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四十二
四十二.沿海及行程(1935-1936)

1.蘇冀魯滬

回國以後,刻意號召青年獻身做時代不可缺少的工人,願意任勞吃苦,去牧養群羊。在江陰,有二百左右學生應徵。鎮江因航空演習,晚會到會者不從,但到者多為前次蒙恩的青年;其中不少踐約去讀神學,韓愛光姊妹且遠赴雲南去做開荒工作。

路過南京,見有財產團在曹萬山團長領導之下,非常活躍,衷心欣慰。曹氏在鐵道部任職,編有箭上羽喻道故事集,常率領職員沿街佈道,每主日午後四時必集各隊於貴格會禮拜堂報告工作概況,彼此勉勵,同心代禱。每隔一周必至一堂開佈道會四晚,先由金陵大學林徐二人與李書記等在該堂附近路上吹奏銅樂,以吸引聽眾,其他團員,在開會前分發單張,或招待來者,在開會時傳福音,作見證,教唱詩,真是各盡其能各獻其才。團員中有林興年君,大學畢業後即進賈玉銘牧師所辦之靈修學院受造就,抗戰期間在金井殉職。

金陵女子神學院裡有不少尚節所結的果子,就對她們講馬太福音第九章,討論怎樣做主合用的工人,並唱短歌“傷心四面困苦流離,如羊群無牧人一樣”,她們好像面對“困苦流離”的景像,巴不得能馬上去搶救靈魂。當天下午,即有幾位神學生請假跟尚節到蕪湖去。

尚節1930年曾到蕪湖,現在是第二次。這回是五間教會聯合,假美以美會的二街禮拜堂開會。到會者學生居多,約四五百人蒙恩。會後,金陵女神學院的蔡醫生等仍要偕同往張村聚會。尚節以張村是個小地方招待不方便為理由,婉拒她們所請,她們才回院上課。其實,尚節生怕有女子們同行,諸多不方便;他心裡所想望的,是一位像提摩太一樣的青年男同工,可是一直沒有找到。

張村是僅有百餘家的小鎮,且時方嚴冬,又因匪患,夜間不便聚會,只好於黎明鳴鑼召集村眾,竟有千人坐滿了臨時支搭的帳棚。聚會完畢後,分別時,蒙恩者送行二三裡,一路歌聲遍野。

在天津,天時冷,心靈也冷,人多裹足不前,遠不如鄉人那麼刻苦耐寒。有二三百人來,擠在佈道團長張擊新家裡查考啟示錄,總比瑟縮在空漠的聚會所裡好得多。尚節旋召集佈道團領袖來聚禱,勉各人打開棺材,拼棄成見,走錯路及時回頭,自以為站得住的更當謹慎戰兢,切勿存屬靈的驕傲。

北平的佈道團有王明道照料,所以能保守純正的信仰;不像天津之飢不擇食,任何人都上台講道,以致信仰錯離,意見分歧。

在徐州某姊妹禱告了三年,如今蒙主應允,差尚節到那裡工作十天。因會場太小,特發售廉價小襟章,略加限制,並資識別,計賣了七百餘枚。一日開會三次皆滿座。最後幾天有些遠道而來的,打算先回去,但為大雪所阻,就留下多受造就,卒獲得靈力而返。

繼赴泰州,尚節在船上著涼,咳嗽得苦,但仍然力疾進道。可惜教友不多,連外來的四五十人,合起來亦不過百餘人。當地人非常迷信,廟宇林立;為喚醒他們,特於夜間開露天佈道大會。基督徒中有小群眾會;又有人重唱靈歌,跳靈舞,自以為能趕鬼,又謂主來在即,其有不叫子女上學,好專誠等候被提。這人反對尚節,其領袖最初亦不與他合作,其後才回心轉意,惟西教士始終與尚節同心。佈道團出發那天,曾遭人拋石戲弄,可見居民硬心之一斑。

在宣城,有一位古田籍弟兄林昌年醫生,愛主甚篤。尚節在蕪湖講道時,他因妻病不克前往,乃日夜求主差尚節到宣城去。現在尚節果然到了,就獨力負責一切費用,並打電報分請親友赴會。禮拜堂只能容二百人,適天雨,剛剛滿坐,屬靈氣氛濃厚。林醫生被選為佈道團團長;他希望能資助一百名傳道人四出開荒。

滕縣是尚節和伯特利佈道團到過的地方。那裡的教友邀請尚節開會,豈料所有的禮拜堂都沒有一間夠大的,就搭一能容納千人的棚,而到會的卻在千人以上,其中不少外埠代表。宏道高中約二百青年男女蒙恩。有某神學生,因心臟病靜臥休養,禱告後起床,參加聽道,安然無恙。又有一姊妹,高中未畢業,冒名入神學院,給她混了四年,行將畢業;聽尚節講道後就寧願不畢業,不帶方帽,不要學位,向院方坦白認罪,以求得聖靈充滿的能力。

到江蘇六合,時為三月,那裡教友少,故到會的多為不識字的老婦,都非常窮困,終年積蓄最多半元,在開會七天期內,天天認罪,叫人無可奈何。後因教會只能供膳四天,她們只好中途告退,可喜未立案之光明女中及智男中裡面的學生二三百名,都來聽道,其中教牧子女,聽道後幾乎全體奉獻。

返至上海,在慕爾堂聚會八日,對佈道團團員講道十六次。由石新我任譯員,曾有兩次因翻譯稍遲或微誤,被尚節推下台去。這是其他譯員常受的待遇,不足為奇。事後,石新我自述經驗,謂尚節講道生動而有力,擠得密不通風的聽眾,聽得聚精會神,使他覺得講者有從上而來的非常靈力,充滿著緊張的會場;這種靈力是推動聽者上前認罪的基本力量。他當時雖感難堪,但並未記恨。

2.由廈門赴台灣

在廈門過復活節。時全廈教會已著手籌備全國基督徒查經會,並獻出千元,津貼北方百名代表食宿川資。從此尚節到處領會時,招人報名出席,希望能造就更多信徒,在地上擴充天國疆域。

是時台北的艋舯長老教會請尚節赴台講道。那時台灣屬於日本統治,向來嚴厲,知者莫不勸阻。尚節卻決意前往,但加倍小心,只帶最簡單的行李,不帶十字架日記等物,免啟疑竇。四月十五日,偕王宗仁王宗誠昆仲同和二到台北,卻往見總督,蒙其派若干警察“保護”;未及休息,即行講道。附近各教會聞風而來,聚會者千餘人。開會時,警察目光四射,致認罪者不免有所顧忌;但因聖靈催迫,很多人願意上前,其中多為教會領袖如長老執事等;為病人禱告亦在禁止之列,但主的恩典與能力猶如洪流泛濫,無法遏制。某次尚節請四人上台來作活標本:畫心於胸,寫明其罪,並使知惟有救主寶血能把這些罪塗抹,遮蔽,潔淨。不料其中一人胸前本生有一個瘤,做了活標本以後,居然復痊愈了。又有一人在會中暴病哀呼,尚節為他按手後,也即刻好了。日警方知道了,監視愈嚴,每會都有速記,信件都要檢查。某次尚節往二十幾里處的硫磺池洗澡,也派了二人乘特別汽車奉陪。在這樣嚴密監視之下,尚節仍為841人祈禱,組織了一百三十多隊的佈道隊。不守這些佈道隊不許在戶外公開宣講,只可進入家庭作個別談道。日本當局忌知識階級尋求真理,故雖再三申請,只給一次機會向某校師生證道。星期六,有七八十名學生跑來開會,據後被開除,西校長亦因此革職,學校改由政府接辦。

到台中,許多在台北飽享靈筵的人紛紛隨往,結果台中的聽眾多了一倍。開會至一半,天忽下雨,使在布棚下泊道的二千餘人不得不擠在只有七八百席位的禮堂裡。大家共祈雨止,次日,雨果然停了。為避免警方干涉,尚節暗囑病人將姓名病況寫下,省卻抹油,只有禱告。結果蒙醫治者仍在會場歡呼哈利路亞,尚節急忙阻止,幸台中監視較台北略鬆,未受干涉,為1484人祈禱。

到台南聚會時,在台中聽道的人,又隨往台南,致聽眾又多一倍,約四五千人聚於棚內。台南當局曾派一代表到車站歡迎,視尚節為賀川豐彥。監視益鬆,學生亦可在下課後與會。教會要求政府准尚節為病人祈禱;政府准了,主的靈卻不准,故無抹油按手禱告之舉,然聽者越來越多。附近約百個堂會各派二三十人,即共有二三千人,計台南五萬教友中,前來聽道的約有五分之一。為3146人靈性祈求,組佈道隊六百隊,奉獻作傳道者凡六百餘人,奉獻錢鈔珠寶金飾作為佈道團經費者,共值約四千元。

台東來百餘代表,每人約花五十元費用,自己享受了,也顧念到其他親友和弟兄姊妹,便苦求尚節到台東走一遭。奈行程已定,無法答應。臨行時,有七八百人相送,一切無恙,只日曆一本被扣留。日本當局看到此人講道感動能力之大,可以使人痛哭流涕悔改認罪賠罪,又得眾人擁護熱愛,深怕鼓動人心,引發政治問題。故加以“保護”,力求與群眾隔離。台灣信徒報名到廈門參加第二屆查經大會的有六百餘人,但是後來日本當局允許發給出境的,只有三百人。

台灣之行,有一事饒有趣味。一日,尚節在講道時,泛指偽善者而責備,“該死,假冒為善!”恰恰指正了某教堂的郭長老,這位長老知道尚節不認識他,以為或是牧師向尚節報告的。次晚他在另一角落坐著,不料尚節又指中了他:“該死!假冒偽善!”這位有嚴重隱罪的長老,於是深信必是牧師揭發的,就再也不赴會了,並禁止其妻赴會,還決心殺死牧師。有一天,他叫其妻邀請那位牧師到他家裡。牧師一到,敦長老便抽出利刀使勁刺去,卻因牧師跪下禱告,閃過了,刀鋒刺在牆上,斷為兩半。長老頓時覺悟自己罪大惡極,於是也跪下,痛哭認罪。他後來得到赦免,成為熱心愛主的工人。

3.經筵盛會

返回中國大陸,經汕頭,抵中山,城內對尚節不歡迎,只好在距離城十里的村鎮開會。城裡飢渴慕義的信徒,不顧領袖的譏評阻擋,每日遠行赴會。甚至瞎子也冒雨前往,滑跌了,爬起來再走。多人且留宿城外,以赴晚上聚會。

以後的台山之行,是幾位女信徒發動邀請尚節前往的,領袖們大為反對:“不要聽宋瘋子胡言亂語!”但卒歸無效。那時胡漢民甫逝,牧師掛其遺像要會眾肅立志哀;幸有羅醫生急忙上台取下遺像,領眾為國獻禱。牧師宣佈所有給尚節的見證信等由他收轉,意在扣留現款,不料分文沒有!尚節在台山為365人代禱。在為上前認罪者代禱時,此時牧師睜眼注視,自己嗜煙好酒則不肯悔改。後為不到半年,他得怪病慘死。

尚節繼到佛山長老會,循道會,及神召會講道後,轉往廣州,聚會十日。折回香港,在浸信會開會,亦聚會十日。即六月十四日至二十三日。在這些地方講道時,尚節都竭力勸人赴廈參加查經會。

一九三六年七月十日,籌備已久的第二屆基督查經會如期在廈門開幕了!正式報名參加的有一千六百餘人,加上鼓廈來登記的,總共不下二千人,聚國內外聖教英賢於一堂,誠空前未有之盛會。尚節每日講經二次,上午七時半至十一時,下午七時至十時半,會期既長,時復溽暑,而講者竟毫無倦態,從創世記一直查到啟示錄的最後一章,從未間斷。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查經會,即非佈道也非興奮,只是高舉基督,注重聖潔。尚節一個月中的講章,都筆記起來,集成專書,在廈門出版,名曰宋尚節講經集,共五百六十餘頁。

主賜福這個查經會,有如下的明證;一,主為預備新近甫落成尚未及祝聖之鼓浪嶼三一堂為會場;二,本來盛傳粵軍將與中央軍開火,又揚言中日戰事隨時會有爆發可能,但會期一屆,什麼風聲都平息,謠言也消弭了,讓代表們毫無掛慮地共享靈筵;三,教會學校皆辟為宿舍,教職員樂於服務,招待很殷勤;四,天氣格外涼爽,未受炎暑威脅;五,千餘人的膳食非小可,雖三餐要與蒼蠅爭食,究無人因而死亡;六,會後幾乎同時有各路車啟行,代表得以相繼動身,數日後風暴驟至,代表們未被阻延;七,會中竟有一位前未報名的代表沿途討飯而來,令人深受激動!

不過,魔鬼也大肆活動,多方破壞。查經會一開始,尚節總以為要查完整部聖經,一個月的光陰確是太短,於是心中迫切,急欲爭取時間,無奈風偏遇慢郎中,翻譯先生翻得太慢,又不能與尚節同心,尚節便爽快叫他下台。這種做法,在尚節已不止一次了。卻料不到人下了台,面子卻下不了台;好事者甚至為他大抱不平,興風作浪,登報抨擊,投信恐嚇,不一而足。尚節向譯者道歉後,便將一切攻擊恐嚇置諸度外,專心查考聖經,主親自帶領他們平安過了一個月。

臨別,尚節分發證書給未缺席之972人。對全體團員致如下之閉會詞:

“親愛的兄弟姊妹!我與你們同在三十天,現在工作算是完了。我在主與人面前,坦然無愧,因為 神要我說的話,我已經說完了。本來恐怕講的人與翻譯的人身體力量不夠用,感謝主,今天晚上竟使我們還能夠仍舊站在台上和你們見面。在一個月當中, 神為我們預備一切,使我們得以將全本聖經一卷一卷的查下去,而今後,這本聖經算是你們的書了,現在要你們帶回去。我不過是送給你們一把鑰匙,你們回去還要自己研究,裡面有許多蘊藏的寶貝,等候你們自己去開發。但願 神重用你們,為末世的精兵───這是此次查經會最大的目標。我不知道幾時離開世界,但我有一天活在世上,總得盡我一天的責任,把 神所交托我的話分送給你們;然後在離世時得在安然見主。”

“在這三十天中,我常戰戰兢兢在 神的面前,為要把主的話按正意傳揚出來。現在我的責任完了。從此你們要回到你們的地方去了,我只能常常為你們禱告,盼望這一次的工作能收很大的效果;流淚撒種的,能夠快樂的收獲,我總相信: 神一定不會使這一次的聚會落空。”

“雖然人家攻擊毀謗,可是我只覺得在 神與人前無愧無怍;我只是拼命地傳福音,不貪取一塊錢;同時我在這一個月中,好像被困在監獄裡;好多人要見我,我不能好好接待你們,實在抱歉得很。然而,這是出乎萬不得已的,因為我每天都要預備分給大家的靈糧,忙得不可開交。有時接到許多信,我也完全沒有時間拆開,要等到船上才一一閱看。此後還要求 神賜福你們,巴不得你們回去,到各地方鼓勵查經。你們白白得來的恩賜,也要拉拉扯扯施捨出去。這一個月中的經費,實在需用浩大,但是 神已經為我們好好安排了。魔鬼的攻擊,算不了什麼。我只盼望 神重用你們為末世的精兵,那麼無論什麼批評,我都情願忍受。在這一個月當中,一切的苦衷只有 神知道,人家種種的誤會,我只有完全交托 神。”

“親愛的兄姊!散會以後,有好多人要回南洋,巴不得主重用你們為南洋一帶的燈台;有好多人要回台灣,巴不得主重用你們為台灣的燈台;還有華北中等地方的代表,也求 神與你們同在;至於廣東香港等代表,我知道你們要比別人吃苦,但願 神幫助你們打得勝的仗。閩南各地的佈道團雖然有失敗的,我也只有求愛我們的主保守你們。廈門的兄姊!對不起你們,因為一個月當中,許多事使你們感覺困難,但願你們在主裡得著安慰。”

“我告訴你們主奇妙的恩典。在未開會以前,我求 神三件事:一,天氣涼快;二,聚會有良好的精神;三,會員身體平安。”

“感謝主!他愛我們,不但叫天氣涼快,還使聚會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一個月中間,座位都是擁擠得很,這是 神特別降下飢渴慕義的靈來。會員雖有幾位身體軟弱的,然而一禱告就好了,哈利路亞,榮耀歸主!”

“但願 神的愛與你們同去。將這次得著的恩典分給許多人。要知道越分就得著越多,不分自己就將一無所有了。”

“此後我的行止未能預料,然而我只有順服主的安排。恐怕明年再也沒有第三次的查經會了;但總望能在安靜的地方,同幾位愛主的弟兄,開個退修會。末了,願 神與你們同在,直到主再來。阿們!”

這麼一個勞瘁的暑月裡,會畢以後休息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尚節沒有休息,會畢即往福州,在救主堂工作七日,外埠代表乘假期前來受造就,奠定了閩北教會復興之基礎。然而逼迫亦多,幾致入獄。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