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二十六
二十六.離家北上(1930)

尚節已向基督完全降服,願意“一輩子在家鄉工作”了,可是主的旨意卻不是要他在家工作而只是要他降服。

他沒有回家以前,興化一帶本來是土匪猖獗的地區,打家劫舍,殺人放火,是家常便飯。但在他回家後的三年中,地方寧靜,人民都安居樂業,大有利於他之出外傳道。可是,不知怎的,忽然大群匪類又活躍起來,到處可聞截奪劫殺事情。這時,美以美會的西教士早已聞風逃遁,尚節的環遊佈道工作,也勢在不能不停止了。

在以往的三年鄉村工作中,始終有同道與尚節分工合作,彼此情投意合,親愛有如骨肉。但這時他們忽然不約而同的四散了。而且,故鄉的人物,也對尚節懷疑猜忌起來對他議論紛紛,使他有不能在故鄉立足之勢。

主一方面關了故鄉傳道之門,一方面也為他開了外鄉又廣又大的門。美以美會的會督,見各鄉都在匪亂中不能做佈道工作,便趁尚節閑暇的機會,派他到北方去考察識字運動。尚節對這一運動雖然不感興趣,雖然他一向深信主召他的目的不在做外層工作,而在使教會復興。但是,主這時要他到北方去,他卻不能不順服。

尚節雖已大病初癒,家人卻一個一個的病倒下來,病重的是宋師母,病逝的是兒子天程。天程又名“出埃及”,生下來不到三個月便奉召歸天。宋師母和尚節正在為此事傷心的時候,主用摩西出生三月就被投在水中出死入生的故事來安慰他們。

天程埋葬以後,主吩咐他說:“小子!起來!日期滿了,時候到了!離開本鄉。往我所要引領你的地方去吧!”

聽了這話,尚節不顧一切,“不敢回頭看那病中呻吟著的妻在流淚傷心,只得順從主,背起十字架,走上各各他的路”。在葬兒三天後,尚節和家人話了別,帶著一肩輕便的行李,便乘輪到上海去了。

離興化以後,他回顧在故鄉三年的工作,寫了如下的話:“回國以後,三年中作無定的奔跑,演打空氣的斗拳,什麼宗教教育,識字運動,家庭歸主,青年團契,農村改革,社會服務……聚精會神去研究組織方法,到處倡導,以求實施實驗,開花而不結實,反把那基本的生命問題和得救要道忽略了,無怪乎一切努力終歸徒勞,雖曾引入加入堂會,卻未嘗引一人進入 神國!”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