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三十
於是我在夢中看見他們快步往前走,無知在後面蹣跚而行。基督徒對他的同伴說:“我實在為這個可憐的人感到可惜,他最後肯定要遇到危險的。”

盼望說:“哎呀!向他這種情況的人在我們城裡多的是,一家家甚至整條整條街,連天路旅客中也有;如果我們那一帶已經有那麼多,你想想看他的家鄉裡該會有多少?”

基督徒說:“的確是這樣,聖經上不是說主叫他們瞎了眼...免得他們眼睛看見嗎?不過,現在只存我們兩人了。你倒談談對這種人的看法。你是否認為他們從未悔改過,因此也就不擔心自己的處境危險嗎?”

盼望說:“不,還是你自己來回答這個問題吧,因為你比我年長。”

基督徒說:“那我就說吧。我想他們有時也可能會悔改,並且擔心自己的處境。可是他們生來無知,不懂得悔改會對他們有好處。因此他們總是千方百計壓制自己去這樣做,一味的自己吹捧自己,不願意悔改。”

盼望說:“我確信,就像你說的,擔心或懼怕對人大有好處,能使人們從一開頭就正確地走上天路。”

基督徒說:“這是毫無疑問的,只要是正當的恐懼;因為聖經上這樣說過: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箴1:7)

盼望說:“你怎麼解釋正當的懼怕?”

基督徒說:“確切的或正當的懼怕可從以下三點加以判別:第一,從它的起因,它是從使人得救的悔改中產生的。第二,它使一個人靈魂為得到救恩而緊緊抓住基督。第三,它使一個人在靈性上不斷尊敬 神、聖經和 神的道路;它使人懼怕背離 神、聖經和 神的道路;它使人不向右偏,也不向左偏;它也使人懼怕做出使 神的名受辱的事情,不使聖靈擔憂,不讓敵人毀謗 神。”

盼望說:“講得很對,我認為你已講出了真理。我們現在該差不多走出了著魔之地吧?”

基督徒說:“怎麼?你對我們的談話感到厭倦了嗎?”

盼望說:“沒有,的確沒有,我只不過是想知道我們到了哪兒了。”

基督徒說:“再走不到兩里路我們便能走出著魔之地了。不過還是回到我們的話題上來吧。我們談到無知不知道他們所懼怕的回答對他們有好處,因此他們想方設法要把它加以抑制。

盼望說:“他們怎樣千方百計地加以抑制?”

基督徒說:“第一,他們認為那些懼怕是魔鬼造成的(其實是 神的作為,由於這樣想,他們就抵制懼怕,視懼怕為能直接使他們滅亡的東西。第二,他們還認為這些懼怕會傷害他們的信心。而可悲的是,這些可憐的人們根本就沒有信心!因此他們硬起心腸來抵制它們。第三,他們自以為是不應該懼怕,因此就不管它們,逐漸變得自信狂妄起來。第四,他們看出來那些懼怕會從他們身上驅走那些自尊與自以為是聖潔的心,因此他們才竭力地抵制它們。”

盼望說:“這種情況我自己也略知一二,因為在我認識自己之前,我就是這樣的。”

基督徒說:“唔,我們現在暫時不提無知的是,談論另一個有益的問題。”

盼望說:“非常願意,不過還是由你先講。”

基督徒說:“好吧,那麼,你是否認識大約十年前你那一帶有一個叫暫信的,當時他對 神很相信?”

盼望說:“認識他!當然,他住在離誠實城約兩公里遠的缺德鎮,跟一個叫折回的住在隔壁。”

基督徒說:“對,他跟那人住在一棟房子里,他曾一度悔改過,我相信那時他曾經知道自己有罪,並且知道犯罪的結果就是靈魂的死亡。”

盼望說:“我同你的想法一樣,因為我家離他家不超過3里路,他那時常常來找我,來時總是痛哭流涕。我真的很可憐他,對他也抱有希望,但我們知道,並不是每個喊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

基督徒說:“有一次他曾對我說,他已決心要像我們一樣走天路,但突然他結識了一個叫自救的人,以後他對我就像陌路人了。”

盼望說:“好,既然我們已經談起了他,就讓我們稍微探討一下,他以及像他那樣的人突然倒退的原因吧!”

基督徒說:“這樣談可能非常有益,不過這下該請你先談了。”

盼望說:“好吧,據我看來,有這麼四個原因:第一,像暫信這種人,雖然良心已經受到感動,覺得有罪,但他們的思想仍舊沒有轉變。所以,當感覺有罪的力量消逝,激發他們虔誠相信 神的力量也就停止了。他們便自然而然地回到老路上去。就像我們看見狗吃了某種東西而得病一樣,發病時,他會把吃下去的東西一古腦兒吐出來;他這樣做並非出於自由意志(如果我們認為狗有意志的話),而是因為食物使他的胃難受;可是,當他的病一好,胃也因此而舒服了,便不再討厭自己吐出來的東西,回過頭來,他又舔得干干淨淨。因此聖經上寫得一點兒也不錯,狗所吐的,他轉過來又吃。(彼後2:22)因此,我說呀,如果熱衷於天堂只是因為知道並且害怕地獄的折磨,那麼,一旦他們對有罪必須被罰入地獄的懼怕冷淡了,他們對天堂和得救的渴望也就會冷淡下去。於是就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當他們對有罪必須被罰入地獄的懼怕一消失,他們對天堂和幸福的渴望也就隨之消失,他們就回到他們的老路上去。”

“第二,他們被奴隸性的懼怕所制服;我這裡說的是他們對世人的懼怕,因為‘懼怕人的,陷入網羅。’(箴29:25)因此,只要地獄的烈火在他們耳旁呼響,他們似乎還熱衷於去天堂,可是這種懼怕一旦過去,他們又轉念要學得乖一點,還是不去冒失去一切,或至少會使他們陷入不可避免和不必要的麻煩的險,於是他們又重新陷入世俗之中。”

“第三,他們傲慢自大,對相信 神認為既卑微又下賤,覺得可羞;因此當怕地獄和受 神永遠懲罰的思想消失時,他們便又回到以前的老路上去了。”

“第四,認識到自己有罪,想到將來必受到 神的刑罰,對他們來說是痛苦的;在遭受不幸前,他們不願正視它,如果他們願意正視的話,可能會使他們投奔到正義人要去的地方,那他們也就安全了。但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他們甚至會躲避有罪和將來必受到 神懲罰的思想,因此,一旦他們失去了這種覺悟,他們的心腸就很容易變硬,並且選擇會使他們心腸越變越硬的道路。”

基督徒說:“你說得相當不錯,因為根本問題在於他們的心思和意念沒有改變。因此他們只不過像一個站在法官面前的重罪犯,渾身發抖,似乎是真心要悔改,其實是由於害怕絞索,並非對所犯的罪深惡痛絕;因為,一旦讓他重獲自由,他還會行竊,還是一個惡棍;反之,如果他的心思意念改變了,他就會是另一個樣子的。”

盼望說:“我已把這種人走回頭路的原因說給你聽了,現在該你說一下其過程了。”

基督徒說:“我很願意說一下:第一,他們盡可能地把他們記憶中對 神、死亡和未來的審判都置於腦后。第二,接著他們逐漸地拋棄個人的靈修,入密室祈禱、克制情欲、警醒守候、為罪憂傷等。第三,然後他們躲避靈性活潑、熱心的基督徒。第四,以後,他們對聽道、讀經、參加聚會等一般屬靈活動也漸漸冷淡下來。第五,接下來,像我們所說的一樣,他們開始在一些虔誠的基督徒身上找尋錯誤,而且窮凶極惡的挑剔,以便有借口把相信 神丟在身後(因為他們在那些人身上看出了某些弱點)。”

“第六,接著他們開始同世俗、放蕩和淫邪的人們結伴為伍。第七,然後他們暗地裡談論世俗的和淫亂的事情;如能在被認為是正直人的身上發現這等事,他們就會很高興,因為這樣一來,他們就能學其樣,而更大膽地這樣做。第八,這以後,他們就開始公開底犯起小罪來。第九,最後,由於他們的心已硬,就明目張膽,原形畢露。就這樣,他們被送入苦難的深淵,如果沒有 神的恩典把它們救出來,他們將在自欺中永遠滅亡。”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