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二十
基督徒說:“從花言巧語市來?可有好人住在那邊?”私心說:“有,我希望是這樣。”基督徒說:“請問先生,你的尊姓大名?”私心說:“我和你素昧平生,你若也走這條路,我願和你作伴;要不然,我也無所謂。”基督徒說:“這個花言巧語市,我倒聽說過。我記得,人們都說那是個富有的地方。”私心說:“確是這樣,這我可以向你保障;我在那兒有許多有錢的親戚。”基督徒說:“請問那兒有哪些人是你的親戚?”私心先生說:“幾乎全城的人都是,尤其是轉向爵士、趨炎附勢爵士,花言巧語爵士(此城就是從他的祖先得名的),還有討好先生、騎牆先生,皆可先生,還有我們教會牧師百舌先生是我的舅舅。老實說,我已經是一位上流紳士,而我的曾祖父不過是一名船工,善於聲東擊西,我也是靠相同的職業取得了我大部分的財產。”

基督徒說:“你結婚了嗎:”私心說:“是的,我的妻子是一位非常賢惠的女人,還是一位賢慧夫人的女兒,她是裝作婦人的女兒,因此她是來自非常有聲望的家庭,其教養水平之高,使她懂得如何同所有的人周旋,不管是王子還是農民。說實話,我們在信仰上跟那些較嚴格的人略有不同,只不過在兩個小節上。第一,我們從不逆風頂潮。第二,當大家都相信 神時,我們總是非常熱心;如果陽光普照,而且人們對相信 神的人歡呼時,我們非常喜愛跟她們一起在街上行走。”

基督徒聽罷走向近旁的同伴盼望,對他說:“聽了他的自我介紹,我想起這個人必是花言巧語市的私心無疑。如果真是他,那我們可就跟這一整帶最貨真價實的惡棍結伴啦。”於是盼望說:“問一下他,我想他總不至羞於說出自己的名字吧!”因此基督徒又走到私心身旁,說:“先生,你講得似乎你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得多,如果我沒認錯的話,我想我多半猜到你是誰了。你難道不就是花言巧語市的私心先生嗎?”

私心說:“這並非我的名字,它是同我合不來的人給我起的綽號,我只好作為恥辱忍受下來,就像其他好人在我之前也曾忍受過一樣。”

基督徒說:“不過,難道你從來沒有讓別人有理由這樣稱呼你嗎?”

私心說:“沒有,從來!我給他們有理由起這個綽號,主要是由於我時常能隨機應變,隨波逐流,因而得到些好處,佔點便宜,人們便叫我這個綽號。其實,並不是我去找便宜,乃是便宜來找我,是我的運氣好。”

基督徒說:“我看你的確是我聽說過的那個人;老實對你說,我倒覺得這個名字對你再適合也沒有了。”

私心說:“好吧,如果你要這樣想,我也沒有辦法。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的話,你會發現我是一個好伙伴。”

基督徒說:“你要是願意我們一道走,那你就得頂風逆潮。但我看得出這是違背你的主張,你不願意做的。關於相信 神,你還得有這種思想準備,不管得時不得時,不管備受稱讚,或腳鐐手銬,你都得堅信到底,始終不渝。”

私心說:“你不要把這些強加在我的信仰之上,讓我自己決定吧!只是,請允許我和你一起去。”

基督徒說:“多走一步不行,除非你照我建議的去做。”

於是私心先生說:“我決不放棄我的原則,因為他們不僅無害而且有益。如果你們不讓我同行,我就只好按照你們追上我以前那樣單獨前行,直到有願意跟我作伴的人追上我為止。”

這時我在夢中看見基督徒和盼望甩開他,走在他前頭保持一段距離。可是當他們中一個人回頭看時,只見有三個人跟在私心後面。這三人趕上他時,私心向他們深深地鞠了個躬,他們也還禮。他們是:戀世先生、愛錢先生和吝嗇先生。私心先生從前就認得這三人,因為他們年輕時是同學,一起在北方貪財州商業城慕利受業於聚斂校長。這位校長教他們斂財的伎倆,或是通過暴力、欺騙、諂媚、謊言或是披上宗教外衣,不一而足。這四位先生深得他們校長的真傳,因此他們各人都有能力辦這樣的一所學校,去教人如何斂財。

正如我說過的,他們相互致意之後,愛錢先生問私心先生:“在我們前面走的是誰?”

原來他們還能看見基督徒和盼望。

私心說:“是兩位遠鄉人,正在按他們自己方式走天路。”

愛錢說:“哎呀!他們為什麼不等一下,那樣我們就能和他們成為好伴了。因為我認為,他們、我們和你都在走天路。”

私心說:“我也這麼認為。但前面那兩人如此刻板,並且固執己見,一點也不尊重別人的意見,不管一個人多麼虔誠,只要同他們不完全一致,他們就會拒不與他為伍。”

吝嗇說:“這真可惜。我們也看到過有些人過於正直,他們的刻板使他們只對自己以外的人進行批評和譴責。不過,請問你跟他們在哪些方面和哪幾點上有分歧?”

私心說:“他們固執地認為,不論天氣好壞,都得趕奔天路,我卻要等待風平潮息,然後才趕路。他們隨時願意為 神冒一切的險,我卻利用一切機會設法保存我的生命和財產。他們在信仰上堅持自己的看法,盡管受到其他人的反對,而我只在形勢對我有利和我的安全無虞時才堅持信仰 神。他們在人們蔑視、迫害信徒時,仍堅持相信 神,而我則只在宗教信仰春風得意、受盡人們讚揚的日子,才加以擁護。”

戀世說:“啊,請稍停一下,私心先生;至於我,我認為他只是一個傻瓜而已。他有自由可以保住他所有的一切,卻如此放棄自己的權利。吝嗇說:“我認為我們在這一點上完全一致,因此不要多說了。”

愛錢說:“是這樣,對此的確不必多說。因為一個既不相信聖經,又不相信理智的人(你們知道我們是二者兼而有之的),就不懂得自己有什麼權利,也不會謀求自身的安全。”

私心說:“弟兄們,你們都知道,我們都是走天路的人,我們不要老是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應該轉換一下話題,請允許我向你們提出如下問題:”

“假定一個人、一位牧師或是一位商人等,有機會得到世上的福氣,如果他不在外表上顯出他在相信 神的某些問題上(其實他從來沒有對這些問題有熱情)具有非常的熱情,他就不能得到那些福氣,那麼,他是否能通過這種手段去達到目的,而仍不失為一個正直誠實的人?”

愛錢說:“我知道你這個問題的真諦了;如果各位先生允許的話,讓我盡力先來答復。首先,把你的問題針對一位牧師來說。假定有一位可敬的牧師,他的薪俸非常之低,眼見有一個薪俸大得多的牧師職務,他現在也有機會得到它,只要他工作得更加勤奮,通過更經常、更熱心地傳道,而且為了迎合人們的性情,改動了他所堅持的一些原則,就我而言,我不認為有什麼理由不讓他這樣做(假如他有一個或者更多的理由),而他仍不失為一個誠實的人。為什麼呢?因為:”

第一,他取得較豐厚薪俸的願望是合法的(這一點無可反駁),因為這是 神擺在他面前的。因此只要他能就可等到,不存在良心上的問題。

第二,況且,他對那份優厚薪俸的牧師職務的想望使他成為更勤奮工作,更熱心的傳道士等等,因而使他成為一個更完善的人,是的,這會使他的才華得到提高,這是合乎 神的意旨的。

第三,至於他為了迎合人們的性情,為效勞他們而放棄他所堅持的某些原則,這只能表明:

(1)他具有自我克制的性情;

(2)他的舉止親切而討人喜歡;

(3)因此他更適合於他的牧師職務。

第四,因此我的結論是,不該把一個從薪俸低微職位轉到薪俸較高職位的牧師看成是貪財;反而是,由於他在才華、勤勞方面的進步,應該認為他是一個克盡天職,並且善於利用機會、努力行善的人。

“現在看問題的第二部分,就是你所講起的商人的問題。假定有這麼一個商人,他的店裡營業很清淡,但在他虔誠相信 神後,他的生意就好起來,或許還娶上一個有錢的妻子,因此店堂內顧客盈門,營業蒸蒸日上。就我來說,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認為他這樣做是不合法。為什麼呢?因為:”

第一,虔誠相信 神是一個人的美德,不管一個人用什麼手段使自己變成如此。

第二,娶一個有錢的妻子和迎來更多的顧客也不屬非法。

第三,何況一個人因虔誠相信 神而得到這些好處,他所得到的都是好的,他自己也變好了。因此,他有了一個好妻子、許多好顧客和好收益,而這一切都來自他虔誠相信 神,這又是件好事。所以,通過虔誠相信 神而取得這一切是又好又有利的設想。

愛錢先生對私心先生所提問題作出的這個答案,受到他們大家的高度讚揚。他們都認為總括來說,這既有利又有益。而且,因為他們認為無人能駁倒他,還因為基督徒和盼望還招呼得到,他們一致同意,追上二人就把這個問題向他倆發難。更確切地說,是因為二人在這之前曾反對過私心先生。於是他們從後呼叫二人,那兩個人就站住等他們走上前去。他們邊走邊商量,決定讓戀世先生代替私心先生出面向二人提出問題;因為他們認為,二人對他的答復不會再有剛才與私心先生分手時憤怒的餘火。

於是他門走進基督徒和盼望,簡單打過招呼後,戀世先生就向基督徒和他的同伴提出了這個問題,請他倆要是能回答的話就回答。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