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三十六

三十六.滬江插曲(1932年7-9月)

一九三二年上海伯特利第五屆夏令會,在七月四日舉行,為期十日。參加的大部分來自華南-──福州,汕頭,香港等地;其他地區則因戰爭影響,到的較少,然而計算起來,一共也有一千五百人;他們從早到晚擠在伯特利教堂聽道,從未因酷暑而稍減興趣。十天完畢以後,還有人渴慕靈性深造,計牧師與尚節便為他們開一個為期共三周的聖經訓練班,參加的有一百二十人,查了聖經十六卷。

自從去年(一九三一)的夏令會宋博士參加工作以來,環遊佈道團開始作全國性的旅行,足跡遍十三省,計程五萬四千八百二十三里,開會共一千一百九十九次,到會聽道的在四十萬人以上,表示決志信主的有一萬八千餘人。這些基督裡新生的嬰孩,都以佈道隊的形式組織起來,一方面堅定自己的新信仰,一方面協助別人信道。

這次的聽道者群中,有一位外鄉來客,是一位大約六十歲的長者,頭髮已幾乎全白了,身量特別的矮,散會後,他成為聽眾注視的焦點,許多人望著他而竊竊私語。他就是尚節的父親宋學連牧師。這回他由興化帶媳婦和孫兒孫女到上海來的。既然到了,就和眾人一同坐在台下,一聽台上現在已藉藉有名的自己的兒子講道。他這回在上海短暫的勾留,是受伯特利教會招待的。

上海的夏令會和短期聖經訓練班結束以後,尚節就再度往汕頭,同行者為團員李道榮、聶子英二人。這回是應浸信會的邀請,主領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舉行的“嶺東教牧夏令會”。這個夏令會是在汕頭對面的岩石舉行的,許多信徒都是天一亮就乘輪渡海赴會,聽完道趕回市區,下午在普益社聚會,吃完晚飯又趕到相距約三四里的崎碌伯特利堂去。雖然這樣奔波勞碌,卻一點沒有倦態,總要聽完一天三次的講道然後滿足。

尚節每次講道,總是猛攻罪惡。他認為罪叫人痛苦,罪叫教會荒涼,人要蒙恩,教會要復興,一定要先將罪惡除去。同時聖靈也大大動工,叫人為罪自責。

有一位基督徒醫生,聽了尚節的講道得到復興,首先向他學習醫學的醫院認罪,因為他曾偷孫少的藥物和器材。接著他向每一個他曾虧負的人認罪。只有一件大罪是他所不願承認的。他為此與聖靈爭斗。

原來他跟另一個醫生挾仇,彼此積不相容,聖靈說:“你要向他認罪。”他說:“對別人願意認,對這人不能認。”但是他敵不過聖靈,只好硬著頭皮到那醫生家中去。到了門口,想想實在太丟臉,就回家向主哭訴:“主啊,這罪實在不好認!”但是他禱告時內心越發沉重痛苦,第二天只好再往,恰好路上碰見他,就鼓起勇氣趨前和他打招呼。不料那醫生鼻孔裡“哼”了一聲,把頭轉向旁邊去。這釘子碰得太利害了,回到了家,越想越覺可氣可恨,決定就此作罷。可是聖靈並不放過他,他的心像壓上千斤石頭,苦不堪言。經過劇烈掙扎,最後只好向 神降服,願意把“體面”釘在十字架上,到那醫生家裡,為主作好見證。他眼淚直淌,向醫生承認自己的罪,誠懇地求他饒恕。

起初這位醫生莫明其妙,為什麼這位倔強的同事,竟肯肉袒請罪?才知是聖靈工作。於是彼此認罪,言歸於好,一同蒙恩。

有一位姊妹來求按手禱告,尚節注目看她,指著她說:“你十年前犯下大罪,到現在還沒有認罪悔改!”她聽了放聲大哭。尚節有屬靈的透視,於此可見一斑。

汕頭之行,在尚節為第二次。因為上次工作留下很好的成績,故此次敞開歡迎之門,到會人數倍增,即病人亦蹣跚前來。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