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
基督徒:“但你為什麼如此懼怕?”

那人說:“唉,我以為審判的日子到了,但我還沒有預備好。最使我懼怕的就是在天使帶一些人上天,而我卻被棄在後方,復次,那無底坑出現的地方,即在我的腳邊。我的良心又使我難堪。我以為那位雲端的審判者又常向我注目,在他面上似現著惱怒的神情。”

那時,曉示對基督徒說:“這些你都考慮過嗎?”基督徒說:“是,我都考慮過,一則以喜,一則以懼。”曉示:“把這些事在心中記著,作為你路上自勵的鋒刺。”

基督徒就又束上腰帶前進,曉示鼓勵他說:“好基督徒啊,願保惠師與你同在,引導你直走到錫安山。”

基督徒開始前進,口中念著:

這裡,我見了豐滿的一切,珍稀,合用,喜悅和敬畏,

藉著我已開始拿取的寶貝,更使我從此不再顛沛仆跌。

讓我細加思量,全然了解他們所給我的指引,

向著美善的曉示,我深表感謝。

這時我在夢中看見基督徒要走的那條路兩邊都有牆防護,名叫救恩牆(賽26:1)。基督徒在這條路上奔跑前進,由於背負重擔,所以跑起來相當困難。

他就這樣一直跑到一個上坡處,那兒屹立著一個十字架,在稍低處有一個墓穴。我在夢中看到,基督徒剛走到十字架跟前,他肩上的重擔就鬆開來,從背後落下,一直滾到墓穴入口處,掉了進去,以後我就再沒有見到它了。

這時基督徒又高興又輕鬆,欣喜地說:“因基督的憂傷,賜我安息,因基督的死亡,賜我生命。”他驚奇地站了一會兒。為什麼一看到十字架,竟然能釋去重負?他看了又看,直至淚如泉湧,流下雙頰。正當他站著流淚時,看哪,有三個全身發出亮光的人來到他面前向他致意,“願你平安。”第一位對他說,“你的罪赦了”(可2:5)第二位把他身上的破衣服脫掉,換上華美的衣服(亞3:4)。第三位在他額上打了一個印記,並給他一卷蓋過印的文書,吩咐他且走且看,到天國門口時交出來。他們說完就離去了。基督徒高興得三度雀躍,邊走邊唱道:

我一路至此,一直負罪擔,

任什麼也減輕不了我的悲痛,

直到這兒,何等美妙之處!

莫非只有此地才是我祝福的起始?

莫非只有在此我才能卸下重擔?

莫非只有在此才能解除我的捆綁?

神聖的十字架!神聖的墓穴!

那為我受辱的人乃是至聖!

我在夢中看見基督徒又繼續前進。當他來到一低窪之處時,看見路旁不遠有三個人正在熟睡之中,腳後跟上都上著腳鐐。他們一個叫愚蒙,一個叫懶惰,還有一個叫傲慢。

基督徒看到他們如此躺著,便向他們走去,心想或許應該把他們叫醒。他喊道:“你們就像在桅杆上睡覺的人,下面就是死海,那可是個無底的深淵。醒來吧,離開吧。要是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們去掉腳鐐。”他又對他們說:“如果那個‵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的魔鬼(彼前5:8)從這裡走過,你們就一定會成為他口中的獵物。”聽到這些話後,他們就望著他開始答話:愚蒙說:“我看不出有什麼危險。”懶惰說:“還是再睡一會兒吧。”傲慢說:“每個人都得靠自己。”說完又都躺下重新入睡。基督徒也就繼續趕他的路。

但他一想起身處險境的這幾個人,竟會如此不把自己所給予他們的幫助(從叫醒他們,替他們出主意,一直到提出幫他們去除腳鐐)當作一回事,心中不免懊惱。正當這時,他看見窄路左邊有兩個人翻牆下來,急勿勿迎他而來。其中一個叫恃儀,另一個叫偽善。他們來到他跟前,他也就同他們攀談起來。

基督徒說:“先生們,你們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

恃儀和偽善說:“我們生於虛榮城,為了要得到讚揚,正要上錫安山去。”

基督徒說:“你們為什麼不從這條路的開端處的那扇窄門進來?你們豈不知道聖經上寫著:‵不從門進去,倒從別處爬進去,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約10:1)

恃儀和偽善說,他們所有的鄰鄉都認為從那扇門進去太遠了些;因此他們通常都抄近路,像他們那樣半途翻牆而入。

基督徒說:“但這樣做不是冒犯了我們所投奔之主,違背了他早已啟示過的意旨嗎?”

恃儀和偽善對他說,關於這一點,他大可不必擔心,因為他們是按照慣例行事的,前人早已做過,一千多年來一直如此。

基督徒說:“你們這樣做經得起法律的考驗嗎?”

恃儀和偽善告訴他,千年以上的習慣,無疑會被公正的法官認為合法的。他們還說:“如果我們已經來到這條路上,怎麼來的又有什麼關係?來了就是來了。你,據我們所知,是從窄門進來的,但也不過是在這條路上;我們翻牆而入,不也是在這條路上嗎?你眼下的情況比我們強在哪裡?”

基督徒說:“我是遵照主的命令行路,你們卻是按自己的空想行事。你們已被這條路的主人認定為賊,因此我懷疑,即使你們走到了這條路的終點,會被確認為忠實的人嗎?你們不遵照主的指示而進來,將來必定得不到他的憐憫,只好自行離去。”

對此他們並不作答,只是叫他還是管好自己的事。接著我看見他們各人走自己的路,彼此間很少交談,那兩人只對基督徒說,對於律法和儀式,他們跟他一樣會切實遵守。他們還說:“除你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外,我們看不出你有什麼跟我們不同,據我們猜想,你這些衣服也不過是你的某個鄰居送給你的,聊以遮羞而已。”

基督徒說:“由於你們不是從那扇窄門進來的,因此你們單靠律法和儀式是不能得救的。至於我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我所要去的那個地方的主賜給我的,正如你們所說,用來遮掩我的赤身露體的。我把它看作是 神給我的恩典的象徵;因為以前我除了一件破衣服以外,一無所有。我在路上行走時,一再以此自慰。我這樣想,當我到達天國門前時,主肯定認得我,因為我現在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他脫下我破衣服那天白白地賜給我的。此外,我前額上還有一個印記,這個你們也許還沒有注意到,它是在我的重擔從肩上脫落的那天,由我主最親信的僕人給我印上的。我還要告訴你們,當時我還得到一卷蓋了印的文書,讓我在路上細看,以便得到安慰;還吩咐我到達天國之門時把他呈上,作為准許我進去的憑證。所有這些東西我猜你們都沒有,因為你們不是從那扇窄門進來的。”

對這些事情他們都不作答,只是相視一笑。我看見他們都繼續趕路,基督徒仍走在最前面,他不再和他們談話,而是自言自語,時而感嘆,時而覺得欣慰。他還時常細讀那三位發出亮光的人給他的那卷文書,不斷從中汲取力量。我看見他們繼續往前走,一直來到困難山山腳下,那裡有一個泉源。泉邊除從窄門通過來一條路外,還有另外兩條路,一條沿山腳往左拐彎,另一條沿山腳往右拐彎,但那條窄路卻直通山頂,路名叫困難。基督徒走到泉邊,喝了點水使精神振作一下,然後開始登山,口中唱道:

山雖高來我必攀,困難休想來阻攔。

我知此乃生命路,鼓起勇氣選正途。

路雖艱險神扶助,邪路易行罹災禍。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