按照衪的時候將你顯明,不會永遠埋藏衪的器皿。人會將 神的恩典埋沒起來, 神絕不會將有用的器皿埋藏起來。世人會將比自己更有本事的人壓低;全能的 神只會將有用的器皿舉高;如果我們真是合 神的使用,何必擔心 神不使用我們?

感謝 神,在以色列人中, 神用了一個年輕的牧童來擊敗了強大的歌利亞,證明瞭這場戰爭不是出於人的本事,乃是出於 神的恩典、 神的能力。讓我們重復大衛所講的話來結束這篇資訊吧───“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耶和華的名。”阿們。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