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歷程》二
當我在這世界的曠野行走,遇著一個洞,我就在那洞中睡著了。在夢中我看見一個人,穿著很襤褸的衣服,站在一處,面對著他的家,手中拿著一本書,在他的背上卻負著一個重擔。我正在看著,見他把書打開,一邊讀,一邊眼中流淚,並且全身發抖,竟致情不自禁,就放聲大哭說:“我應當做什麼啊?”(徒2:37)

在這種苦痛狀況之下,他回到家中,勉強的自持,使他的妻子與孩子們看不出他內心的煩悶。但他的煩悶逐漸加增,終致忍無可忍,就對家人們說:“親愛的妻子,和我親生的子女們呀,我原與你們最親熱的,但是我負著的一個重擔使我無路可走,而且有人鄭重的告訴我說,我們所處的城不久必被天火焚燒,在這種可怕的災難中,愛妻,我的親愛的兒女們,與我自己,若非預先找一條出路都要很悲慘的同歸於盡,但是這條出路,我至今還沒有找到啊!”

他的家人聽了這話都十分驚奇,並不是為了相信他的話而害怕,乃是恐怕他神經錯亂,那時天已傍晚,他們急忙的催促他去睡,希望他的腦子經過睡眠後可以平靜下來。豈知夜間仍如白日一般的煩悶,輾轉反側,不能成寢,夜夜的嘆息流淚。到天亮,他們來慰問他,但是他回報他們說:“更壞了,更壞了。”同時,他又與他們講昨天講過的話,但他們不耐煩聽下去,心中變硬,以為不如用強硬的手段來對付他,那麼他的神經病也許會痊愈。於是他們譏笑他,怒罵他,而有時卻不理睬他。他受了這樣的待遇,退守到他自己的房中,卻為他們祈禱,可憐他們,同時又為他自己的苦痛解悶。暇時獨自在近郊散步,時而讀書,時而祈禱,這樣的過了幾天。

過了些時,我見他在近郊行走,仍舊讀他的書,心中仍舊煩悶,在讀書的時候又如先前一樣地喊叫說:“我應做什麼才可以得救?”(徒16:30)

我也見他左顧右盼,似乎要逃走的模樣,但他還是站著,看他的主意似乎未曾打定,不知道應該走哪一條路。後來我又看見一個人名叫傳道,走到面前問他道:“你為什麼哭?”他回答說:“先生,我讀了書中的話,知道我是定了死刑,死後還要受審判(來9:27);我覺得既不願受死刑(伯16:21,22),又不願死後受審判。”(結22:14)

於是,傳道對他說:“人生多災禍,為什麼不願死呢?”那人答道:“為了怕我背上的重擔會壓迫我墜到比墳墓更深的地窟中去。(賽30:33)而且先生,入獄尚且難當,我深覺更不敢去受審判而終致被處死刑;一想到這些事情就使我哭泣了。”

於是,傳道說:“若是你處在這種狀況之下,為什麼站立在此呢?”他回答說:“因為我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啊。”傳道就遞給他一卷羊皮紙,上面寫著:“你要逃避將來的憤怒。”(太3:7)那人看了這話,仔細的打量傳道一回,並且說:“我須逃到什麼地方去呢?”傳道用手指著遠處的空地說:“你看見那窄門嗎?”(太7:14)那人說:“沒有看見。”傳道說:“那麼,你看見那遠處的明燈麼?”他說“我想我看見。”傳道就對他說:“請你看准那光,直接朝那方向走去,就可看見那窄門;到了那邊,你如果敲門,就必有人指示你應當做的事。”

我看見那人開始跑去。但他跑得不遠,他的妻子和孩子們見了就大聲呼喊,叫他回頭;但那人用手指掩著雙耳,一邊跑,一邊吶喊:“生命!生命!永遠的生命!”他一點不朝後望,卻直向平原的中區逃跑。(創19:17)

那些鄰人也走出來看見他逃跑,見了這種狀況,有些人譏笑他(耶20:10),有些人威嚇他,有些人大聲喊他回來,其中有兩人決意要用武力拉他回家,一個人名叫頑固,還有一個叫易遷。其實那人已跑得很遠,但那兩個人努力直追,不多時也就追上了。那人就對他們說:“鄰人們啊!你們來做什麼?”他們說:“來勸你與我們一同回去。”但他說:“這是萬萬做不到的。你們住在將亡城,就是我的本鄉。我知道這個城將亡,住在那裡,猶如等死,早晚要墜落到比墳墓還低的所在。那裡充滿著火與硫磺。好鄰人啊,還是心平氣和地與我同行吧。”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