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五
多話主:“我正要上那兒去。”

忠信說:“太好了,那麼能否和你作伴?”

多話說:“我非常樂意跟你一起走。”

忠信說:“那就來吧,讓我們一道走,讓我們談些有益的事情來消磨時光。”

多話說:“同人談論有益的事情非常合我心意,我很高興能碰到像你們這樣樂於做如此美好事情的人。因為,老實說,很少有人會在旅途中如此消磨他們的時間,卻寧可談些無益的事情,使我感到煩惱。”

忠信說:“這的確是一件可嘆的事情。因為還有什麼比 神的事情更值得世人使用他們的嘴唇與舌頭呢?”

多話說:“我太喜歡你啦,因為你的話語充滿了說服力。我還要再加上一句:除了談論 神的事情外,還有什麼事情能使人這樣愉快、這樣有益呢?如果一個人對奇事發生興趣的話,那麼,除此以外還有什麼能如此愉快呢?譬如一個人喜歡歷史、神跡、奇事或預兆,除了在聖經裡可以找到記載得那麼詳實有趣,而且文筆又寫得那麼美妙流暢的事情外,你在哪兒還能找到呢?”

忠信說:“這倒是真的;不過我們的主要目的應該是從談論這些事情中得到益處。”

多話說:“這就是我的意思,因為談論這些事情最有益處。通過這樣談論,可以使人獲得許多知識;知道世事的虛空和屬天的好處。一般來說是這樣。如果說得更詳盡一些,多談論能使人知道重生的必要,單靠行為無濟於事,對基督的公義的需要等。此外,通過談論,還能使人認識悔改、信心、祈禱、忍耐等到底是怎麼回事。通過談論,還能使人明白福音的許多應許和安慰,從而使人得到平安。而且,通過談論,還能使人駁斥異端、彰明真道以及教導無知的人。”

忠信說:“這全都正確。聽你說出這樣的話,我很高興。”

多話說:“可惜啊!就因為這樣的談論,才造成了只有很少人懂得:一個人要想得到永生,必須要有信心,必須在他的靈魂深處有 神的恩惠同在。如果仍舊無知地依靠律法,那麼他決不能進天國。”

忠信說:“但是,請原諒,這些天國的知識是 神的恩賜,誰也不能靠自己的行為或光靠談論它們就可以等到這些知識的。”

多話說:“這些我都非常懂,因為‘若不是從天上賜的,人就不能得什麼。’(約3:27)又‘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羅11:6)為證實這一點,我可以提出一百處聖經的經文。

忠信說:“那麼,我們現在該談論哪些事情呢?”

多話說:“隨你的便。無論是天上的,地下的,道德的,福音的,神聖的,世俗的,過去的,未來的,外邦的,本鄉的,精煉的,詳盡的,只要對我們有益處都行。”

聽了這些話,忠信開始感到驚訝。他走向基督徒(這一段時間基督徒一直單獨行走),輕聲對他說:“我們有了一個出色的伙伴!這個人肯定會成為一位很好的天路旅客。”

聽了這話後,基督徒謙遜地微笑著,說:“你發生這麼大興趣的這個人,能鼓其如簧之舌,欺騙所有不了解他底細的人。”

忠信說:“那麼你認識他嗎?”

基督徒說:“認識他?當然,了解得比他自己還要清楚。”

忠信說:“請告訴我,他是幹什麼的?”

基督徒說:“他名叫多話,就住在我們城裡。我奇怪你怎會不認識他?我想我們的城太大了,所以你不認識他。”

忠信說:“他是誰的兒子,他家住在哪兒?”

基督徒說:“他是能言的兒子,住在空談街;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乃空談街有名的多話,盡管他巧舌如簧,卻只是個卑劣之徒。”

忠信說:“可是他看上去卻是個非常俊美的人。”

基督徒說:“不熟悉他的人確實這樣認為,因為人從遠處望他,覺得他十全十美,一到身邊,就覺得他丑惡不堪。你說他是一個俊美的人,倒使我想起我看一位畫家油畫作品時的情況,那些畫遠看象一朵花,近看卻象一只疤。”

忠信說:“我想你是存心開玩笑,因為你笑咪咪地說”

基督徒說:“我雖然笑著說,但在這件事上,我絕不開玩笑,也絕不冤枉任何好人。我還想告訴你一點關於他的事。這個人跟誰都搭得上,什麼話題都談得來,正如他現在和你談話那樣,他在啤酒館的長凳上也會與人這樣談,而且喝得越多,話也越多。‘相信 神’在他的心裡、家中或談吐裡根本沒有地位。他的一切只停留在舌頭上,他的相信 神只不過是用舌頭發出的聲響而已。”

忠信說:“真是這樣嗎?那我可上了他的大當了。”

基督徒說:“你真上當了!記住這節經文:‘他們能說不能行。’(太23:3)而‘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林前4:20)他們談到祈禱、悔改、信心和重生,僅僅是說說而已。我到過他的家,觀察過他在家內和在外面的表現,我深知我所說的關於他的話都是真實的。他家裡沒有一點相信 神的氣氛,就如蛋白無味一樣。他家裡既沒有祈禱,也沒有認罪悔改的跡象。甚至可說,連畜生在侍候 神方面都遠比他強。 神的名字因他受了褻瀆(羅2:23-24)。住在他四周的鄰居們,幾乎沒有說過他一句好話,了解他的人也這樣,他對待僕人非常粗暴,動輒辱罵,蠻不講理,弄得僕人不知道該怎樣侍候他,該怎樣同他說話才好。跟他做過生意的人說:‘寧可跟土耳其人做生意,也不願跟他做生意,因為在土耳其人手裡還能做到公平一點的交易。’這個多話一有機會就會誘惑、欺騙、用種種方法占別人的便宜。他還培養他的兒子們步他的后塵;如果他發現兒子中哪一個身上有愚蠢的畏怯(他如此稱呼溫柔的良心)出現,他就罵他是笨蛋和傻瓜,不再重用他,也不再在別人面前誇獎他。至於我,我的看法是,他已通過他的邪惡生活使許多人跌倒墮落。如果 神不加以阻止,他還會陷害更多的人。”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