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四
當我走到半山腰時,向後一望,看見有一個人在追我,他走得飛快如風,就在放長椅不遠的地方追上了我。基督徒說:“我就坐在那兒休息過,但因挺不住睡的侵襲,竟把我懷裡的這卷文書掉在那里。”忠信說:“噯,好弟兄,聽我說完,那人一追上我,不問情由,就給了我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似乎死了。當我稍微甦醒過來時,我問他為什麼這樣對待我。他說因為我內心有傾向第一亞當之意義。說完他又狠狠地在胸口上給了我一拳,我又被擊倒在地,使我又像剛才那樣死人般的躺在他腳前。我第二次甦醒時就向他大聲求饒;可是他說:我不懂得怎樣發慈悲;說著再次把我擊倒。要不是那一位走過,並吩咐他住手的話,他無疑會把我打死。”

基督徒說:“吩咐他住手的人是誰?”忠信說:“最初我不認識他,但當他走過時,我看見他手上的釘眼和肋旁的窟窿,才知道他就是我們的主。後來我就上山去了。”基督徒說:“追上你的那個人是摩西,他對誰也不饒恕,對於違反他的律法的人,他也從不憐憫。”忠信說:“這我知道得非常清楚。他遇到我也不是第一次了。當我還安居家中時,就是他來找過我的,他說如果我再留在那裡不走,他就要把我的房子燒掉。”

基督徒說:“在摩西追上你的山腰上,你沒有看見山頂上的那座房子嗎?”忠信說:“看見的,在沒有走到那兒之前我還看見了獅子。那些獅子,我以為它們都睡著了,因為那時候正近中午?由於時間還早,我經過看門人那兒就下山來了。”基督徒說:“那看門人確實告訴過我,他看見你走過。不過當時你如果進房子去拜訪一下,又有多好,因為他們會讓你看許多珍奇的東西,使你終身難忘。”

“請再告訴我,你在去屈辱谷裡一個人都沒有遇見嗎?”忠信說:“遇見的,我遇見一個名叫不滿的人,他很想勸我跟他一道回去,他的理由是那山谷裡根本毫無榮耀。他還對我說,去那兒就是與我的朋友驕傲、狂妄、自欺和世榮等人過不去。據他說,如果我竟傻到拼命通過這條山谷的話,這些人就會非常生氣。”

基督徒說:“那麼你怎麼回答他呢?”忠信說:“我對他說,雖然那些人的確是我的親屬,但自從我走了天路以後,他們都不認我是他們的親戚了,我也不願意同他們來往。所以現在他們可說與我無緣。我還告訴他,‘尊榮以前,必有謙卑’(箴15:33),‘敗壞之先,人心驕傲’(箴18:12);因此我說,我寧願走過這山谷以取得最智慧者所珍視的榮耀,卻不情願選擇他所認為最值得喜愛的東西。”

基督徒說:“你在山谷裡沒遇到過別的事情嗎?”

忠信說:“遇到過,我遇到了知恥。不過我認為,在我天路行程中所遇到的所有人中,他是最名不符實的。別人在經過一些爭辯之後,可能會否定自己的說法,而這位厚皮的知恥卻從來不肯認錯。”

基督徒說:“那麼,他說了些什麼?”

忠信說:“說了些什麼?他竟然反對相信 神。他說,相信 神的人都是可憐的、低下的、微不足道之輩。他說,一個人具有一顆溫柔的良心,有失大丈夫的氣質。一個人對自己的言行小心翼翼,無異作繭自縛,遺人笑柄。他又說,世人中有權勢、有錢財、有智慧的人中,有多少人像你那樣相信 神,他還說,那些走天路的人大多數是卑微低賤的人,他們對自然科學一無所知。他甚至認為在聽道時由於受到感動,坐在下面哭泣傷心,是可恥的;聽完道回家時,在路上嘆息呻吟,也是可恥的;為了一些微小的錯誤,請求鄰居原諒,是可恥的;因拿了別人的一點東西便設法歸還原主,也是可恥的。他還說,為了大人物的一些缺點(他用好聽的名詞稱呼這些罪惡),相信 神就使一個人與他們疏遠起來,同時為了信仰上的友誼,卻承認和尊重下等人。他說:‘難道這還不可恥嗎?’”

基督徒說:“你怎麼對他說呢?”

忠信說:“怎麼說?起先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他使我急得滿臉通紅;這是由這位知恥引起的,一時間我無言以對。但我終於想起了‘人所尊貴的,是 神看為可憎惡的。’(路16:15)我又想到,這個知恥告訴我的是人怎樣,卻沒有告訴我 神或 神的道怎樣。而且我又想到‘末日審判時,我們被定為死或生,不是按照世上那些虛張聲勢的幽靈的意思,乃是按照 神的智慧和律法。’因此我認為, 神說是善的,就是善的,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反對。所以應該看到 神喜愛他的教會, 神喜愛溫柔的良心,那些為了天國而使自己成為愚拙的人最聰明,那些愛基督的窮人比恨基督的達官貴人更加富有。知恥,走開吧!你是阻擋我得救的敵人。我能違背我主的旨意接待你嗎?要是這樣做,當他再來時,我有什麼臉面看到他呢?要是我現在把他的道和他的僕人當作可恥,我又怎麼能得到 神的賜福?可是這個知恥的確是一個無恥的惡棍,我簡直沒法趕走他。他老是纏住我,不斷對我輕聲耳語相信 神的這個不是或那個不是。但最後我告訴他,在這件事上他只能折費口舌,因為他瞧不起的正是我認為最榮耀的。就這樣,我終於甩開了這個討厭的家伙。擺脫了他以後,我開始唱道:

順從 神召喚者,種種試探常遇到;

肉體遭試何頻繁,一次一次翻新樣。

現在將來若疏忽。被誘被陷永遭殃。

天路旅客須儆醒,勇往直前:“我的兄弟,我很高興你能如此勇敢地抵擋住了這個惡棍。正像你所說的,我認為他是所有的人當中最名不符實的一個。他公然當街尾隨我們,試圖當眾羞辱我們,也就是要我們把好像當作可恥。要不是他自己厚顏無恥,他決做不出這種事的。讓我們仍舊抵制他,因為不管他如何虛張聲勢、百般誇耀,被他提升的只能是愚昧人,不可能是其他人。正如所羅門所說:‘智慧人必承受尊榮,愚昧人高升也成為羞辱。’”(箴3:35)

忠信說:“我認為我們當求主幫助我們抵擋知恥,這樣才能使我們在世上為真理勇往直前。”

基督徒說:“你說得對,那麼你在山谷裡再沒有碰到過別人嗎?”忠信說:“再沒有了,因為後來的旅程中一直陽光普照,走過死蔭谷時也是這樣。”

基督徒說:“你還算好;我敢肯定我的遭遇比你險得多。我幾乎一走進那山谷,就跟那個惡魔亞玻倫惡鬥了好長一段時間,我真的以為他會把我殺死,尤其是當他把我打翻在地,把我壓在他身下,好像就要把我壓得粉碎的時候。因為他把我摔倒時,我的劍從手中飛掉,他對我說我死定了。可是我求告 神,他聽見了,把我從困難中拯救出來。於是我走進了死蔭谷,在裡頭幾乎有一半路是摸黑走的。許多次我都以為自己會死在裡頭。可後來天終於亮了,太陽升了起來,以後的路我走起來可要順利從容得多了。”

我在夢裡還看見,他倆往前走的時候,忠信偶然朝旁一望,看見一個名叫多話的人正在離他倆不遠的地方走來;因為此處路面寬闊,可容他們三人一起走。他的身材很高,他長得遠看還漂亮,近看就差了。忠信對這個人這樣說:“朋友,到哪兒去,你是不是要到錫安山去?”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