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三十
三十.由南潯到滬寧(1931)

南昌復興的火焰燃到九江,尚節在九江講道也一樣大有靈力,使九江教會也得到像南昌同樣的靈洗。

南潯的新生嬰孩們,紛紛把自己悔改得救的見證投登基督教刊物裡面,使宋博士的聲名傳遍遐爾,各地邀請講道函電交馳。他先到蕪湖。因那裡的西教士不信主是童貞女所生,阻力既大,代禱雙無,因此成績不佳,開會八天,得見證信五十一封。

回到上海,在全滬傳道人退修會任主講,會所在伯特利教會,講的是創世記和啟示錄的奧秘。接著在慕爾堂開全市信徒靈修會,為期八日。為了每天只有一次的講道機會,故尚節絲毫不敢放鬆,惟勤惟謹地祈求那更利害的攻罪講章,巴不得個個扎心,人人痛悔。這時尚節才開始叫人前來跪禱認罪。每次到會的千數百人,把宏大的慕爾堂擠得水泄不通;每次受感向前者不下三四百人,哭聲雷動,大有奮興氣像。尚節此時開始知道,令人舉手認信,即時求告,予以認罪之機,慰彼憂傷之靈,乃奮興家不可忽視不可或少之工作步驟。

接著是南京以美會五教區傳道請他主講他得了主的應許即乘車赴寧,在估衣廊城中會堂開會。本來每次限講一小時,後來聽者大受靈感,便增加到二小時,而且每天二次。可惜他心病發作,雖仍願負病領會,卻不得不將會場縮小,改在韓家巷開會,傳道人與神學生蒙恩者特多。會後返滬小憩。

在南京時,尚節接到美以美會常州教士羅淑君小姐( Ella Leverett )的信,請他去常州講道。他本來答允前往的,但因在南京得心臟病,朋友們都勸他回興化去休息,其時家中還有來電,叫他回鄉做訓練班的工作。他就去信羅教士,說明不能去常州的原委。返滬後,心病益劇,醫生叫他至少休養半年。

一個晚上,主指示他要到常州去領會,因為 神要他轉向外鄉工作的日子到了。主同時也指示他,驕傲才是他的病源。這時他才恍然大悟,他之不去常州,真正的原因是嫌地方太小。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