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二十五
後來我又睡著並做起夢來。我看見正是這兩位天路旅客在下山,沿著大路朝天國走去。就在群山腳下左首,有個叫自滿鄉的地方。從那兒有一條彎曲的小路通到天路旅客所走的大路上。他們在這兒遇見一個來自那個鄉的非常活潑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無知。基督徒問他從哪兒來,上哪兒去。

無知說:“先生,我就出生在靠左邊的那個鄉,我正要到天國去。”

基督徒說:“你想過怎麼進那裡的大門嗎?因為你可能會在那裡遇到些麻煩的。”

無知說:“照別的好人那樣辦。”

基督徒說:“可是你到了那裡能把什麼東西讓人家看,以至他們能為你打開大門?”

無知說:“我知道 神的意旨,一直規規矩矩做人,我從不欠別人什麼,我祈禱、禁食、向教會奉獻十分之一捐款、樂於施捨,並且又已遠離家鄉,前往我要去的地方。”

基督徒說:“但你並沒有從這條路開頭處的那扇窄門進來,你只是沿那條彎曲小路到這兒來的,因此,不管你自以為怎樣,我怕你不但不能進入天國,而且到了審判之日,你還會被指控盜賊。”

無知說:“先生們,你們和我素不相識,你們去滿足於你們所堅持的信仰,我則仍信我所相信的。我希望一切都會很好。至於你們所說的那扇窄門,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離我們的家鄉很遠。我認為我們這一帶的人到那扇窄門的路都不認得,但這也無妨,正如你們所見,我們反正有一條美妙宜人的綠色小路,從我們的家鄉通到這條大路上。這就完全夠了。

當基督徒看到那人自以為聰明,就低聲對盼望說:“‘愚昧人比他更有指望。’”(箴26:12)接著又說:“並且愚昧人行路顯出無知,對眾人說,他是愚昧人。’”你看怎樣,我們繼續同他談下去,還是現在就走到前面去?把他留在後面,讓他想一下剛才所聽到的話,以後再停下來等他,看我們能否逐漸對他有所幫助?”於是盼望說且讓無知對所聽到的話沉思片刻,但願他不要把忠告拒絕;免得他仍然對最重要的道理絲毫不熟悉。 神不會拯救愚昧者,雖然這些人也是衪創造的。

盼望又說:“我認為立刻對他說並沒有好處,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還是走到他前面去,等他能夠忍受時,再同他交談。”

於是他倆就往前走,無知跟在後面。當他們超越他一小段路時,他們走進了一條漆黑的小巷,遇見一個人被七個魔鬼用七根堅牢的繩索綁住(太12:45;箴5:22),正被押回他們剛才在山坡上見過的那扇門去。這時基督徒渾身發抖,他的伙伴盼望也不兩樣。魔鬼把那人帶過去時,基督徒想看看自己是否認得他,他認為那人很像是住在背道鄉的叛道。但他沒有完全看清楚那人的臉,因為那人像被抓住的賊一樣低垂著頭。在走過去之後,盼望從那人背後看見他背上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變化無常的信徒,該死的叛道者。”

於是基督徒對他的伙伴說:“現在我想起了我聽說過的一件事,是關於一個好人在這兒附近的遭遇。此人名叫小信,但也是個好人,家住誠懇鄉,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在這條想像的入口處,還有一條小巷通向闊門叫死人巷。他所以叫這個名字,還是因為大橋想像常常發生凶殺。那位小信就像我們現在這樣走著天路,他偶然在那兒坐下聽睡著了。那是剛好有三個身強力壯的歹徒從闊門沿著小巷走下來,他們是三兄弟,名字分別是懦夫、懷疑和有罪。他們看見小信在那兒,就趕快向他奔去。這時那位好人正好醒來,站起身來打算繼續趕路。他們一起衝向他,用威脅的話命令他站住。小信見狀嚇得面無人色,不要說抵抗,連跑也跑不動了。這時懦夫喊道:“把錢包拿出來!”但他遲疑著不肯交出(因為他不願失掉他的錢),懷疑就跑過去,把手伸進小信的口袋,從袋裡掏出一包銀子來。這時小信高聲呼喊:“捉賊,捉賊!”有罪見狀,就用手中的大棍朝小信頭上猛擊,只一下便把小信打倒在地,小信血流如注,看來是活不成了。這期間三個賊一直站在旁邊。但最後,他們聽見路上有人走動,怕來人是那個住在篤信城的洪恩,救丟下那位好人,拔腿逃跑了。後來小信醒了爬起來,勉強忍痛往前走,故事就是這樣的。”

盼望說:“他們是否把他所有的財物盡都拿走了?”

基督徒說:“沒有。他們沒有搜索到他藏在身上的珠寶,因而他保住了它們。但是我聽說,那位好人為了他的損失而苦惱萬分,因為強盜們把他大部分的現金都搶走了。我說過,沒被他們搶走的只是一些珠寶,他還剩下一點零錢,但不夠他旅途所用。要是我聽到的消息沒錯的話,後來他一路只得行乞以維持生活,因為他不能賣他的珠寶。可是,盡管他沿途行乞,並且盡力所能及的工作,他在剩下的旅途中,還是常常餓著肚子走路的。”

盼望說:“不過,他們沒有拿走他可以藉著它進天國的證件,豈不是奇事嗎?”

基督徒說:“這確實是一個奇跡。不過他們之所以沒有拿走,並不是由於他的機靈,因為他們逼近他時,他已嚇得手足無措,已經沒有力氣和本領藏匿東西了。因此,他們拿不到他的那個證件,完全是出於 神的安排,而並不是由於他得努力。”(彼前1:5-9;提後1:12-14)

盼望說:“他們沒有拿走他的珠寶,對他來說總還是一個安慰吧!”

基督徒說:“如果他使用那些珠寶,那就可能對他是一個很大的安慰。但是,據說,他在餘下的路程中見簡直沒有用到它,那是由於他的錢被劫走後,他一直很沮喪。事實上,在餘下旅途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已忘記了那些珠寶。每當這些珠寶閃入他的思想,使他開始感到欣慰的時候,他又會重新想起他所受到的金錢上的損失,而竟沒了所有的欣慰。”

盼望說:“啊,可憐的人,對他來說,這個痛苦實在太大了。”

基督徒說:“痛苦!的確痛苦!如果我們也像他那樣被搶、受傷,而且又身在異鄉,我們豈不也會同他一樣感到痛苦嗎?奇怪的是他竟沒有因悲痛而死去。我聽說他後來在大部分旅途上,除了不斷傾訴悲傷和痛苦的怨言之外,別的什麼也不說;他還向趕上他和被他趕上的人訴說他在何處如何被搶;是誰搶的他和他被搶去什麼;他如何被打傷以及他如何從死裡逃生。”

盼望說:“奇怪的是他的貧困竟未能迫使他賣掉或當掉他的一些珠寶,從而使他能在旅途中免受窮困之苦。”

基督徒說:“你這樣講倒像個不懂事的人。他能用它們來幹點什麼呢?他又能把它們賣給誰?在他被搶的那個鄉裡,他的珠寶是不受重視的;他也不願意接受別人對他的接濟。而且,要是他不能把珠寶帶到天國大門口,他就不能繼承那兒的產業(這一點他知道得很清楚),可要比面對一萬個盜匪的邪惡行為更加糟糕。”

盼望說:“我的兄弟,你為什麼這樣尖刻?以掃賣掉他的長子名分,只是為了一碗紅豆湯(來12:16;創25:29-34);而長子名分是他最寶貴的東西,他能這樣做,為什麼小信就不能也這樣做呢?”

基督徒說:“以掃確實賣掉了他的長子名分,其他許多人也這樣做,結果是把自己排除在 神的最重要的福音之外,就象卑鄙的以掃一樣;不過你必須對以掃和小信有所區別,他們所有的財產也有所不同。以掃的長子名分是典型性的,小信的珠寶卻不是。

“以掃以他的肚子為他的 神,可小信卻不如此。以掃的需求在於滿足他的肉欲,小信卻不是那樣。而且,以掃的眼光狹隘,只在於他肉體上的滿足,他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與我有什麼益處呢?”(創25:32)然而小信雖然信心不那麼大,卻能靠他的這一點點信心,重視他的珠寶而不把它們賣掉或當掉。你讀聖經,無論從哪裡都看不出以掃有什麼信心。沒有,絲毫也沒有。因此,只有肉體在支配時(不具有能抵抗誘惑的信心的人就是這樣),就是向地獄裡的魔鬼出賣他的長子名分,甚至他的靈魂和一切,也都不足為奇了。這種人跟驢一樣,“起性的時候誰能使他轉去呢?”(耶2:24)當他們一心只想滿足自己的欲望時,不論付出多大代價,他們也在所不惜。可是小信卻是另一種性情,他一心只想屬 神的事情,他信靠天上屬靈的東西為生。因此,有這種性情的人賣掉他的珠寶(就算有人要買的話),換來精神上的空虛,會有什麼結果呢?一個人難道肯花一文錢買來幹草填飽肚子麼?你難道能勸斑鳩向烏鴉那樣吃腐爛的屍體嗎?盡管無信仰者為了肉欲,能把他們所有的東西都典當、抵押或賣掉,甚至連他的自身也毫無保留地搭上;然而有信心的人,哪怕只有那麼一點,卻不會這樣做。因此,你就錯在這裡,我的兄弟。”

盼望說:“我承認這一點,但你嚴厲的指責幾乎使我生氣。”

基督徒說:“怎麼啦,我只不過把你比作性格活潑的小鳥,在人跡罕到的小路上頂著蛋殼奔來奔去罷了。好!不說這些吧,還是考慮一下爭論中的問題吧,你和我會取得一致的。”

盼望說:“可是,基督徒,我心中在想,那三個人只不過是一伙膽小鬼,不然怎麼會一聽見路上有人走來就馬上逃走呢?小信為什麼沒有鼓起更大一點的勇氣呢?我認為他應該跟他們抵抗一下,到實在沒有辦法時再讓步也不遲。”

基督徒說:“許多人都說他們是膽小鬼,看到自己受試煉時,就很少有人會如此想了。至於勇氣,小信確實沒有。照你這樣說來,我認為你如果是他,你也只不過稍作抵抗,然後就會屈服的。毫無疑問,在他們離我們尚遠的情況下,你會有些勇氣,要是他們出現在你面前,像對他那樣,他們就會使你改變主意了。”

“不過還可以再想一想,他們只不過是被雇用的強盜,他們為無底坑之王效力,需要時,此王會親自趕來幫忙,他的聲音就像獅子的吼叫(彼前5:8)。我自己也遇到過小信所遇到的事情,覺得的確很可怕。這三個歹徒向我進攻,我開始像一個基督徒那樣進行抵抗,他們只呼喊一聲,他們的主子便立即來到。要不是 神的安排,讓我全身披掛盔甲,我就只能束手待斃。而且,盡管我身上全副武裝,我還是覺得很難表現出大丈夫的氣概。除非親身經歷過這種斗爭,否則沒有一個人真正知道這種斗爭是多麼驚險。”

盼望說:“咳!你看,他們認為洪恩在後面來了,他們就逃跑了。”

基督徒說:“的確如此,只要洪恩一出現,不但他們,連他們的主子也會一起逃之夭夭。這也不足為奇,因為洪恩乃是 神的戰士。可是我認為,你應當把小信與 神的戰士加以區別。 神的臣民不都是 神的戰士。當每個人受到試煉時,他們也不能都像洪恩那樣戰功顯赫。我們能否認為每一個小孩都能像大衛那樣對付歌利亞(撒上17章),或一只鷦鷯能有一隻公牛的力氣,這種想法合乎實際嗎?有的人堅強,有的人軟弱;有的人信心大,有的人信心小;小信屬於弱者,因此時常處於絕境。”

盼望說:“我真希望他們碰上的是洪恩。”

基督徒說:“就算是他,他也可能忙於應付。我必須告訴你,洪恩雖然精通劍術,但也只在距人於一劍之外時,才能從容對付他們。如果讓他們逼近身邊,那麼即使是懦夫、懷疑或是另一個人,事情就會難辦,他們會把他打倒在地的。你該知道,一個人摔倒在地時,還會有什麼作為呢?”

“只要仔細瞧一瞧洪恩的臉,任何人都能看到那些傷疤和刀疤,這足以證明我所說的。我聽說有一次(那時他正在搏斗)他喊道:‘我們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這些強壯的歹徒及其同黨曾如何使大衛呻吟、悲嘆和呼喊啊!還有希幔(詩88篇;王上4:31)和希西家(王下18:19)也是這樣,他們雖然是當代的戰士,但在受到這些人攻擊時,都不得不全力以赴。盡管如此,他們在對付敵人時仍然不得不血染戰袍。彼得曾想一顯身手,但是,雖然有人說過他是門徒中的首要人物,他也被敵人弄得最終連在一個使女面前承認主都害怕。”

“況且,惡徒們的王一呼便到;他從不遠離,總在叫得應之處。任何時候,只要他們招架不住,它便會盡可能前來助陣。人家這樣說:‘人若用刀、用槍、用標槍、用尖槍扎他,都是無用。他以鐵為幹草,以銅為爛木。箭不能恐嚇它使它逃避,彈石在他看為碎秸,棍棒算為禾秸;他嗤笑短槍颼的響聲。’(伯41:26-29)碰到這種情況,一個人有什麼辦法呢?的確,如果一個人隨時能有約伯的馬,並且有能力和勇氣去駕馭他,他就有可能做出英雄壯舉。因為‘它頸項上挓挲的鬃是你給它披上的嗎?是你叫它跳躍象蝗虫嗎?它噴氣之威使人驚惶。它在谷中刨地自喜其力;它出動迎接佩帶兵器的人。它嗤笑可怕的事並不驚惶,也不因刀劍退回。箭袋和發亮的槍並短槍,在它身上錚錚有聲。它發猛烈的怒氣將地吞下,一聽角聲就不耐站立。每角發聲,它說呵哈,它從遠處聞著戰氣,又聽見軍長大發雷聲和兵丁吶喊。’(伯39:19-25)”

“不過像你我這等徒步之人來說,可千萬別期望碰上敵人,聽到別人失敗時,也別自誇會比他們強多少,也不要因自命為大丈夫而沾沾自喜。因為這種人遇到試煉時往往表現得最糟,請看一下彼得,我前邊曾提到過他。他會誇口,他的虛榮心會促使他說他比別人強,比所有的人都更加站得牢;可是,有誰像他那樣在這些惡徒面前敗得那麼慘呢?”

“因此,當我們聽說在 神的大道上發生這種搶劫的時候,我們應做兩件事。”

“第一,我們要披上盔甲,而且一定要拿上盾牌。因為就是由於缺少了盾牌,使得那位勇猛攻擊海中怪獸的人沒能制服它。的確,要是沒有盾牌,怪獸就全不怕我們。因此,善戰者說:‘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了一切的火箭。’”(弗6:16)

“再者,我們應該要求 神護送我們,衪就將親自與我們同行。這使得大衛在死蔭谷裡歡欣鼓舞;摩西則寧願死在他所站之處,也不願離開 神一步(出33:15)。哦,我的兄弟,只要 神與我們同行,雖有成萬的敵人來攻擊我,我也不怕(參見詩3:5-8)。要是沒有 神,雖然有驕傲的助手,也要‘仆倒在被殺的人以下’(三)。”

“至於我,過去也曾與敵人交戰過,雖然由於 神的仁慈,我現在還活著,但我不敢自誇我有什麼大丈夫的氣概。如果能不再遇上這種凶險,我將會很高興,不過,我怕我們尚未脫離所有的危險。不過,既然獅子和熊都沒能把我吞吃掉,我希望 神也會把我們從另一個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手中拯救出來。”於是基督徒唱道:

可憐的小信,受到盜賊的搶劫,

信主的人要牢記,應當加強信心,

一萬個敵人也能打贏,否則連三個對手也不行。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