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五
此時他後悔聽世故的話。正在那時,他見傳道前來會他,他覺得羞愧滿面。傳道愈走愈近,走到基督徒旁邊,用嚴厲的可怕的面貌看了他一眼,就與他評理。

傳道:“基督徒,你為什麼來到這裡?”基督徒無話可答:只得在他面前木立著。傳道就對他說:“你豈不是我所預見在將亡城外哭號的那人嗎?”

基督徒:“不錯,可愛的先生,我就是那人。”傳道:“到窄門的路,我不是告訴你過嗎?”

基督徒:“可愛的先生,告訴過。”

傳道:“既然如此,為什麼這樣快就走錯了路?你現在已不在正道上。”

基督徒:“當我一過了灰心潭,我就遇見一位紳士,他勸告我到前面的村中去找一個人,他能替我拿去我的擔子。”

傳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基督徒:“他看來像一位紳士,對我講了許多話,到底把我說服了;所以我就到了這裡;但當我看見這座山,險峻非凡,我就不敢前進,恐怕把我的頭壓扁了。”

傳道:“那位紳士對你說些什麼?”

基督徒:“他問我到哪裡去,我就告訴他。”

傳道:“他後來又說些什麼?”

基督徒:“他問我有家眷否?我就據實告訴他。但我說,我現在負著重擔,對於他們,不像以前那樣的興味了。”

傳道:“那麼,他又說了些什麼呢?”

基督徒:“他催我快脫去我的擔子;我也告訴他這是我心所願的,而且我說,我現在到那邊窄門去,那兒也會有人指示我到得救之路。於是世故說,能指示我一條更好的捷徑,而且一帆風順,路中不會如我所走得那樣遇到許多困難。走他所說的路,我就可以到恃法先生家中,他能把我的擔子拿掉,我信了他的話,棄了我的原路,來到這裡,希望脫去這重擔。但當我到這裡,看見這種危險的光景,就畏懼得不敢前進,我現在真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了。”

傳道:“你暫且停著,我要把 神的話指示你。”所以他站著,渾身發抖。於是傳道對他說:“你要謹慎,不可棄絕那向你說的話,因為那些棄絕在地上警戒他們的,尚且不能逃罪,何況我們違背那從天上警戒我們的呢。”(來12:25)他又說:“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來10:38)他把這兩段 神的話應用到基督徒身上:“你就是這個投入苦海的人。你拒絕了至高者的話,你的腳離棄和平之路,差不多要自取滅亡了。”

那時基督徒俯伏在地,好像死去,呼叫說:“禍哉,我沒有生路了!”傳道見他這樣,拉他的右手說:“大凡罪惡與毀謗皆可得赦;只要信,不可懷疑。”(太12:31;約20:27)基督徒就又漸漸的有了生氣,從地上爬起,站在傳道面前,仍舊如前一樣的戰栗著。

於是傳道勸導他說:“如今要誠懇地聽我的忠告。那誘惑你的是誰?他所介紹給你的又是誰?我現在告訴你。你所遇見的是世故:這人名符其實,半源於他染了現世的道理(約一4:5)(所以他常到道德村去做禮拜,半源於他最愛那種道理,可以免去十字架的逼迫。所以它有這樣屬世的習氣,就想擾亂主的正道。他對你勸誘三地,你實在要痛惡之:”

“一、他引誘你離了正路。二、他努力的勸你,使你厭惡十字架。三、他把你領到死路來。”傳道又說:

“第一,你當畏懼這件離開正路的事,你不要再輕易允許,因為一聽了世故的話,就把 神的話棄絕了。主說:努力的進窄門。這條路就是我叫你去走的。因為引到永生的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那個人引誘你離開窄門正路,幾乎使你滅亡,所以你要恨那人的誘惑,你也要深責你自己錯聽了他的話。”

“第二,那人使你厭憎十字架,那是一件可痛惡的事。你當看著十字架比埃及一切的財富更寶貴(來11:26);復次,光榮的主會告訴你:要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並且人跟隨他,若非愛他勝過父母、妻子、弟兄、姐妹、和自己的生命,便不能作他的門徒。那世故對你說那十字架是死亡,你要痛惡這人的道,因真理告訴我們,你若不背十字架,就不能得永生。”

“第三,他把你領到這條死路上來,也是可痛惡的。因為應該知道他叫你去找尋的那人是絕對不能替你脫去這重擔的。那個人名叫恃法,婢女的兒子,這個婢女和他的孩子們都是做奴才的,西乃山就是他的化身,令你看了嚇得魂不附體,以為要把你壓死。他和他的孩子們自己還受著壓束,怎能使你得釋放,所以恃法是不能替你脫去這個擔子的。他也從來沒有脫去過什麼人的擔子,以後也絕不能。你不能叫律法使你稱義,因為靠著律法,沒有人能脫去他的擔子。這世故是個非我足類的異鄉人,而這恃法是個騙子;至於他的兒子習禮,外貌雖然漂亮,是個偽善者,並不能幫助你。還是相信我吧。這些醉漢們的吶喊毫無道理,無非想誘你背棄我指示你的正路,把救法拋了。”

此后,傳道大聲道:“皇天後土,實鑒斯言。”那時就有火與言語從西乃山發出來,基督徒立在山下不覺毛發直豎,山中發出的言語說:“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因為經上記著說:凡不常照律法書上所記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詛。”(加3:10)

基督徒以為死期已到,哭得很傷心,竟口出怨言說,不該遇見那世故先生,自己也不該聽他的話,作了傻子。他越想越慚愧,那個人所講的話,無非出自肉體,有什麼能力可教他離棄正路,但是卻終於聽了他的話,真是不該。他如此想了一回,就對傳道說:“先生,現在你有何感想?還有希望嗎?我還可以走回去到那窄門嗎?或者竟因此而會拒絕我,使我受辱而回嗎?我聽了世故的話,現在實絕難過,我的罪過能得赦免嗎?”

傳道回答說:“你罪很大,因為你犯了兩種過犯:1,你棄了正路。2,你去走了禁路。然而那管理窄門的人,存心良善,必收容你,只要你以後謹慎從事,不再走岔路,恐怕主一發怒,你就死在路上,”(詩2:12)

於是,基督徒又走到原路上,那時傳道與他接吻,面露笑容,祝他一路平安。基督徒就急急的轉回去,路上遇見人,閉口不言;有人問他,他也不答。他走在路上,心裡仍以為那是禁地,戰栗得很,一直走到原路,才心中平安。那時基督徒走到窄門,門上寫著:“叩門的,給他看門。”他叩二三下,口中念著說:

“應許我走進來嗎?我雖是不配的反判者,門內的人能替我開門嗎?那麼,我要永遠的頌讚他。”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