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四十三
四十三.再度南洋(1926年9月至年底)

一九三六年九月,尚節由滬啟程,赴砂越領會。經香港時,基督徒佈道團挽留他做培靈工作。抵達星洲,因船期延誤,星洲基督徒佈道團轉請他到直落亞逸禮拜堂領會。聚會三日,著重愛心;旋復召眾團員退修會,並領導星洲,有一位西牧反對尚節,直至死了,新教士接任,門才敞開。這位新教士何以會請尚節去呢?原來有一位姓林的,在馬六甲蒙恩後。回到詩巫,大發熱心,四處佈道,教會因而興旺,另一姊妹在星洲得了造就,回詩巫後大有信心,且有醫病的恩賜。他們在這兩個人身上,看出尚節的工作直接間接助益教會,再也不信他是“擾亂分裂教會”的謠言了。

這裡有三四十間教會。據說,當年華僑曾托教會向政府申請增設學校,教會也提出要求:每請准一校即附設一間教堂,故學校與教堂打成一片,傳道亦多由教員兼任。這類的教員未受神學訓練,對於真理當然一知半解,禮拜時只是唱唱詩,講講聖經故事道德教訓而已。曾有一位傳道問尚節的同工吳靜聆女士:“尼哥底母是否是尼哥的母親?”其他可知。可喜他們誠篤,謙卑,渴慕,聚會時不以領袖自居,不做作,不矜持,倒能與會眾一同舉手,一同坦白認罪,所以光景非常良好,從九月二十一日起,至十月一日止,年來未有之盛事。幾乎沒有一家不受這次佈道影響的。

到泗里街,頗有人隨尚節前往者。離會場不遠,有馬戲班在演出,不無妨害。當地居民多以割樹膠為生,早睡早起,若非真正渴慕,難得前來聚會。幸天氣成人之美,連夜下雨,使更多膠工得以參加。有一人從未進過教堂去,並命他讀馬太福音第七章。他驚惶萬狀,趕快來聽,果然蒙恩。這是聖靈親自工作,鼓勵尚節勇往直前,可是撒但也不肯干休。某醫生見尚節為病人禱告,十痊九愈,便心懷妒忌,以為尚節奪了他的生意,咒罵毀謗之不足,還向政府提出控訴,並在會場多方搗亂。此外他還拉攏西人,攻擊尚節三事:一,秩序紊亂;二,禱告醫病是假的;三,騙取了人們的愛心。尚節莫名其妙,只有為他禱告求主拯救他,改變他。

那時,有個林鴻斌,很受麻坡教會欽敬。但尚節認為他的主張,如“三一浸”(即浸三次),重奧秘,預定某年某月主必再來等“道理”,有更正之必要。

繼此在吉隆坡,巴生等地工作,最後到的檳榔嶼。檳城的查經會代表在廈門時曾表示。原來當局正在籌建教堂,怕尚節到了反而無甚表示。會影響捐款成績。這當然是一個奇怪的思想。其實教友若復興起來,自必越發樂意奉獻,何患乎無成績?其時有些信徒責怪尚節:“在候輪往仰光期間,為什麼不開會講道?”尚節說:“牧師來信說要待新堂落成後,才請我領會。”他們於是跑去和牧師交涉,牧師只得臨時邀請尚節假友會禮堂講道。尚節以彼此都沒有預備,而且船期在即為由,辭卻了。

緬甸仰光堂會沒有主任牧師,暫由十二執事長輪流主理。前此原由西人主持,而今華人願自辟途徑,既出錢建堂,又出力維持會務。此意卻不為會督所讚同。其時美以美會正召開年會會督特請尚節去講的一次道。講道以後,會督希望他勸那班執事不要獨立,依然歸附,俾聯合無間。尚節以為他實在想收回內政,遂卻其所請。

那裡有位陳牧師,他的堂會會友不上十人。尚節在仰光講道後,他是第一個上前認罪的人。他說:“我所作的工夫全是假的,我多年不能明白聖道,我的罪極重。”他流淚禱告,聖靈充滿他心裡,其後還禁食祈禱,此後講道就有能力,能引人歸主,而且能以祈禱治人的病。後來他對尚節說:“宋先生,我此時才有真快樂。”

尚節在緬甸講道時只由一姊妹譯為閩語,而聽眾中各種人都有,其中亦有不少的印度人。他們雖然不懂,但亦有受感而痛哭的,使尚節心中很引以為奇。當病人禱告時,他們也都前來,其病一樣的得愈。後有一印人對尚節說盼望他能到印度去傳道。尚節說:“從那時起,我才知道我也欠印度人福音的債。”

回到馬來亞實兆,救了四百多人,重新組佈道隊,補滿過去失散的人數。

接著在星加坡一周的奮興會,約五百人蒙恩,尚節認為都是佈道團團員所播的種子。繼開一旬的星馬查經大會,查考摩西五經,但以理書,路加福音,及羅馬書。查畢時已是十二月二十日。一九三六年也在此告一結束。

教會當局本來因怕經費支出,無意開查經會,後得佈道團獻出八百元存款,才把大會開成。會員千人,馬來亞聯邦代表佔三分之一。會畢,尚節邀各領袖前來座談,請他們坦白不留情的指摘他的過失。領袖率直傾吐心懷以後,尚節也據實解釋並就事澄清,為要消除誤會,勿存偏見。

十二月二十二日尚節乘意大利郵船返滬,送行者約千人,其中揮淚惜別者,有依依不捨者。這就吸引了英文海峽時報記者的注意,第二天該報發表如下的報導:

“昨晚意大利郵輪 Conte Verdi 號上面站著一位青年中國人,使五六百人送行者離愁滿腹,熱淚盈眶。他就是中國佈道家宋尚節,在星州領第二次佈道大會以後首途返國。送行的中國人約有千人以上,皆緊張熱烈,有的在甲板上,有的在客廳裡,有的在碼頭上手揮小旗。宋氏對他們作簡短的演講,他們有的歡唱聖詩,但足足有一半是因情緒無法抑制而啜泣的。他們是和一位‘火熱的福音使者’話別───他從前曾在美國入瘋人院,現在引領數以千計的中國人信基督教。

“宋氏以其非傳統的───使傳統派頭痛的───佈道法,使他自己和基督教成為新聞材料。他所到之處,無論是馬來亞或其他地方,總量像風卷殘雲,一般使許多人接受耶穌基督。據記者所見,昨日在意大利郵船上的幾百華僑當中,大多數為工人,間有青年男女學生這些人身佩襟章,手搖佈道團小旗,目不轉睛的望著宋博士。宋氏說話很少,有時對他身邊的人只說一兩句,他們聽了,就唱起聖詩來,大家便跟著唱。旅客,侍役,船上執事,碼頭職工等,均以驚奇的眼光注視著他。最驚奇的莫過於一些羅馬回到遠東去的天主教神甫,他們不曉得這些人搖著十字架小旗究竟為的是什麼事。他們絕對看不出歡送的對像竟是一位看來好像网球選手的青年!”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