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三
頑固說:“這是什麼話!難道叫我們拋了朋友們和安樂來跟隨你嗎?”基督徒(他的名字)說:“是的。你們所拋棄的若與現在所尋求的比較起來,真是萬分抵不過一分了(林後4:18),若是你們和我同去,始終不懈,就可以與我一般享受途中的權利,一切豐富有餘(路15:17),所以不如請你同行,證明我的話不假。”

頑固:“你拋棄了一切去找尋的究竟是什麼呢?”基督徒:“我所尋求的是不能破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的基業(彼前1:4)而且是保存在天,什麼人努力的找尋,時辰一到,就給他們。(來11:16)你看這本書就能知道。”

頑固:“啐,把你的書放在一邊吧。你究竟肯與我們一齊回去嗎?”

基督徒:“不,我不回去,因為我已經手拿著犁耙。”(路9:62)

頑固:“鄰友易遷啊,這樣,我們就撇下他徑自回家去罷;世上有許多那樣的人,腦筋出了毛病,自以為是,別人的意見在他們看來總是錯的。”

易遷對頑固道:“請勿侮辱他;他所說的也許是真的,那麼,他所尋求的,的確是比我們所有的好,他是我的鄰人,我倒有意與他同去。”

頑固:“什麼話!又多出一個傻子來了麼?你還是由我作主,與我一同回去。這種患神經病的人,不知道要領你到什麼地方去?回去,回去,還是知趣些吧。”

基督徒:“不要如此,閣下與易遷可與我同行。我方才所說的福氣確是有的,此外,還有更大的榮耀,如不相信,請你念這本書,書上所寫的都是真理,因為有血洒在上面作為擔保。”(來9:17-21)

易遷:“鄰人頑固啊!我開始打定我的主意,我想與這個好人同去,有福同享,有禍同當;但是基督徒!你知道怎樣可以走到那條路?”

基督徒說:“有一個人名叫傳道,他指引我,叫我快走向前面的窄門,到了那兒,就會有人告訴我們當行的路。”

易遷:“那麼,我和你同去吧。”

於是,他倆就前進了。

頑固:“然而我不願與這樣的瘋人作同伴,我還是回到自己的家鄉去吧。”

我在夢中看見頑固的時候,基督徒與易遷在平原上一邊走一邊談話:

基督徒:“鄰人易遷,你好嗎?走來我與你談談。你依了我與我同行,那是使我十分快樂。頑固若能覺悟我所覺悟到的未來的權勢與恐慌,他也許不至貿然的離開我們而去。”

易遷:“如今沒有別人,只有我倆在這兒,請你再仔細的告訴我,我們到那兒去?所遇到的是些什麼事?如何去享福?”

基督徒:“我心中所知道的,實非我口中所能形容。然而你既然急於要知道,我可把這書上的話念給你聽。”

易遷:“你確知書中的話都是真的嗎?”

基督徒:“是的,千真萬確:這書的作者不能說謊”(多1:2)

易遷:“你說得好,書中說些什麼?”

基督徒:“書中說到有一永不滅亡的王國,我們永遠的住在那裡, 神賜給我們永生。(賽14:17;約10:27-29)

易遷:“你說得好。還有些什麼?”

基督徒:“還有榮耀的冠冕以及那些發光如日中天的白衣會賜給我們。”(提後4:8;啟3:4;太13:43)


易遷:“那是最合我意了。還有些什麼?”

基督徒:“那邊既無哭泣,又無憂傷;因那處的主人會把我們眼淚都擦乾了。”(賽25:8;啟7:16,17,21:4)

易遷:“在那兒的同伴們是什麼樣的人?”

基督徒:“那兒有許多天使,他們的光彩輝耀奪目,使人不能逼視。那兒你會遇見千萬歸天的人們,其中沒有一位會害人的,都是和藹聖善,敬拜 神,在他蒙悅納;換句話說,那兒我們得以看見頭戴金冠的長老們,和手彈金琴的聖童貞們,還有那些人們,他們在世時為了愛主的緣故任人宰割,用火焚燒,或是被猛獸吞噬,沉溺海中。這些人都在那兒享福,身上穿了永生的衣服”(賽6:2;帖前4:16,17;啟5:14,44,14:1-5;約12:25;林後5:2-4)

易遷:“聽的你這一席話,使我心曠神怡;但是,這些是否給我們享受?我們用什麼方法可以得到這種福氣呢?”

基督徒:“這書中記載著那地方的主人大略說過,如果我們願意要獲那福,他一定會白白的賜給我們。”(賽55:1,2,12;約7:37,6:37;啟21:6,22:17)

易遷:“好,我的好同伴,我聽了你的話,心中很快樂;來,我們現在要走得更快些了。”

基督徒:“我心中想要走得快些,但卻不能,因為背著這個重的擔子。”那時我在夢中見他們交談完畢,已走近一處泥濘的水潭,偶一不慎,他們同掉在裡面。這水潭名叫灰心潭。他倆在潭裡翻來覆去掙扎了的一下,弄得渾身是泥,基督徒因身負重擔,愈想掙脫,卻愈陷下去。易遷就說:“喂,鄰人基督徒如今你在哪裡?”基督徒:“老實說,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啊。”那時,易遷就生了氣,面上帶著怒容對基督徒說:“這就是你方才告訴我的福氣嗎?我們才行路就碰釘子,那麼,從現在起一直到天路的盡頭,不知道更要碰到若干釘子呢。我指望能夠跳出這個泥潭,把生命保全,前面的樂土讓你一人去享受吧。”說著,他掙扎了三次,就在靠近他家的一邊泥潭出去了。立刻掉頭回家,基督徒也不再看見他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