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九
恃儀、偽善兩人也來到山腳下。但他們看到山高陡峭,而且另外還有兩條路好走,就料想這兩條路會在山的那一邊跟基督徒走的路重新匯合,於是他們決定走這兩條路。這兩條路一條叫危險,另一條叫滅亡。於是一人走向名叫危險之路,這條路把他帶進一片大森林裡;另一個人徑直走上通往滅亡之路,這條路把它引入層層高山間的曠野,他終於失足摔倒,再也沒有起來。

然後我朝基督徒望去,見他正在向上攀登,由於山路陡峭,只見他跑一陣,走一陣,接著只能雙手著地爬起來了。到了半山,有一個舒適的涼庭,是山主為供疲倦的旅客們休息而建造的。基督徒到了那兒後便坐下來休息。他從懷中拿出那卷文書來閱讀,從而獲得安慰。他又重新細看他在十字架旁得到的那件衣服,這樣自我高興了一番,終於睡起覺來,後來就睡熟了,這一睡把他阻留在該處直到天色幾乎完全暗下來,睡眠中他的書卷從手中掉落到地上。正當他酣睡之際,有人來到他身旁把他叫醒,說:“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箴6:6)基督徒一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立即上路,快步向上攀登,直至來到山頂。

當他到達山頂時,有兩個人向他迎面跑來。一個名叫膽怯,另一個名叫疑惑。基督徒對他們說:“先生們,怎麼啦?你們跑的方向不對呀!”膽怯回答說,他們是上錫安城去的,已經通過了這個困難之處,不過,他說:“我們越是朝前走,碰到的危險也越多,因此我們掉過頭來,走上了回頭路。”

疑惑說:“是呀,就在我們前面的路上躺著兩頭獅子,不知是睡著還是醒著,可是我們不能不考慮到,如果我們走到它們近旁,它們也許會把我們撕成碎片。”

於是基督徒說:“你們所講的使我感到害怕,可是我到哪裡去才會安全呢?如果返回老家,那兒遲早要被火和硫磺毀滅,我必死無疑;如果能到天國,那兒肯定是安全的。我必須冒一下險,往回走只有死亡,向前進雖有死亡的恐懼,但到了那兒就能夠得到永生。我還是朝前走。”於是疑惑和膽怯奔下山去,基督徒則繼續走他的路。不過他又想起了他們所說的話,便把手伸進懷裡去取他的書卷,想拿出來念一念,使自己得到安慰。可是他摸了摸,卻沒有摸到。

這一來基督徒驚恐萬分,不知所措,他多麼需要過去常使他得到安慰的那書卷啊,何況他又是他進入天國的通行証!因此他頓時茫然若失,不知所措。最後他終於想起他曾在山腰上的涼亭裡睡過覺,於是他跪下禱告,祈求 神寬恕他的這種愚蠢行為,然後回頭去尋找他的書卷。但是,在往回走的一路上,又有誰能說出基督徒心中的懊悔?他時而嘆氣,時而哭泣,不斷責怪自己竟會傻到在那個涼亭裡睡大覺。而建造涼庭,僅是為了供疲勞的旅客作小憩之用。他帶著這樣的心情往回走,一路上仔細地左顧右盼,希望能找到在途中曾給過他多次安慰的書卷。他走了走,終於又看到了他在裡頭坐過和睡過覺的涼亭,觸景生情,更加增添他的傷心,使他深惡他在那兒睡大覺的低劣行為。因此他一路走一路為自己罪孽深重的睡覺哀嘆哭泣,說:“我真該死啊!我竟然在白晝睡覺!竟然在困難中睡著!(帖前5:6-8)我竟然如此放縱情慾,利用那個休息處來達到肉體的舒服,而山主建造它只是供行路人恢復一下精神的啊!我白走了多少路啊!以色列人也這樣經歷過:因為他們得罪 神, 神就罰他們轉回,從紅海的路往曠野去。(申1:40)要不是這次罪惡的大睡,我本來可以輕鬆愉快地前進的,現在我卻悲哀地走著,本來只需走一遍的路,現在我不得不三次走這段路,而且白晝即將逝去,我還得天黑趕路,要不睡該有多好!”

說著他已走到了涼亭,坐在那兒哭了一會。最後他憂傷地朝長椅底下望去,在那兒看到了他失落的書卷,他顫抖著趕緊把他拾起來,放進懷裡。誰能形容失去書卷的他此時此刻是多麼快活!這書卷是他得到生命的保證,也是他能進天國的憑證啊!於是他把它放在懷中,並且感謝 神幫助他把它找回來,然後帶著歡樂和眼淚重新上了路。哦,他走這剩下的一段上山路多麼輕快啊!可是,他還沒有到達山頂之前,太陽已經下山了,這又使他重新想起那場睡眠的害人之處,因此又開始自哀自悼起來看:“罪惡的睡眠!為了你我不得不黑夜趕路!我只好在黑暗中摸索,聽野獸的悲嗚哀號。”這時他又回憶起疑惑和膽怯所講的事情,他們看到獅子時如何感到驚嚇,於是基督徒又自語道:“這些野獸在夜裡漫游覓食,要是我在暗中碰上了它們,我該怎樣逃避它們呢?我該怎樣才能避免被它們撕成碎片呢?”他邊想邊走,正當他為自己的倒霉行為哀傷時,他抬頭看見眼前有一座非常雄偉的宮殿,名為美宮,就在路旁。

我在夢中看見他加快腳步往前走去,心裡指望能在那兒找到住宿的地方。還沒走多遠,他就進入一條非常窄的小路,從這裡到門房還有不到半里路。他越朝前走,小路顯得越窄。這時他看見途中有兩只獅子。他心想:“我看到嚇退疑惑和膽怯的危險物了。”(獅子是被鏈條拴住的,但他沒有看見鏈條。)於是他害怕了,也想步他們的後塵,因為他也認為前面只有死路一條。門房裡那位叫警醒的看門人看見基督徒遲疑了一下,好像要退回去的樣子,便朝他喊道:“你就這麼膽小嗎?別怕獅子,他們都被鏈條拴住的,它們放在那兒是用來考驗有信心的人,也是用來發現沒有信心的人,走在路當中,保你不會受到傷害。”

於是我看見他繼續前行,只是因懼怕獅子而渾身發抖;但由於他小心地聽從看門人的指示,雖然聽到它們的吼叫聲,他們卻不能傷害他。於是他拍著手,一直走到大門前看門人那兒站住。基督徒問看門人:“先生,這是什麼房子?今夜我能住在這裡嗎?”看門人回答:“這房子是山主建造者為了旅客的安全和休息而建造的。”看門人還問他從哪兒來,上哪兒去。基督徒說:“我來自將亡城,要去錫安山。因為太陽已經落山,可以的話,我想在這兒過一夜。”

看門人說:“你叫什麼名字?”基督徒說:“我現在叫基督徒,但我原來的名字叫從慾。我是雅弗的後裔, 神使雅弗住在閃的帳篷裡。”(創9:17)看門人說:“太陽已經下山了,你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到這裡呢?”基督徒說:“我本來會早些來到這兒的,但我真該死!竟會在山腰上的涼亭裡睡著了!不,盡管如此,要不是我丟失了書卷,也就是我的證件,我還會很早來到這裡的。等我上了山頂,想拿出來看時,才發現已經丟了,我不得不傷心地回到我睡過覺的地方,把它找到,所以現在才來。”

看門人說:“好,讓我把這兒的一位童貞女叫出來,如果他對你所說的話滿意,就會按照這裡的規矩,帶你去見宮中的其他人。”於是看門人警醒按了一下鈴,隨著鈴聲,名叫謹慎的一位端莊美麗的少女從房屋裡出來,問找她幹什麼。

看門人回答道:“這個人來自將亡城,正要到錫安山去,但因走路疲乏,而且天已黑了,問我今夜可否在這裡住下。我對他說我得請妳出來,等妳跟他談過後,再根據家規,看看怎麼辦好,”謹慎問他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他都一一作答。她還問他怎麼走上這條路,他也告訴了她。然後,她問他在路上看到和遇到些什麼,他也說了。最後她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我叫基督徒,我很想在這兒過夜,因為據我所知,這個地方是山主為了旅客們的需要和安全而建造的。”她聽了他的話,很受感動,又悲又喜,就說:“讓我再喊幾位家裡的人出來。”

她就跑到門口,把賢智、敬虔和仁愛三人叫來,他們與基督徒談了片刻,就帶他進去會見全家的人。他們中有許多人到門口來迎接他,說:“蒙福的人,請進來吧,這屋子是山主建造,就是為了招待像你這樣的旅客。”於是他鞠躬致意,隨他們進入屋內。當他進去坐下後,他們給他喝一些水,商量後大家同意,在開晚飯前,由她們中的幾位專門跟基督徒談談,以充分利用時間。他們選定敬虔、賢智和仁愛同他談話,接著談話開始。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