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二十三
離開他們睡著的地方不遠,有一個懷疑城堡,主人是絕望巨人,他們現在正睡在他的領地。絕望巨人一早起身,在自己的領地散步,偶然發現基督徒和盼望在那裡。他用冷酷而粗暴的聲音把他們叫醒,問他們從哪裡來,在他的領地作什麼?他們告訴他,他們是天路旅客,他們是迷了路。於是巨人說:“你們昨晚非法侵入我的領地,踐踏我的田產並躺在其上,因此你們得跟我走。”因為他比他們健壯,所以他們不得不跟他走。他們無法可說,因為知道自己錯了。巨人把他們押在前面,把他們趕進他的城堡,關在一個漆黑的地牢裡,那裡又臟又臭,使二人極為難受。他們就這樣關在這裡從禮拜三早上一直到禮拜六夜間,一口面包未吃,一滴水未喝,既沒有亮光,又無人來問他們要些什麼。他們在這兒處境惡劣,而又遠離親朋好友。基督徒在此處更是雙重悲痛,因為就是由於他當時急於要走僻徑草地的小路,他們才陷入了這種困境。

絕望巨人有個妻子,名叫弗信。巨人睡覺時,告訴他妻子他抓住了兩個犯人,把他們關在地牢裡,因為他們侵犯了他的領地。然後,他還問她該怎樣處置他們最好。於是她問起他們是什麼人,來自何處,要去哪裡。他都告訴了她。她給他出主意,讓他早上起來後毫不留情地把他們痛打一頓。就這樣,他起身後,找來一根毒打人用的酸蘋果樹棍,走進地牢,先是把他們罵得狗血噴頭,而他們倆卻連一句得罪他的話都沒有出口。接著他便僕向他們,狠狠地打他們,打得他們無法招架,癱倒在地。打得夠了,他離開地牢走了,讓他們為自身的苦難哀聲悲嘆。因此一整天他們什麼也不作,只是嘆息、悲痛而已。

第二天晚上,弗信又與她丈夫談起他們時,知道他們竟還活著,就出主意要他勸他們自殺。因此第二天一早,他又像以前那樣。粗暴地走進地牢,看見他們因前天的傷痛而痛苦不堪,就告訴他們,既然他們永遠也別想走出這個地方,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不管是用刀、用繩索或用毒。他說:“明知活著這麼痛苦,你們為什麼一定還要活?”但他們仍要求他放他們出去。聽了這話,他惡狠狠地瞪著他們,直向他們衝過去,要不是他的痙攣病發作(有時天晴時,他的痙攣病就會發作),手一時不管用,無疑會結果他倆的性命,但這一來不得不悻悻而退,像以前那樣,讓他們考慮該怎麼辦。於是兩個囚犯商量起來,考慮是否要聽從他的勸告,他們是這樣開始交談的:

基督徒說:“兄弟,我們該怎麼辦?我們眼前的日子太悲慘了。就我來說,我不知道是否這樣活下去最好,還是立即死掉。‘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的骨頭’(伯7:15),墳墓遠比這個地牢好受得多。我們還要受這個世俗的管轄嗎?”

盼望說:“我們目前的境遇確很可怕。對我來說,一直如此活下去,還不如死了更好。但我們還得想一想,我們所要去的那個國度的主曾經說過,‘你們不可殺人’,不能殺別人,那我們就更不能聽巨人的話把自己殺掉。何況,殺別人者只能殺死別人的肉體,而自殺者卻會把自己靈魂和肉體一直殺掉。再有,我的弟兄,你談到墳墓裡的安逸,但你難道忘記了地獄麼?凶手是一定要到那裡去的。因為殺人者絕對得不到永生。讓我們再想想,絕望巨人並不掌握世界上所有的律法。據我所知別人也像我們一樣地被他抓住,卻能從他手中逃出。誰敢擔保創造世界的 神不會讓絕望巨人死去?或是有時他會忘掉給地牢止鎖;要不然他會不會在我們跟前痙攣發、病發作,以致四肢不能動彈?要是再有這種情況發生,我已下定決心,盡我所有的力量逃出他的手心。我真夠傻,以前沒有這樣。但不管怎樣,我的兄弟,讓我們忍耐,再忍受片刻。也許我們幸運逃脫的時機就要來臨,只是我們千萬不能作殺自身的凶手。”盼望的這番話確實使兄弟的心情平靜了一些,因此他們繼續一起在黑暗中、在痛苦悲慘的情況中挨過了這一天。

傍晚時,巨人又到地牢裡,想看看他的囚犯是否已聽從了他的勸告。他一到那兒,發現他們還活著。說真的,只不過僅僅活著,因為這時,由於沒有面包也沒有水,再加上挨他的打所受的創傷。他們只不過還有口氣罷了。不管怎麼說,他發現他們還活著,這使他妒火中燒,並告訴他們,鑒於他們不聽從人孤勸告,要使他們難熬得悔不該當初從母腹中生下來。

聽了巨人這樣講,他們嚇得渾身發抖,我看基督徒已嚇昏了。不過一會兒又蘇醒過來,於是二人又重新談論起絕望的勸告,到底要不要照辦。此時基督徒似乎又想自殺,但盼望作了如下的第二次答復:

盼望說:“我的兄弟,難道你忘了你在這之前是多麼勇敢嗎?亞玻倫未能打垮你,你在死蔭谷裡的所見、所聞和感受令我屈服。什麼樣的艱難、恐怖和驚奇你都經歷過!而你現在卻什麼都沒有,反倒懼怕起來。你看與你一同關在地牢中的我,生性比你懦弱得多。巨人對我的傷害也不比你輕,一樣不給我吃喝,我一樣得在黑暗中呻吟。可是,讓我們學會再忍耐一些吧!還記得你在浮華集市上如何對付那些人吧,你既不怕鎖鏈和鐵籠,也不怕鮮血淋漓的死亡。因此讓我們(至少避免去做羞辱一個基督徒的事)以最大的毅力忍耐下去吧。”

這時黑夜又臨,巨人和他的妻子都將入睡,她問起關於囚犯的情況,他們有否接受勸告。巨人回答說:“他們是頑固的惡徒,他們寧願忍受一切苦難,卻不願自殺。”於是她說:“明天把他們帶到城堡院子裡去,讓他們看看那時被你殺掉的死人骷髏,讓他們相信,用不了一星期,你也會像對待他們以前來的同伙一樣把他們撕成碎片。”

第二天早上,巨人又到地牢裡去,把他們帶到城堡的院子裡,按他妻子所說的讓他們看那些骷髏。他說:“這些都是天路旅客,他們像你們一樣,侵入我的領地,我在我認為合適的時候,把他們撕成碎片。十天之後,我也要這樣對待你們。現在滾回你們的洞裡去吧。”說完,一路打著把他們趕回地牢。那天是禮拜六,他們像以前那樣,一整天悲哀地躺著。夜裡,絕望與弗信又談起了囚犯的話題;使巨人感到驚奇的是,他一次次的痛打和勸告都未能奏效,使他們自殺。他妻子聽後說:“我擔心他們不自殺是希望有人會來解救他們,要不然就是他們身邊一定有撬鎖的工具,希望靠它得以逃走。”巨人說:“親愛的,你既然這樣說,那我明天早上就去搜他們的身。”

星期六約摸半夜時分,基督徒和盼望開始禱告,並且一直禱告到幾乎天亮。

在天快亮時,基督徒像發現什麼似的,突然激動地說道:“我有多傻啊!我本可自由地行動,卻躺在這臭氣薰人的地牢裡!我懷中有一把名為應許的鑰匙,我相信它能打開懷疑城堡的任何一把鎖。”盼望連忙說:“真是好消息,好兄弟,趕快拿出來試一下。”

於是基督徒懷中掏出那把鑰匙,試著去開地牢的門,他把鑰匙轉動,門的鎖簧就往後退,門也隨之輕易地打開,基督徒和盼望都走出了地牢。然後他走向通往城堡院子的那扇外門,也用鑰匙把它打開。接著,他又走向大鐵門,這扇門也必須打開,雖然那把鎖非常難開,但那把鑰匙還是把它開了。他們就把門推開了,以便快快地逃走。但推門時所發出的吱嘎聲,把絕望巨人驚醒了。巨人急忙起身,想追趕他的囚犯,可他覺得自己的四肢不聽使喚,痙攣病又發作了。這一來他再無法追趕他們了。於是他們加緊趕路,又回到 神的大路上來,現在他們已經安全了,因為他們已經逃出了絕望的管轄範圍。

他們既已越過籬笆兩邊的階梯,就開始考慮該在階梯附近安些什麼,以防後來者落入絕望巨人手中。因此他們決定在那兒立一根柱子,上頭刻著這樣一句話:“越過籬笆兩邊的階梯乃通往屬於絕望巨人的懷疑城堡之路,該巨人蔑視 神,一心想殺害衪的天路旅客。”隨後到來的許多人因為讀了刻柱上的字句,得以避過危險。他們這樣做完後,唱道:

我們離開了正道,才發現踏上禁地是什麼滋味。

但願後來者不要大意,以免為他所囚,說是侵犯他的領地,

他名為絕望,他的城堡名叫懷疑。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