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四十一
四十一.南渡(1935)

尚節雖然還記得,在美時一位不相識者送他一個地球的異像(見第二十一章),此時的確沒有到遠方佈道的打算。但主鼓勵他:“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啟三:8)

南洋群島的華僑教會,向來與閩粵的教會有密切的聯係,此時雖未與尚節有交通,但閩粵教友早已去函作見證,對宋尚節大名,已早有所聞了。宋最先答應星洲基督教聯會的聘請,時為一九三五年的八月下旬。奮興大會於八月三十日開始,當事人原想有三四百人到會便算熱鬧,主的恩典卻超過他們所敢想的,人太多了,只好轉假衛理公會直落亞逸禮拜堂,而嫌擁擠。最初乏人傳譯,因為譯員僅譯一二次便告聲嘶力竭,難以勝任。其後有吳靜聆女士用播音機傳譯廈語,問題始告解決。一日開會三次,開至九月十二日止。在十四天中,講道四十餘次,共約一千五百人蒙恩,為880人代禱,成立佈道一百十一隊,有八十餘青年男女決志獻身事主末次聚會獻金不下千元。

馬來亞的馬六甲古跡甚多,尚節去講道時,得便參觀馬禮遜譯經處,緬懷先賢,追念草創時代之艱苦,然亦深知在主裡的勞苦決不徒然。那裡女校的校長與尚節同心,男校校長則不表同情。朝會只幾十人,午晚可三四百人,主仍然逐日增加得救的人數,女校幾乎全體蒙恩。為三四百人代禱。第六天為最後亦最寶貴之晚會,竟因會督駕到取消了。

檳榔嶼亦有美以美會,聖公會,弟兄會之分。在那裡,假西人禮拜堂聚會,可容七八百人。頗多來自外埠,目的在求神醫而從未聽福音者,倒也蒙了憐憫。弟兄會某弟兄娶姊妹兩人為妻,說是效法雅各之兼有利亞拉結,聽道後始知其過,遂兩願分開。

渡海往蘇門答納。該地教會成立了十三年,只有四十七名教友,學校員生又多為新派,即摩登不信派。第一晚聚會有三四百人湧到,熱烘烘好像看戲。尚節責他們不守秩序,牧師與執事卻反怪他沒有愛心。是晚尚節宣傳主的救贖,計有百餘人認罪信主。那位執事亦認罪悔改。

回到馬來亞叻州實兆遠領會。此地教會擁有不少教友,似乎很發達,可惜分子參差不等,良莠不齊,一般被革黜的教牧會友多混跡其間,老骨枯骨,堆積不少。看來此地房屋不多,但時候一到,好幾百架腳踏車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可見相當渴慕。要二人傳譯,一譯廈語,一譯福州語。有七八百人蒙恩。

十月十八日尚節再返星州,領佈道培靈會,為時一周。外埠代表三四百人,連同本地的共約二千人,借播音機與坐滿堂內外的聽眾查考短卷的聖經;尚節希望信徒能在主的言語上站得穩,不為異端道理所動搖。是時佈道團團員已約有千人,分為一百三十二隊,實有統一組織之必要,於是成立一佈道團總機構,展開全島個人與露天佈道事工。是役也,統計認信者達五千人以上,各禮拜堂從此多告滿坐,甚至郊外也要增設佈道所了。

培靈會於十月二十五日結束。結束後,尚節即離星洲回國,臨別時送行者達千人,充分表現華僑對他的熱情。人太多了,致英國郵船公司不能讓人隨便上船話別;只好叫他們在岸上擺成長龍,然後一個一個的從一個跳板上去,和尚節握手後,再從另一個跳板下來,一上一下,川流不息。

船開行後,忽有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出現,說是媽媽不要他了,長跪求尚節收留───一個戲劇化的高峰!但尚節以為自己四海為家,愛莫能助,寡母既管教不了,孤兒便會成為頑童,於是保送他到教會辦理,孤兒院去。這事叫尚節想到,奮興會中新生的主內嬰孩,倘無人繼續撫育,亦將流為浪子。這樣想來想去,第二屆的查經大會,已在他的意識中形成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