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五十
五十.爪哇重遊(1939年下半年)

一九三九年八月初,尚節重到爪哇。這回他先到巴達維亞,還是在葡萄牙教堂講道,聽眾和上次一樣擁擠。講道幾天後,整個華僑社會都激動起來了,沒有到會聽道的華僑,可說少之又少。教會更燃起了復興之火,畫著十字架的三角旗到處可見,男女信徒唱出讚美歌聲到處可聞。有人說,這現像,正仿佛像威爾斯的大復興呢。

一位華僑財主,住在巴附近的風景區茂勿,向來不信基督,但這時也趨慕宋博士的大名。他請一位朋友帶他到巴城開會,會畢求見。但尚節是有洞察人心靈力的,在一瞥之間,已透視這財主的存心,把信封接了過來,向空中一摔,說道:“魔鬼的東西!”霎時鈔票紛紛散落,留在會場未散的聽者大感驚訝,那財主也惶惑不知所措。尚節對他說道:“你如不悔罪信主就會和你的財富一同滅亡!”

巴城以後,第二個工作地點便是茂勿,但尚節這時卻遇到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移民廳要他辦某項入境手續,耽擱了幾天,不能如期前往。茂勿的華僑便利用這期間搭一大棚(教堂的地址太小了),同時請何亮牧師先行講道。棚搭好了,宋博士講道日期宣佈了,人潮從各地湧到,上自萬隆,下自巴城還有遠從山巴埠來的,擠滿了網球場中的大棚。

尚節這時老病又發作了,腰部劇痛,每次講道時要用兩手支持下身以減少腰部的負擔,每次講完後都要用熱水敷腰以減少痛楚。雖然如此,他講道的靈力卻並不稍減,許多人哭著上前認罪,為期一周的大會結束時,約有九百人表示願意歸依基督。

在茂勿時,尚節在一位基督徒弟兄家。這位弟兄問他,什麼是他成為大佈道家的秘訣。尚節說:“要當心錢財;要當心女人;要小心翼翼順從主的領導;要知道主有呼召,主必開路。”

離開了美麗清涼的茂勿,尚節便到井裡汶,三寶壟,馬吉冷,佈羅勒佐,日惹,梭羅等地情況都一樣踊躍熱烈。最後到了泗水。

泗水的培靈與佈道大會,由各教會聯合籌備,各項籌備工作由一位基督徒的廠主主持。他們定在回教廟宇附近空地搭一可容四千人的竹棚,開會十天,主要對像為訓練五百個佈道隊的隊員。

尚節於九月十八日到泗水,十九日開始講道,白天講的是培靈信息,聽道的是泗水和爪哇各地佈道隊隊員,和新舊遠近的基督徒。晚上講的是福音,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踊躍參加,中文報紙更渲染其事,使後幾天到者更多,把整個泗水華僑社會都攪動起來了。他的信息,主要的是攻罪。會畢,他對到台前跪下的人群問道:“那些曾偷過別人東西的,舉起手來。你們現在願意公開認罪嗎?”他們一一舉起手後,尚節就為他們禱告,然後散會。

最後的一晚他講的是路加福音第二十一章,題目是“基督再臨”。他叫聽眾要:一,看破錢財,要像窮寡婦一樣,把一切養生的都獻上;二,看破物質,例如聖殿是用貴重材料建成的,裡面有許多金銀寶石等值錢東西,但是七十年後,羅馬兵來到,為要得寶物,把殿的石頭一塊塊翻起來,不容一塊跌在一塊上面,正應驗了主的話;三,看破假基督,“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末日必然有許多假基督,假先知,假師傅出來;四,看破環境,“你們聽見打仗和擾亂的事,不要驚惶,因為這些事必須先有”;五,看破大逼迫;六,看破天翻地覆。

使聽眾印像最深的,是關於戰爭的信息,他不但力陳聖經預言之必然應驗,更舉上海───他住家之地───及其附近的戰事為例,上海閘北有多少高樓大廈,南市有無數的層樓洋屋,也有知需用多少的金錢與時日,才建築成;然而只一天晚上,飛機大炮一掃,所有的都歸入烏有之鄉了,如今你一上海去,看不見那好看的樓房了。除阻界外,上海一切的物質都歸空虛。物質可以被魔鬼搶去,實際上絕無價值,每架鋼琴好的二三千元,次的也幾百元,可是杭州的漢奸,把搶來的鋼琴發賣,每架十元,銀杯比碗更大更高的,賣二角錢。一個校長頂看重的銀杯,視為無價之寶,幾次搶去,還要贖回,然而至終卻不知所終了。

這話說的不久,珍珠港事變突發,日軍侵佔南洋群島,許多人受上戰禍,得了天翻地覆的經驗,才想起尚節當日的警告。

最後一天是九月二十九日,早晨尚節都為病人禱告。求治者須事先登記,凡登記了的盲人,跛子,聾者,啞者,和各種病人,尚節都奉基督的名治好了他們。他每次講道,都把治病祈禱放在最後一天,免得許多人只為身體的治療而來,而不注意靈魂之救贖。

泗水大會的成績,經統計如下,聖詩五千本,轉瞬售完。聖經公會的新舊約,無論是中文或馬來文,也迅速售罄,不得不趕快向巴城補貨。因為聽道人多,各教會都感覺禮堂太小了,只好各自擴建或改建;同時傳道人的需要也大大增加起來,不得不多方設法補充。

九月三十日,尚節船赴西里伯斯島的孟加錫,到泗水碼頭送行者有數百基督徒,在碼頭高唱讚美的詩歌以表惜別之忱。在孟加錫工作後,他轉往摩鹿加群的安汶領會,為時共約一個月。

十一月十三日早,尚節安抵星加坡,三間閩語禮堂(福州音的福靈堂,福清音的真光堂,興化音的天道堂)聯合請他在福靈堂講道,會期由十三晚至十九晚,每天講三次,表示悔改者349人,新組織佈道隊二十一隊會畢,再往萬登,加冷,檳椰嶼地,每地講道上星期。

尚節由星洲乘輪返滬時,送行的人都表示希望他於1940年再來星馬領會。尚節答應了,可是這個諾言卻再也不能兌現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