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拿---一位禱告的母親
經文:(撒上1:7∼18)

聖經中有不少劃時代的偉人。挪亞是一個轉變時代的人,他結束了舊的時代,興起了一個新的時代;亞伯拉罕憑著信心答應了 神的呼召,開始一個因著信而跟從 神的旅程,而 神藉著他的後代為我們預備了耶穌基督;摩西結束了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的生活,給他們帶來了一個新的開始;約書亞結束了以色列人的曠野生活,帶領他們進入迦南這一個新境界。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後,有一段十分混亂的士師時代。 神興起另一位劃時代的偉人撒母耳。他結束了士師時代的混亂局面,把以色列人帶入列王時代。從此以色列人由君王統治,一切按照次序而行。

但撒母耳的一生受了誰的影響?是誰決定他的前途,使他成為這樣一個劃時代的人呢?當然,每一位偉人都是 神所興起的,然而 神藉著誰使撒母耳成為一位劃時代的偉人呢?是藉著他的母親哈拿。有些屬靈的偉人,他們直接得到 神的呼召,然後跟從 神,如亞伯拉罕、摩西。但撒母耳一生下來,年幼時他的母親就把他送到祭司以利那裡,在聖殿侍奉 神。所以撒母耳一生的前途,是 神藉他母親為他決定的,而他的事奉態度,必是深受他的母親影響。

讓我們從兩方面思想這一位偉大的母親:

 

一、哈拿怎樣在禱告上受 神造就?

哈拿的靈性生命,很自然會影響她的兒子。 神藉著幾件特別的事來造就哈拿:

1、她的不育

對猶太婦人來說,不育是一個羞恥,不生兒子實是羞恥的事。但生育與否是由不得她作主的,也不是她本身的錯失。她的不育給她帶來許多的苦惱。但是她懂得將困難帶到 神的面前,用誠懇的禱告求 神的憐憫。她藉著禱告衝破了在人看來無法衝破的難關,勝過了非自己能控制的困難,終於得 著神所賜的兒子。哈拿是一個很會禱告的人。在猶太人來說,不育是羞恥,對基督徒來說,屬靈的不育也是羞恥。許多基督徒信主多年,從來不能帶領一個人信主。我們有沒有為自己靈性的不育好好的祈禱?甚至像哈拿那樣,心裡愁苦,痛痛哭泣?

2、她的丈夫

哈拿的丈夫愛不愛她?愛,不過他同時也愛另一個女人。這個丈夫給哈拿學許多的功課:他並非不愛她,甚至好像愛哈拿比愛另一個更多。每年獻祭的時候,給她雙份的祭肉。既然如此,為什麽又要另娶?她的丈夫也不是不體貼,看見她哭,知道是什麽一回事,便安慰她說:“有我不比十個兒子還好嗎?如果哈拿用同樣的話問她丈夫,他將如何回答?如果有哈拿比十個兒子好,他就不必另娶一個了。在哈拿的心靈深處,她明白一件事,她丈夫雖然愛她,但仍然渴望能有兒子。所以在她以外,還要愛另一個女人。在哈拿心中,這永遠是一個痛苦,然而對這痛苦,她無話可說,因為自己實在不能生育! 神籍著丈夫給哈拿很大的造就,讓她看見人間的愛是有限度的。她可以有一個很理想的丈夫,但仍然無法使她心靈深處的缺憾得到滿足。 神藉著這事使她學習過禱告和倚靠 神的生活。

3、她的對頭

哈拿的對頭當然就是她丈夫的另一個女人了。這女人不但佔奪了她的丈夫,而且還住在她家中,朝夕相對。這女人又是個厲害的人,一找到機會,就惹哈拿生氣。撒母耳記上1:6節說:“毗尼拿見耶和華不使哈拿生育,就大大激動她,要使她生氣。”聖經雖沒有記載如何激動她,我們也可以想像得出,無非是針對她的不育說些諷刺的話。哈拿沒有跟她的對頭爭吵,只將這事帶到 神面前,向 神流淚禱告,並藉著禱告勝過了對頭給她的激動。

4、她的“牧者”

以利是當時的祭司,我們不妨把他比作是哈拿的“牧者”。這牧者有點糊塗,當哈拿傾心吐意的向 神禱告時,他竟以為她喝醉了酒!哈拿一方面對她的丈夫失望,一方面受到對頭的激動;現在她來到 神面前,將她所有的痛苦向 神傾吐,偏又遇到這樣的一位糊塗以利,把她懇切的禱告當作醉酒。這是多麽叫人喪氣的事!但哈拿也沒有因此灰心。她用謙卑、溫柔的態度向以利解釋說:“不要將婢女看作不正經的女子;我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撒上1:16)她謙虛的解釋,使以利的誤會冰釋,為她禱告,並將 神的話語傳給她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願以色列的 神,允準你向衪所求的。”(撒上1:17)於是哈拿去吃飯,臉上不再帶著愁容。

以利正代表一種人,他們憑自己的看法為別人塑造一個形象。他以為哈拿那樣祈禱一定是喝醉了,就武斷地將她當作醉酒的人。我們若碰到這樣的人,無端把我們塑造成另一個形象,我們怎樣應付?哈拿很謙虛地繼續她的祈禱,並沒有因別人的誤解而生氣。所以我們用不著埋怨別人損毀我們的形象,只要不損毀自己,我們是怎樣的人,不但 神知道,人也必知道。

5、她的禱告

哈拿的禱告是有眼淚的,是傾心吐意的,又是滿有信心的。聖經說她面上再不帶愁容,那就是信心的表現了。這信心是從以利所傳的 神的應許而來。以利雖然糊塗,但哈拿信 神的話,絕不懷疑。當 神成就了她的應許,把兒子賜給她之後,她就實行她向 神所承諾的,將兒子奉獻給 神。

 

二、撒母耳怎樣受母親影響?

1、終身事奉

哈拿在 神面前許願說:“萬軍之耶和華啊,你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不用剃刀剃他的頭。”(撒上1:11)哈拿所要的是一個終身事奉 神的兒子。拿細耳人的兩個記號,一是清酒濃酒都不喝,一是終身不剃發(民6章)。撒母耳就是個拿細耳人;因為他一生下來,他母親就照著向 神所許的願,把他分別為聖獻給 神,撒母耳並沒有辜負他母親殷切的期望,果然終身事奉 神。

今天你對兒子的期望是什麽?你所要的是否一個作神家器皿、作時代工人的兒子?許多母親說:“我不知道 神要不要我的兒子……”但可否先問自己:“我要不要我的兒子作一個傳道人?”撒母耳一生忠心事奉 神,是由他母親開始的。哈拿待兒子一生下來就把他完全奉獻,結果撒母耳自己也完全奉獻自己,終身事奉 神。

2、在以利手下學習

以利是一個糊塗的祭司。哈拿卻能從他那裡得到信心。她虛心地因以利的話得著安慰。照樣,撒母耳也跟以利學習怎樣領受 神的話語,並且青出於藍,常常傳達 神的資訊。在以利手下學習,需要很大的謙卑。撒母耳的謙卑以及跟從 神的心,是從母親處得來的。這種美好心性能影響兒女於無形,青年人應該知道,你許多的好處,都是從你母親來的,因為心性是內在的,而且父母的為人、品格和處事方式,完全表露於家庭生活中,影響兒女於無形。像以利那樣靈性昏庸的祭司,撒母耳竟能跟他學習到屬靈的功課;但像撒母耳靈性這麽好的先知,掃羅竟不能因他的教訓而靈命得到長進。這是多麽明顯的對照,是教的人不得其法,還是學的人無心追求呢?

3、禱告的健將

撒母耳受他母親的影響,成為大有能力的禱告健將。他在禱告上有特殊的屬靈能力:第一個祈禱使天打雷降雨的是撒母耳(撒上12:18),第二個才是以利亞。撒母耳在禱告有特別權威。詩篇99:6節說:“在求告衪名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求告耶和華,衪就應允他們。”耶利米書15:1節說:“雖有摩西和撒母耳站在我面前代求。……”耶利米特別提到摩西及撒母耳,是追述他們如何為以色列人祈禱而受 神的重視─── 神印證他們在禱告上的特別權威。

禱告並不在乎你用什麽方式、怎樣措詞,最重要的是 神聽不聽你的祈禱。說了一大堆話沒有人理會,還不及輕輕的幾句,使聽的人牢記在心!你的話在別人的心中有分量,那就是“權威”。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