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六
忠信說:“好了,我的弟兄,我一定相信你,不僅因為你說你了解他,還因為你像一個基督徒那樣,能公正地談論一個人。我認為你說這些話不是惡意中傷,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基督徒說:“對了,如果我也像你一樣不了解他,我也會像你一樣把他當作好人對待。如果有些不相信 神的人說他不好,我也會認為那是誹謗壞人。但據我所知,我能證明所有這些都是事實,他劣行累累,罪責難逃,好人為他感到羞恥。他們既不能稱他為弟兄,也不能稱他為朋友,在認識他的人中只要提起他的名字,人人都會臉紅。”

忠信說:“啊,我明白了,說話和行為是兩碼事,今後我要更加留心這個區別。”

基督徒說:“它們的確是兩回事,正如靈魂和肉體那樣相異。因為沒有靈魂的肉體只是一具空殼,因此,單是嘴上說說,也只是一具具空殼。相信 神的精髓在於行道。‘在 神我們的父,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多話不明白這一點。他認為單憑聽和講就能成為一個好基督徒,因此就欺騙了他自己的靈魂。要知道聽道只是播種;談論不足以證明他的心裡和生命裡確已生根結果(參見太13:18-23)。我這樣說是向你表明,到了那一天,多話的談論會顯得多麼毫無意義。”

忠信說:“這使我想起摩西所講過的怎樣的走獸方算潔淨。凡蹄分兩瓣、倒嚼的走獸才潔淨;光是分蹄、或光是倒嚼的都不潔淨。兔子倒嚼,可是不潔淨,因為它不分蹄(利11:3-7)。這倒真的像多話,倒嚼,他追求知識,他咀嚼經文中的言語,但他卻不分蹄,他不離開罪人的道路,與罪人同流合污,卻不分蹄,像兔子那樣,他保持著狗或熊的腳,因此不潔淨。”

基督徒說:“也許你已道出了這些經文的真正含義。我要補充一點:保羅把某些人,還有那些大空談家稱為‘鳴的鑼和響的鈸’(林前13:1);他在另一處經文裡把它們稱為‘有聲無氣的物’(林前14:7)。無氣之物就是沒有真正信心和福音恩典之物,因此永遠不能與有生命的人一同置身於天國,盡管他們談論的聲音如同出自天使之口。”

忠信說:“其實,我一開頭並不怎麼喜歡與他作伴,現在就更加厭惡他了。我們該怎麼來擺脫他?”

基督徒說:“接受我的忠告,照我所說的去做,你很快就會發現他也會厭惡與你作伴了,除非 神感動他的心,使他轉變過來。”

忠信說:“那麼,你要我怎麼做?”

基督徒說:“是這樣,你可以到他那裡去,同他認真地談論一下相信 神的能力問題,直率地問他(等他同意後,事實上他一定會同意的),在他的心中,家裡或是行為中究竟有沒有 神的能力?”

於是忠信又向前走去,對多話說:“喂,你感到怎樣,現在怎麼樣?”

多話說:“謝謝你,很好。你這時才來,不然我們應該早已談論了許多事了。”

忠信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談了。既然你讓我提出問題,我就提這樣一個問題: 神的救恩在人的心中是怎樣顯現的?”

多話說:“我認為我們的談論內容肯定跟 神的能力有關。是啊,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願意回答你。我的回答的要點是:第一,一個人如果有 神的救恩在心中,他必定會大聲疾呼地反對罪。第二,忠信說:“不,請停一下,讓我們一次考慮一件事。我認為你應該說, 神的救恩在人的心中,他必定會使靈魂痛恨自己的罪。”

多話說:“怎麼,高喊反對罪和痛恨自己的罪之間難道還有什麼區別嗎?”

忠信說:“噢!區別很大。一個人可能為了策略而高喊反對罪。可是,除非他對罪懷有虔誠的反感,他是不會對罪痛恨的。我聽過很多人在講台上高喊反對罪,可是他們卻在內心裡、家中和行為舉止上很好地與罪和平共處。約瑟主人的妻子大聲喊叫,似乎她非常貞節;盡管這樣,她卻很想跟約瑟私通(參見創39:12-15)。有些人高聲喊叫反對罪,卻像母親大聲罵她膝上的孩子,說她多麼不乖,是個專愛淘氣的女孩,然後又緊緊地摟著吻她。”

多話說:“我看出來你在吹毛求疵。”

忠信說:“不,我沒有。我只是把事情弄清楚而已。那麼,你用來證明 神的救恩在人心的第二點是什麼?”

多話說:“對福音奧秘的淵博知識。”

忠信說:“這一點你應該先說,但不管先說後說,它們都是不對的;因為一個人固然可以從福音的奧秘中得到知識,甚至淵博的知識,然而在他的靈魂裡仍然可能沒有 神的救恩(林前13:2)。是的,一個人即使無所不知,但心中沒有愛,仍算不得什麼!因此也就不是 神的兒子。當基督問:‘你們明白這一切的事麼’門徒回答說:‘我們明白。’ 他又說:‘若是去行應有福了。’(約13:12-17)他不把祝福加在只是知道這些事的人身上,因為有的人只追求知識,卻沒有行動。他知道他主人的旨意,但並不按照旨意去行。一個人也許像天使那樣什麼都知道,但仍不是一個基督徒,因此你所說的第二點是不可靠的。的確,知識會使空談家和誇誇其談者高興,但是行動卻能使 神喜悅。這並不是說,要使心靈完美就不需要知識,因為沒有知識的心靈是沒有價值的。所以知識有兩種:一種是停留在對事物空洞思索上的知識,一種是有信心和愛心恩典的知識;後者使人心甘情願地遵行 神的旨意,前者則只為空談家所用;但如沒有後者,真正的基督徒是不會感到滿足的。‘求你賜我悟性,我便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詩119:34)”

多話說:“你又在吹毛求疵了;這對我沒有什麼開導作用。”

忠信說:“那麼,請你再舉出一個 神的恩典在人心中做工的例子來。”

多話說:“我不舉了,因為我知道我們不會取得一致的。”

忠信說:“那好,既然你不舉,你肯讓我來舉嗎?”

多話說:“悉聽尊便。”

忠信說:“一個人的心靈中有 神的恩典在做工,既會在領受者身上顯示出來,也會在旁觀者身上顯示出來。對領受者本人來說,是這樣的:它使他相信自己有罪,尤其是相信他有原罪,以及有不信的罪(約16:9)。對於這些,除非相信耶穌基督而得到 神憐憫,他必將被定罪。他既然知道自己有罪,就會為罪感到憂愁與蒙羞(詩38:18,耶31:19)。他還發現救主在他心裡啟示,使他感動絕對需要終生跟隨他;要如飢似渴地跟隨他。按照他對救主信心的強或弱,因此他心中的喜樂與平安,對聖潔的愛慕、渴望認識主以及在世上怎樣事奉主等都會在程度上有所不同。可是即使恩典如此在他身上顯示出來,他也不大能知道這是恩典在做工。這是由於他內心的敗壞以及濫用理智,才使他對此事作出了錯誤的判斷。因此,有恩典在心中做工的人需要有非常正確的判斷力,才能有把握地斷定這是恩典在做工。至於一個人的心靈中有恩典在做工,對旁觀者來說,則有下列幾點:

一、誠心承認對基督和信心。

二、他的生活與他的信心相符合,也就是過聖潔的生活。做到內心聖潔,家庭裡聖潔(如果他有家庭的話),以及處世為人在言語行為上聖潔。總的說來,這樣做會使他從內心深處痛恨他的罪,並暗地裡痛恨自己。這會使使他在家庭裡抑制犯罪,並在世界上發揚聖潔。這不只是在嘴上講講,像偽善者或多話的人那樣,而是憑著信心和愛心順從 神話語的大能,在實際行動上去做(腓1:27)。這樣吧,先生,對於恩典做工我已作了簡要描述,如果你有什麼反對意見,就請發表;如果沒有,請允許我向你提出第二個問題。”

多話說:“不,我現在只有聽你的,無話可反對了。因此,就讓我聽你談第二個問題吧!”

忠信說:“是這樣,你體驗過上面談到過的第一部分情況嗎?你的生活和行為能否為它作見證?還是說你相信 神只不過停留在言詞上或口頭上,而不見諸行為和實際?如果你准備回答的話,就請按照事實直說,只說天上的 神會同意的話,與你的良心能為你作證的話,別的都不要說。‘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己稱許的。乃是主所稱許的。’要知道,說自己如此這般,而自己的行為和所有的鄰人卻指出我在撒謊,這可是極大的邪惡。”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