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二十四
二十四.留在本鄉工作(1928-1929)

一九二八年夏,尚節正渴慕一個退修會的機會,因為他相信傳道人不可缺少退修的工夫。主果然為他開路,引導他到江西九江的牯嶺參加夏令會。他與會的目的既在領受,所以除了做過一次見證述說自己蒙召的經過外,絕不說一字半句。夏令會畢回興化,他看見聖靈不斷的在工作,他的小弟弟也大發熱心,組織了一個“基督童子軍”。率領他們到鄉間演劇場上,與魔鬼擺出對抗的陣勢。 神幫助他們,使很多人情願不看在演的戲,而去聽小孩們用國樂絲竹所奏唱的讚美詩,和牙牙學語般的見證。他們所唱的詩,是尚節在山上查經班中臨時口佔的短歌。因為用的是中國調子,詩句是簡明的經文,所以不久這些歌都在鄉間普遍流行:牛背上的牧童,桑陌上的村姑,都能高唱讚美詩以感謝主了。

是年秋末,他和一位西教士及另一弟兄,組織一個三人團做環遊佈道的工作。他們隨走隨傳,每處雖只停留二三天,但因主與他們同行,處處受人歡迎,且都看見奮興的佳景。可惜這些地方的教會因為缺乏人才,以致奮興的現像不能維持很久。

因此,在這個環遊佈道中。尚節得了一個如下的結論:希望國內各神學院,各聖經學校,不要只制造許多倚靠文憑到教會混飯吃的畢業生,而要把他們造就成一個個屬靈的人。他認為最好不要依學業成績頒給文憑,因為如此則與普通學校有何分別?而要把文憑或學位頒給真有基督生命的學生。他深信中國教會之不景氣,不是缺少神學生出來傳道。而是缺少有生命的屬靈人出來作聖工。

“傳道人必須充滿聖靈”,“傳道不在乎人間的學問,智識,才幹,只在乎有否新生命”,“有生命的傳道者,其成績真有草木和稭與金銀寶石之別”───這話是他經過了屏山,華亭,江口,漁湖溪,陰井,徑里,餅店,黃石,寧海橋,下坑,鄭莊等處實地試驗得來的箴言。只有這樣才可使各地教會,在被奮興使者挑起了聖靈之火以後,仍能繼續不斷地熾烈的燃燒。

一九二九年一月,尚節應閩南各教會請求,搭船到漳州領會,每天聚會的人數總在七八百以上,以後到廈門,泉州,看見主行了許多奇事,把悔改得救的人天天增加,使他天天有說不盡的快樂從上而來。他這時以為離開耶路撒冷(本鄉),發展到撒瑪利亞境內(本省),而後週遊全國乃至全球的機會,就近在眼前了。但是主仍要他回興化去,等候衪的旨意。

回到興化,他創辦了一所小小的神學校,學生只有青年五人,一方面遊行佈道,一方面研究聖經。這學校首先到南日島工作。那裡他們遇見三位教員,都是熱心愛主的姊妹。她們在高中畢業以後,為主的愛所激勵,離開了她們的家鄉,犧牲了世界給她們的地位和一切虛浮的榮華,到十分鄉氣的南日島來,過簡單而刻苦的生活。她們工作的精神,和工作所結的善果,使尚節得到如下的四點教訓:一是信心,二是犧牲自己為耶穌,三是有愛心為救人靈魂,四是有忍受一切苦難的心。她們在南日島播了善種,成熟了,主便借著遊行神學校來收獲。許多人把偶像毀壞,拋擲,或劈作柴燒。

第二處到同鳳跡,那是尚節出生的地方。他們到時,農夫農婦都忙著在田中插秧,尚節便和他的學生赤腳下到水田裡,和他們個別談話,這樣,使他們一到晚上便歡歡喜喜的到禮拜堂聽道。

第三處到龍華。開始幾天,到會聽道的寥寥無幾,但是聖靈一動工,把神跡奇事賜下來作號召,又有人在夢中聽見天使的指責,大眾便爭先恐後的到會,致會場擁擠,後到的幾乎無插足的餘地。

第四處是霞亭,那裡工作特別困難,禱告之後,才找出病根。原來那裡的教會有豐富的基金,除教會一切開支外,還有許多錢好像腊肉一樣分給教友。這樣,老教友都沒感到有倚賴 神的必要,新教友都為了分腊肉而來,而且常常因為分得不均而起紛爭。經過遊行神學校工作以後,這些頑梗的心給聖靈的寶劍刺透了,才知道發出悔罪的呼聲來。

霞亭以後,他們在楓亭佈道十天,然後來到黃石。時值溽暑,瘟疫遊行,到會的人因而少之又少。他們於是在路上拉人聽道。路上行人雖少,最多的是那些抬棺材回來的人,聽道以後,感悟人生是短短的一剎那,於是基督的救法,永生之道,使他們都樂意接受。

上述各地的教會,十之八九都不注重心靈的奮興,而只捨本逐末,去做什麼識字運動,平民教育這一類的表面工作,還要經常有成績報告書寄到總會。他們對遊行神學校的工作不但不幫反加以消極的阻撓。這當然可使尚節灰心喪志的。但主仍然鼓勵他們前進,於是他們到薄頭,觀後,魏厝,西園等地佈道。

他們經過漠佈,那是一片渺茫的沙地,地廣人稀,隨處可見兵禍匪亂的痕跡。也正因為人民經過戰亂,創痛猶新,所以比別處的人更容易接受基督。順昌也是如此:那裡的教堂被軍隊佔住了半年,尚等到時,軍隊起行還沒有幾天呢!

從順昌經洋口到延平。在延平開會時,男女學生和神學生都踊躍前來聽道, 神大得榮光讚美之聲,由許多真心悔罪的青年口中流出。可是,同時撒但也大做其工,風聲傳到當地黨部,他們便派人假裝聽道,進教堂想乘機搗亂。尚節雖明知其用意凶險,卻惟主是依,仍是一日兩次登台,高聲宣告基督救人的福音。有一女子是在教會學校讀書的,悔改後便告假回家,用很多錢,把全家用轎抬來聽道。可是家多數不會聽道。聽時總愛睡覺的多。母親眼睛不好,耳朵又不能聽聲音。不久他爸爸聽道覺得有味了。最後父母均得救了。後來她對人說:“宋博士是為我全家而來的。”

本來尚節決定在那裡領會十天,但忽得了重病,醫生力勸他縮短會期,回家去休息。他就在早晨五時,東方未明之前,乘小輪船離開了延平。正在那天上午,黨部派人聲勢洶洶到他宿舍緝拿他時,他已沓如黃鶴。他們所能做到的,只是到處貼“打倒宋尚節”的標語而已。

在延平受的打擊以後,尚節得了一個大教訓:不可走在 神前面。他這才知道,如果強出頭去幹一些事,必會受到主的鞭笞。他被驅策回來,不敢不低著頭,順服地在故鄉工作。

在延平時,尚節曾上禱告山參觀。據說,延平有位許牧師,每天上山為他的會眾流淚禱告,三十餘年沒有間斷,教會因此大大興旺。那山本有一塊削立的大石,不便跪禱,後來有一日地震,大石倒了下來,變成平坦,恰好做禱告平台。許牧師去世後,有些人某天上山,看見許多天使站在石上吟詩跳舞,想起許牧師當日常在這山上禱告,就把這山改名為禱告山,叫那塊石為禱告石。尚節到了這山,見了這石,就對兄弟姊妹說:“良牧為羊捨命,但願每個僕人,都充滿主的愛,去牧養群羊。”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