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傳》二十
二十.重生的經歷(1927年2月10日)

尚節心裡的渴慕,受了上述的傳道小姐的激發以後,便決意不顧一切追求靈洗,以期得著生命。但是所苦的是得不著門徑。

同時,他的同學們又在批評那奮興會的少女,認為她偏重情感,一味迷信。尚節聽了這些話,心裡便說:“只要我有那種生命的講道,有能力的祈禱,管它是迷信也罷,感情作用也罷,我都接受,我都願意。”

寒假轉瞬即到,尚節就利用這假期的光陰,多讀宗教偉人的傳記。每讀一本他就讚嘆一聲:“原來他們也有生命,也有靈力!”他真驚奇這靈力的奇妙和偉大。他渴望他也能快快地得著。

一九二六年除夕,尚節正在跪著禱告的時候,忽聽見 神的聲音在靈裡對他說:“我要廢棄智慧人的智慧。”

聲音是細而溫和的,但尚節聽了猶如雷霆乍驚,不覺毛骨悚然,全體戰抖。他心裡在細繹這句話:的確不錯,人的學問,人的才幹,人的一切,豈不都是虛幻而空洞?人生如泡影,活著只有痛苦和悲慘,死了更是虛無縹渺。

這樣神志不寧,心思恍忽,終夜不能入睡,眼也不曾一閉,便看見曙光曉,涼風吹來了一九二七年的第一個清晨。

光陰一天一天的過去,尚節心靈的負擔也一天一天的加重弄到身心無刻的寧靜,在無可奈何中發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要我在這虛浮的俗世來度這愁煩苦惱的生活?”

他愈想這個問題,他的心靈倦縮愈緊,愈緊就愈黑暗,黑暗到比夜的漆黑更甚。聖靈和惡魔在他心裡爭戰得最猛烈的時候,也就是罪與義決勝負的一剎那。這就是一九二七年二月十日發生的事。

這一場苦斗,最好用尚節自己的話為描述:

“那晚,我祈禱。我不但誠懇地迫切禱告,我真是拍滅了自我的迫心直求,我敝著懺悔的淚捧著求救的心,一聲聲求主的血來遮蔽我,使我不再為自己活,不再有人間虛華的奢望,不再有空中建樓閣的計劃。我不過敝開我赤裸裸的心,求 神可憐我在魔鬼鐵蹄下挨痛的身、心、靈。”

 神的靈進到尚節生命裡面運行。大概在是夜十點鐘光景,一幕幕的罪劇在他面前演出,使他自己大小輕重的罪,一無遺漏地在他眼前展開。甚至隱而未現的罪也清楚地顯出。最使他難堪的是他沒法除去這許多罪,使他覺得自己是罪魁,理合永淪地獄。

解目刺心的罪陳列在面前,要閉目不看是辦不到的,想法除去也是不可能的。在焦急之際,尚節想到他箱底還有一本久被遺忘的新約聖經。他打開聖經,讀路加福音二十三章,那裡說到主耶穌為他的罪而受難的經過。他仿佛跟著背負十字架的耶穌到各各他。一路荒涼寂靜,他自己也和去釘十字架的罪人一般,低了頭,彎了背,眼都不敢斜視別人,只蹣跚地跟著主的腳步走。這真是難受一剎那,所負的重量幾乎把他壓死。

不知怎的,耶穌已高懸在木架上了。頭側著,兩手鮮血淋漓,慘像使他傷心。他謙卑地跑在十字架底下。俯伏在地上求主用寶血洗淨他一切的不義。他直求到午夜,鐘聲敲了十二下。他高呼哈利路亞,因為他罪的重擔都脫落了。於是,他身輕若飛絮,跳著讚美主。這時忽又轉入另一個局面:

“小子,你的罪赦了!”這當然是有赦罪權柄的 神子說的,尚節親眼看見這位 神子在他面前,臉上發光,頭戴冠冕,手有釘痕,對他說:“你要改名約翰。”

罪已得赦,他看見他的心空洞而清潔,像間幽靜雅致的房間。房門開處,聖父,聖子,聖靈,都登堂入室。

在晚上一時,尚節覺全身痛得難當,百節骨,心臟肺腑,沒有一處不是像受了重傷一樣作痛。他問耶穌說:“霎時那來的病,使我如此痛楚?”

這時聖靈興照他的心靈,使他明白與主同釘同死的真理。

在後來追述上面所述的異像時,他說:“那晚上是人生命中最值得紀念的靈命生日,我不能忘記!同時我受了主的使命:去向萬民作末世的見證。主給我改名叫約翰,用意是這樣的:當日施洗約翰是給主開路修道的先鋒。這個時代,主不久即將再來。在將再來而未來之前,主也要選召先鋒。主再來與初來不同:先鋒不止一人。主召我作先鋒這之一,宣傳天國近了,主必快來的消息。”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