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二十七
然後基督徒開始說:“我提出一個問題,最初你怎麼會想起要做你現在所做的事?”

盼望說:“你是指我當初怎麼會關心到自己靈魂的好處?”

基督徒說:“不錯,這正是我的意思。”

盼望說:“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很喜歡那些能在我們的集市上看到和買到的東西。要是我持續至今仍沉湎於那些東西,我相信我現在已被他們淹沒在沉淪和毀滅之中了。”

基督徒問:“他們是些什麼東西呢?”

盼望說:“世上所有的珍寶和財富。我還非常喜愛鬧事、狂歡、濫飲、咒詛、撒謊、放蕩、不守安息日等等會毀壞靈魂的事。但在聽到並思考了神聖的事情,也就是聽到你以及因信仰和德行在浮華集市被殺害的可愛的忠信的一些事情之後,我終於領悟到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羅6:23);並且,為了這些事的緣故, 神的憤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弗5:6)

基督徒問:“你當時是否立即悔改?”

盼望說:“沒有。我並不願意立即知道罪的邪惡,也不願意知道我犯罪以後必受地獄的痛苦。當我的內心開始受到 神之道的震動時,卻拼命閉上眼睛,不接受真理之光。”

基督徒問:“既然聖靈已開始在你身上做工,你為什麼還會這樣表現呢?”

盼望說:“原因是:第一,我不知道這是 神在我身上做工。我從未想到 神是從人對罪的覺悟著手,來使罪人悔改的。第二,當時我的肉體仍迷戀著罪,認為它很可愛,不願意丟棄它。第三,我不能說出怎樣和我的老伙伴一刀兩斷,因為他們和他們的行動對我非常有吸引力。第四,在我認罪悔改的時間,我是多麼的煩惱和驚恐,使我實在受不了,甚至回憶起來也難以承受。”

基督徒說:“看來,你有時還能擺脫你的煩惱把?”盼望說:“是的,的確如此,但他還會回到我心中來,那時我會感到跟以前一樣難受,甚至更難受。”基督徒說:“那麼,到底是什麼事情使你又想起你的罪來呢?”

盼望說:“許多事情都會,譬如說:如果我在街上碰到一個好人,或如果我聽見什麼人在讀聖經;或如果我的頭開始痛的時候;或如果有人告訴我,一位鄰居生了病;或如果我聽到教堂的鐘聲,報告某人死去的噩耗;或如果我想到自己要死的時候;或如果我聽到別人突然死的消息。特別是想起了自己,想到我必定會很快受到審判。”

基督徒說:“上面所說的事情會使你想起你的罪來,你能否隨時容易地擺脫你內心罪的感覺?”

盼望說:“不,我不能。因為那樣做會使我的良心更不安。我只要一想到重新犯罪(雖然我的內心已經不想這樣做),我就會感到加倍的痛苦。”

基督徒說:“那你又怎樣辦呢?”

盼望說:“我認為我必須改過自新。不然的話,我想我肯定會墜入地獄。”

基督徒說:“你曾否努力改過呢?”

盼望說:“努力過。我不但遠離自己的罪,而且還遠離犯罪的伙伴,並且在靈性上造就自己,如禱告、讀經、為罪痛哭、對鄰居說實話等等。還有其它許多事我也做了,多得不勝枚舉。”

基督徒說:“那麼你認為自己已好些了嗎?”

盼望說:“是的,有一段時期是這樣。可最後煩惱又向我襲來,而且每次是緊跟在我改過自新之後。”

基督徒說:“既然你現在已改過自新了,那麼為什麼心中仍舊感到煩惱呢?”

盼望說:“有幾件事會使我煩惱,尤其是如下的經文:‘我們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賽64:6),‘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加2:16)‘這樣,你們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路17:10)以及許多類似的經文。由此我開始這樣推論:如果我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如果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如果我們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如果還是無用的僕人;那麼想進天堂不過是一件蠢事。我進一步又想:如果有人欠一個店主一百英鎊債,以後他每次去店買東西,雖然都把錢付清,然而,只要這筆舊債尚未還清,店主就可以告他,並把他送進監獄。”

基督徒說:“那麼,你又如何將此應用到你自己身上?”

盼望說:“我是這樣想的:由於我以前犯了許多罪,我在 神的賬簿上欠了一大筆債,我現在的改過,絕不能抵消這筆欠帳的。因此,不管現在我做了多大改正,我仍將沉淪滅亡。但是,我又該怎樣做才能使自己從下地獄的危險中解救出來呢?”

基督徒說:“你應用得非常好,請接著講下去。”

盼望說:“在我改過自新之後,我又感到煩惱起來,那就是,如果我仔細觀察我現在所做的那些最好的事情,我仍能看出在我的善行中混有罪,混有新的罪。因此我現在不得不作出這樣的結論:盡管我對自己的以往和已盡的責任感到自滿,雖然我以往的生活沒有瑕疵,可我現在所犯的罪就足以把我送進地獄了。”

基督徒說:“那你又怎麼辦呢?”

盼望說:“怎麼辦?在我未向忠信坦訴衷腸之前,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忠信和我很熟悉,他告訴我,除非我能得到一個從未犯過罪的人的義,否則我自己的和全世界的義都拯救不了我。”

基督徒說:“你認為他說得對嗎?”

盼望說,“要是他在我對自己的改過自新感到滿足而沾沾自喜時告訴我這些話,我會以‘傻瓜’來報答他一番誠意。而現在,由於我看到自己的缺點,而且我的最好行為裡還粘附著罪,我就不得不讚同他的看法。”

基督徒說:“但是,當他最初對你說,可以找到這麼一個完全可以說是從未犯過罪的人來時,你相信他的話嗎?”

盼望說:“我得承認當初覺得這話不可思議,但在進一步同他談話交往之後,我對此就有了充分的信心。”

基督徒說:“你問過他這個人是誰,以及你怎樣必須靠他才能稱義嗎?”

盼望說:“問過,他告訴我那人就是坐在至高者右邊的主耶穌(來10:12)。他說,你必須靠衪稱義,深信衪在世時所行的一切以及衪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所受的痛苦(羅4:5;西1:14;彼前1:19)。我還問他,那個人的義怎麼有使另一個人在 神面前稱義的力量呢?他說那個人就是全能的 神,代 神行事,衪那樣受死並非為衪自己,乃是為了我。如果我信衪,衪的作為及其價值都將歸我。”

基督徒說:“那麼忠信又是怎麼對你說的?”

盼望說:“他叫我到耶穌那裡去試試看。我說:‘那只是一種設想,不足為信。’他說:‘不,因為你還是被請去的。’(太11:28)於是,他給了我一本耶穌寫的書,鼓勵我放心前去;他還說那本書裡的哪怕一點一劃都比天地更堅定可靠(太24:35)。我問他我到衪那兒時該怎麼做,他告訴我,我必須跪下(詩95:6;但6:10),誠心誠意懇求天父把衪顯示給我。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