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四
基督徒獨自在灰心潭中打滾,一心想從潭中出來,繼續去尋求那到窄門的路,也不情願再返到自己的家中,但他雖然用力,卻不能成功,因為他背著重擔。我在夢中看見有位名叫恩助的前來,問他在那兒做什麼。

基督徒:“先生,有一位傳道告訴我走這條路,他又指導我前面的窄門,使我可免將來的憤怒?當我走這條路的時候,就掉在這兒了。”恩助:“但你為什麼不依著石階而行。”基督徒:“我心中懼怕,就貿然地抄了近路,以致陷落在此。”

恩助:“你伸過手來。”他把手伸出,恩助就拉他出來,扶助他,使他腳踏實地的站著,又叫他往前進。

那時我走到恩助前,問他說:“先生,從將亡城到窄門,既然當走此路,為什麼不把它修好,叫那些可憐的行人少遇著這樣的危險:”他對我說:“這泥濘的潭是無法可修的,人們在覺悟自己罪惡的時候,所發出的渣滓和污穢不斷的流入這個低窪之處,所以叫作灰心潭。復次,當一個罪人覺悟他那種不可救藥的狀況時,在他的靈魂深處就起了許多恐懼、疑惑、與灰心、而且都匯集在此。這個潭因此就成了這麼不可收拾。但王的意思並不是任他這麼壞下去。(賽35:3-4)在以往的一千六百餘年,王曾命他的測量員與工人門設法彌補這塊地,而且據我所知二萬擔,唉,也許數百萬擔有益的教訓從王國內各處運來填在這裡(據內行的人們說要修好這地,莫如這些教訓)。若是有效,這地方早已修好了,但是王的工人們雖竭盡心力,這裡仍不能沒有灰心潭。”

不錯,在這個潭的中心,有一些好而堅實的石階,有立法者做主放在那兒,但是處於這種多雨之秋,臭泥翻騰,把那些石階淹沒了。有時也許能夠看見,人們往往容易頭暈,不留神,一腳踏空,便身陷泥中,石階雖在,有何用處?但是人們一進窄門,地就結實了。(撒上12:23)

那時我在夢中看見易遷已經回家。他的鄰人們都來訪問他;有的說他能回頭確實慧人,有的說他隨著基督徒,徒然冒險,卻是傻子。還有些人笑他膽子小,說:“你既肯冒險,馬上就畏難而退,實不足取。”易遷弄得沒有面目見人。但日久則較有把握,就和人們一同議論基督徒,背地裡開他的玩笑。

當基督徒獨自一人行走的時候,他看見一人從遠處田間走來,碰巧與他相遇,這人名叫世故,住在俗情城,那是個大城,離基督徒的本鄉不遠。那人知道基督徒出將亡城的事,因為遠近的人都知道。世故一見這人努力的走著,口中嘆息,憂形於色,猜他必是基督徒,就開始與他談話。世故:“現在怎麼樣?這麼受累的模樣,到何處去呢?”

基督徒:“實在受累,我想世上沒有比我更受累的。你問我到何處去,我告訴你,先生,我到前面的窄門去,會有人告訴我,一到那裡,我的重擔就會脫下。”世故:“你有妻兒嗎?”基督徒:“有的;但我現在既發覺有這重擔壓在身上,我就不能如先前那樣與他們同享家庭之樂;有家庭如無家庭。”(林前7:29)

世故:“我若給你一些忠告,你願接受嗎?”

基督徒:“好的話,當然接受;因為我正需要好的顧問。”

世故:“我勸你快把重擔脫下,不然,心中不安, 神賜給你的福氣也不能享受。”

基督徒:“把重擔脫下,這是我求之不得,但我自己實在不能,在我本鄉也無人能把這重擔從我肩上拿去,所以我走這路希望脫去我這個擔子。”

世故:“什麼人告訴你走這條路可以脫去你的擔子?”

基督徒:“一個看來是很體面的,我記得他的名字叫傳道。”

世故:“他的忠告是可咒詛的!他叫你走的路比世間任何一路更危險艱難,你如照他行,日後就會知道。我看你已經遇著些事,因我見你身上染了那灰心潭的泥,那個潭就是走這路憂愁的起點。請聽我的話,我比你年長。你現在所走的路一定要遇著艱辛,痛苦,飢餓,危險,赤身露體、刀劍、獅子、龍、黑暗、一言以蔽之,死亡,以及其他。從各方面見證看來,這些事是確實的。為什麼聽了陌生人的話而不自愛惜呢?”

基督徒:“哼,先生,我背上的擔子比你所說那些的東西更可怕。我想如能脫去這個擔子,路上不拘遇著什麼都不妨。”

世故:“你最初怎樣覺悟到這擔子?”基督徒:“讀了我手裡的書之後,才知道的。”

世故:“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些軟弱的人,不知自量,畫虎不成反類犬,就像你一般墜入霧中,不但手慌腳亂,不知所措,簡直會走到牛角尖裡去,去尋求的東西,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基督徒:“我知道我所要得的乃是使我這重擔得以輕省些。”

世故:“這路上充滿了危險,你還說想要找尋一個方便之門?你如果肯聽我的話,我能指給你一個途徑,一來可以不遭危險,二來又可以解去你的重擔,這個法門就在眼前。我在添一句,你如依我,可以轉危為安,朋友滿堂,諸事如意。”

基督徒:“先生,我求你把這個秘訣開導給我聽。”

世故:“就在那邊村裡,(這村子叫道德村),住著一位紳士,名叫恃法。那人很漂亮,名譽又很好,最會替人脫去像你這樣的重擔。據我所知,他已經幫助了許多人;哼,有些人被重擔壓著而竟致喪心病狂,他有本領醫好他們。所以我勸你去見他,馬上能得著幫助。他的房子離這裡不過二三里路,如果他不在家,他有個兒子,很美貌,年又輕,名叫習禮,他的本領與他的父親不相上下,你到那家,就可脫去那重擔;若是你不喜歡回家,其實我也願你回去,你可以派人去迎接你的妻兒們到這個道德村去住,村中出租的空屋,很有幾處,而且有一間是廉價出租,那邊的物又價廉物美,鄰人們又都是忠厚可靠,與他們同住,你的生活便更加快樂寫意。”

基督徒聽了這些話就停止不走了。但是忽然心中決定道:“若這位紳士的話是真的,我不如聽他的話最為上策。”就又對世故說:“先生,要到這位忠厚長者家裡,如何走法?”世故:“前面的那座高山(西乃山)你看見么?”基督徒:“不錯,看得很清楚。”世故:“你須朝這山走去,所遇見的第一所屋子就是他的。”這樣基督徒離了他自己的原路,想走到恃法先生的家中去求助。豈知到了山腳下,他見那高山峭壁,似乎要倒下來的模樣,就害怕不敢前進,停在那邊,不知道如何辦法,同時他身上的重擔更絕加重,山中又冒出火焰,使他更覺惶恐,以為要被火焚燒了。(出19:16-18)所以他便出了些冷汗,害怕得戰栗不已。(來12:21)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