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二十九
二十九.難忘的南昌之夜(1931年3月5日)

約書亞在山下打勝仗,全靠摩西山上舉手禱告。奮興會的成敗,也不能完全責難奮興使者,同樣要靠基督徒的舉手代禱。所以尚節常說:“奮興使者沒有什麼可誇的,所有顯而可見的奮興光景,全仗代禱的人們。”就預測有出人意料的大奮興。

他最感激舒邦鐸教士。舒教士常常深夜不寢,長跪禱告,有時還痛哭流涕。有一天夜半時分,尚節已上床就寢,忽聞樓上流出斷斷續續如泣如訴的微聲。原來那是舒邦鐸教士在禱告呢。他說:“主啊,你今日不復興南昌教會尚待何時?你若再不施憐憫,我留守此地又有何用?主啊,這次你若不復興南昌教會,有違我獻身為你遠涉重洋來華的初心,就不如讓我回國去!”

舒教士情詞迫切,使尚節衷心感動,也便披衣而起,長跪於地:“父 神啊!我呢?我此來豈非要南昌教會得以復興麼?求你親自顯出奇妙的作為來!求你使用我們!仰望著你呢!”長夜禱告,果然得到主啟示。他教尚節要向“罪”攻擊,因為罪是遮蔽人心的黑幕佈,要揭開這黑幕佈,才好讓福音真光去孕育那永遠的生命。這夜對於尚節是何等值得紀念的一夜啊!方針的啟示,工作的轉機,都由這最難忘的一九三一年三月五日的一夜開始!從此他不兩者重視所謂“奧秘”了,他所要的是對付的能力!

那夜主給他幾篇攻罪的信息,如格拉森之鬼,浪子回頭,假冒為善等等。這些都是尚節以後一講再講,而效果不稍減的講章。

傳道會開會日期未到,他們便請他先領為期一禮拜的青年奮興會。尚節的講題離不了一個“罪”字。他還不敢令人到台前禱告,只給受感者以開口祈求的機會,起初無人啟口,但因聖靈的興照,漸漸有哀聲哭禱的,後來甚至有校長向學生認過,教員彼此謝罪,同學互相抱頭痛哭的情形。尚節寫道:“因為人已自知有罪,便自然而然地需要救主;你再告訴他們 神何等疼愛罪人,正在等待罪人知情以後,就沒有不深感主愛而涕零的!”

在會中,聖靈不僅光照人心,使人知罪,催迫人求救,而且居住人心,教人認識基督,導人進入真理。不過那時尚節只知聖靈隱然動工去潛移默化人心,絕沒想到他更會顯然運行,公開抓住人心,───這次在南昌就抓住了一百餘十人。

第二個禮拜便是傳道會的會期。與會的人都是教會的領袖,每一個都是尚節爭取的目標。他定下兩路夾攻的戰略:第一路,痛斥罪過───傳道人若不先自算清罪帳,倒空器皿,怎有能力攻破他人心中堅固的堡壘?第二路,著重靈工───切勿消滅聖靈的感動使主擔憂;他是頂願與順服的人同工的。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戰略已定,跟著陣地的佈置。尚節請那些與會的傳道領袖,坐在禮堂座位中心的兩行,環繞著他們的,是上周已悔罪得生命的學生們。這些主裡新生的嬰孩,反而關心領袖的靈性。他們都天真爛漫地在歌唱讚美!

尚節對傳道會講道的主題仍是:他們內藏的罪污當洗淨,才可以使基督的生命充溢。會中奇妙的經過,縷述不盡。每次聚會完畢,很多牧師傳道的兒女跪在兩旁的座位上,大聲疾呼地禱告說:“求 神潔淨我們的父母,使成為聖潔無瑕疵的工人,得坦然無懼地站在 神面前,承當事奉 神的聖職。”

父母當中,除了一二位配深恩的同工肯謙卑接受以外,其餘都遷怒尚節,認為他掀起家庭革命,勾引他們做不肖兒女打倒父母。這種責備,當然不合事實,但尚節也覺悟到:“消極責罪對於教會領袖是不適宜的。”

未離開南昌之前,尚節率蒙恩者結隊往豆榮村佈道,隊員有二百餘人,校長員生及傳道人都加入。歸途中大雨如注,隊員均淋漓盡致,且遇大風,有打傘的被狂風毀壞了十三把,眾人非但不埋怨,反而滿心欣慰,滿口頌揚,既返聚會禱告,聖靈大大動工,叫會眾徹底清算,於是哭聲,禱聲,笑聲,歌聲,織成一片響徹雲霄的交響樂!有些素來高喊打倒基督教的青年,像是審判大日來臨大呼求主赦免。西教士見此景像,以為會眾都瘋狂了,都恐懼得四散逃遁。尚節耳中清楚聽見靈風吹拂的聲音,也感奇異。

靈雨沛降以後,污垢滌清了,乾渴的心田得到了滋潤,憂傷痛悔的靈得到了安慰,終於讚美代替了祈求,歡樂歌頌在會場洋溢───這是人們有了基督生命,充滿了聖靈以後,所顯出奇妙的能力!

尚節寫道:“南昌的勝利使我獲得奮興人的秘訣:一,徹底認罪;二,求靈充滿;三,為主作證。從前讀約翰衛斯理傳,見他每次證道必領多人歸主,遂心焉向往,而今略見端倪矣!”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