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任何處境中的得勝者
在創世記裡,記載了好些很重要的聖經人物,譬如亞當、以諾、挪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但在這些人當中,聖經用了最多的篇幅記載約瑟的事,可見在約瑟的生平中,有最多的事跡是值得記錄的,有最多榜樣是值得後世的信徒效法的。並且只有約瑟和但以理,是聖經中沒有提及錯失的;而這兩個人竟都在青年時代就有很大的成就,並且一直蒙 神保守。今天在讀者當中,或許有好些青年也是名叫約瑟的,但恐怕僅僅是名叫約瑟而已,連約瑟一點特質也沒有。更恐怕不但不是一個完全得勝的基督徒,連一半得勝一半失敗的基督徒也不是。許多青年都是常敗將軍,生活失敗、說話失敗、功課失敗、待人接物失敗。像這樣的基督徒,怎能榮耀 神?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是否這樣?你需要留心注意約瑟勝利的秘決。約瑟人生勝利的秘決是什麽?就是“耶和華與他同在”。約瑟是一個無論在怎樣的環境中,都能夠得勝的青年。但為什麽他能夠在任何環境都得勝?因為他無論在什麽環境中,都有 神的同在。

 

一、在家庭中的得勝

經文(創37:2-5、16-37)

許多人都知道約瑟是他父親雅各最愛的,所以許多人都以為約瑟在家庭中很受優待。其實,約瑟雖然是他父親最愛的,但他在家庭中的困難並不少,因為他從小就沒有母親,而他有十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常常欺負他,跟他作對。我們只要冷靜地稍微思想一下,就可以理解到,一個青年人雖然有一個很愛他的父親,卻同時有十個哥哥和他作對,他在家庭中不能沒有苦惱的。我們千萬不要以為,約瑟所以能在家庭中得勝,是因為他父親偏愛他的緣故。雅各誠然處處偏愛約瑟,但這不是約瑟的錯,乃是雅各的錯,就約瑟而論,雅各的偏愛並不能幫助他在家庭中得勝,反倒增加許多困難。在此,我們應當注意約瑟怎樣在家庭中過得勝的生活。

1、約瑟完全沒有依仗父親最愛自己而在家庭中不盡自己應盡的本分。他是一個殷勤作工的少年人。雖然他父親最愛他,雖然他有十個哥哥可以作工,但他並沒有半點嬌生慣養的習氣,他和他哥哥們一同牧羊。牧羊並非很容易的工作,需要很早起來,有時要跑很遠的路,有時會遭遇危險,有時在寒冷的夜間不能安眠……。但約瑟沒有用任何理由推諉他自己應盡的責任。

我們每一個人在家庭中也都有應盡的責任。如果你只能在教會裡、學校裡作好青年,你還不算是成功的青年。家庭生活是我們一切生活的基本訓練;如果你在家庭生活上失敗,其他的成功都是虛假的,那是做面子而已。有許多青年基督徒在青年團契裡很熱心,但他的家庭生活完全失敗。他每天總要母親叫幾次才肯起床,他從來都不自己整理床褥,出門的時候要別人替他拿衣服,回家的時候,鞋子、襪子亂丟亂放……。這不是榮耀,這是青年人的羞恥,這是腐敗的生活。但約瑟不是一個懶惰,或不肯作粗賤工夫的人。

2、約瑟是和十個與他作對的哥哥一起牧羊,這對約瑟實在是很難的功課。試想如果你在學校讀書。全班十一個同學,有十個同學都是和你作對的,你怎樣面對這種環境呢?如果你在一間公司裡做事,在十一個同事之中,有十個同事都是找你的錯處的,你怎樣應付這種環境呢?但年輕的約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得勝。約瑟並沒有要求離開他的哥哥們,自己另外找幾隻羊,在父親住處的附近圍一個花園,然後把羊放在裡面,由他自己牧養!約瑟和他的哥哥們一起牧羊,正好告訴我們怎樣才算是得勝的生活:勝利的人生不是極力逃避困難和不滿意的環境;在困難中因著主的同在而得勝,才真正的勝利者。

3、約瑟雖然和他的十個哥哥一同牧羊,但在他哥哥們的一切惡行上都沒有分。聖經說,約瑟常常把哥哥們的惡行告訴父親,可見他有一個恨惡罪的心。如果約瑟也和哥哥們一同犯罪,他就不敢把他們的惡行報告父親,他的哥哥們也就有把柄可以指控約瑟的錯失。但約瑟並沒有附從他的哥哥們與他們一同犯罪。

注意:這裡給我們看見在家庭中得勝的另一種意義,就是不但應當盡力與家人和睦,更不要絲毫在罪惡的事上妥協,附從他們。弟兄姊妹們,在這裡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路是讓所有的人都喜歡你,但你要附從他們一起犯罪;另一條路是讓所有的人都不喜歡你,但你不隨從他們作得罪主的事。在這兩條路之中,約瑟揀選了後面的一條。在你的生活環境中,你的家人喜歡你嗎?是因什麽緣故喜歡你?是因為你的虔誠、聖潔、愛主的生活,或是因你肯隨從他們作主所不喜悅的事?你的家人不喜歡你嗎?為什麽不喜歡你?是因為你要過一個分別為聖的生活,還是因為你的失敗、自私、驕傲、懶惰而不喜歡你?約瑟何以能夠忍受哥哥們的憎恨,而不肯在他們的罪上有分?因為他有耶和華與他同在。

4、約瑟雖然恨惡哥哥的惡行,不隨從他們一同犯罪,卻很愛他們,並且他對父親的吩咐十分忠心盡責。這裡聖經告訴我們,有一次雅各打發約瑟去示劍探視他的哥哥們平安不平安;約瑟到了示劍,卻找不到他們。約瑟從希伯崙找到示劍,已經走了一百五、六十里路,他實在可以回頭,不必再去。雅各家和示劍人曾結下仇恨,示劍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如果他十個哥哥在示劍路上不安全,則年輕的約瑟單獨在路上更不安全了。但他並不停止,仍繼續追尋到多坍。找到了他的哥哥們。由此可見他關心他們的安全,他忠誠地愛他們,也忠誠地遵行他父親的吩咐;因約瑟有 神同在, 神的愛在他心中。

弟兄姊妹們,如果你是一個基督徒,而且是一個分別為聖的基督徒,你的家人不瞭解你為什麽不和他們一同走罪惡的路,他們有時會令你難堪。甚至處處找你的錯失,你要怎樣才可以在家庭中有一個得勝的見證?你必須像約瑟一樣,忠誠地愛他們。注意:是忠誠地愛他們,不是裝給人看; 神就會在他們的心裡作工。

約瑟能在家庭中有這樣得勝的生活,是因為有 神的啟示臨到他。 神的話臨到他,一個明顯的憑據,證明約瑟在青年的時候就有 神和他同在。雖然約瑟未必明白許多道理,但 神藉著兩個夢,把以後的事告訴約瑟。 神的話臨到約瑟,這是約瑟的安慰和能力,使他在家庭中有勝利的生活。弟兄姊妹們,如果在你的環境中,大多數都是不信的人,你不用怕。最伯的是你沒有讀 神的話語,沒有從 神的話語中得到能力和屬靈的供給,沒有與 神親密交通的生活。

 

二、在波提乏家中的得勝

經文(創39:8-10)

約瑟在多坍找到他的哥哥們以後。他的哥哥們就想把他殺死;最後還是猶大設計救他,建議把他賣給以實瑪利人。後來約瑟又被賣到埃及法老的護衛長波提乏家裡。現在,約瑟的處境比以前更惡劣得多了。-個才十七歲的青年,孤身被賣到異族人的手下作奴僕,他的前途是何等黑暗悲觀?但約瑟卻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得勝,因為“耶和華與他同在”。 神並沒有不讓我們遭受不幸和痛苦,但他卻要在我們遭受痛苦之中與我們同在,改變我們的遭遇。

約瑟在波提乏的家中有兩件最明顯的勝利事跡:

1、他能夠使不認識 神的波提乏看見他是一個有 神同在的人,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約瑟身上,有一種看不見的能力、-種無形的權威、-種沒有聲音的見證,使波提乏在不知不覺中覺得這個青年人和所有別的人不同,他必定是有“耶和華與他同在”!

約瑟初到波提乏家裡的時候,很可能波提乏待他並不好;但他作工比別的僕人更加忠心,使波提乏感到希奇。可能波提乏曾經給他很難擔的重擔,是他擔當不來的。但結果他竟然能夠勝任,使波提乏覺得這個少年人有某種特別的能力。可能波提乏曾經想做某件犯罪的事,但當他偶然看見約瑟時,他會心跳起來。可能波提乏某次遭遇一件很難辦的事,他家中其他僕人都辦不來,但他試試讓約瑟處理,竟然很順利地成功了。可能有許許多多這類的事情積累起來,使波提乏斷定約瑟這個青年人是有 神與他同在,是 神在暗中扶助他,“使他手裡所辦的盡都順利。”

約瑟在波提乏家中大約有十年的時間。這十年之中,約瑟不過是一個奴僕,卻能使波提乏在他身上看見了 神。弟兄姊妹們,如果我們在別人的家裡住了十年,會使人在我們身上看見 神嗎?有些青年人,在自己家裡的時候是自私的,到了住在別人家裡的時候就更加自私。如果晚上他自己還未想睡覺,別人就不必希望安靜早睡。如果他早上已經起來,別人就休想再睡一會。像這樣的青年基督徒,恐怕不是使人看見 神,乃是使人看見鬼;不必說住十年,就是住十天,人家也要咒詛我們的 神。我們的環境能比約瑟更壞?我們的見證能比約瑟更強?人能在我們身上看見什麽?

2、約瑟在波提乏的家裡還勝過一樣最厲害的試探,這種試探是大力的參孫所勝不過的。約瑟與參孫的不同,就是參孫按外表來說總是得勝的,按靈性來說卻常是失敗的;約瑟按外表來說卻是常常吃虧的,但按靈性來說總是得勝的。所以,約瑟肉身上的能力雖比不上參孫,但是他抵擋試探的能力卻遠勝過參孫。一個基督徒的靈性怎樣,不是看他會不會辦事、教育程度如何,乃是看他拒絕試探的能力如何!如果你很會辦事,那當然是好的,但這只不過表示你是一個很有才幹的青年;可是你的屬靈的生命是弱是強,乃在乎你對付試探的能力是否剛強。什麽是青年人最厲害的試探?什麽是對青年人最帶有危險性的試探?什麽是最能影響青年人一生前途的試探?就是關乎男女關係的試探。約瑟在這樣的試探中得勝了。

按這裡的記載,約瑟在這方面的試探,遠比參孫所受的更難抵擋。因為他這時是波提乏的管家,而試探他、要他犯罪的就是他的主母;管家和主母天天要見面的,而且主母的地位比他高,這實在是很難拒絕的試探。況且約瑟是一個孤身的青年,遠離家人親友、波提乏又已經把一切家務都交給他管理,他就是答應主母的要求,也不會有什麽人知道。反之,如果他一定拒絕主母的要求,那後果是可以猜想得到的。弟兄姊妹們,一個青年人,在一個很方便犯罪、完全不會有第二個人發覺的環境中,天天受到靈性上的誘惑,竟能完全得勝;這是為什麽?就是因為 神與他同在。

我們看約瑟回答主母的話,就可以知道他是一個天天生活在 神面前的人。他對主母說:“看哪!一切家務我主人都不知道,他把所有的都交辦我手裡。……只留下了你,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 神呢?”(創29:8-9)如果是別的青年人,既然主人什麽都不聞不問。那正是犯罪的最好機會。但約瑟卻相反:在面臨這絕好的犯罪機會時、他更加警醒戒備。因為他不是只在人面前做人,乃是活在 神的面前。他的一切不是瞞得過人就可以,必須通得過 神才可以。從約瑟的話裡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很有責任感,並且知足感恩的青年人。他深深覺得他受了主人的信任和託付,就必須盡忠。他不忘記 神使他從奴僕地位升為管家的恩典,這恩典是他絕不能辜負的。所以,雖然他的主母天天試探他,但他沒有絲毫讓試探在他心中停留,完全沒有半點動心。注意:創世記三十九章十節有三個“不”字,這三個“不’字就是一切信徒對魔鬼應說的話。

假如你受到靈性上的的試探,而且有一個很方便犯罪的機會,完全不會有人知道。犯罪之後,你又不必為那件惡事負責,反而會使你得著更多好處;請問,在這時候你會怎樣?我敢斷言,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若沒有 神的同在,就必定失敗。請問你有 神的同在嗎?

 

三、在監獄中的得勝

經文(創39:19∼23)

約瑟拒絕了他主母的誘惑,他勝過了最難抵擋的試探。結果怎樣呢?他從 神那裡得到報償嗎?他得著了報償,但這報償太出人意外了。這報償不是他因此得著主人的稱許和更多的信任,乃是受主母的陷害而被下在監裡!這就是約瑟勝過試探以後所遭遇的痛苦!這真是太希奇的事。如果約瑟拒絕試探是 神所喜悅的,為什麽 神不搭救約瑟呢?為什麽 神不行神跡,使約瑟不致受這種不名譽的冤屈?但事實就是這樣, 神好像沒有什麽行動,好像忘記了約瑟是因拒絕試探而受苦的。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弟兄姐妹們,每一個願意拒絕試探、過分別為聖的生活的基督徒,不但要有拒絕試探的決心,也要有一顆甘願求主的喜悅、過聖潔生活而付出任何痛苦代價的決心。如果有一個信徒說他願意拒絕罪惡的試探,但是他-定要 神在他拒絕了罪惡之後,給他更多的祝福,那麽,他就不是真正為著求主的喜悅、為著過聖潔生活而拒絕罪惡;他不過是為著要得到更多的好處而拒絕試探。這不是 神最高的要求。

有一個青年基督徒想欺騙他的母親,要多得一筆錢用。但他受到聖靈的責備,心裡不安。結果他禱告說,如果 神不要他欺騙母親,就要感動他母親在這一個禮拜之內自動多給他錢用。結果,一個禮拜過去了,他母親並未多給他什麽錢用。最後,這個青年照著原先所打算的,欺騙了他的母親。究竟這個青年人是不是真正要拒絕試探?不是,他不過要計算一下哪一樣是合算的,就作哪樣罷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在這類似的觀念下,接受了罪惡的試探。他們想,如果拒絕罪惡的試探,結果得不到 神的報償,豈不白白吃虧?接受了試探,並不見得會立刻受 神責罰,還是接受試探合算!

弟兄姊妹們,在我們當中的任何人,若遇到約瑟同樣的遭遇,必定會有些後悔。何必拒絕主母的要求呢?其實,接受他的要求並不要緊, 神根本沒有注意這些事;如果 神真是注意這些事,現在何致要下在監牢呢?但約瑟完全沒有這類的怨言。他完全是因為要保持自己的生活分別為聖而拒絕罪惡,並不是因為計算利益才拒絕罪惡的。他拒絕罪惡的動機比一般人更為高尚。

但是,到底約瑟下在監裡是否白白吃虧?: 神是不是真的不管?約瑟下監其實並不吃虧。如果約瑟這次沒有下監,他後來便不會成為埃及的宰相,至多不過在波提乏的家中得到更多的好處罷了。但 神並不很快就搭救約瑟,一方面證明瞭約瑟拒絕罪的決心是真正願付代價的,他願過分別為聖的生活是不計苦樂的;另一方面又使約瑟日後得著更大的福份和榮耀。

注意:創世記39章21及23節兩次提到“耶和華與約瑟同在”。當約瑟下在監裡的時候, 神也和他一同在監裡。約瑟的環境雖然改變了,但“耶和華與約瑟同在”這事實並沒有改變。雖然約瑟的遭遇愈來愈苦,但約瑟一樣過著得勝的生活。在監獄中,約瑟得著獄官的完全信任,像在波提乏家裡一樣,甚至約瑟幾乎實際上執行了司獄的工作。

許多時候,我們常會把自己失敗的原因推到環境或別人身上。自己犯罪跌倒、冷淡退後,卻埋怨家庭環境不好、弟兄姊妹沒有愛心、教會不屬靈、傳道人不會講道、青年團契的負責人不會領導……。但約瑟的見證要塞住我們一切用以推諉責任的藉口,因為他不論環境怎樣惡劣,人對他怎樣不好,總能得勝,總沒有離開 神。讀者們,如果你要在一個什麽都好的環境中才能得勝,這還算得上是得勝麽?如果你不能就在“這裡”得勝,不要說換一個環境你就會得勝。如果你在今天的環境中總是失敗,不要說在明天的環境中必能得勝。如果你在這個教會裡冷淡,不能與這一群信徒合作,不要說你換一間教會就會熱心,和另一群信徒在一起就能同心。

 

四、在埃及國(尊榮中)的得勝

經文:創世記四十一至四十三章

以上我們所看見的。只是約瑟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過得勝的生活。但約瑟不但在艱難困苦的時候有 神的同在,能夠得勝,在優裕安樂的環境中也有 神的同在,也能得勝。現在讓我們看看約瑟怎樣在尊貴榮耀的環境中過得勝的生活。

約瑟在獄中大約兩三年之後,法老作了一個夢,所有埃及的術士和博士都不能解;但約瑟得到了 神的指示(創41:39),不但解了法老的夢,而且指導他應當怎樣應付以後的災難。法老看出約瑟有 神同在,有 神所賜的聰明,就派他作了埃及國的宰相,治理全埃及。約瑟作了宰相之後,對 神的關係是否疏遠?是否忘記了 神?不是。他仍然心中尊主為大,並沒有在優裕的環境中失敗。有幾件事使我們可以看出約瑟雖然作了宰相,仍舊同樣愛 神:

1、從約瑟給他兒子所起的名,可見他仍像以前那樣凡事榮耀 神───“約瑟給長子起名叫瑪拿西,因為他說:‘ 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他給次子起名叫以法蓮,因為他說:‘ 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創41:51-52)注意:在這兩節聖經中,約瑟兩次說“ 神使我”,表明他承認他現今能有如此良好的境遇,完全是 神賜給他的;他完全不以為這是他自己多少年奮鬥的成果,乃以為是 神使他如此的,是因 神的作為和 神的恩典而成功的、許多人在受苦的時候就埋怨 神,以為是 神使他受苦(卻不想一想是否因為自己的罪);但在快樂成功的時候,就以為是他自己奮鬥的結果,完全不歸榮耀給 神。約瑟不是這樣。他在受苦的時候沒有發過一句怨言,在成功的時候就歸榮耀與 神。紀念 神在他身上的恩惠。約瑟在富貴之中不敢稍微自誇,不敢稍忘 神的恩典,這是他能勝過良好的環境的原因之一。

2、從約瑟對他哥哥們警戒的話中,可知他仍然像從前那樣敬畏 神───“到第三天,約瑟對他們說:‘我是敬畏 神的,你們照我的話行,就可以存活。”(創42:18)作了宰相的約瑟,是全埃及的人所崇敬的,但他仍然像從前那樣敬畏 神。一個人在得到很高的地位。不必害怕什麽人的時候;很容易連 神也不怕,很容易自高自大。但約瑟卻依然保持在以往在人手下作奴僕的時候那種敬畏 神的態度,這就是他能處於尊榮的高位時仍能過得勝生活的要決。

3、從約瑟的家宰對約瑟哥哥們所說的話中可以看出約瑟是一個敬畏 神的人───“家宰說:‘你們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們的 神和你們父親的 神,賜給你們財寶在你們的口袋裡,你們的銀子我早已收了。’他就把西緬帶出來交給他們。”(創43:23)按這裡所記約瑟的哥哥們所說的話,顯見他對屬靈的事並不外行:他承認有 神,並承認 神是會賞賜人的(來11:6),又用這些話提醒、安慰約瑟的哥哥們,使他們知道他們的好處不是由人來的,乃是由 神來的。約瑟的家宰所說的這些話,使我們知道約瑟的屬靈生活如何。約瑟如果在尊貴中離開了 神,他的家宰必定完全不認識 神;約瑟必會對他的家宰講論過 神的事,並且對他的家宰作過見證,告訴他說,他能夠有今天的成功,不是他自己的本事,乃是 神所賜的,所以他的家宰才會這樣安慰他的哥哥們。

弟兄姊妹們,你是一個怎樣的基督徒,不但可以從你本身的行為看得出來,也可以從你的家庭、你的僕人、你的朋友……看出來。如果約瑟因為環境好了,就不像從前那樣敬虔度日,那麽,不但他的靈性生活會漸漸走樣,連他的家庭、僕人、孩子,甚至他身上所穿、眼睛所看、出裡所說的,都會定走了樣。許多人在窮苦時真誠愛主,富足時就漸漸走了樣子;在卑微時敬虔度日,尊貴時就走了樣。約瑟能處於宰相的地位,依然保持原來的靈性,因為他絕不稍微放鬆敬虔的生活。

4、從約瑟安慰他哥哥們的話中,可知約瑟作宰相後,他的靈性依然很好───“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 神呢?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50:19∼20)雅各死了以後,約瑟的哥哥們害怕他會報仇,就來求他饒恕。約瑟這時確有力量報仇,他只要說一句話,約瑟的哥哥們就性命難保。

但約瑟沒有記念他哥哥們以往對他的惡待,反而安慰他們說,一切有 神的好意。我們現在讀聖經,看見約瑟這樣饒恕他哥哥們似乎是很容易;但事實上,如果約瑟不是十分敬畏 神,他並不容易這樣行。約瑟因他哥哥們所受的痛苦,不是短暫的;無辜被賣為奴,那種生活不是容易過的。作了奴隸還說是 神的好意,被害下監也是 神的好意,這些話不是容易說的。但約瑟所以能勝過不饒恕人的罪、勝過以惡報惡的罪,因為他是一個真正認識 神的人;他知道無論人對他好或壞,都有 神的美意在其中,使他無論在什麽境況中都能得勝。他知道:並非單有富足、安樂才是 神的愛的憑據,痛苦、貧窮的環境也是 神的愛另一種憑據,使他日後有美好的前途。

最後,從約瑟臨死時吩咐以色列的子孫要將他的骸骨搬回迦南,可見他始終堅信 神的應許,他並沒有以埃及為永久的家鄉“約瑟叫以色列的子孫起誓,說:‘ 神必定看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創50:25)這些話表明約瑟不但在起初作埃及的宰相時,保持他的信仰,就是作了八十年宰相之後,他仍然敬愛他的 神,他的信心絲毫沒有冷淡。舊約的約瑟誠然可以像新約的保羅那樣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豪訣。”(腓4:12)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