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二十八
二十八.從上海到南昌(1931年春)

回到北平,一位長老會的教士請尚節在北平幫忙他至少半年,做訓練傳道人的工作。但 神阻擋尚節,說:“你不可允許下來;這不是你所做的。我要你奉我的名去做比這更大的工作。起來!去奮興全國不冷不熱的教會,免得耶穌再來時被撇下。快傳報主必快來的消息,預備新婦,迎接新郎。”

他婉謝長老會教士的邀請以後,即接梅立德夫人自滬來信,促他南下主領上海南門清心男女中學的奮會。接信以後,尚節問明了 神的旨意,就搭車回上海。

到滬時,適日本宗教家賀川豐彥博士在滬江大學演講,教會領袖前往聽講者不下五六十人,尚節亦到會聆聽。他們對尚節的學識與犧牲精神,也深表佩服,稱他為“中國的賀川豐彥”,請他領祈禱會。尚節在會中講的是“耶穌寶血有能力”,“十架的功效”,和“重生被聖靈充滿的必要”。講了以後,尚節自知他所講的是不為那些摩登派接受的,而他自己再也不肯像在美國時一樣講似是而非的社會福音了,便自請引退,不再領會。

尚節雖然不滿賀川豐彥的社會福音,但是對他自己所講的“聖靈充滿”也一樣不滿。他後來寫道:“豈惟聽者藐藐,即言者又何嘗知其所謂?那時我雖已悟及社會福音是空洞的,似是而非的,然自己對於基本要道,救人之法,仍然不得要領!”

在清心堂的領會中,尚節對清心男女中學的青年講解聖經,並談自己蒙恩的經過,受感的人很多。後來清心堂的湯仁熙牧師介紹他到宣道會的守真堂,鴻德堂講道。他所講的仍為他自己所不滿意,“刮刮耳朵,而打不動人心,復有何用?”

這時,有一位西國朋友很誠懇地警告他說:“上海西門斜橋伯特利教會,是富於感情性的,你萬不可加入他們的教會。”尚節回答說:“加入不加入是另一件事,我有機會去參觀一次是無妨的。”

一天, 他果然跑到伯特利去訪問。他們的領袖請他講一次道。他講的是“五餅二魚”,聽者有七八百人,都覺得還合胃口,遂請他主領查經班。他在班中講馬可福音,參加的人日見增加。但尚節自稱:“我依然注重奧秘,毫無能力,救不了人。捫心自問,寧不愧怍?”因此他謝絕伯特利佈道團盛意的邀請,不敢加入,只答應在他們明年(1931)夏令會中擔任主講。

尚節雖沒有加入伯特利,但為他們祈禱,求主於他們北上作環遊佈道時與他們同工。

尚節覺得他這回北上是受差會派遣,去考察識字運動,他得回去銷差。因此他一心打算回興化去。

尚節在等回興化的時候,回顧以往的工作,自己下了如下的考語:“‘糊裡糊塗,茫無定向’,未浮沉於新派潮流中,一味宣講什麼‘奧秘’,結果是找不到出路。主說:‘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可嘆多少同工同事‘運動’,運了一法又一法,動了一期又一期,運來運去,動不了人心救不了靈魂!殊不知主來是要拯救罪人,救靈才是吾人當務之急啊!改造生命,豈不較改良生活更為基而徹底?”

正失敗而失望之際,主突然為他開路,領他到南昌去,指示他以救人之法,使他靈程得到一個絕大的轉機。

南昌美以美會的舒邦鐸牧師( Rev. WilliamE. Shubert )寄給尚節一封迫切的信,請他一定要到南昌去領會;措詞的誠懇,描寫會眾盼望之深切,使尚節不能不受感動。但伯特利的領袖,為了途中盜賊土匪猖獗,憑愛心勸他不要去南昌。同時尚節自己也“心在故鄉飛,渴望回去一行,再出來做工,所以也無意前往領會,仍在盼望船到之日可以南回有期。”

忽然, 神的話達到他的耳中,說:“去!南昌工作的時間到了。你去吧,為我打美好的勝仗!”聽了這話,盡管他如何思家心切,盡管途中匪勢如何熾烈,也管不得許多了。次日既動身下船溯長江而上,駛向南昌去。

一九三一年二月中旬,尚節到了南昌。第二天上午,他對學生作見證,把主在他身上所施的大恩說出來,使他們對真理發生了興趣。下午,在禮拜堂有奮興會,可是會眾尚不知奮興會為何物,耐心等了許久,才有八九十人姍姍而來,以後逐漸增加,但也不過百餘人。晚間在洗馬池禮拜堂查經,查的是馬可福音,第一晚到了八九十人,後來加到二三百人,雖道路因天雨泥濘,他們也打著傘到會。這樣做了一個禮拜的工作,尚節自問:“效果在那兒?”第二周假葆靈女校轉向學界宣傳,初亦無甚動靜。尚節痛苦中向主發出呼喊:“主啊!你叫我來只是刮刮耳朵麼?為何我不能領人得救呢?”

南昌的教會領袖有意請尚節留宿一月,他們召集三教區男女傳道士開傳道會。但急著要回閩銷差,所以只好對他們說:“我假期已到,理當回興化,若你們急需我在此幫忙,我也樂意,不過請你們去電興化給我展假一月吧。”他們喜出望外,立即去電代尚節請假。

因傳道會會期未屆,尚節先到九江講道。九江的教友比較活動,第一次聚會便有四百餘人。查經極受一般人士歡迎。見證則特別能感動青年,使一般男女學生都像渴鹿般開始愛慕真理。美以美會教會學校同文中學一校學生共約二百二十人,幾乎全數歸主,而且在開會後還組織佈道團,在課餘之暇,熱烈出去佈道。據九江人說這是一個空前的大復興會!

回到南昌,距傳道會開會期還有一個星期他們便請尚節做青年奮興的工作。他對他們要求全體一致的禱告,來做奮興工作的後盾。他說:“若是你們西教士和學校教職員不和我同心合意繞城,耶利哥是塌不下來的。”

果然,西教士和教職員都分別組成祈禱會。尚節得到了這個堅固的支持,就勇氣百倍。敢高舉十字架向前衝鋒了。

其實,為了南昌的大奮興,祈禱的工作早已開始了。舒邦鐸教士和一位中國同工早在1930年。曾以整整一個月的工夫,為他們的教會復興祈禱。跟著在1931年的元旦,又開始作繼續不斷的祈禱,一直祈到宋博士到了南昌,計算起來,恰好五十天!在下章所述的尚節工作的轉機,可以說是造端於這樣殷勤誠懇的祈禱。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