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三十一
三十一.與伯特利同工(1931) 

機會真巧,環遊佈道團因伯特利教會主理人石美玉醫生之太夫人去世,由山東滕縣趕回來參加喪事禮拜。他們是不計較地之磊小與人之多少的,就把常州的邀請,代尚節接受下來同時請尚節入團。尚節偕往常州,同工同行,加入不加入則待以後再說。在常州第一天講道,他心痛驟發,但仍緩緩講完第二天,心痛又發作,但他不以為意,一心要討 神的喜悅,登台拚命大講特講,“縱使是最後的一次,總也還有最後一息可拚!”結果主就在他一繃一跳之間把他的病醫好了。病愈後,尚節一天上午二次擔任對內奮興;晚間的對外佈道,則由林景康,聶子英,李道宋輪流擔任。這時各教會學校又請他們去領早禮拜,適李道榮又病了,工作難於支配,於是用長途電話請因祖母病重而留在上海的計志文牧師前來。

計牧師由車站到會場時,值大雨滂沱,會從六七百人已散去。那次尚節講的是“浪子悔改”的故事,受感的人很多,特別蒙恩的一位姊妹,散會後還是哭得不能起立。尚節身疲力憊下,想跪下助她禱告時,計牧師卸雨衣進來,就請他一同幫忙。以後她常說她是宋計二人的果子。她就是後來替尚節寫我的見證的王敏學女士。

五月十八日離常州返記,尚節得多處邀請,何去何從,取捨不決。但環遊佈道團則決定前往青島。計牧師問尚節能否同往。他直接答應了,因他早已得主啟示,要他前往海島工作,一聽計牧師說是青島,便斷定這就是主要他前往工作的海島了。

青島很多“靈恩派”,都重視外面表現,如說方言,唱靈歌,見異像,作異夢等,認為這些表現才是聖靈充滿的憑據。他們一聽見主席搖鈴開會,便奉行故事地大認其罪。尚節想幫助他們,想使他們既可得赦罪,又可得正常的靈恩,可是不知道幫助的方法。

到了丁立美牧師的故鄉大辛町,尚節因靈恩派問題盤旋腦際,無心講道,倒願坐在台下聽道。當計牧師在講撒瑪利亞女人時,尚節得發亮光。他寫道:“聖靈充滿乃是信者裡頭成為泉源,且流出活水江河來,直湧到永生。多少人渴了,不曉得去喝那取用不竭的活水,反而捨本逐末,不惜付上全力,背了笨重的器具,向那又古又深的井裡去打,井裡的水日淺一日,肩上的擔愈來愈重,何時可得安息?渴了便汲,汲了更渴,渴,汲,勞倦,周而復始,何時安息?哦,弟兄姊妹,罪惡出去,活水進來,別擔著罪擔去打死水! 神不是教你獨善其身,在方言異像中自樂自足,乃要你兼善天下,成為中空而潔淨的水管,把靈裡的活水流涌出來,灌溉那枯乾的生靈,使心田能結出靈果,所以‘捨’才是‘得’的惟一法則;倒空自己,順服 神旨,憑著愛心,去作見證,才是追求和持守聖靈充滿的正當途徑。”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