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的母親約基別
經文(出2:1∼10)

出埃及記六章二十節:“暗蘭娶了他父親的妹妹約基別為妻,她給她生了亞倫和摩西。”暗蘭和約基別所生的兒子中,僅有亞倫與摩西的名中在聖經中被提及。有人推測他們可能還生了別的兒子,只因那時的以色列人已受迫害,所生的男孩子都被殺害。所以僅餘兩個男孩子,但這只是推測而已!按聖經所明明記載的。他們只生了兩男一女。那時以色列人、已受迫害,所有男孩子都不容活下去,但約基別所生的兩男一女竟蒙保守,而且都成了 神所重用的器皿。長子亞倫是第一任大祭司,次子摩西可說是以色列人的“國父”,女兒米利暗是個女先知(出15:20)───以色列婦女中的領袖,可謂一門三傑。在那麽險惡艱困的處境中,使兒女都成為 神重用的器皿,這偉大的母親要冒多少危險,應付多少難以想象的困難,都不是我們用筆墨所能盡述的。

 

一、“藏了三個月”

聖經提及約基別生下摩西時,有兩句活要特別留意:就是“見他俊美”和“藏了三個月”。除了出埃及記二章二節之外,新約使徒行傳七章二十節、希伯來書十一章二十三節都提及這兩點。其中使徒行傳七章二十節的“俊美非凡”原文只一個字 asteios ,有美麗的、可愛的.使人歡喜的,以及最高級的意思。新國際譯本(NTV)作“he was no ordinary child”即他是不平凡的孩子。新美國標準譯本(NASB)則譯作“he was lovely in the sight of God”其實在任何一個初生的嬰孩,在他母親眼中看來都是可愛的、俊美的。聖經一再記這句話,暗示約基別對她所生的這個孩子,在 神跟前將有非凡的用處,似乎得著某些領悟。

雖然嬰孩摩西日漸長大,哭啼的聲音更大,難以再收藏,這都是約基別早已料到的;但她仍把他“藏了三個月”。聖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藏了三個月”這句話。因為必須是“三個月”才剛好遇上法老的女兒到河邊稱浴。

約基別用一個蒲草箱,抹上石漆。把小摩西放在河邊的蘆荻中,又讓孩子的姐姐米利暗遠遠站著,要知道 神怎樣顯作為。結果法老的女兒發現了蒲草的箱裡的摩西,把他收下作自己的孩子(出2:20)。誰也想不到,那下令把以色列人生下的男嬰扔在河裡的法老,他的女兒竟是那把以色列人從法老手下拯救出來的摩西的養母。 神的作為多麽奇妙, 神的時間多麽準確, 神知道怎樣保護衪所要用的人:但 神必須人忠心的合作。約基別若太早或太遲把摩西棄在河邊,都可能誤了 神的事。 神的工作是銜接的。衪會分別在不同的時代中興起衪所要用的人,完成衪的旨意;但人必須充全順從聖靈的引導行事,才能跟 神的時間銜接,就像火東的車廂那樣,每一節都是扣緊而連接著前節,才不會脫節誤事。這就是聖經為什麽一再提及摩西的母親把他“藏了三個月”的理由。

從摩西被放在河邊,又巧遇上法老的女兒到河邊洗澡而得救的情形看來,約基別很可能事先有 神的指引。她見摩西“俊美非凡”,同樣暗示這位隱藏、不大被人注意的姊妹,可能是跟 神十分接近的人。

 

二、三個四十年

孩子的姐姐對法老的女兒說:“我去希伯來婦人中叫一個奶媽來,為你奶這孩子,可以不可以?”法老的女兒說:“可以”。童女就去叫了孩子的母親來……’(出2:7-10)摩西的母親就是這樣成了他的奶媽。她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的奶她自己的孩子,還可享受公主侍從的待遇,而摩西則享受埃及王室最良好的教育。按使徒行傳七章二十二節說:“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說話行事都有才能。”可見摩西的確從小就受埃及良好的教育。司提反簡述摩西生平時,把他的工作分作三個四十年:

第一個四十年“他將到四十歲,心中起意去看望他的弟兄以色列人。”(徒7:23)在看望他的同胞後,他即因打死埃及人而逃到米甸。所以,未起意去看望同胞之前四十年,摩西過著王子般的生活。

第二個四十年:“過了四十年,在西乃山的曠野,有一位天使從荊棘火焰中向摩西顯現。”(徒7:30)本節所記是出埃及記第二章的事,摩西在米甸曠野再過了四十年的牧羊生活,天使在荊棘火焰中向他顯現,這時摩西已經是八十歲老人,已完全沒有青年人的血氣之勇了。

第三個四十年:“這人領百姓出來,在埃及、在紅海、在曠野,四十年間行了奇事神跡。”(徒7:36)這末後的四十年,由摩西蒙召起,到摩西死在摩押地為止。(申34:1-7)

 

三、“奶媽”隱藏的導師

這三個四十年中,最有成就的是末後的四十年,但影響他一生成敗的卻是第一個四十年。這裡有些非常重要的問題必須小心思想。摩西既然還作嬰孩時就被法老公主收養為自己的孩子,在埃及出生,又在埃及受教育,而且所受的必然是正統埃及化的教導,這樣摩西在學識、思想、生活習慣上,按理必非常埃及化,甚至以自己是希伯來人為羞恥才對;但奇怪的是:摩西完全未因他從一生下來就在埃及化的環境中長大,又受正宗的埃及教育,而使他的心意和信仰也都埃及化了;反而仍然關懷他的同胞,熱切盼望 神給希伯來人祖宗的應許───那使萬國得福的救贖主耶穌基督。

希伯來書十一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為我們解明瞭摩西為什麽會丟棄埃及的榮華富貴,逃到米甸去與他的同胞同受苦難,是為他所盼望之基督的緣故。“他寧可和 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他看為基督受的淩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賞賜。他因著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因為他琱艂埻@,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

是誰使摩西有這樣的信仰基礎?誰能使他在思想上、學識上、物欲的誘惑上,長期抗拒埃及的誘惑,保持對 神的忠誠和信心,甚至“寧可與 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呢?除了那作他“奶媽”的母親約基別之外,再沒有別的人可以有這麽大的影響力。埃及的“學問”絕不會教導摩西盼望永生 神的應許,只有可以經常接近摩西的約基別才會這樣教導他。並且約基利所教導摩西的,絕不只是一些教義或禮義的知識。那些宗教外表的條文,必難以與埃及的“學問”對抗,更不足以支援摩西所抵受長時期的思想洗腦,以及物質生活的腐蝕。約基別所給摩西的,必然是遠較當時富強的埃及國更美的盼望,那就是 神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的迦南美地、事奉永生 神之榮耀、作屬 神的百姓、建立屬 神的國度,以及 神所應許他列祖賜下的基督(使萬國得福的後裔…創22:18;加3:16)的救贖之恩……這些都是今世的財富學識所不能比擬的盼望。

 

四、約基別的“身教”

約基別既因信藏了摩西三個月,跟著看見 神在摩西身上的拯救與安排,準確的銜接了 神的作為。她教導摩西的,不是神學理論,而是她自己生命中信靠 神的經歷和見證。就是這位隱藏的屬靈導師,影響了摩西一生。她能夠影響摩西的信仰,必然是在摩西還年幼的日子,雖然隨時冒著若干程度的危險,但她終於成功地為摩西在信心與靈命上,奠下美好的根基。

摩西見法老時是八十歲,亞倫則八十三歲(出7:7),與司提反的見證吻和(徒七30)。這時約基別很可能已離世(聖經沒有明提)。摩西的父親暗蘭一生是一百三十七歲,但不知他哪-年生摩西。由於摩西見法老前後,聖經都不再提摩西的父母之事,倒提及他的岳父與內兄之事(出2:18;民10:29),有人推想當時他父母可能已去世了,但摩西一生最輝煌的日了是從八十歲開始的。

在摩西出生時,以色列人已經受迫害, 神為什麽還要用八十年的時間來預備摩西?為何不把時間縮短呢?倘若早些叫摩西出來,不是可以使以色列人少受迫害?或許可以讓他母親看見自己的兒子怎樣成為 神重用僕人嗎?但是大器晚成, 神要造就一個人,豈是三年、五年的事呢? 神豈能不忍耐的等候?約基別只好存著信心死去;雖或不能眼見兒子偉大的成就,但她的勞苦的功效存到永遠,是無可置疑的。當約基別隱藏的生命已不受人注意時,她因著信所養育的兒子摩西的事跡,正不斷被人傳說,我們不用讀約基別的生平,只讀摩西的生平已經足夠了。苦沒有約基別的信心與教導,世上哪有摩西這位信心巨人?

今日的基督徒父母應該再三反省,你為自己兒女所留下的是什麽?是一些為自己掩飾的道理,還是一些可以讓兒女終身受用的信心、忠心的見證?身教重於言教,有一天你的兒女長大了,他們的信心與品德,要證明你的“道理”是空談還是實踐。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