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八
此外,在這個市集上還隨時可以看到玩雜耍者、騙子、斗技者、賭徒、小丑、流氓和無賴等,一應俱全。

在這兒還能看到偷盜、凶殺、通奸、發假誓等等罪行,令人觸目驚心。正如在別的較小的市集上一樣,有些專名的街道出售各種特色商品,這兒也有專名的廣場、街道、馬路,可以最快的速度在那裡找到各種商品。這兒有英國街、法國街、意大利街、西班牙街、德國街,出售各種浮華商品。也像別的市集總有某種商品為主那樣,這個市集也大力推銷羅馬貨物和商品,只有我們英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商品在那兒不受歡迎。

我說過,通往天國的路恰好穿過設有這個浮華市集的市鎮。誰想不經過這個市鎮而到天國去,“除非離開世界方可。”(林前5:10)萬王之王在世時,也曾通過這個市鎮前往他自己的國度,而且正遇上趕集的日子。那時這個集市的大老板別西卜請他購買浮華貨物,而且表示只要他穿越市鎮時對魔鬼表示尊敬,俯伏拜牠,就會讓牠成為市集的主人。由於衪是享有如此崇高尊榮的人,別西卜便帶衪走遍各街,在短短時間裡“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給衪看”,滿以為能引誘耶穌降低衪的地位,買下牠的一些浮華物品;可是耶穌無意購買那些商品,竟不屑一顧地離開了這個市鎮。從這裡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很古老的集市,規模也非常大。

我說過天路旅客必須經過這個市集,於是他們到來了。可是,看哪,他們一進入市集,市集裡所有的人都被驚動,整個市鎮在他們周圍騷動起來,其原因如下:

第一,天路旅客們所穿的衣服跟集市上出售的任何一種都不一樣。因此集市上的人們都對他們爭相注視。有的說他倆是傻瓜,有的說他們是瘋子,有的說他們是外地人。

第二,他們在對他倆的衣服驚奇的同時,也對他倆的話語感到驚異,因為沒有人能聽懂他倆在說些什麼。他倆講的自然是天國的言語,而市集上的人卻都是世俗的人。因此從市集的這一頭到那一頭,雙方都以為對方是野蠻人。

第三,一點也不能使商人高興起來的是,這兩位天路旅客對他們所有的貨物很不在意,甚至不屑一顧。要是商人向他們推銷貨物,他們倆就會以指塞耳,喊道:“求你叫我轉眼不看虛假。”(詩119:37)並且兩眼望天,表明他倆的買賣和交易乃在天上(參見腓3:20)

有一個人看他倆的舉止行動,取笑地問:“你們想買些什麼?”他們嚴肅地望著那人,說:“我們要買真理。”這一來,人們就乘機更加看不起他倆了。有的嘲弄,有的辱罵,有的斥責,有的叫別人毆打他們。最後竟在市集上引起一陣叫鬧和騷動,以致秩序大亂。

消息立刻傳到市集大老板那兒,大老板立刻跑來,委派幾個心腹盤問那兩人。就為了他倆,市集幾乎被搞得混亂不堪了。於是二人被帶去盤問,負責審問的人問他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穿這種希奇古怪的衣服到底幹什麼。二人告訴這些人,他們是天路旅客,“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來11:13),他們是正往他們自己的家鄉去,就是到天上的耶路撒冷去,他們認為市鎮居民和商人沒有理由如此辱罵他們,且不讓他們行路;只不過當有人問他們想買些什麼時,他們說過要買真理而已。

但被指定盤問他們的人認定他們是瘋子和狂人,否則就是有意來市集上搗亂的。於是把他們二人捉進去打了一頓,並且污泥塗滿他們全身,然後把他們關進籠裡,在市集上示眾。他們二人就這樣被關了一段時間,成為人們隨意取笑、惡意虐待或報復的對象,市集的大老板則一直在旁嘲笑他們遭受的一切。但二人極為忍耐,不以責罵對待責罵,反而為他們祝福;以善言對惡語,用仁慈回報所受的傷害。市集裡一些比其餘人較有見解且較少偏見的人開始阻止並指責人們對二人連續不斷的侮辱。人們卻遷怒於提意見的人,說他們跟籠子裡的人一樣壞,說他們大概是同伙,應該同樣對待。這些人回答說,在他們看來,這二人溫和而莊重,不想傷害任何人,而他們市集上有許多買賣人比被他們侮辱的人更應該關進籠子裡去,甚至上枷示眾。

雙方舌戰了一會兒後(這期間二人的表現一直非常明智沉著),竟動手互相毆打起來,雙方各有受傷。這一來兩位可憐人又被帶到審查者跟前,把剛才市集里發生的騷動、毆打歸罪於他們。因此他們被毒打,被帶上鐐銬,用鐵鏈牽著在市集上走來走去,作為懲戒並威嚇其他人,不得為他倆說話,或與他們聯合起來。但基督徒和忠信此時的表現更加理智,他倆是那麼溫順和忍耐,使市集中又有數人(雖然跟其餘的比起來為數甚少)站到了他倆那一邊。這一來對方更加冒火,竟然決定處死他倆。那些人威脅說,籠子和鐐銬已不足以對付他倆,由於他倆的膽大妄為和對市集人們進行誘騙,他倆非死不可。於是他倆又被押進籠子,等待處決的命令。人們把他倆關進去後,連腳也給枷上了。

這時他倆回憶從忠實傳道聽到的話,由於傳道告訴過他倆會遭到些什麼,使得他倆對所走的路和因此而遭受的苦難,信心更加堅定了。他倆正互相安慰說,誰命中注定要被處死,誰的結果就最好。因此各自暗地裡希望自己能優先受難。不過,他倆還是把自己交托給統治一切的 神來安排,對自己的前途處之泰然。

然後,定了一個時間,要把他二人提去受審,以便定罪。到了時候,他倆被帶到敵人面前受審。法官名叫憎善勳爵,訴狀實質不變,只不過形式上略有不同,其內容為:他倆是他們進行買賣的敵人和擾亂者;他倆在鎮上制造混亂和分裂,並已使一些人附和他倆最危險的主張,公然蔑視他們國王的法律。

這時忠信開始答話,他說他只反對對抗至高 神的人。他說:“至於擾亂,我可沒有這樣做過,因為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站在我們一邊的人就是因為目睹我們的誠實和無辜才同情我們,而他們倒是由壞變好了。至於你們提到的國王,因為他是別西卜,是我們 神的敵人,所以我蔑視他和他所有的隨從。”

於是法庭宣告,有誰要為他們的主子國王反駁被審的犯人的,可以起來作證。於是來了三個證人,就是嫉妒、迷信和馬屁精。法官問他們認不認得受審犯人,以及他們要為他們的主子國王指控他些什麼。

先是嫉妒站出來,他這樣說:“法官大人,我早就認識此人了,我願意在這個尊嚴的法庭上發誓作證。”

法官說:“停下來,讓他宣誓。”

人們讓他宣了誓,於是他說:“法官大人,雖然此人名字好聽,可是他卻是我們家鄉中最壞的人之一;他目無君民,並且蔑視法律和風俗,竭盡全力以其不忠誠的見解稱為信心和聖潔的原則,迷惑眾人。特別是,有一次他對我說,基督徒和浮華城的風俗勢不兩立,絕無妥協可能。他的說法,法官大人,不但一筆抹殺了我們所有值得稱讚的行為,連我們這樣做也受到譴責。”

法官聽罷問他道:“你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嫉妒說:“法官大人,我要說的還有許多,但我不想多講,免得使人覺得討厭。不過,在另外兩位先生作證後,如果處死他還缺少證據的話,我願意再加以補充。”於是他就站到旁邊去。

然後法庭傳喚迷信,先叫他朝犯人看著。他們問他有什麼反駁犯人的話要為他們的主子國王說,他們讓他宣誓後,他開始說道: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