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三十四

三十四.山東上海插曲(1931年底-1932年初)

1.山東 

東北工作結束,伯特利佈道團團員都遄返上海,小休後,應浸信會之請前往山東黃縣。黃縣是浸信會的中心區,有神學院,醫院,男女中學等等機間。開會時,聽眾擁擠,單是學生就有五六百人。可惜一般人因重知識而自作聰明,心裡剛硬,妄懷疑忌。尚節懇切禱告,仰望聖靈自己動工,終於求得大復興。其時尚節自著的馬可福音十二章單行本出版不久,會後向會眾介紹,頃刻售罄。這裡的西教士與尚節同心,且滿有靈力,樂意看顧基督裡新生的嬰孩,把教導養育他們的責任,完全擔負起來。

黃縣的工作延長了一兩天,即是平度縣的工作耽誤了一兩天。可是那裡的信徒並不徒然等待,而是在未到以前先開祈禱會。聖靈為主做了開路先鋒,多人在晚禱時先行痛悔,預備好空虛的心,聚會的時間一到,聖靈便大大澆灌。

平度的巴牧師( Paryer )鼓勵尚節為病人抹油禱告。尚節起初不同意,說他不會這樣做。巴牧師責備他說:“聖經不是明言了嗎?你為什麼不信?”於是他“用強硬的辦法”迫尚節為病人祈禱。尚節不得已,只有在主面前跪下,用油抹在病人額上,祈禱說:“奉耶穌的名醫好你。”一個一個的抹完了,還不敢把眼睛打開,只問道:“有人好了沒有?”巴牧師答道:“有”。其中有一位羅竹峰太太,患全身癱瘓已十八年之久,禱告後即告痊愈,欣喜莫名,到處作見證,此後三年之內,她隨時隨地傳講主為她作了何等大事。她的丈夫羅竹峰也辭去中學教員職,到處為主宣揚以報主恩。於是復興之火,由平度點起,燃燒遍山東全省。

由平度轉往濟南。舊地重遊,光景聲遠勝從前。開會後,多人領受靈洗,或說方言,或唱靈歌,因此有人說尚節也是靈恩派。其實尚節並不注重這些。主早告訴他那不過是外面的表現而已。在濟南三天,為時雖短,機會特佳,尚節在丹醫生( Dr. Thornton Stearns )家裡,接見了不少齊魯大學的學生,引導了四五十人歸向基督。

濟南會畢,本來打算返滬,只因火車不通,只得改取海道,這使喚尚節有機會再到青島,做第二次的培靈工作。在這裡,尚節特別謹慎自己的教訓,免得再被人誤會他是靈恩派,並且再三告戒信徒勿偏重外表,尚要跑愛心的道路。

2.上海

到了上海,第一次開會是一九三二年元旦,地點是景林堂,講章的內容是:勿貪戀世俗,免作羅得妻子的復轍。從第一天起,到會的人便非常擁擠,原定三天的會,只得展期三天,以後再展四天。最後一天聽眾特別踊躍,許多信徒也前來聽道,擠得景林堂水泄不通。會後,上海各教會都感到復興的氣息。

上海機關有一位幹事,假冒為善,侵吞公款。聽尚節講道後,心中大大不安,聖靈一定迫他認了所有的罪。他迫不得已,將舞弊的事,寫七八十條,寫完公開宣佈,然後到山東去領奮興會。

在上海講道的時候,有個婦人聽道信了主,她的丈夫見她信耶穌,就打她。她被打的時候跪下求主:“主啊!救我丈夫,因為他不知道。”她丈夫聽了受感動,不再打她,並且信奉主耶穌。她本來在學校裡當教員的,因為從前讀書沒有文憑,現在不得登記,人家勸她做個假文憑去登記;她不肯,慨然棄了教職,到鄉下去為主作工,救人靈魂。她肯為主犧牲,主大大的使用她。

上海有一個女學生,她是聖公會的女教友,曾在聖瑪麗學校讀書畢了業,後來嫁給一個沒有信主的有錢人。將嫁的時候,曾要挾她的丈夫要依教會儀式,在禮拜堂行婚禮,當時他應許了她。及至嫁後,她的丈夫不肯讓她到禮拜堂去,若是她要到禮拜堂去做禮拜,他便要討小老婆。她寒噤了,因為恐怕丈夫娶妾,終於不敢踏進禮拜堂的門。可是她的丈夫在蒙古包頭做生意,賺了好多錢,在那裡暗暗地娶了好幾個妾。這位姊妹知道了,苦得要命,無聊之極,便漸漸地以吸鴉片為消遣。還幸生下一個女兒,年九齡,性穎慧,常安慰其母。有一天這女孩兒忽患重疾,暴卒。這時候,她苦極了,這才回憶主,需要主,請尚節在主前代禱,她自己也於主前認罪悔改。

那時尚節擔任聖潔指南的主筆。那是一年十本的期刊,有幾位助手助他編輯。他們在景林堂開會以後,“一二八”的戰事爆發以前,匆忙地把一年的稿件整理好了。這樣一來,聖潔指南便不致因擺在前面的華南佈道而不能按期出版,尚節在華南奔波的半年中,也不必為這個刊物擔心了。

上海已成了戰場。伯特利教會當局見形勢緊張,便宣告把教會,學校,醫院,孤兒院,都遷往租界。尚節和伯特利醫院的幾位醫生在難民群中做佈道和醫病的工作。在這情形之下,原定二月舉行的短期查經班,勢非停辦不可。有人還勸尚節離滬逃難。可是這時有八位東北代表仍然不遠千裡前來參加。尚節顧念他們,不忍遽爾他去,倒願和他們一起在南市留守院宇,遂在一二八事變那一天起開班。他們終日以祈禱為後盾,過著親密而甜蜜的靈交生活。有傳說謂日空軍將於三日內轟炸南市,但到時濃雲密霧籠罩大地,日軍空炸之舉,無從實現。可是陸軍的衝突則益趨劇烈。槍聲炮聲震耳欲聾,子彈時常從屋頂飛掠而過,使人不則不驚惶戰栗。惟尚節這裡的一群,一經禱告即得到主安慰的話:“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

在這樣的氣氛之下,過了三十二天,查了二十三卷聖經───這是患難中的實驗神學,何等可貴,又何等可紀念啊!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