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十
敬虔說:“好吧,好基督徒,既然我們對你有這樣的愛心,留你在我們家裡過夜,那就讓我們同你談談你在天路中遭遇的所有事情,也許我們能從中得到教益。”

基督徒說:“非常願意,你們這麼願意聽,使我很高興。”

敬虔說:“最初是什麼促使你走上天路的?”

基督徒:“我是對耳中一種可怕聲音所驅使而背井離鄉的,就是說,如果我在家鄉居住下去,不可避免的毀滅就會臨到我。”

敬虔說:“你離開家鄉怎麼會走上這條路的?”

基督徒說:“這是 神的旨意;當初我只害怕滅亡,並不知道該到哪裡去;正當我顫抖哭泣之時,偶然有一位名叫傳道的人向我走來,他指點我到那扇窄門去,若沒有他,我永遠也不會找到那扇窄門的。這樣,我就走上這條路,把我帶到這座房屋來。”

敬虔說:“經過曉示的家嗎?”

基督徒說:“經過了,而且還看到了令我終身難忘的事情,尤其是三件事,那就是:1,盡管撒但竭力破壞,基督一直在人心中維持他的恩典工作。2,那人如何放縱情欲,甚至得不到 神的憐憫。3,那個做夢的人,在夢中看到末日審判已經來到。”

敬虔說:“那麼,他把它的夢說給你聽了嗎?”

基督徒說:“他說了,我認為那是一個可怕的夢;他敘說那夢時我嚇得心痛,但現在我卻能很高興當時能聽到它。”

敬虔說:“你在曉示家所看到的就是這些嗎?”

基督徒說:“不止這些,他還帶我來到一座雄偉的宮殿前,讓我看裡面的人如何身穿金衣,又如何來了一個膽大的人,從企圖把他擋在門外的穿盔甲人中殺出一條血路,以及他如何被請入殿內,共享永遠的榮耀。那些事使我心中非常興奮。如果不是我還有好些路要走,我真想在那位好人家中待上幾年。”

敬虔說:“你在途中還看到什麼?”

基督徒說:“看到什麼?咳,還沒走多遠,我就看見一個人,就如我想像的那樣,淌著血懸在十字架上。一看到了他,我的重擔就從背上卸落下來。我原來被重擔壓得直呻吟,那裡重擔卻從我身上落下來。這對我真是件奇事,因為以往我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正當我站著抬頭仰望的時候(因為那時我禁不住看了),三位全身發出亮光的人向我走來。他們中的一位告訴我說我的罪已被赦免了;另一位把我的破爛衣服脫去,給我穿上這件繡花外衣;第三位在我的額上打上了一個印記,還給了我這本蓋過印的書卷。”他一邊說一邊從懷中取出那書卷給敬虔看。

敬虔說:“可是你所看到的還不止這些,對嗎?”

基督徒說:“我告訴你的都是最重要的,此外,我還看到一些別的事,比如,我看見愚蒙、懶惰和傲慢三個人在我來此途中的路旁睡覺,腳後跟上還帶著鐐烤,但是你想我能把他們叫醒嗎?我還看見恃儀和偽善翻牆進來,自稱要到錫安去。可是他們很快就迷了路。雖然事前我曾告誡過他門,但他們不信。不過,我主要覺得上這座山很是艱難,從獅子嘴旁走過也一樣不易,說真的,要是沒有那位好人,就是站在大門口的看門人,說不定我會再一次掉頭返回走。現在我得感謝 神我能在這裡,我也感謝你們對我的接待。”

這時賢智認為應該向他提出幾個問題,讓他回答。賢智說:“你有時不會想起你所來自的家鄉嗎?”

基督徒說:“會的。不過是帶著羞愧和厭惡的心情。說實話,我若想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然而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來11:15-16)

賢智說:“你有沒有帶走一些你從前所喜歡的‵惡′嗎?”

基督徒說“有的,不過這並非是我所願意做的,那是出於我裡面的屬肉體的打算,而這種打算我的所有鄉親,我自己卻都喜歡。可是現在,我討厭這些想法。如果我能選擇我自己的事,我寧可永不再想起這些惡;可是每當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羅7:21)

賢智說:“你是否覺得有時候那些念頭已經消散,可另一些時候就被他們所困惑?”

基督徒說:“是這樣,但這種情況很少。不過那時候對我來說實在太寶貴了。”

賢智說:“你記得靠什麼方法,才使你有時覺得自己的罪似乎已被戰勝?”

基督徒說:“記得,當我想起我在十字架上所看見的一切,當我望著我的繡花外衣時,當我觀看我帶在懷裡的書卷時,當我心裡因想到要去的地方而感到溫暖時,就覺得這些罪都消失了。”

賢智說:“是什麼使你如此渴望到錫安去呢?”

基督徒說:“是這樣的:我希望在那兒看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主活著,我希望在那兒能擺脫至今仍困擾著我的罪,在那據說不再有死亡,在那兒我可以跟我最喜歡的人住在一起。說真的,我愛他,因為他卸下了我的重擔。我已對我內心的罪惡感到討厭。我很願意到不再有死亡之地,跟不斷高呼‘聖哉,聖哉,聖哉’的人們在一起。”

這時仁愛對基督徒說:“你有家眷嗎?你結婚了嗎?”

基督徒說:“我有一個妻子和四個小孩。”

仁愛說:“那你為什麼不帶他們一起來呢?”

這時基督徒哭了起來,說:“啊,我多想帶他們一起來呀!可是他們全都極力反對我走上天路。”

仁愛說:“不過你應當和他們交談,盡力向他們說清楚不跟你走的危險。”

基督徒說:“我是這樣做的。我還告訴他們, 神已指示我將把我們的城市毀滅之事,但他們卻以為我說的是戲言,不相信我。”

仁愛說:“你曾否向 神祈禱,使他們能聽你的勸告?”

基督徒說:“求過,而且充滿熱情地禱告過,你一定會想像的到我多麼愛我的妻子和孩子們。”

仁愛說:“有沒有把你內心的憂傷和對死亡的恐懼告訴他們?據我看你對毀滅已看得一清二楚。”

基督徒說:“告訴過,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他們還能從我的臉色、眼淚和我因那即將來臨的審判的發抖中看出我的恐懼。但這一切都不足以使他們動心跟我一起來。”

仁愛說:“但他們為什麼不肯來呢?”

基督徒說:“是這樣,我的妻子貪愛世界;我的孩子們則沉湎於年輕人的愚蠢歡樂之中。因此,不是為這,就是為那,他們就讓我這樣獨自一人出走了。”

仁愛說:“你有沒有因為自己行為不好,人生空虛而消弱了你勸他們隨你走的力量?”

基督徒說:“的確我不能稱讚我的為人,因為我很清楚自己有許多缺點。我也知道,一個人努力勸說別人去行善,卻往往因為自己的行為,而不能使人信服。不過對此我敢說,我是非常的謹慎,以免由於我的任何不恰當的行為使他們不願意走天路。正因為這樣,他們認為我過於拘泥,竟(為了他們的緣故)犧牲掉在他們看來不是罪惡的東西。我想我可以說,如果他們在我身上看到確實會阻礙他們走天路的東西,那就是我得罪 神和錯待鄰居時感到的痛苦和不安。”

仁愛說:“的確是這樣,該隱恨他的兄弟,就因為他的行為是惡的,他兄弟的行為是善的;(約一3:12)如果你的妻子和兒女為此而生你的氣,那就表明他們仍不轉離罪惡,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結3:19)

我在夢中看見他們這樣坐著交談,直到開晚飯的時候。當晚飯准備就緒後,就坐下來用餐。桌子上擺滿美酒佳肴,他門席間談的全是關於這座山的山主之事;也就是他做過些什麼,他為什麼那樣做,以及他為什麼蓋這座房屋。從他們的談話裡,我得知他過去是一個偉大的戰士,曾經“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2:14)這使我更加愛他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