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三
有一件事我不能漏掉不說。這時我注意到可憐的基督徒竟然驚惶到連自己的聲音都認不出來。我看見是這麼回事的。

正當他走到冒著火焰的地獄入口邊上時,一個邪靈偷偷地溜到他身後,挨近他,向他耳語,講那許多嚴重褻瀆 神的話,竟使他認為這些罪惡的話乃出自他自己的心裡。這使得基督徒感到前所未有的困難,他怎會對他愛之甚深的 神,講了許多褻瀆的話?當然,如果他能辦到的話,他絕不會這樣做的。但是他既不能使耳朵聽不到這聲音,又無法知道這些褻瀆 神的話究竟來自何處。

基督徒帶著這種郁郁不樂的心情走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後,好像聽到前面有一個人的聲音在說:“我雖然行這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23:4)

於是他高興起來,因為:

首先,他據此推測,這個山谷裡還有像他一樣敬畏 神的人在。

其次,他看出,即使是在那樣黑暗和憂郁的環境下, 神仍和他們同在。他心想:“既然這樣,那麼, 神豈不也與我同在?”盡管環境阻礙了他,使他看不到 神的同在。第三,因為這樣一來他希望(要是能趕上他們)不久以後就會有伴同行了。

因此他繼續前進,呼喊在他前面走的人。可是那個人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原來他也認為自己是孤獨一人的。不久以後,天亮了,於是基督徒說:“ 神‘使死蔭變為晨光’。”(摩5:8)

現在天已亮了,他往回看,這次也不是想往回走,乃是要在白天看一看,他在黑暗中經歷了多少艱險。於是他更清楚地看到一邊的深溝和另一邊的泥潭,還看到夾在兩者之間的路徑是多麼狹窄。他現在還能看見來自地獄的妖魔鬼怪和蛟龍,但全都離得很遠很遠;在破曉後他們不能靠近他,不過他們使他看出,就像聖經上記載的:“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彰顯,使死蔭顯為光明。”(伯12:22)

這時,基督徒為他能在寂寞的旅程中從所有的危險中獲得拯救而深自感動。這些危險,雖然他以前很害怕它們,但現在對它們看得更清楚了,因為白晝之光已使它們暴露無遺。這時太陽正在升起,這對基督徒又是一個恩賜,因為你必定會看出,雖然死蔭谷的前半段路很危險,然而後半段路更加危險得多。因為從他現在站立之處看到死蔭谷的盡頭,到處布滿圈套、陷阱、機關、羅網、深穴、陡坡,要是現在仍在黑暗之中,即使他有一千個靈魂,一個也不會留下。但是,正如我說過的,旭日正從東方升起。於是他說:“他的燈照在我頭上,我藉著他的光行過黑暗。”(伯29:3)

於是在此光的照耀下,他來到了山谷的盡頭。這時我在夢中看到,山谷盡頭遍地都是人的血跡、骨頭、屍灰和殘骸,都是以前走這條路的天路旅客們所留下來的。當我正在想為什麼會造成這樣情況的時候,我發現前面不無處有一個洞穴,那兒古時曾住著兩個巨人,一個叫教皇,一個叫異教徒。原來在他們的權勢和暴政下,那些天路旅客被殘酷地處死,他們的骨、血、屍骸等才暴露於此。但基督徒走過這裡時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這使我頗感不解。但我後來才知道,原來異教徒早已死去,至於教皇雖然還活著,但由於年紀老邁,再加上他年輕時與人們多次劇烈搏鬥,使他變得衰老不堪,而且行走不便,只能坐在洞口,朝路過的天路旅客恨恨地齜牙咧嘴,啃著自己的指甲,因為他已沒有能力襲擊他們了。

因此我看見基督徒繼續趕自己的路。但看到坐在洞口的老人的那副光景時,他真不知道怎麼想才好,特別是因為老人雖無力追逐他,卻仍對他說:“你們沒有更多的人被燒死,你們永遠也改不好的。”但他保持平靜,泰然處之,就這樣走了過去,未受到傷害。然後基督徒唱道:

這麼多的奇跡我怎能不歌唱?

路上經歷多少災難,竟然不能對我造成危害,

拯救我的手真該受到頌讚!

一路上,黑暗、地獄、罪孽、魔鬼,種種危險把我緊緊包圍,

還有陷阱、羅網、深坑,隨時會使我陷入而死亡!

但我仍舊活著,願頌讚歸於耶穌,榮耀之王。

現在基督徒來到一個小斜坡,這個斜坡是故意堆起來的,好讓天路旅客能看得見前面。於是基督徒登上坡頂,朝前望去,看見忠信在他前面走著。基督徒大聲喊道:“喂!喂!等一等,等我來給你作伴。”忠信聽見了說回過頭來看;基督徒又喊道:“等等我,等我趕上你。”可是忠信回答說:“不行,我不敢停步,嗜血的復仇者就在我後面。”

聽了這話,基督徒有點感動,竭盡全力,很快就趕上忠信,並且還超過了他,正如聖經所說的:“在後的,將要在前。”(可10:31)這時基督徒便沾沾自喜地笑了,因為他已經走到了他弟兄的前面。可是腳下一不留心,突然絆倒在地,爬也爬不起來,只能等忠信來拉他一把。

這時我在夢裡看見他們非常友愛地一起往前走去,並且親熱地交談著他們在天路旅程中所遇到的種種事情。基督徒這樣開始說:“我尊敬的和親愛的兄弟忠信,我很高興能趕上你,也很高興 神這樣鍛煉我們的心靈,使我們得以在這個愉悅的旅途上結伴同行。”

忠信說:“親愛的朋友,我原想從我們城裡出發時就與你做伴,但你比我先走了,結果我只好單獨走了這麼一大段路。”

基督徒說:“我離開將亡城後,你在將亡城住了多久?”

忠信說:“一直住到不能再住下去為止,因為你一走,人們便開始紛紛談論,說用不了多久,我們的城市就會被天火燒成平地。”

基督徒說:“什麼!你的鄰居們都這樣說嗎?”

忠信說:“是的,一時間人人都這樣說。”

基督徒說:“那麼,除你以外就再沒有別人逃出來躲避危險嗎?”

忠信說:“雖然關於這事談得很多,就像我剛才說過的那樣,但我認為他們並不真正堅信。談論的熱潮中,我聽見他們當中有些人用嘲笑的口氣談起你和你的天路旅程是孤注一擲的。但我那時就相信,而且現在仍然相信,我們城市的下場是被天上降下來的火和硫磺燒掉。因此我便逃了出來。”

基督徒說:“你聽見過人家談論鄰居易遷的事嗎?”

忠信說:“聽見過,基督徒,我聽說他跟你一直走到灰心潭,有人說他跌進潭裡,但也不願讓人家知道曾發生過這件事。但我確實知道當時他全身沾滿了潭裡的污泥。”

基督徒說:“鄰居們又對他怎麼說呢?”

忠信說:“自從回去以後,他一直是各種各樣人嘲笑的對象。有些人嘲笑他,看不起他,難得有人給他事做。他現在的處境要比他未離開這個城市前還壞上七倍。”

基督徒說:“既然那些人也鄙視他所捨棄的道路,那又為什麼這樣反對他呢?”

忠信說:“哎呀,他們說,‘絞死他,他是個叛徒,他不忠於他的!’我認為 神竟激起他的仇敵來攻擊他,使他成為話柄,因為他棄絕了正路。”

基督徒說:“你離開將亡城以前沒有同他說過話嗎?”

忠信說:“有一次我曾在街上遇到他,但他像做了錯事而感到羞愧的人那樣,斜眼往他處望著,因此我也就沒有同他說話。”

基督徒說:“我最初出發時,對這個人還抱有希望,但現在我怕他會隨著那城市一起滅亡了。因為那句聖經上所提到的俗語已在他身上應驗了:‘狗所吐的,它轉過來又吃;豬洗淨了,又回到泥裡去滾。’”(彼後2:22)

忠信說:“我也這樣為他擔心;但誰又能阻止必定要發生的事情呢?”

基督徒說:“好吧,鄰居忠信,我們讓他去吧,還是談談直接同我們有關的事吧!現在告訴我你一路上遇見些什麼。我知道你一定遇到過一些事情,不然就夠得上是奇跡了。”

忠信說:“我避開你掉進去過的那個泥潭,沒經過那個風險就走到了窄門。只是我碰到了一個名叫淫蕩的女人,險些被她所害。”

基督徒說:“你幸好逃脫了她的羅網。她曾使約瑟感到為難,他雖同你一樣逃過了她,但幾乎為此丟了性命(創39:11-13)。那麼她對你做些什麼?”

忠信說:“你根本想不到(盡管你也略知一二)她花言巧語的本領有多大。她緊緊盯住我要我跟她走,答應讓我心滿意足。”

基督徒說:“不過,她可能沒有答應讓你在良心上得到滿足吧。”

忠信說:“你明白我指的是所有肉體上和情欲上的滿足。”

基督徒說:“感謝 神讓你逃過了她,淫婦的口為深坑,耶和華所憎惡的,必陷在其中。”(箴22:14)

忠信說:“不,我還不知道自己是否完全逃過她了。”

基督徒說:“怎麼,我相信你沒有答應過她的要求吧?”

忠信說:“沒有,我不能玷污自己,因為我記起以前看見過的一段古老的文字:她的腳下入死地,她腳步踏住陰間。(箴5:5)於是我閉上兩眼,以免被她的美貌所蠱惑。後來她開口罵我,我卻只顧走自己的路。”

基督徒說:“你一路上難道沒有遇到過別的襲擊嗎?”

忠信說:“當我來到困難山山腳下時,我碰到一個非常年邁的人,他問我是幹什麼的,要去哪裡。我告訴他我是個天路旅客,正前往天國。於是老頭說:‘你看上去像是個老實人,你願意不願意跟我住在一起,我付工錢給你?我當時問他的名字叫什麼,住在哪裡。他說他的名字叫第一亞當,家住欺騙城。我又問他是幹什麼工作的,願付給我多少工錢。他告訴我,他的工作是尋歡作樂;他給我的工錢是我最終會成為他的繼承人。我進一步問他,他的家是什麼樣的家,有沒有其他個人。於是他告訴我,他家裡吃的是世界上所有的山珍海味,他的僕人全都是他自己生的。我問他有幾個子女。他說他只有三個女兒,就是‵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約一2:16),要是我願意的話,還可以娶她們為妻。於是我問他,他要我跟他一起住多久,他說只要他活在世上一天,我就可以住在他那裡一天。

基督徒說:“那麼,那個老頭和你最後談出什麼結果來嗎?”

忠信說:“是這樣,最初我發現我自己有些傾向於跟他走,因為我認為他說得很動聽。可是在我跟他談話時,我看到他前額上寫著:你們‵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弗4:22)

基督徒說:“以后又怎樣?”

忠信說:“看到這些字後,我心中猛然醒悟,隨他說得多好聽,一旦我到了他家,他准會把我當奴隸賣掉。因此我叫他別再說了,因為我不會走近他的家門的。於是我轉身離他而去。就在我轉身之際,只覺得他抓住我的肉,狠命一扯,使我感到他簡直把我的身體拉掉了一部分,我痛得大聲喊:我真是苦啊!”(羅7:24)然後我便繼續往山上走去。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