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九
“法官大人,我不大熟悉這個人,也不想進一步了解他。不過,據我所知,他是一個非常有危害性的傢伙,這是我從那天和他在本城交談時得到的印象。在交談中我聽見他說我們的信仰一文不值,一個人依靠這樣的信仰決不能取悅於 神。法官大人,根據他的說法,您知道其結論必然是什麼,那就是說,我們的崇拜必然是一場空,我們仍然有罪,並且最後必將被 神罰入地獄。我要說的就是這些。”

然後讓馬屁精宣誓,叫他替他們的主子國王指控犯人。

馬屁精說:“法官大人,諸位先生,這個傢伙我認識已經好久了,並且聽見他說過一些不該說的話,他辱罵過我們尊敬的國王別西卜,還輕蔑地說起過他尊貴的朋友,就是老奸勳爵、肉欲勳爵、奢侈勳爵、愛虛榮勳爵、好色老勳爵、貪婪勳爵以及我們所有的貴族。而且他還說過,如果人人都和他有一樣的想法(要是可能的話),這些貴族就沒有一個能在本城安下身來。此外,他還不怕得罪您,法官大人,把您罵成是不敬 神的惡棍,他還用許多類似的侮辱性名詞,對本城的大部分上等人橫加誹謗。”

馬屁精說完這些壞話後,法官又把話鋒轉向犯人,說:“你這個逃亡者、異教徒、賣國賊,你都聽到了這幾位誠實的先生指控你所做的見證了嗎?”

忠信說:“我可以為自己略作辯護嗎?”

法官說:“老兄,你不配再活下去了,只能就地正法,然而,為了讓大家看到我們對你的仁慈,就讓我們聽一下你這個壞透的叛徒還有什麼話要說。”

忠信說:“第一,我對嫉妒先生所說的話的回答是:我絕對只說過,凡是違背 神之道的規章、法律、風俗或人們,都與基督教背道而馳。如果我這話說錯,就請指出我的錯誤,我隨時准備公開認錯。”

“至於第二點,也就是迷信先生以及他對我的指控,當時我只說過,崇拜 神需要有屬靈的信心,而這種信心只能來自具有 神旨意的屬靈啟示。因此,在崇拜 神中如果沒有屬靈的啟示,就不能得到永生。”

“第三,至於馬屁精先生的指控,我說(我在這裡避免用專門名詞,免得你們以為我在罵人)這城市的國王以及他的烏合之眾,這位先生列舉過的他的隨從,只配下地獄,不想留在本城和本國內。願 神饒恕我這樣直說。”

這時審判官對陪審團(他們始終在一旁傾聽各觀察)說:“陪審團諸君,你們看到的這個人就是使本城發生一場大騷亂的罪魁,你們也聽見了這些可敬的先生們對他所作的指評語證,你們還聽到了他的答辯和供認。現在由你們來決定,是絞死他,還是饒他一命;不過我認為應該先向你們交待一下我們的法律。

“從前,我們國王僕人法老王曾定下一條法令:一旦相信對立宗教的人數增加到對法老不利時,應把他們中的男子投入河中(出1:22)。在尼布甲尼撒王時代(該王也是我們國王的僕人),也定下過一條法令:凡不俯伏敬拜他的金像的人,必須‘扔在烈火的窯中’(但3:6)。在大利烏王時代也立過一條法令:如有人向王以外的任何神祈求,就要被‘扔在獅子坑中’(但6:7)。如今這個叛徒已違犯了這些法令的實質,不但在思想上(這已經不能容),而且在還在言語和行為上,因此當然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至於法老王,他的法令乃是為防患於未然而制訂的,當時尚未發現明顯有罪,可是本案例卻是明顯的犯罪。關於第二點和第三點辯訴,你們已經看出他是在反對我們的信仰,根據他已供認不諱的叛逆罪,他乃死有餘辜。”

於是陪審退席。其成員有盲目先生、無用先生、惡意先生、縱欲先生、放蕩先生、任性先生、傲慢先生、仇恨先生、說謊先生、殘酷先生、恨光先生和不寬容先生,他們不約而同都定忠信有罪,然後一致決定在法官面前裁決他有罪。他們中的陪審長盲目先生首先發言,說:“我看得清清楚楚,此人乃是異教徒。”接著無用先生說:“讓這種人從世上消失吧!”惡意先生說:“對,我看到他就惡心。”“縱欲先生接著說:“我決不能容忍他。”放蕩先生說:“我也不能。因為他總會對我的作風橫加遣責的。”任性先生說:“絞死他,絞死他。”傲慢先生說:“可憐的小人!”仇恨先生說:“我從心底裡恨死他!”說謊先生說:“他是一個說慌的人。”殘酷先生說:“絞刑還便宜了他。”恨光明先生說:“我們趕快除掉他!”不寬容先生接著說:“即使把世上的一切都給我,我也不會跟他和解,讓我們立即給他定死罪吧!”

於是他們照辦不誤,立即宣判,把忠信從所在之處押往他所來自之處,在那兒處以極盡殘酷之能事的死刑。

因此,他們把他押出來,按他們的法律處死他。他們先是鞭打他,然後毆打他,用刀割他的肉,接著又用石頭擲他,用劍刺他,最後他們在火刑柱上把他燒成灰燼。就這樣,忠信結束了他在世的旅程。

這時我看見,在人們背後有一輛馬車和兩匹馬在等候忠信,他和敵人一把他處死,他就被接入那輛馬車,在號筒聲中穿過雲層,直達天國大門。至於基督徒,他的死刑得到緩期執行,被押回監獄,在那兒又蹲了一段時間。可是掌管一切的 神,手中握有能左右他們怒氣的權柄,在他的支配下,基督徒得以從他們手中逃出來,並繼續他的行程。

他一邊走,一邊唱道:

忠信,你忠信承認主,必將得到主的賜福;

而不忠信的人,雖然在浮華世界中尋歡作樂,

卻落得在地獄苦難中悲傷痛哭。

唱吧,忠信,你的名字永久長存,

你的身體雖被殺害,你的靈魂卻得到永久的福樂。

這時我在夢中看到,基督徒並非獨個兒行走,而是有一位叫盼望的人(由於看到基督徒和忠信在市集上受了迫害時的言語和行為而產生了盼望)隨他同行,並與他結盟為兄弟,要求和他做伴。就這樣,一個為真理作見證而獻出生命,另一個即從他的灰燼中復活,成為基督徒天路旅程中的伴侶。這位盼望還告訴基督徒,市集上還有許多人會找機會隨後而來。

我看到,他倆從市集出來後不久,就趕上了一個在他們前面行走的名叫私心的人。他們問他:“先生,請問你是何許人?往哪兒去?”人告訴他們說,他來自花言巧語市,正前往天國,但卻不告訴他們自己的名字。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